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 比病毒還毒

打印 (被閱讀 次)

有男人反感 “老男人” 這個稱謂 , 可以理解, 如同女人被語態不恭地喚 “老女人”, 也不開心; 然而, 對於我自己來說, 這個稱謂, 沒有年齡歧視的意味. 

無獨有偶, 有兩個人, 一男一女, 跟我一樣, 把老男人當寶貝; 而 “老男人有毒”, 是那位男士的說辭, 他是醫生, 也是一位頭發灰白的老男人, 此言既出, 鈴蘭秒懂, 類似我對 “香水有毒” 深以為然.

先說她. 
小鎮裏的小學老師, 當她成為一位波瀾不驚的女人, 似一株安寧的蓮時, 她的老公也步入 40 + 的中年, 她開始叫他 “老男人”. 

她翩飛的手指在鍵盤上, 敲往事, 舞心情, 唱心底的歌, 老男人一雙溫暖的大手, 輕輕的落在她的肩上. 他總是那麽的從容, 似乎從未慌亂過, 卻在那個雨天, 抱著胃痛的她向醫院狂奔, 跑掉了一隻鞋也毫不察覺; 他似乎很剛強, 卻在母親病危的日子, 泉湧的淚水穿過眼鏡片, 奔流而下.

漫溯的歲月, 有時需要回眸, 細嚼情義的份量, 平凡的可貴. 

當看到從網吧酒吧戲院步出的男孩女孩, 如膠似漆地纏綿在一起, 當一年一度的情人節, 媚惑地逼近, 她近乎偏執地認定, 懂愛的是老男人, 懂愛情的是愛情比青春慢幾個節拍的她, 懂她的是老男人, 她離不開的, 是她的老男人.

倆人結婚 22 年, 兒子 19 歲, 激情燃盡 / 平淡如水的歲月, 她與她的老男人, 依然水靜流深.

再說他.
大城市一間婦嬰保健醫院的產科主任醫師, 教授, 工作繁忙, 業餘愛好寫博文, 流量不輸網紅美女, 粉絲謔戲, 他是 “醫學界文學最好的, 文學界醫學最好的”.

他撰寫與專業相關的文章較多, 例如, 生娃肚痛養娃頭痛, 產後避孕之類的; 偶爾寫一些導致群情激昂的, 例如精嗬, 子嗬之類的; 最近, 畫風一變, 疑似被盜號, 病毒肆虐期間, 竟然溫情脈脈, 文藝漫漫, 給 “老男人” 臉上貼金.

在他的筆下, 老男人五毒俱全, 歌有毒, 令人銷魂, 繞梁三日; 故事有毒, 醇香濃鬱, 跌岩起伏; 才華有毒, 睿智豁達, 橫溢霸道; 風度有毒, 即使不翩翩, 但且謙謙, 紳士般的對待 ex, 江湖恩怨雖糾葛不清, 仍尊重對手; 老夫聊發少年狂時, 左牽黃, 右擎蒼, 劇毒! 老男人的簡單, 那是超越後的回歸, 平淡, 也是輝煌過後的慵懶.

下午四點的太陽, 熱毒, 毒得辣麽迷人的老男人, 有嗎? 我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原來每個老男人都不簡單, 張學友, 羅大佑, 李宗盛, 周華健, 陳丹青, 蔣勳 …… 寫博文的醫生爺, 算不算呢? 他的病人和病人家屬以及粉絲, 舉手投足大聲說: 算! 恒溢的才華, 一臉的滄桑, 滿腹的專業, 帶來整個孕期的平安和愉快.

我竊笑, 腦海不合時宜地飄過他的一句話: 世界上有三種人, 男人, 女人, 婦產科醫生.

“清風笑, 竟惹寂寥, 豪情還剩一襟晚照”

我嘰咕嘰咕, 老男銀是老狐狸, 有什麽好的? 老男淫都不是好鳥, 老男仁惹人厭煩的時候, 還少麽? 看看這張玉照, 焦點對哪兒了? 見到鈴蘭, 手機都拿不穩, 一看就知道是老男人的無毒作品, 浪費了我的嫣然巧笑, 知道不知道, 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樹蛙瓦凹' 的評論 : 鈴蘭坐等樹大爺吐槽一篇《大媽舞 比病毒還毒》 : )
樹蛙瓦凹 發表評論於
毒不毒 大媽舞,以老扮少扭屁股!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lcome88' 的評論 : Really? 你對此有研究? : )
Welcome88 發表評論於
拍美女聚錯焦是世界上所有婦產科男醫生的通病,沒有什麽好奇怪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衣衛' 的評論 : 彼此彼此. 正是 ----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緊衣衛 發表評論於
坐山觀狐逗,
自在好逍遙.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多謝!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94. 讓聚錯焦的老男人滾出去睡沙發, 不, 睡地板 : ))

我對車一竅不通, 但颯過一回 ----《男人的腎》, 將一年前寫的這篇關於車的博文, 送給懂車的周老大.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234/201909/10147.html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湯姆爺爺' 的評論 : 不太清楚音源. 我通常從油管下載, mp3 輸出.
湯姆爺爺 發表評論於
音源是黑膠嗎?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估計車壇的哥們不會來,我就做一把磚家。從這小巧玲瓏的小屁股看,多半是“別摸我”的X1或X3。為這麽個東西聚錯焦,不該搓衣板伺候嗎?
“盯著看”?沒聽說“磚家伸伸手,便知有沒有”?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男人可愛的 Bad, 與猥瑣的 Bad, 斷斷不可同日而語.

有同班男同學是婦產科醫生, 曾經, 我喜歡八卦男婦產科大夫的故事. 嗯, 必須相信他們在工作時是中性人, 離開工作場所才是男人, 男友, 丈夫, 不然誰都糾結 : ))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你這毒也是Bad意思吧:)那OBGYN 醫生手腳不老實很bad.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不一樣的東西, 不一樣的毒嗬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老男人通常不追著看, 喵一眼, 乃了然於胸 : ))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病毒已經夠毒了,導致全球大亂,人人自危,居然還有比病毒更毒的東西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差到的歌名是 windmills of your mind. 意思是一樣的。歌詞很不錯,收藏了。

那誰,車屁股有大有小,有翹有塌,有滾圓有菱角。在美人麵前追著說車屁股,你啥意思:-)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你五穀都不分,還想看得懂車屁股?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給老男人解惑: 鈴蘭是山穀百合, 校園君影草, 有毒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湯爺, 五哥: 《Windmill of My Mind》這首老歌, 法文版本的和一些女歌手唱的, 另有一番韻味, 反正就是一首 “有毒” 的歌曲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美人屁股模糊,車屁股不看”---- 那你看天空飛翔的小鳥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魅力野花' 的評論 : 謝謝!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2020-10-17 15:47:39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哎呀, 好有畫麵感, 鬧洞房的氣息, 朔朔地撲麵而來.

路邊的野花, 不看白不看, 至於, 有毒沒毒, 釆不采嘛, 老男人賊精 : ))

魅力野花 發表評論於 2020-10-17 18:32:31
嗯,小女人甜啊。
================
這下子有點熱鬧了。:) 鈴蘭是蘭花還是蘭花草? 魅力野花是生在路邊,還是“種在校園中”? 誰有毒誰無毒?。。。。。。,這些都未知,有待於考察。:):)

麗君大姐當年用優美的歌喉諄諄告誡天下男人,“路邊的野花不要采”,采了會怎麽樣? 校園裏的野花能不能采? 蘭花或蘭花草是不是野花? 很多很多問題都沒有給予很好的回答,以至現在的老男人都困惑不已。:) :):)
魅力野花 發表評論於
嗯,小女人甜啊。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這麽一點撥,發現這首歌還真有“老男人“味。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愛江山,更愛美人!美人屁股模糊,車屁股不看。:-)
湯姆爺爺 發表評論於
當然是!實實的,有毒的老男人的感覺!不僅歌的味道,聲音,連 Grady Tate 本人都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文中我寫了, 40+ 中年人, 你被數字 ($, 身高, 體重, 年齡) 蒙蔽了雙眼, 沒能好好領會我的意思.

阿蘭的世界, 凡是好男人都有毒, 與年齡無關; 凡是有毒的男人都是老男人, "老男人" 是昵稱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我的照片太多了, 這張, 糊了就糊了唄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kentridge' 的評論 : 你真幸運, 笑掉下巴, 鈴蘭手法複位, 負責到底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香車與美人, 我猜你首選美人.

是的, 我毫不掩飾我偏愛 "老男人”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可不是麽, 老男人也有春天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哎呀, 好有畫麵感, 鬧洞房的氣息, 朔朔地撲麵而來.

路邊的野花, 不看白不看, 至於, 有毒沒毒, 釆不采嘛, 老男人賊精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辛苦了, 周末加班賺錢, 鈴蘭給你送點心. 親愛的 OA mm, 好好休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老大好犀利嗬, 看車看屁股, 非 "老男人" 莫屬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湯姆爺爺' 的評論 : 謝謝湯爺喜歡.

這首 Grady Tate 唱的《Windmill of My Mind》, 是不是妥妥的 “有毒老男人” 的 feel?

湯姆爺爺 發表評論於
“她翩飛的手指在鍵盤上, 敲往事, 舞心情, 唱心底的歌, ”。 一氣嗬成的文章,竟在這 “敲,舞,唱”之中。怎一個好字了得!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超級幽默!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剛上完班,讀到鈴蘭mm這篇笑得不行。腦海裏瞬間出現一個“老男人”看到鈴蘭mm的嫣然一笑而激動地抖抖索索的場景(是哪位,暫不說)。鈴蘭mm一定要好好珍惜你的知音老暖寶哦。:)))俺接著笑去了。。。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一篇“老男人”,惹得一幫老男人又聚集到了鈴蘭小屋前。好象今天晚上是鈴蘭mm大喜的日子,雖說鬧不了洞房喝不了喜酒耍不了酒瘋,但非得想在小屋前聽房到半夜。屋子裏鈴蘭一口一個“老男人”,弄得窗外的老男人們心旌搖蕩。:)

和老男人有瓜葛又愛又恨糾纏不清的,多半是喜歡嗲又黏人的小女人。看樣子鈴蘭mm一生中不幸有老男人走進。:) 同意鈴蘭的結論: 老男人 比病毒還毒,天朝的老男人更不是好東西。:) 早被家庭被社會整治得沒了脾氣,沒有了昔日的雄風,關鍵時候就象一隻被煮熟的鴨子,隻有嘴硬。可是這些老男人們心頭又特活,手裏有錢了,眼裏就又有人了。你瞧,給鈴蘭mm拍照聚焦的這一小會兒,眼睛又不知瞄到了哪位漂亮的姑娘。 :)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你說的老男人就是昂首走了好久好遠,剛翻過南鄰山顛一下變成少年想找顆big tree撒野:)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看這小小的車屁股就知道是個便宜貨,太掉價了。LOL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你看你不停地左看右看, 上看下看, 看得每個老男人都不簡單,
還聯想到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 右擎蒼。我說嘛那是對“老男人”情有獨鍾,可別再來個兩情相悅了。

不過,在香車和美女之間“老男人”選擇了香車:-)
哈瑞 發表評論於
哇, 40+ 就叫老,那城裏人 90% 以上都是老字號 :)
kentridge 發表評論於
啊哈哈啊哈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挺好的一張照片,哎!可惜鳥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