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那些被誤解的小三們說幾句》

打印 (被閱讀 次)

圍毆小三,這是千百年來正宮娘娘們自然的使命。也就是說小三這種社會現象至今已經是一種千百年的現實存在了----至少可以說是從有婚姻存在的那一天起。既然有千百年的生命力,那麽我們就不應該否認它的存在也必定會有其人性需要的合理一麵的。

所謂的合理性,在這裏也就是指婚外女性與其他婚內男性的關係中有價值的、積極的一麵。

圍毆中呼聲最響的是“破壞別人的家庭”。其實這還不算是問題的實質,這破壞了的家庭隻是個表麵形式,其本質在於破壞的結果。冠冕堂皇地可以拿來呈堂的結果無非一是情感上的傷害,二是物質上的損失。

就情感而言,談不上有破壞的問題,因為如果“籬笆”是緊的話,那麽”野狗“是鑽不進的。法院在判決離婚案時最有千鈞力的一句話就是“感情破裂”。沒有感情的基礎了,婚姻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同理,如果能讓小三輕易介入的婚姻還會有多少存在的感情價值呢?所以破壞感情的問題應該是不存在的。

其二,物質方麵的問題應該是存在的。同樣拿法院的判決為例。一般情況下,離婚中的男方基本上可以說是會被“淨身出戶”的,這也是有理由的,既然你在外麵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了----你想要的感情了,那麽你的配偶也有權利得到她的基本利益----物質,不能否認的是這也是女性的基本心理要求。如果真是追求感情的話,我們可以看到的應該是“寧要人不要物”的對婚姻捍衛到底的述求。同樣地如果,在分得令人心滿意足的財產後簽下了離婚同意書的一刻,人們就能看到在她們選擇的天枰上第一需要保衛的是什麽了,這又怎麽能用一個“緣盡”去遮掩?既然如此,那麽還有誰該要來為破壞受譴責呢?有過婚姻經曆的人應該不會反對物質在婚姻中分量的吧。

正宮們還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基本牌頭是:我比你先到。其實誰又能否認在大婆與小三之間除了先來後到外,又有什麽是絕對的?而先來後到這種帶有偶然性的次序又怎麽能衡量感情的輕重和真假呢?

有過婚姻經曆的人都會有一種相同的體會,就是對第一次的婚姻來說,男女雙方對婚姻為何物是沒有理性上的認識的,這從為什麽婚後絕大多數的婚姻都是湊合型的、毫無幸福可言的、出軌率高居不下的這一點上看就可以得到證明。所以第一次的“誤會”造成的傷害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在婚姻的本質是追求幸福這樣的前提下,先來後到又怎麽可能掂量出感情的分量和真假的程度呢?進而,大婆和小三各自的性質又是憑什麽在劃分的呢?

要說感情的分量和真假,其實小三們可以拿來證明自己為之付出價值的也還真是不少。譬如,民國時期出身勾欄的小鳳仙,如果沒有她冒險地真心付出,蔡鄂將軍何以逃出北京回雲南去樹義旗?可以說沒有她,中國的曆史都有重寫的可能。

即使是孫中山在生前的偉大事業中,也沒少了紅顏小三的關愛和幫助。陳翠芬,這位出現在孫中山在婚情況下的“革命伴侶”,在各次由孫中山籌劃的起義中都是為他奮不顧身地投入其中的,在1895年的廣州起義中,她不怕殺頭的風險為義軍藏匿武器,在1900年的惠州起義裏她又在彈雨下為義軍送給武器和物資,在1907年的黃岡起義和七女湖起義中又有她在義軍中奔波的身影。而也是這位小三把孫中山避居海外的大婆盧慕貞在革命勝利後接到南京時自己又默默地走開了。這樣的真義女性能讓將總統大位拱手相讓的偉人孫中山都相形見絀,怎麽能由一個“假”字可以了得的呢?

在被譴責為小三的問題上,大婆們的著眼點在很大的程度上不是因了男女感情問題,而是由利益比較問題引起的。不用諱言,有相當一部分的女性是將婚姻視為搶奪戰略物資的戰役來打的,在有這樣認識觀的大婆眼裏,小三的感情呼喚自然就會與財產的盜竊行為劃上等號,不幸的是許多真為追求感情而來的小三為此買了單。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上輕。似乎有點不倫?不過有許多天下女人的貞潔大義還真是靠著沒有名分的小三們演繹出來的。宋朝的詞人柳永,他生前為青樓女子填了不少的詞,給她們的衣食作了不少的貢獻。他身無分文地過世後,那些為人不齒、沒有名分的青樓女子們卻沒有忘記他,她們還專門自發地為他組織了一個“吊柳會”,她們會在每年煙雨朦朧的清明時節去吊念這位老朋友。這樣的情分,不知道會不會讓在家連碗熱湯都不願遞的大婆們見之有愧呢?

問心有愧當然不應該是為人妻的義務,如此,作為大婆才有蔑視小三的本錢。可天下事是沒有絕對的。同樣是以明媒正娶來盛氣淩人的大婆族群中就有過這樣的一員----潘金蓮,她卻是一位可以打破大婆鐵律的代表人物。如果武大郎在賣炊餅的路上搭上了個小三,對西門慶也來個熟視無睹,不知道他會不會逃過被毒死的命運?沒有人知道。但可以知道的是婚後即被河東獅如撇敝履似地氣死的武大郎式男人天下比比皆是。這樣的人間煉獄誰會留戀?所以,小三的存在也是提供了一種“塞翁失馬”式的可以作為另一段婚姻的另一個比較和選擇。

這樣說似乎有點殘忍,但現在在經濟市場化的地方,感情不也在市場化了嗎?這樣的市場化同樣地也會帶來感情上競爭的好處。有小三在外麵的感情威脅了,大婆們開始要提防著修理感情籬笆牆了,這樣一來,原來日漸枯萎的夫妻感情不就可以得到日新月異的滋潤了嗎?家庭感情的價碼不就升值了嗎?“敝帚”們不還可以繼續地被大婆們自珍了嗎?

競爭是人文進步的本質,在男女雙方擇偶問題上也是如此,沒有可能說一張婚約就是萬年不壞的賣身契了,因為穩固婚姻是需要不斷地感情投入的。凡事都在變化之中,婚姻豈可列外?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沒有可能說誰非得吊死在一棵樹上的。同樣地,這樣的感情競爭可以為家庭矛盾帶來一個緩和的機會,也是為不善處理家庭問題者改正錯誤製造的契機,就這裏討論的對象具體地說就是對正牌們也有提醒、借鑒、促進的作用。退一步說,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這也是給鬱悶的人性多一個出路和多一個選擇新婚姻的可能。所以小三現象對於一個家庭或社會而言應該是個有利有弊的存在。

這樣看來,同樣有著追求幸福權利的小三們是不應該被誤解的,更不應該被同仇敵愾又不願為自己應有的義務擔起責任來的人們落井下石地責難的,至少在遲來的小三們中間確實是還有值得“犯第一次錯”的男人們去重新選擇的真實感情的。小三們的存在在目前的社會階段中還是個見仁見智的現象。但在某種程度上講,可以預見的是小三們對幸福婚姻的努力追求也是具有從父母包辦婚姻過渡到自由戀愛婚姻那樣的意義的,重新選擇後得到真愛的大有人在,所以對她們的判斷是不能一言蔽之一刀切的。

回頭看,在有教養、思想昌明的人們身上我們應該已經看到過許多他(她)們對婚外小三們所具有的真實感情追求的理解和接受的實例,這樣有教養的人各處各時期都有之,這裏就不一一枚舉了。這是終要由時間來證明的文化。

當然,那些為謀人錢財、圖人家業、為了難耐寂寞而婚外情的小三不在我為之辯護之列,欲玩弄女性而見異思遷的花心男人更不在這個議題之內。這裏我隻是為掙紮在迷失的家庭本質和被扭曲的人文自然之間有崇高感情追求的且被社會誤解了的那部分小三們作一點辨析。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agleDog' 的評論 : 不瞞你說,在準備這帖時還真有被貶得滿頭包的心理準備的,但結果有點出乎意料。看來這已然不是前衛的話題了。
說不是前衛問題,首先就是因為婚外情在當今文化的潮流中,男女的配偶問題已經是造成大潮的一個因素而不再是受潮流影響的對象,就是你所講的大概率事件了。
但是“立即和另一半分居”不是不現實而是這其中應該還是會有一個過程問題的,一個婚內的和一個婚外的不可能剛認識就談婚論嫁吧?從認識到決定一起走這中間的身份就是所謂的小三了。如果隻是拖著打算從中漁利的,那才會有欺騙的問題。
法律保護那隻是形式,幸福才是婚姻要追求的本質。
帖中舉的例子是過去的,不過現在身邊通過第二次婚姻找到真幸福的例子不在少數,隻是不為社會所周知,所以無法作為典型在這裏例舉了。 但反映的人性都是一樣的。
婦女解放運動讓不少人對離婚已經不那麽抵觸了,這不假。但我們應該還是可以看到作為小三的還是在社會上扮演著“過街老鼠”的角色的,所以,我認為還是應該可以為正真尋找幸福的呐喊一聲的。
在感情問題上受傷害的肯定有,但如果能就此吸取教訓,應該說還是不失為一劑清醒劑的。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如果真是追求幸福而不是圖人財物或玩弄別人感情的,決絕且負責任的態度想必應該是會有的。
BeagleDog 發表評論於
看了title就想,這不是找砸的?最近剛剛熱播的“三十而已”中的小三林有有在城裏影視人生壇被觀眾大噴。進來一看,不是一撥人。沒細讀博主的大作。但是我的理解是產生婚外情可能不是小概率事件,但是那位在婚姻中的男人或女人,應該立即同另一半分居。然後三個人認真考慮如何處理。而不是欺騙和隱瞞。這樣也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小三。另外,婚姻的目的也不是追求幸福。婚姻就是用法律形式來保護雙方的利益,還包括婚生子女的利益。那些隻要彼此相愛就生活在一起的,才是追求幸福。你舉的過去舊時代的小三例子是不能拿到現在來說事的,現在女性解放運動搞了這麽多年,社會對離婚的接受程度和過去已是不可同日而語了。是真愛就應該果斷放棄現有的婚姻,和真愛在一起。但也必須承認,在這裏確實有一方受到傷害。但分割清楚比被蒙在鼓裏所受的傷害要小。就像身體裏有腫瘤,雖然割了會疼,但是至少開始了恢複期。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馨' 的評論 : 林林種種的捏合的是一種心態,但洋洋灑灑的反映的卻是許多現實。心態是玩世、報複的,現實是存在的但未經提煉的。這樣的幸福稍縱即逝。深究之下這又會牽涉到人性層次的問題。以後有機會再塗抹一次和大家一起討論。
雪馨 發表評論於
男權社會,男性想多占便宜少付出。沒資源沒實力的女性想靠陰道子宮和一肚子算計來搶到資源。
好人家的女兒們做了妻子,別被婚姻製度騙了,不存在婚姻這個界限的,年輕時候多睡幾個帥的或者有實力的,沒準能跳槽換更好老公。即做妻子,也做小三。隻有這樣才能買對得起自己。

男人們大多數都賤,讓他們多帶幾頂綠帽子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ngke' 的評論 : 用現在時代的覺悟去看,應該說起於荷爾蒙的不是愛情,而是性愛。而愛情是人在文明的基礎上產生的異性在感情上的歸屬感,這就是為什麽愛情的代價可以高昂到需要意識上的理解、情趣方麵的相投以至於可以相互為之做出犧牲的地步。我們可以看到的可歌可泣的愛情就是這種相濡以沫又相敬為賓的情感。
婚姻起源於社會分工,私有財產的出現和社會管理的需要,不過那是很少有愛的成分在裏麵的,那種關係裏麵作為婚姻凝固劑的是習慣和財產的紐帶。隨著人文的進步,今天如果再讓人的情感作了財富的代價,那真是人間悲劇了。所以,對追逐真愛的人們,我們應該報以鼓勵的掌聲,期待著像張學良趙四那樣的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感情。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既然是追求者,那麽各種心態就都會有,這也包括了大婆們自己在追求的時候也這樣。所以,不能拿“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的心態來作為鄙視小三們的理由。
其實,這樣的“不甘”心態,在愛情追逐中還不是原生的動機,原生的應該還是以意氣相投為起始點的,固然,見好愛好者不在此列。所以,我們在小三的問題上,在撇去那些“不倫”的因素外,還是應該還那些正真追求自己真愛信仰的女人們清白的。
人間最貴的是一點真情,與其為了一點薄產苦撐苦熬還不如鼓勵有情人終成眷屬坦坦蕩蕩地做一世人。
mingke 發表評論於
愛情是什麽?被神話的愛情不過是動物性的荷爾蒙被大腦合理化浪漫話以後的騙局。婚姻如果僅僅就是愛情,的確沒有存在的必要,人就可以像狗一樣活著,隨性交配。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高貴的神性在裏麵,可以把起源於動物性的荷爾蒙上升到更高一個層次的委身。婚姻起源於荷爾蒙,卻不終於荷爾蒙,而是升華到委身。開始與“我覺得你可愛所以愛你”,終於”我決定要愛你所以你可愛”。如果不了解婚姻中的委身,僅僅隻想停留在動物性的荷爾蒙層麵,還是不要結婚,不要以愛之名玷汙婚姻這個神聖的製度。或者另找一個名字,比如包養,同居,一夜情,一年情。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ckystarweiwei' 的評論 : 你這樣的說法不但是看到了事物發展所必須的從量變到質變的變化過程,而且還能更深入地理解到事關雙方人物所必須的心理發展、變化過程。言之有理。
可以理解的是“先離婚”的說法往往會出於大婆們羞於失敗和急於“止血”的賭氣心態。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前不久打砸搶奢侈品商店的暴徒和小三心情差不多,對那些本不屬於自己的奢侈品有著無比真摯的愛,此愛如此強大,既然正常渠道無法到手,那就打砸搶,弄到手。
luckystarweiwei 發表評論於
一直覺得“離了婚先”的說法很值得懷疑,就像世上本沒有幾人可以做到先辭職再跳槽一樣,看到其他好公司先去麵試或者先了解一段時間再改弦更張,時間有一些重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隻要不是長期腳踏兩船就好.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你這次的評論很理性,讚!
作為一個製度,婚姻有穩定社會和增加人文質量的效應,它的存在本身就能為社會的發展節約大量的成本。至於人心不古帶來的在財產方麵的問題,社會上也有對應的辦法,譬如現在有婚前財產公證等,如此下去對婚後財產相信以後也會有合理的分割辦法。但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懶或對財富有多少的在意,而在於人生或者說婚姻最終的意義在於對感情的要求和享受,試想,一個人一生擁有了無數的財富卻不曾擁有過真愛,那是多麽悲涼的事啊。
在小三的問題上,性工作者是不應該混為一談的。這個問題我在下麵給“wumiao"網友的回複中也有闡明。除了性質的不同外,誠如你說的後者有它存在的社會需要,而前者則是有更廣泛的人文精神背景的存在,很可能還是我在上文中通過“有教養、思想昌明”的例子來暗示的以後在精神和社會文明方麵走向更高一級解放的一個方向。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我認為婚姻是一個養懶人的製度。解雇又成本太高,手續複雜。所以改成合同製最好。不喜歡了,就別續約了。這樣期待改變了,分手時也少了憤憤不平。

至於性工作者,那也是一種職業,很古老,人類需要這個職業的存在,最好能理性對待,製定法規。無需歧視和攻擊。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不知道你這樣的建議是不是出於為小三們留有爭取機會的考慮?不過,如果從“三年重新更新執照”製度可以除了給各人都帶來一個重新審視婚姻狀態、審視對方素質的機會外,也是可以給婚內人士(這裏主要指正宮娘娘們)施以要維護婚姻就必須重視付出、珍視感情壓力這一點來說,也是有積極意義的。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umiao' 的評論 :
你認為“那些妓女並入小三隊伍也挺在理”,看來我還沒有糊塗到把妓女和小三混為一談。
妓女持有的是一種職業,小三持有是一種情感,不能混為一談。當然,妓女裏麵會有小三,有小三情感的也有可能在從事著妓女職業的,但它們隻能是相互交集的關係,而不是相等的關係。
說小三在本質上是妓女思維,這是以偏概全了,小三的範疇遠比妓女人可盡夫思維要寬得多,因為你可以看見小三是有選擇的,否則就不會有小三現象了,也就沒有婚外真情一說了。
有錢有勢的都結婚了,可連沒錢沒勢的不都結了或都會結婚的嗎?可見愛情與婚姻的關係不會是全覆蓋的關係。這也就給小三現象的存在留有了合理的空間。
結婚了的不等於都愛著的,這樣缺愛的婚姻本身就是對婚姻的玷汙。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少年老成' 的評論 : 你提到的那些見錢眼開的當然不值得同情,她們也是給高尚真愛帶來恥辱的害群之馬,她們不在我為之辯護之列,這在文中末段已經闡明了。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婚姻本就該是對真摯感情的獎勵。
沙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ask' 的評論 : 照你的邏輯就根本不存在小三這回事了?可我們明明能看見社會上是有小三現象存在的。為什麽會有你的“追求幸福的權利當然有,離了婚先。不過離了婚也就不存在什麽婚外戀小三了”這樣的悖論呢?是你的邏輯有問題。
要追求權利先離婚,這是一種要求,一種解決的辦法,但不能倒過來作為否定小三現象的現實。你現在將"先離婚"的演繹結果拿來作歸納討論的先決條件,這就先抹去了一個用來歸納產自現實的經驗,沒有了這個現實經驗,當然產生原因的歸納中就少了一個要素,自然社會上存在的小三現象就被抹殺了。可見你的邏輯是錯誤的。
你的邏輯錯了,結論當然也就荒謬了。比如你的"借口"一說根本就是無視文中最後一段對辯護對象的規範和說明的臆想。如果你有從結果到原因的回朔能力的話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
解決方案,應當說文中已經給出了,不過既然你的邏輯連小三現象都可以否認,那麽哪裏還可以看見什麽方案?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如果婚姻的契約是每三年自動作廢,也就無所謂小二小三了。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好一篇小三辯護,那些妓女並入小三隊伍也挺在理,小三從本質上就是妓女的思維,人盡可夫,婚姻外沒有男人了,有錢有勢的大部分都結婚了。
少年老成 發表評論於
對方沒錢沒勢,,啥都不顧,拋家棄子可以說為了真愛,如今一個網上的影子,沒什麽感情基礎,卻突然產生純粹強烈的愛情,可以拋家棄子,禿子頭上的虱子。。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都是婚姻的錯啊!沒有婚姻哪裏來的小三兒。
iask 發表評論於
追求幸福的權利當然有,離了婚先。不過離了婚也就不存在什麽婚外戀小三了。可見您洋洋灑灑一篇卻缺乏基本前提,也並非為了真愛或家庭感情破裂找解決方案,而不過是在替吃著鍋裏看著碗裏的人和垂涎別人配偶財產的人找借口而已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