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裏 她撕碎他的暢銷小說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的一位喜歡畫畫的女明友, 曾經告訴我: 你的辦公室凝重, 牆上掛風景畫, 清風拂袖, 雲影溪畔, 既可安神定誌, 亦可平衡氣場. 

最近, 看她的一幅畫時, 伊人的旁白, 在耳邊縈繞: 晚春雨露, 除了黃色的小野花, 誰知道, 可有蝴蝶隱藏於花間葉隙? 

我晃了晃神, 腦海裏的畫麵, 不是花叢中翩翩起舞的蝴蝶, 而是漫天的碎紙片, 簌簌飛舞, 像六角雪絮一樣, 無聲墜落, 隱藏在白蒙蒙的雪地裏.

一位網絡小說男作家, 寫了一部小說《一枝梅》, 一舉成名, 在忙完簽售會, 接受媒體采訪等等繁瑣雜事之後, 冬天入山, 在一個寧謐的小鎮住下, 專心續寫小說的下集.

 “冰天雪地風如虎” 的夜晚, 一位不束之客悄然登門, 手裏拿著一枝梅.

習慣了忠實粉絲索要簽名, 他問: 簽名嗎? 筆尖劃過書的首頁時, 隨口說: 你叫什麽名字? 

她說: 我叫麗梅, 住在附近, 這個小鎮, 就是你書裏女主角的出生地吧? 你寫她被汙辱的場麵, 真實得不能再真實了, 一枝梅太可憐, 那幫人就是畜生!

他連連擺手: 不, 不, 那是虛擬的情節, 虛構的小說, 真實不等於現實.

她緩緩挪步, 燈光下, 對他說: 你仔細看看, 我穿的大衣, 大衣裏麵的毛衣, 還有圍巾, 靴子, 我像不像一枝梅?

他的眼睛, 睜得像冠狀病毒那麽圓: 已經跟你說了, 是小說! 是虛構的!  如果你的經曆跟一枝梅有相似之處, 我對你深表同情.

她反問: 是嗎? 你同情她嗎? 這是你寫的: 一個廢棄麵粉廠的小樹林裏, 紅色頭發的男人捂住她的嘴, 她拚命地掙紮, 指甲劃破皮膚, 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他們羞辱她, 撕扯她的衣服! 

一股寒意從他的第一頸椎向下流竄, 貫穿骶尾骨.

房間裏, 一頭受傷的彪虎在哀吼: 我隻看到你無休止的描述, 入木三分的刻畫, 仿佛你就是他們的其中一人! 要不是看了你寫的小鎮, 那個廢棄的麵粉廠, 我還找不到你!

他軟癱在沙發上, 眼球無處安放: 那天, 我隻是路過, 不是共犯, 請相信, 我什麽也沒做. 他們人太多, 我沒有勇氣救你, 隻能閉上眼睛.

麗梅一聲斷喝: 你沒有閉上眼睛! 你看得很清楚, 就像書裏寫的那麽細致詳盡!
他虛脫了, 上氣不接下氣: 對不起, 實在對不起, 我向你鄭重道歉. 

麗梅目光如電, 燃灼桌麵上的那些書: 你不必向我道歉. 悲劇發生後不久, 一個像今晚一樣撏綿扯絮的寒夜, 你小說裏的一枝梅, 我的好朋友, 離開家, 離開小鎮, 永遠的離開了人間. 你親眼目睹了一宗強奸案, 把它寫成小說, 你隻在乎流量, 你成名了! 書賣了幾十萬冊, 而她的訃告, 在報紙的小夾縫裏, 隻有四個字: 意外身亡. 

他垂頭, 囁囁嚅嚅: 人們喜歡看別人的狼狽不堪, 隻在乎用刺激的故事去編織他們自以為是的, 更刺激的故事, 這就是現實.

銀霜蓋地, 一本關於一個女孩不幸遭遇的暢銷小說, 被女孩的好友, 撕個粉碎, 埋葬於茫茫蒼蒼的雪窖裏.

以上, 是《我就是演員》這欄綜藝節目, 由郭曉冬和李宇春合演的舞台劇《旁觀者》.

任何極度的寫實, 在生命和善良麵前, 都顯得無比的蒼白; 任何書的熱銷, 若以消費他人的悲慘, 來滿足偷窺欲 / 暴力欲, 是何等的冷漠無情. 

掩抑泠泠風, 裴回殤曲揚. 白雪皚皚的大地, 旁觀者的秘密, 無聲太黑, 暴曬也黑. 
他會續寫《一枝梅》的第二部, 第三部嗎?
Let It Go!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謝謝!

加拿大鵝皮下脂肪那麽厚,外有絨毛, 羽毛,就像穿了幾層禦寒的衣服一樣, 它哪會懼怕嚴寒呢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好, 我轉告她哈 : )
哈瑞 發表評論於
不錯,舞台劇被你倒寫出了文學劇本 :)
加拿大鵝呆在冰天雪地裏怎麽活呀?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僅一點點涼而己,覺的海灘沒太陽有總可惜,她應到我們這邊大西洋畫畫,雖沒那麽綠但沙白灘廣,在陽光下金燦燦的,溫軟的美。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知道你看她的畫總感到 “溲溲涼”, 我的感受與你相反, 大自然的美麗讓我內心充滿力量和溫暖.

我喜歡懸疑推理類電影, 但基本上不看恐怖片 / 鬼片 / 連環殺人驚悚片之類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同意. 他以極度寫實的手法渲染這種場景, 折射出 “惡欲” 的心理.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應該撕碎丟進糞坑裏,不要玷汙了白雪 !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有點恐怖片感覺了,海邊樹叢邊有那位bad作家的影了;雪地上盡是一群野狼的腳印,突然,電閃雷鳴......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衣衛' 的評論 : 抽絲剝繭是我們職業的基本功, 與偵探破案有點兒類似.

今冬尚未聞雪香, 照片是去年晚冬的了, 雪地上一行行的足跡, 經鑒定是 Canada Goose 留下的, 鈴蘭厲害嗎 : ))
緊衣衛 發表評論於
鈴蘭不僅聽風, 現在還要把大灰狼的脈, 玩起了雪地追蹤.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雪梅姐好, 我是這樣想的, 世上壞人和受害者是少數, 大多數的是直接的或間接的旁觀者.

對於惡人, 我相信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
對於受害人, 旁觀者的愛和理解, 可以幫助她們走出噩夢.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謝謝 OA mm.

看了一下 Promising Young Woman 的劇情簡介, 是一部黑暗題材的電影, 抽空看. 就像影片裏凱西的行為, 有其背後的動力一樣, 通常, 作者寫作也有其心理脈絡, 作為讀者, 我厭惡刻意而為的變態, 獵奇, 尤其是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嘩眾取寵.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雪地留下了惡人的卑劣行為,看上去旁觀的人想寫小說賺些髒錢。不,興許是參與者,所以才會寫得很真實。。。但是上天有眼抓壞人。好文,欣賞了,平安是福。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鈴蘭mm這篇寫得非常深刻,讓人深思。看了電影 Promising Young Woman(非常推薦)心境一直難以平複, 所以非常理解你寫這篇的心情。陽春白雪裏的腳印,無論深淺,旁觀者都無力抹平,但努力了,就了無遺憾。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