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撿的有用箱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四月我上班時間少量,收入也少。麵對第三波,出門越少越好。第一波開始我還希望廚師長在家,情願過吃了這頓算計下頓的窮日子。廚師長不答應,每次上班有奔赴前線的雄心壯誌。廚師長可愛的地方在他看中孔方兄,甚至在我去年夏天要去上班,以為他會揮一揮手說,不要去冒險。事實,他挺高興,有人與他並肩作戰養家糊口。

疫情以來廚師長與我散步時,依然兩眼放光,沒有耽誤我們看中什麽好東西。廚師長說我不該忘記由零開始的移民初時。自然,我們閱曆增添後,眼光也更為挑剔。第二波時,有次散步過了鐵軌,撿回一把柚木舊椅子。我把它直接搬進後院,曬太陽,清潔之後,放在太陽房。其它的如鄰居搬家舍去的盤子等廚具,書,等等,乃至賀卡和信封,撿回來,為我所用。那幾張大紅信封,我去年聖誕節寫字給朋友,言明是撿來的,兩麵都寫字,意猶未盡。

春天要掃除,我也會把不需要之物舍去。前幾天把以前撿回的一把英國茶壺放在人行道,被別人撿去。這是撿東西市場的物流。

有時我真佩服自己,比如我寫字的小木桌,是和一把木椅子一同撿回來,幸好這桌子不重。我在撿東西的漫長歲月裏練就獨門秘笈,輕易不外傳。最狠的是十八年前一手一隻鐵箱子,行李箱那般大,又重,一隻手推童車,若無其事狀,外人絕對看不出像猶太人帶著家當走向隔離區時的沉重。

“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人海裏任意遨遊:欣賞人眾是一門藝術;”我讀波德萊爾心生歡喜,更添一層: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街上隨意發現,撿回寶貝是一項技能。(希望譯者不要輕蔑我的亂竄發揮。)

前年秋天,我撿了一個破木箱,真乃朽木不可雕也。隔壁鄰居弗朗西斯替我敲一塊底板,我又用麻繩綁緊。本來想種花,去年三月囤積油鹽醬醋,一瓶瓶放入其中。今年空了,拿它當書箱。這樣的舊木箱,我走過Queen West的櫥窗裏都有,我便也有惺惺相惜欣賞之感。

昨晚朋友給我看她的後院,再利用的花盆。我今早也去察看後院去年撿回的大箱子,連著蓋子。那是我一個人拖回家,穿著背帶工裝褲,像伏爾加河上的纖夫。入冬前,我在箱子裏一層土一層樹葉一層廚房蔬果殘渣,再抓了幾條蚯蚓放進去,蚯蚓幫助分解,成營養土。我是不舍得買營養土也不舍得買花盆之類工具。連我後院放工具的大塑料箱也是撿來的。

上帝數我頭發,總是讓我撿的稱心如意。這隻藤箱,兩年前撿來,放在太陽房裏,書與筆記本等等雜物扔進去,蓋上舊布。我偏愛箱子盒子,懶人不用多整理,擺放整齊。

有什麽比夫婦一起散步,撿回東西,更有胼手胝足白手起家的喜悅。我們配合默契,最佳拍擋,精神伴侶。

這幾個箱子隻是滄海一栗。如上個月撿來那本1973年Life雜誌出的合影集,撿東西,撿出The Best Of Life 。

廚師長撿回來的Table Art,放下次吧。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舒嘯。波德萊爾原文如果是四重奏第一小提琴,譯者就是第二小提琴。參考你寫的那篇“四重奏”感悟。過分的謙虛豈不是另一種“凡爾賽”?
舒嘯 發表評論於
這些箱子的生命在延續。

也如同句子能被發揮。那是作者的榮幸。至於中間的傳話筒,大可忽略不計。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貓姨。在我那篇《我家來自美國的新移民》,你查看前麵的博文。我為了極簡博客,常常收起舊博客。
貓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覺曉' 的評論 : 一定很有故事,什麽時候講來聽聽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貓姨。我自稱是我家Coco的外婆,是我女兒收養的來自德州的貓,原來是流浪貓,小花貓,三色。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紅寶石。我昨天從腳到上都是二手,留影。被朋友讚。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xiaofengjiayuan。今天還在公園喜歡購物的女性,她說還是因為空虛。這大概是壓力引起。
貓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fengjiayuan' 的評論 : +1
快樂紅寶石19 發表評論於
你真棒!非常Green! 有的老美家裏特意放些有些年代的東西。我女兒住西雅圖,我有時在街上看到一些女孩,穿著一看就是舊貨店買的衣服,手上拎個竹籃當作手袋。也是非常有意思。女兒告訴我,這是西雅圖人熱衷的green!
xiaofengjiayuan 發表評論於
能夠費用利用特別好,是對物品的尊重,是對當年參與製造此物品的人的尊重,是對地球的保護。點讚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雪狗。真漂亮的雪狗。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hz8200。祝春安!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有意思
hz82000 發表評論於
home 堤坡 買個種花木桶$60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莆田。那是我討來的。十幾年前,我跟著經紀人看房子,有一對葡萄牙老夫婦賣房,地下室有這長凳子,不是桌子。我就開口了,他們給我了。夏天,我會把無線電收音機搬出來,放在這上麵。太陽房成為我的寫字讀書地方。
甫田 發表評論於
非常喜歡第一圖上的那張適度磨損的舊藍色桌子,適合擺在外麵屋簷下。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老皮卡。我算是手笨,幾乎不去改造舊物。有些人撿了一樣家具重新打磨油漆,弄得煥然一新。我喜歡它被用舊的樣子,那種滄桑,日語裏的侘寂。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九月美景。我雖然記憶差,但想你是第一次留言。握手!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忒忒綠。算不上輕度。我不買什麽新東西,算得上是環保。而且舍去物品。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息於目。你是收藏行家。我家廚師長收過一塊老手表,歐米茄。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小棒棒。其實算藤筐吧,我加一塊布。結實,實用。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無法弄。裏麵有老上海照片,有那張最為著名的抗戰時日本轟炸上海火車站的照片。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一景。這是愚公愚婆的熱身賽,如果雙雙失業,還可以尋找生存之道。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海風。今天還收了朋友搬家轉贈給我的一束幹花。照片上的是去年園子裏的。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業餘廚子。看見你茂盛的韭菜,我去年種了,我們這邊還氣溫偏低,希望下個月長出。優秀的廚娘很有宋朝遺韻。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廢物變成寶,你就是能工巧匠!
九月美景 發表評論於
覺曉的文章讀來令人感同身受,白描一般的生活敘述,令有相似生活理念的人莞而—笑,仿佛看到了自己。
忒忒綠 發表評論於
輕度hoarder
息於目-好於心-候於手 發表評論於
隻要有心,遍地都是寶!
小棒棒 發表評論於
喜歡你那個藤箱,漂亮。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The best of life好看:)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我在這裏撿小小智慧的火花,還有小小夫婦的濃情蜜意。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你後院的堆肥木箱跟我後院的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我是用修房子剩下的破舊木條,洋釘木匠做成,堆肥的步驟成分也跟你一樣,現在土已經鬆軟了。很有點成就感。那些幹花放在一起也漂亮,古樸,鄉村。
業餘廚子 發表評論於
這種木箱子堆肥最好了,還可以在種菜用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