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南京的老字號: 四川酒家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打印 (被閱讀 次)

想當年我剛來多倫多,以一個低薪臨時工為起點開始積累生活的時候,市中心金融街上的一塊招牌,總是在午間休閑漫步的時候跳入眼簾。Szechuan Szechuan, 是一家座落在最氣派的蒙特利爾銀行大廈裏的中餐館。"四川 四川"這兩個字,仿佛是激勵的號角,每當看到,我會在腦海裏自動翻譯成"加油 加油",給自己打氣。"有一天,我要帶爸爸到這裏來吃川菜",我對自己說。

我認為自己是懂得爸爸的四川情結的。巴蜀之地的童年滋養,留給了他對麻辣的偏好,對竹林的喜愛,甚至是對四川女性多多少少的情有獨鍾。記得有部叫做"何日彩雲歸"的老電視劇,講述的是有情故人經曆國共交戰,海峽分隔的悲歡離合。此劇在我看來有些沉悶,爸爸卻津津有味地看到劇終。他說,劇中的女主角,是典型的四川女子的模樣。

因為中國曆史的某個拐點,我的家庭意外地受到了四川風情文化的浸潤,長達八年之久。後來長輩們不但樂此不疲地攜帶這份不曾褪色的熏染走過歲月,而且用遊吟詩人般的浪漫,把他們對長江上遊那片神秘之地的眷戀,化為傳奇故事,講述給了年輕一代的我們。

民以食為天。如果說飲食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那麽飲食的選擇就是文化的皈依。如此,故鄉南京的那家座落在太平南路繁華地段的老牌飯店---四川酒家,之所以幾十年來毫無懸念地成為我家的節慶首選,則實在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了。

    

四川酒家的菜肴豐富多彩,我家點菜下單的或繁或簡,則是根據不同場合的輕重酌情考量,靈活取舍。但是無論場合是大是小,有三個菜式是我們永遠的不離不棄執迷無悔: 糖醋裏脊,魚香肉絲,宮爆雞丁。這老三篇是我們的壓軸項目,傳統保留,也是除夕之夜和生日慶祝的桌上必備。

除夕之夜,除了自家的涼拌熱炒,餃子火鍋,春晚花炮,還得加上四川酒家的老三篇,這年三十兒好像才算完整。生日慶祝,無論是祖輩賀壽還是我輩增歲,也都離不開老三篇。隻是父母從來沒有為自己慶過生日。一個家庭,那克勤奉獻的一輩,也永遠是克簡忘我的一輩。

來自傳統名店的老三篇,質量自然不在話下。不過每次拎回來的份量,卻有著明顯分別。當然這些多了點少了點的誤差仍然都在可以接受的區域之內。我們也明白,少了點的時候並非飯店有意克扣,他們隻是公事公辦罷了; 而多了點的時候則是來自額外的情---媽媽去買外賣的時候,又恰巧遇到了她那熱忱又忠實的學生 。學生在四川酒家已經做成小經理了。那多添加的一勺大概就是最樸素的師生情誼了吧!

老三篇已經成為我生命裏的自然而然,以至於在海外生活的這近三十年裏,我把這些從前的節慶佳肴變成了家常小炒,隔三岔五山寨一番,頗為得意洋洋。當然,這隻是我的一廂情願,按娃她爸的說法:"光是菜名叫得響,吃起來根本不是那麽回事,你還不如幹脆叫滿漢全席呢!"

當然,對比四川酒家,我的魚香肉絲確實不夠滑嫩,也少了特有的紅油晶亮的賣相。芡粉放多了糊弄,放少了幹老,我對這一矛盾,還在一愁莫展; 我的宮爆雞丁也刻意減少了麻辣,增加了酸甜,因為北國幹燥的氣候已經改變了我的體質,我也必須因地製宜; 我的糖醋裏脊,起初更像無錫醬排骨。後來在給孩子們嚐試做菠蘿咕嚕肉的時候靈光一閃,無意發覺程序中出現了與記憶裏的糖醋裏脊的似曾相識,霍然開朗之際又頓生疑惑: 人家四川酒家絕對不會用番茄醬做糖醋汁的吧?!

我對那個年輕奮發的自己失了信---父親生活在多倫多的18年裏,我們一次也沒有去過"四川 四川"。父母團聚移民後,我們經曆了最初幾年的艱難。這艱難不是來自貧困窘迫,而是源於父母對我和妹妹人生前途的憂思。直到多年後我們各自為人妻為人母,父親的心才算完全放下,開始享受自己的晚年了。而我,在經年累月的兜轉忙亂中,早就忘記了"四川 四川"的諾言。有趣的是,我後來在一家名叫"半畝園"的川菜館用餐,卻怎麽也沒能找回南京四川酒家的滋味。"半畝園"號稱多倫多正宗的川菜館,那麽我家鄉的四川酒家難道是江南改良版的川菜館? 不得而知。隻是在我心裏,童年的滋味,才是最正宗的滋味吧!

白天,做一輪老三篇,外加回鍋肉,麻婆豆腐,酸辣湯,在濃濃的川味裏咀嚼往日時光; 入夜,放一曲巴赫,在沉靜幽轉中魂歸故鄉。夢中我自家鄉沿江而上,在那個我從未踏足過的內地,我看到爸爸與祖母在防空洞裏躲避轟炸,看到爸爸跟著祖父坐滑竿逛集市,看到爸爸托著下巴聽姐姐在家門口唱"門前一道清流...",夢中的爸爸,是快樂的孩童,永遠都不會衰老...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文化與自然地理有著微妙的關係。四川是獨特的地方,其飲食也是。看來依舊兄弟不太能辣。:)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川菜隻有喜歡吃辣的人才習慣,需要有基因支撐。
巴蜀的文化也是淵源流長,食文化也是文化的一部份。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親愛的閣閣,你把我看得那麽高,我家那位枕邊人要啞然失笑了。不過我不理睬他,他的打擊算什麽!這世界上,我有我的神交,哼!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梔子花開2020' 的評論 : 梔子花妹妹,我們對川辣有同樣的愛好,對簡愛,紀伯倫也有同樣的喜歡。每當遇到這樣的相近相似,我就有一絲人間溫暖的感覺。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喜歡西北樓的涼麵和肉夾饃。在半畝園點了水煮牛肉,辣得簡直下不了筷子。懷念家鄉的川菜…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有一天,我要帶爸爸到這裏來吃川菜。”

思韻啊,你太讓我失望了。以你之才,小目標應該是這樣滴:
“有一天,我要讓自己成為這裏的老板!”
梔子花開2020 發表評論於
無辣不歡的人,對川菜也是情有獨鍾
cxyz 發表評論於
總是看到 Sichuan Sichuan 從來沒有吃過 半畝園 蜀香苑 西北樓 以前常吃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華府采菊人' 的評論 : 哎呀,你說的這道關鍵我還真的不知道。看來許多名菜真是有各自的秘笈寶典呢!謝謝分享。回鍋肉我也做的,至於是不是又象我家領導說的徒有虛名,就不得而知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塵外影' 的評論 : 這位網友的背影好美!謝謝你留言。想家,是一種永恒的情緒。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美菲兒,我看到你今天又有點不平,笑。我基本上已經相信,人,定型了的,改變不了了。其實人的特質都是原生家庭帶來的。
還是希望美國,加拿大盡快擺脫頹勢,重新崛起。我們這裏疫情不樂觀,第三次封鎖了。
我到了北美,因為水土和氣候,變得不太能吃辣了。所以世界上的好多思念,真的就是思念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麥姐和我也能吃到一桌上,哈哈哈!能吃到一塊兒的,多半性情投合。特別高興文學城不斷有優秀的寫手加入,比如麥姐。下次活動你一定要來和我們一起分享快樂。謝謝麥姐!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嗯,我在外地的表姐旅行結婚來南京,也是在四川酒家宴請我們的。絕對夠檔次,又不花哨。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聲音' 的評論 : 小小,川菜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消受得起的,比如江浙一帶的南方人,口味多以清淡鮮美為主。不過四川酒家對不食辣的顧客來說,選擇也很豐富,我記得鹵口條,炒蝦仁,都很不錯。六年前回國,南京的餐飲市場已經發達到鋪天蓋地。我大小聚會參加了許多,就是遺憾沒有再會四川酒家。謝謝小小光臨,我的係列主要還是借食寄情。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姐,我倆同時開博,一直同行,這次又籍著一場開心的王府活動一起同唱,這是多麽有緣啊。謝謝你每次都給我鼓勵。我們都是立足於自己生活的寫作風格,寫了這麽多年,彼此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了。我何嚐不是從暖冬姐的文字裏看到你的大度寬容,與人為善,不爭不搶? 不過我知道,姐姐也有雷靂風行的時候,這次的瘋牛股,姐做得太颯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的文字俏皮可愛又富有想像,詩文兼並,而且把自己保藏得很巧妙,擅長用虛構來表達情緒和思想。
看來咱倆口味接近。:)我寫這個小係列,是回顧自己的原生家庭留給我的溫情脈脈。在並不富裕的年代,他們依舊是那麽熱愛生活。我的身上帶著那樣家庭的印記,我唯有感恩。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魚香肉絲的要害是泡海椒泡薑! 川人把辣椒是說成“海椒”的,辣椒和薑經泡菜壇子“洗禮”,其中的特殊味全調出來了。
考川菜廚子的第一道菜是什麽?
回鍋肉
塵外影 發表評論於
好文!想家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1

看到這裏有好多的南京朋友。周末我們也去了四川菜館,看思韻這篇又餓了。我也是不太能吃太辣的,一般都讓餐館弄成微辣。好棒的美食親情篇!!
麥姐 發表評論於
川菜也是我的最愛。思韻的文字總是那麽溫情脈脈,你那篇“第一次”正好是我返城後讀的第一篇王府“第一次”,一看那優美的文筆和浪漫的情懷,就知道出自思韻之手,還真猜對了,好開心。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我有個朋友的婚禮是在這家辦的,挺上檔次,二十多年前了!
小聲音 發表評論於
太平南路的四川酒家去過幾次,是和朋友聚餐,我都不記得吃過什麽菜?
思韻記憶力強,還有老三篇之說,可見對四川酒家的喜愛,從四川酒家展開來說,再到親情、鄉情,
懷舊感人的好文!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靜靜地坐下來讀完思韻妹妹的這一篇,寫得真好啊,思韻牌的文字和情感,就像好的菜肴,火候掌握得剛剛好,不疾不徐,卻又在最後讓人感動的一塌糊塗。謝謝思韻mm的好文!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王妃,你的閉幕辭就像你的人,那叫一個儀態大方,氣象萬千!我隻說了幾句肺腑之言,承蒙王妃厚愛,誠惶誠恐。我都被大家的詩詞歌賦驚豔到眼花繚亂,這麽多的語言大師,出口成章!這樣的活動其意義早已超越了娛樂,有機會我可能會展開談談。我自己收獲已是良多。
謝謝王妃。我的這個係列就是想在記憶尚健的時候,多保留一些生命的痕跡。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頭村' 的評論 : 石頭,我的感覺是,沒疼過的,怎麽說都沒用。所以,絕大多數人,永遠是後知後覺。這也是人性的盲點,人性的悲哀。你說的對,希望應該在永恒的地方。石頭君保重!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謝謝鬆鬆!你也有個好爸爸,還和你一起玩翻翻。我要是想翻翻,我爸一定會緊張得要命。天下的好爸爸,各是各的好法。:)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天白雲915LQB' 的評論 : 嗯,肉絲醃的這些步驟我都有。謝謝藍天姐,好好保重!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飛來寺' 的評論 : 是的是的,飛來寺,食物除了提供延續生命的能量,帶來感官體驗的享受,食物也是文化的載體,歲月的傳承,親情的流露。八年抗戰,我們家長輩成了四川人眼裏的下江人。勝利還都後,他們又被南京人稱做上江人。假如沒有日本入侵……唉,國家和個人一樣,仿佛宿命,都沒有假如…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親愛的圓導,向日葵是祖父給我起的乳名。我這次有機會用這個名字,心裏別提多開心了。樓下博友說得好,思念綿綿無絕期。在每一個能夠的細枝末節上,我都要讓我的親人繼續活在我心中。
這次王府活動太歡騰了。圓導,大家都盼你多多出謀劃策呢。人生苦短,人生不易,咱活著,得整出點兒動靜,才不枉費一場啊!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好文如行雲流水。從字裏行間,感受到了思韻對父親深深的愛,對故鄉濃濃的情!
我雖然不是四川人,但是對川菜情有獨鍾。你的老三篇糖醋裏脊,魚香肉絲,宮爆雞丁都很喜歡!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謝謝家家。你的這次“第一次”寫得也格外溫馨。你爸爸很可愛,既正直固執,又能與時俱進。做父親,慈愛固然重要,但是正直更重要。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思韻這是想家了!說起半畝園,北京原來有一家,是台灣菜,挺好的,有一塊匾,寫了一首詩,記得開頭一句是:半生戎馬半生閑....,老兵開的,後來再也找不到了。
謝謝參與王府第一次,我的答謝都是“借你吉言”,謝謝金句相幫,要不寫到今天都寫不完的。謝謝!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天白雲915LQB' 的評論 : 謝謝藍天姐指導!經你點撥,我看到的漏洞有:油不夠熱,油不夠多,還有我用的是祁縣豆瓣,下次再試試涪陵豆瓣。魚香肉絲雖然不是什麽高檔山珍海味,但是對於我家這樣北方口味占主導的家庭,卻是情有獨鍾。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哈哈,曉青說得對。話說耐辣不耐辣也與自然地理環境有關。四川潮濕,辣可以去寒去濕。我發現在加拿大住久了,我慢慢不太能吃辣了。北方幹燥,太辣不適合身體。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花花,抱一個。這些日子在參加王府的活動,花了不少時間,但很快樂。讀了花花的好文,也沒有來得及寫評。我最近也在思考民族健忘的問題:被蹉跎的一代人,其實是一代又一代的人,過去了就完了,一切都是那麽的,輕。
陝北民歌吼出了人生的悲愴,還有古典音樂,如傾如訴…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馬哈魚' 的評論 : 魚魚,蒙特利爾銀行所在的First Canadian Place,我至今覺得是downtown 最漂亮的大廈。不知你多久會回一趟多倫多,你會看到這座城市的變化也是相當大,在北美應該算是活力滿滿的都市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engXiao' 的評論 : 謝謝老鄉光臨留印,祝好。你曾經住的地方我昔日常常過往,非常熟悉,如今不時出現在記憶裏,夢境中。
石頭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謝謝思韻,我們的盼望是在天上,而不是地上。
謝謝你還關注文革瑣憶係列,唯一的希望就是提醒大家勿忘曆史,不要等到事情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untai' 的評論 : 雲台兄,歡迎光臨!是的,這首巴赫的曲子是我們送別父親時在他枕邊播放的,希望他的靈魂籍著這樣的旋律離開世界,能夠到達光的源頭。雲台兄也是四川酒家的顧客呀,這世界不小也不大呢!許多記憶,許多懷念,寫下來,就當存留住了。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對美味的思戀挾裹著親情和鄉情在思韻的筆下如水如潮一起湧來,一如既往的好文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謝謝好老鄉小溪姐姐!我父親出生不久就爆發了七七事變。他是在嬰兒時期離開南京,在四川度過的童年。曆史的大幕翻得飛快,一代代人就這麽過去。我們隻有珍惜在地上有限的日子,並且心存永恒的盼望,才不至於太過傷感。小溪姐姐珍重!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忘了一個重要的,肉絲用油,醬油,花椒醃,同時要放澱粉,丟三落四哈。
飛來寺 發表評論於
突然領悟到品嚐菜肴,色香味以外,還有歲月經曆在其中,特別是抗戰逃難到四川的外地人(那時稱呼的下江人),像你的父輩、祖父輩,他們品嚐川菜時,肯定伴隨有一幅幅特殊的畫麵,像過電影,一幕幕重現當年的真實,定是別有一番滋味。難忘的八年!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下閑人' 的評論 : 閑人怎麽概括得如此精準,你是提綱挈領的大師,謝謝讀懂我的知心朋友!伴隨著不間斷的思念,我還在繼續我的路…
夏圓 發表評論於
看到思韻的名字,圓腦中浮現出一朵向日葵,片片金黃的花蕾,吐露著芬芳。。
這篇文章不僅吐露著芬芳,也凝聚著沉沉的鄉情,濃濃的親情。川菜的香味撲鼻,把圓貓引來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頭村' 的評論 : 謝謝石頭君替我解了疑惑:原來川菜就有糖醋係列。我還在想,南京四川酒家的糖醋裏脊,會不會是改良換味的川菜啊?
石頭的文革係列很好看,可惜曆史被遺忘得太快,生命仿佛螻蟻一般輕賤。不過石頭,曆史是一個鍾擺,對過去對現實,也不要過於憂憤。我還是相信: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讓我們依靠主而喜樂,與君共勉。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林老師提到的老三篇,我小時候讀著覺得挺是那麽回事。長大了才知道,這世界上有相當數量的人,說的比唱的好聽,做的卻正好相反。好像這類人,如今置身的西方也多起來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心城妹妹好!看到你的最新文章裏提到了我這朵向日葵,樂得合不攏嘴……以後湊空把妹妹的係列好好補上。文學城就需要像妹子這般活潑伶俐,又廣結善緣的博主。真高興咱倆口味和品味都那麽一致,知音可遇不可求啊!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五湖兄,四川的閉塞也造就了其獨特的風情。渴望走出四川去看世界的川人,大概都會在年長以後懷念自己的家鄉吧。我小時候聽父親講述童年故事,似乎他對四川彪悍的民風非但沒有反感,反而是津津樂道呢!
我做的幾樣川菜,現成的調料隻有祁縣豆瓣,其餘部分都是靠悟性自己調製,我蠻樂在其中的。川菜,喜歡的人多。我先生是北方人,我做菜,偏川味,他樂在其中,別看那嘴硬。:)
五湖兄說的對,這個人生階段的回首,並不意味著裹足不前。而是通過記憶,懂得了自己的來處,然後更加清楚以後的去處……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啊,你別笑。巴赫雖然陽春白雪,可咱川菜也絕非下裏巴人。剝開外表看精髓,兩者此刻是相通的:都是一種鄉愁的寄托。不過川菜裏的鄉愁是人世間的鄉愁,巴赫旋律裏傾訴的,則更是靈魂對伊甸園故鄉的思念和向往。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心馨好美眉,你答應我要多寫的,可怎麽還是這麽惜字如金呢?謝謝妹子來坐我的沙發,爭取下次我能坐上妹子家的沙發。:)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充滿了鄉愁和親情,溫馨。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如果沒有紅油可以加紅油豆瓣,最好是涪陵豆瓣,是紅的,生豆瓣要炒熟才不辣,香、紅亮。
藍天白雲915LQB 發表評論於
我這個四川人教教你魚香肉絲,肉絲加少許醬油,花椒粉和油後,把鍋燒的很熱很熱再放油,油要多一點,要保證肉絲下鍋立刻受到高溫,這樣才不會脫漿,肉絲自然滑嫩,肉絲斷生立刻用漏勺撈出,用鍋裏的餘油炒胡蘿卜絲,青椒絲。菜出鍋時加紅油就會紅亮。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川菜要不那麽辣就更香了!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也是我的favourite博客。如藍妹妹一定是想念親人了,抱抱。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BMO裏的商店最多了,四川四川可能是後來開的,有機會去試試^_^
LengXiao 發表評論於
同懷念南京四川酒家以及附近楊公井的小上海。出國之前就住在其附近。
yuntai 發表評論於
好文也勾起了我們對南京的懷念,當年也多次去過那家四川酒家,沿著太平南路再往前走就是夫子廟,秦淮河。
Hauser演奏的這首巴赫的名曲也很讚!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感謝思韻妹妹分享揉滿親情鄉情,感動人心的文字,故鄉已是物異人非,隻在夢裏流離徘徊。抗戰時期我父母也是在重慶八年,他們那時已經二十幾歲,習慣了家鄉的口味,都沒有學會吃辣。。
林下閑人 發表評論於
綿長的思念盡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相思已不僅僅是相思,融入今日成為比過去更有質感的自己。
石頭村 發表評論於
原來思韻還與四川有淵源。你這幾個菜可算是傳統川菜的代表了。不過今天流行的新派川菜,基本上好多傳統川菜已經不在川菜館的菜譜上了。
都說川菜辣,其實還有一個糖醋係列一點也不辣,好多不吃辣的都不知道。
有一家台灣人開的在北美好幾個大城市都有連鎖店的“半畝園”,但不是川菜,是麵食。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看到“老三篇”,我馬上想到的是《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謝謝思韻好分享! 俺一直對川菜情有獨鍾!Hauser也是我的大愛。。知音啊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每到佳節倍思親,上了點年齡時會憶舊,不是因為不再往前看,而是開始意識到年少時父母的溫暖,兒時食物的記憶是成長的基石,是一種歸真返樸。
抗戰時期,巴山蜀水為躲避戰亂的國人提供了避護之地,而外來入川的也帶去了新文化新思想,所以算是彼此互相滋養吧。四川山高水長,雖然物產豐富,但因為秦嶺大巴山阻隔,就像李白的詩句,"不與秦塞通人煙"。川人深情而憂鬱,像巴金那樣,脫不了故土的情懷。我們家全是四川人,但你做的三個川菜,我們都不太會。太太家在學校,以前很多時候上食堂打飯菜,她還是出國後才學著做菜的,我們家都沒有固定菜單,所以要為你點讚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巴赫和麻婆豆腐、回鍋肉是一曲美妙的組合,我收不住了,咧嘴大笑,還得夾幾筷子豆腐堵上:)半畝園好像北京也有:)
心馨相惜 發表評論於
加你的博客為favourite, 今早起來,讀到這篇,沙發,嘻嘻。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