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巴大法官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閱讀 次)

未來的巴大法官

川普於昨日提名聯邦主管伊利諾伊,印第安納和威斯康星的第七巡回上訴法院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法官為接替金大法官的人選,我沒看整個儀式,但看了一下新聞中的片段,裏麵有她講話的短暫畫麵。

初步印象還不錯,第一,從麵相看,我覺得她是一個比較麵善的人,不一定會喜歡川普那樣的惡霸,更不會有他那樣的惡霸行為;

第二,她收養兩個海地的孩子進一步證明了我的看法,說明這個人起碼不是隻為自己活著,除了享受,什麽目的都沒有的人。她能收養了兩個黑孩子說明她不僅從心裏同情弱者,還沒有種族主義傾向,這個是川普千萬不會做的,他肯定不會到一個他認為是P眼的國家去領養黑人孩子。能養這樣的孩子,對人權,特別是種族問題上會有公平;

第三,她說她愛美國,愛美國憲法,並且會提醒自己她是繼承誰的法袍,從她對金大法官的讚許來看,她承認了金大法官的偉大,似乎是出自內心的,說明她對金還是仰慕的,沒有迎合那些恨金大法官的右翼,雖然這種場合誰都會說些客套話,但我寧可相信她是真誠的;

第四,她說要為所有的人民服務,忠實的執行憲法,不偏不倚,不因人施法,盡管她會受其個人的宗教和政治傾向的影響,隻要她能盡量這麽做,也就沒有話說了。

除了這些初步印象看,我覺得她這個人到目前為止在言行方麵也沒有什麽大的爭議,有人說她是個忠實的天主教教徒,並有政教合一的傾向或主張,原因就是她曾說過,當法官隻是一種手段,最終目的是建立"主的王國”(Kingdom of God)。

從我讀到一些報道來看,我覺得這個不能簡單地從字麵上解釋,她的意思應該是精神方麵的,她說那個話是對畢業生演講時說的,應該是一句勵誌的話,讓那些畢業生們在精神上把自己獻給主,並不一定是讓他們把國家看成是教會,用聖經代替憲法。

另外就是她在上次在參院確認的聽證時曾經說過她認為法官不應該把自己的宗教或其它信念強加在法律之上,當她自己遇到和其宗教信仰有衝突的案例時,她會回避。 再說,在美國的憲製下,也不可能搞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

當然,作為人,不管是誰做什麽工作多少都會帶些個人色彩,大法官在釋法的時候也會這樣,對於她來說,最讓人擔心的就是她在墮胎和同性戀的權益問題的立場是否會影響她的決定,一些人甚至擔心她會支持廢除已經被高法定案的允許墮胎著名的Roe vs Wade和同性婚姻的判決。

對於墮胎這一點,她曾經發文說墮胎是不道德的,盡管如此,她在該文最後聲明:信天主教的法官應設法把教會的教義和法律分開。她寫道:“無論何時,隻要兩者有分歧,法官就不能-也不應試圖讓我們的法律製度和教會的道德教義保持一致。但是,法官可以用教會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行為。”這個和上麵提到的她在國會作證時的所言一致。

此外,她還說過:“我不認為Roe案例中的婦女有權墮胎的核心主張會改變。但我認為,人們是否可以施行晚期流產,或者診所會受到什麽限製,我認為這將變。”,這個是保守派的觀點,但也不是特別極端的,要徹底禁止墮胎,但她可能不會支持用政府的醫療保險去搞晚期的墮胎。如果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在同性戀婚姻和工作權利上,她沒有很多言論,有兩條就是她讚同羅大法官在高法通過支持在全國允許同性婚姻時代表少數派發表的反對意見,那就是同性戀的婚姻應該是各州自定的,不應該由高法決定。即使這樣,估計她也不會去支持重審這個案子。

另外就是對於變性人的教育和廁所權利,她不主張用現有關於防止性別歧視的憲法修正案去解釋,因為在搞那個修正案的時候,人們並不知道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情況。她好像並沒有說不支持這些人的權利的話,而是說如果要保護的話,也要修憲,這個也不是很極端的,隻是修憲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這些人上廁所這個問題上,她可能會持反對意見,不過相信美國人會有辦法解決的。

讓民主黨最不放心的就是奧氏醫療保險,這個一直是川普和共和黨人想幹掉的,如果她當選,保守派應該有足夠的票數廢除該法。不過,會不會這樣還要拭目以待,從目前的形勢看,奧氏保險不僅已經被廣泛應用,還手全國過半數人的支持,那些更需要保險的老年人就更不用說了,這些中既有民主黨,也有共和黨的選民,相信共和黨會知道這一點,實際上,這次大選川普和共和黨人不僅不像上次大選那樣信誓旦旦地要廢除奧氏保險,連提都不敢提了。

從她的辦案記錄看她是一個十足的保守派,她支持印第安納州的對於流產的保守法案,支持未成年女孩流產時要征得父母同意,不支持因嬰兒有缺陷譬如說有唐氏綜合症而選擇墮胎,說這個是優生學,不能提倡,從這一角度來講,也不無道理,不然,就會像中國那樣,把女孩都給墮掉了。

另外她支持非暴力罪犯第二憲法修正案擁槍權利,這個是保守派一貫的做法,在槍支泛濫的美國,有點讓人擔心,不過沒有證據說明這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暴力傾向,會用槍支去作案。

對她辦的其它案例的分析發現,她根據不同的案例具體分析做出決定,CNN的一篇文章這麽說她:“自2017年加入美國第七巡回上訴法院以來,巴雷特在刑事被告和囚犯提起的案件中所發表的意見各有不同。盡管她常常對政府試圖將人關進監獄的說法持懷疑態度,有時她還是在她的同事們認為是可信的情況下拒絕了被告和囚犯的聲稱。”FAKE NEWS這麽說她說明她還是認真地依法辦案的,並不是一邊倒地支持警方或者罪犯嫌疑人。

整個來看,她是一個保守的法官,但是這個也是可以預期的到的,不然川普也不會予以提名。盡管如此,不管從她的為人,言論和辦案記錄來看,她都不能算是一個極端的右派。

對於共和黨和右翼來說她是一個理想的人選,不僅因為她是一個有保守傾向的法官,還因為她很年輕,如果想金大法官那樣鞠躬盡瘁,她至少可以幹四十年時間,可以影響幾代人。

在美國凡事總會有一半的人喜就一半的人憂,上述讓共和黨人高興的原因,讓民主黨人很害怕甚至絕望,即使不出於正黨政治,也可能會有同樣的擔心。因為她被任命後一定會讓高法失衡,使美國最大的法律秤砣不是向右傾斜,而是穩坐在右邊,起不來了,這樣的情形,不光是對民主黨,對國家也未免是一個好事。

即使這樣,也不應絕望,因為從她的麵相和家庭來講按她應該是一個與人為善的人,在言行方麵,雖然偏右,也不是太極端,再說,如果她能真正依法辦事,也不一定總會做出非常糟糕裁決,一旦當上了大法官,她也不會再受川普或者共和黨人的約束,可以憑法律和良心辦案了,做出的決定也不一定會是一邊倒的向右的,川普提名的古大法官和布什提名的羅大法官就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我對這個未來的巴大法官還是有信心的,她不是很左金大法官,但她也可能不會是那個極右斯大法官,希望她能盡量做一個不左不右,為全體美國人民服務的好的大法官。

希望和興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沉默是幫凶隻是一種口號,你沉默他們也不會把你如何 -- 去看看趙奮鬥寫的“我們還有沒有沉默的權力”,看看你沉默,他們能把你如何。
我支持BLM,但我也不是他們所有的言行都支持 -- glad to know that. 就好像我支持共和黨,純因為民主黨太爛,不是因為覺得川普做的都對。
至於你那州的法律,不管哪個州哪個黨都會有些可笑的提案,通過如否是另外一碼事。--- 你也覺得可笑嗎?但是這個可笑可恥的 Prop 16 已經在加州參議會/眾議會(Of course 均由民主黨控製)已經高票通過。這可以看出民主黨的黨風吧?
還有一個好消息,是給全國每個黑人賠償35萬美金的bill,加州也已經高票通過,牛神也已經簽了,而加州even是以自由州,不是奴隸州加入聯邦的!我們能先賠印第安人嗎?人家幾乎被美國人滅族呢。但是印第安人選票太少了,民主黨不幹這沒好處的事。

扯遠了,回到您的話題,希望巴雷特順利接任,做個公正的不被政治幹擾的大法官。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希望和興旺' 的評論 : 沉默是幫凶隻是一種口號,你沉默他們也不會把你如何,再說民主黨雖然支持BLM,但也不是支持他們所有的言行的。我支持BLM,但我也不是他們所有的言行都支持。
至於你那州的法律,不管哪個州哪個黨都會有些可笑的提案,通過如否是另外一碼事。
希望和興旺 發表評論於
就知道有人要走極端(笑)。我說了絕對自由麽?我特地舉的兩個例子,就是指出言論自由和政治正確捆綁下出來的怪胎做法。而這個恰恰是2016大選,沉默的大多數出現的原因,因為說出來自己的看法就會被迫害,所以沉默。 而演變到今年,連沉默的權力都沒有了,因為BLM 說的是沉默即是幫凶。
“而且,尊重人的膚色和種族是人與人之間交往的基本準則和底線” --- 加州民主黨力推的 Prop16 可不是這麽說的。 華裔市議員在自己選區37:1 反對提案的情況下,仍然投出讚成票。就因為他是民主黨市議員,是被自己區內選民唾棄還是被自己的黨邊緣化,三位華裔民主黨市議員讚成。 兩個華裔民主黨議員棄權,兩個華裔共和黨反對。。。
科普一下:ACA5法案(Prop 16)要求廢除「209號提案」,209號提案是1996年由選民通過的加州憲法修訂案,禁止在公共教育、就業及簽約政府項目時,考慮種族和性別因素。ACA5希望廢除209號提案,“取代以族裔人口的配額比例為依據,用於加州公立大學的錄取、就業和政府機構的合同簽約等”。-- 大學錄取 按人種性別已經不夠他們的胃口了, 就業和工作合同也要分配。。。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希望和興旺' 的評論 :

Be careful about what you wish for. 如果有那種絕對的言論自由,你我就不僅會受暗的歧視,還會受明的歧視。
而且,尊重人的膚色和種族是人與人之間交往的基本準則和底線,即使有言論自由,一般的單位也不會容忍你隨意用歧視性語言,政府也保護不了你,說了,會照開不誤。
沒有人不讓你聖誕快樂!
希望和興旺 發表評論於
對於現在激進左的民主黨,正需要川普這樣的惡霸來遏製。 君子是搞不贏騙子的,溫良恭儉讓,隻能被民主黨的“為選票無底線”搞得束手無策。

但是金大法官也不能免俗的把個人好惡帶入工作裏,對其他人就不要要求太高了。

極端右翼是少數,大部分支持川普的人隻是想過正常日子。所有的孩子不分種族膚色(我不介意考慮家庭收入)在努力後有好學校可以上;男孩進男孩廁所,女孩進女孩的,別給幼兒園小朋友108個選擇你是什麽人;言論自由(比如不會因為說了“那個”被辭退,不會因為不給黑人學生降低評分標準被下課);信仰自由(可以說聖誕快樂而不是隻能說節日快樂)。。。
voiceofme 發表評論於
trump 周圍的女人樣子都差不多,都有個棕黃色的筆直的中長頭發,而且從中間分成左右兩邊。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傾向性還是有的,但是也隻有希望她能盡量公正,沒有辦法的事情,少數服從多數。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江郎山閑話' 的評論 : 謝謝! 不過說川普惡霸一點都不冤枉他。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口說得漂亮,到投票辦案就民主共和分界了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說大嘴是惡霸,還需證據乎?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真希望那些對總統提名大法官跳上跳下的人能有您這麽理性!順便提一下,總統提名大法官的清單幾年前就有,並修改了好幾次。總統對金大法官很有風度,得體,並刻意提名女大法官。“惡霸”之說不可信。
謝謝好文。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rimeryColor' 的評論 : 是的,隻要總統任命,參院通過就可以了。
枕寒流 發表評論於
川普提名的這位大法官看上去還真不錯。那照片裏所有人都滿麵陽光,她和夫君,親生的孩子,包括領養的孩子。
民主黨阻擋不了這次任命了。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佚名未名' 的評論 : 這個有點過火,可能不會有很多人認同。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哈哈,40差不多。30不會有多少,30剛從研究生院畢業不久吧。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佚名未名' 的評論 : 考慮不一樣,他有自己的算盤,還有他也是要照顧其代表的利益集團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哈哈,你出來了? 還很久不見你了。人家一天政府經驗都沒有不也一樣做總統?美國是個夢想成真的地方。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說來不相信, 最高法院大法官沒有要求一定有當過法官的經曆。
佚名未名 發表評論於
收養黑孩子也是會被罵的。動輒得咎,欲加之罪。

Ibram X. Kendi, an American author who became the new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Antiracist Research at Boston University in July, railed against Barrett on Twitter for adopting two Black children from Haiti, equating her and her husband to “White colonizers.”

“Some White colonizers ‘adopted’ Black children. They ‘civilized’ these ‘savage’ children in the ‘superior’ ways of White people, while using them as props in their lifelong pictures of denial, while cutting the biological parents of these children out of the picture of humanity,” Kendi wrote Saturday.
cng 發表評論於
要是這麽玩兒下去的話,就得提名30歲的了,為了能占高院60年的坑
佚名未名 發表評論於
“她能收養了兩個黑孩子說明她不僅從心裏同情弱者,還沒有種族主義傾向,這個是川普千萬不會做的,他肯定不會到一個他認為是P眼的國家去領養黑人孩子。能養這樣的孩子,對人權,特別是種族問題上會有公平”
那為啥種族主義的Trump會毫不猶豫地提她呢?據說當年提卡瓦納時就考慮了,但特意把她留作金的繼任。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她資曆完全不夠格,在學校當老師20年,當聯邦法官才3年。這樣的人在美國能找出一千個,憑什麽她上?
==============

+1,隻有3年的聯邦法官經驗就提名最高院大法官,這不是開玩笑吧?3年時間讀本科的學生還沒有畢業,大企業的職員還在最底層幹活。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隻能拭目以待了。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看客678' 的評論 : 兩種方法,第一去狗一下bully Trump,第二狗一下Bully News,都可以看見不少。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你說川普是惡霸,有啥證據嗎?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大法官隻有愛心是不夠的,要堅持正義,頭腦清晰,據理力爭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難道她外柔內剛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rimeryColor' 的評論 : 知我者,爾也!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是呀,至少有些愛心,這個是川普沒有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資曆確實是應該考慮的,但是也沒有規定什麽樣的人可以當,她這樣的資曆也可以看成是一個好處,因為搞教學的的人比較照本宣科,興許是個好事。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會不會有人會惡意推測, 人家老早就計劃好了了這一步。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別煩我' 的評論 : 哈哈,希望如此,但不可能,民主黨人肯定不會投她的票的。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鼓勵一下。 樓主中了川普的美人計啦。 對不起, 忍不住開個玩笑。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就憑她抱養了兩個黑孩子,就能說明人家有博愛,沒有種族歧視。贊一個
cng 發表評論於
看看其他的女大法官:

金斯堡:上任前是ACLU general counsel;
索托馬約爾:上任前30年聯邦法官經驗,其中巡回庭20年;
卡根:哈佛法學院Dean, Solicitor General.
cng 發表評論於
她資曆完全不夠格,在學校當老師20年,當聯邦法官才3年。這樣的人在美國能找出一千個,憑什麽她上?

主要是因為有大財團的捧場。

別煩我 發表評論於
無論喜不喜歡,這大法官當定了,民主黨也沒啥招來阻攔了,不如投票支持,做個順水人情。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Ken99' 的評論 : 這不能怪民主黨,兩黨都會如此,奧巴馬提名被拒及其理由大家記憶猶新,還有就是兩派平衡對國家也是有利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errybaby18' 的評論 : 謝謝讀文和良評!
Ken99 發表評論於
所以我覺得民主黨要是聰明點就讓這個提名順利通過,再耍賴就愚蠢至極了
cherrybaby18 發表評論於
希望如此吧,你這篇文章算是比較客觀中肯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相信會的,她是法學教授,對法律有深厚的理論基礎,而且是現任上訴法院的法官,有實戰經驗,我覺得她完全能夠勝任。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一個非常溫和善良的人,不知這麽重要堅持正義的位置她能否承受的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