老癡新藥多爭議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閱讀 次)

老癡新藥爭議

 

FDA前天批準了百健的阿杜卡瑪單抗(aducanumab)作為治療阿茲海默症(老年癡呆症)的新藥,這是近十幾年來批準的治療該病第一個新藥,也是到目前為止的第一所謂的“治本”(disease-modifying)的新藥,可以說是來之有多麽不易。

 

對患者和家屬來說本應是好消息,可卻馬上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原來FDA是在它自己的專家委員會反對的情況下批準了該藥的,昨天還有兩個專家委員會成員專門為這事辭職抗議

 

阿杜卡瑪單抗屬於一類能夠和腦子裏一個叫做β澱粉樣肽(也A-beta)結合的抗體藥,人們研發這類藥物是基於一種已經存在很久的假設或者學說。

 

學說的中心就是阿茲海默症的形成是因為腦細胞產生了太多的A-beta,它是一種不能被腦部溶解和清除的的物質,可以在腦部堆積,時間久了會形成很多β澱粉樣斑塊,阻礙腦細胞之間的信號傳導,引起記憶和認知功能下降,造成阿茲海默症。

腦部鐵鏽色的老年斑(Amyloid plaques)

 

這些抗體能和A-beta結合形成一種可被吞噬細胞吞噬並降解的抗原(A-beta-抗體複合物,通過降解A-beta而清除腦部的斑塊。

 

如果把主管記憶和認知等功能的大腦比成是一台生鏽的機器的話,A-beta抗體就像是一種除鏽劑,往機器裏麵加一些就可以把那些鏽給除掉,最後能讓機器的故障得以排除。

 

可問題並非如此簡單,雖然在阿茲海默症病人的腦部確實常存在著β澱粉樣斑塊這個普遍接受的斑塊提供了物質基礎,但它們是不是引起記憶和認知功能下降的原因卻從來沒有得到證實。

 

不少沒有阿茲海默症的人腦中也存在著大量的β澱粉樣斑塊,說明這些斑塊的存在並不一定是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而更可能隻是腦部衰老的一個表現。

 

在Aducanumab之前有好幾個A-beta抗體,譬如強生的巴比妥珠單抗,禮來的索蘭珠單抗,羅氏的甘特魯單抗,羅氏屬下的基因泰克的克雷珠單抗,輝瑞的波珠單抗在臨床上測試中都沒有效果也說明清除β澱粉樣斑塊不一定是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

 

這些藥不僅未能改善腦功能,有些在腦部還引起了血管源性水腫,在做核磁共振成像時腦部有水腫樣表現,被稱為澱粉樣蛋白相關的影像學異常(ARIA-E ),說明對腦部“除鏽”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更可能的問題是“零件”(腦細胞)缺失或者磨損了。

 

那麽百健的阿杜卡瑪單抗為何會被批準呢?

 

百健為這個抗體做了兩個三期臨床試驗,按照原來規定的指標,兩個試驗結果都沒有達標。不過其中一個在做完試驗後重新分析發現阿杜卡瑪單抗在在早期和輕症病人高劑量能夠延緩腦功能的下降,這個是什麽意思呢?

 

就像轉兩次硬幣時一次是正麵一次是反麵,而且正麵的那次還做了一個小動作,即重新分析,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能確定這個藥物是否真的有效。加上前麵那麽多同類的藥都失敗了,說明清除β澱粉樣斑塊根本就沒有用。

 

一次百健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為什麽?在專家委員會根據難以斷定是否有效而建議不批準的情況下,FDA批準了。同樣一個藥做兩次試驗,一次有效,一次沒效,很難判定它到底是不是有效,不僅不知道是否有效,該藥還有腦水腫的問題。如果按照FDA自己的益遠大於害的批藥標準,這個藥很明顯不夠標準,用現有的資料,不僅不能說是益大於害,連是否是害大於益都不能排除。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專家你會建議FDA批準這個藥嗎?不會吧!實際上專家委員會也沒有那麽建議。

 

莫說是專家了,就算你我這樣的一般人也不會去那麽建議,想想,讓你當幣裁判,一次正一次反,你怎麽判? 根本就不能判,至少要再拋一次,哪麵兩次麵贏,這麽簡單的決定,連小學生都知道,根本就不用專家甚至我們這些成人了。

 

可是,FDA卻不聽專家的建議,一意孤行,批準了這個藥。雖然他們有一個條件,讓百健再做一次三期試驗,如果是陰性的話,會收回這個批複,可讓病人每年花5-6萬美金去一個這樣的東西,不僅可能連一點用都沒有,還可能引起腦水腫,這不是拿病人的健康和生命當兒戲嗎?

 

用這種藥,還不如花幾十塊錢買維C有用,至少維C不會引起腦水腫,不僅不會引起腦水腫,還不用每個月去挨一針!難怪,兩位專家辭職抗議了!

 

以前我曾怪中國的SFDA批準了那個海帶藥《阿爾茨海默新藥,現在看來FDA比中國的SFDA更不靠譜,那海帶藥屬於天然有機物,即使沒用也不會像阿杜卡瑪單抗那樣會引起腦水腫。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u-Yuan17' 的評論 : 跟疫苗性質完全不一樣,疫苗的益處是遠大於害處的,而這個藥根本就不知道有無任何益處,害處卻很明確。
Yu-Yuan17 發表評論於
跟疫苗一個性質,這麽多人有副作用,也通過了。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枕寒流' 的評論 : 不一定是政治因素,更可能是有些急功近利。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鄉不仕老了' 的評論 : 這次讓FDA名聲重創不少,決定批準的人應該收回決定並請辭!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澱網友' 的評論 : 謝來訪!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_abcd' 的評論 : 謝謝!
枕寒流 發表評論於
犀利,完全同意。嘿,查查做決定的人是不是靠AA進FDA的。
山鄉不仕老了 發表評論於
從原理講,不會有效。這根本就是監管向資本投降。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Call a spade a spade. 老癡這字概念準確。
cn_abcd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失智。 記不清哪兒看到過了,可能是台灣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_abcd' 的評論 : 嗯,多少有點,大家都不想癡呆這個詞,不過如何翻譯dementia呢?
cn_abcd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老年癡呆"本身就不太好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我i知道你是什麽意思,但批藥的機構不應該持這種態度,有那麽多失敗的例子不說,這個藥本身兩次測試也一次失敗,另一次有效還是後來改變protocol的情況下分析取得的。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2021-06-10 09:13:17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估計是的,但這些人並不是死馬。
*******
你對死馬的理解太狹義了。
本意應是改善或不改善。最多是沒有改善。但是也許有改善呢?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_abcd' 的評論 : 不喜歡用“老癡”?是很貶義,但我沒有貶的意思,隻是中文老年癡呆的簡稱。從首頁下來後可以考慮改改。
cn_abcd 發表評論於
你這個題目不太好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估計是的,但這些人並不是死馬。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因為至今無藥可用。
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也許救活幾個呢.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糾錯和致歉:文中圖下第三段“給這個普遍接受的斑塊假提供了物質基礎”的"假"後麵掉了一個"設",應該是"假設"。,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