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第九個寡婦》的說明

浮生若夢 為歡幾何 踏實做事 有趣做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來家壇時間不長,總體都很愉快,今天感覺不是很好,不吐不快,

與人為善,真誠待人,認真做事,說話說觀點力求有理有據靠譜,盡量不以惡意揣度人,不惹事,但遇事不躲避,絕不怕事,是我生活與上網的準則。

說一下來龍去脈:

今天在網上看到一段文字,覺得可以聊一聊,就發了貼,

結果看到一些讓我很不舒服的針對我的語言和評論,還看到兩位說以前私下對我的所謂的判斷(天哪),

我覺得網友觀點不同,一點都不奇怪,但是帶著有色眼鏡去評價一個人,

總是繃著一個鬥爭的弦去交流,交往,不是一個論壇該有的態度和氛圍。。

小說我以前也沒看過,今天看到這段文字,覺得值得思考,就轉了過來,

俺貼的:

鬼子抓起了全村的男人,讓女人認老公,沒人認的就是八路   
結果有八個女人認了八路回家,平時打他們的老公就被鬼子斃了,成了光榮的寡婦。隻有一個女的領了老公回家,結果也成了寡婦:當晚老公被八路斃了,她成了可恥的寡婦。
——嚴歌苓的小說《第九個寡婦》

---

在推特上看到的:

 

後來看到大家在討論,為了保險起見,去快速查一下,就到小說裏搜索這段文字,沒看到,以為是編的,就說明了一下。

再後來靜下心來,認真讀了第一章發現小說的確描述了這個故事。。。

小說的第一章

http://www.yuedu88.com/dijiugeguafu/13011.html

她們都是在44年夏天的那個夜晚開始守寡的。從此史屯就有了九個花樣年華的寡婦;最年長的也不過二十歲。最小的才十四,叫王葡萄。後來寡婦們有了稱號,叫作“英雄寡婦”,隻有葡萄除外。年年收麥收穀,村裏人都湊出五鬥十鬥送給英雄寡婦們,卻沒有葡萄的份兒。再後來,政府作大媒給年輕寡婦們尋上了好人家,葡萄還是自己焐自己的被窩,睡自己的素淨覺。

原來這貨是個中國人。村裏人不懂也有翻譯這行當,隻在心裏叫他“通翻鬼子話的”。翻過來的鬼子話大夥漸漸明白了:場子上這幾百人裏有十來個八路軍遊擊隊,他們是殺皇軍的凶手。人家皇軍好好在那裏架電話線,你就把人家給殺了。良民們能不能讓凶手逃過懲辦?不能夠!再往下聽,人們眼皮全耷拉下來,腿也發軟。鬼子要媳婦們認領自己的男人。

。。。

翻譯看出這漢子的手在年輕媳婦手裏掙了一下。但翻譯沒說什麽。這不是他的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一完快回洛城去。蔡琥珀把漢子領到場子南邊,眼一黑,頭栽在漢子的肩上。八個“老八”都給救下了。一個老婆兒往地啐了口唾沫。她媳婦認回個“老八”來,把她兒子留下當替死鬼,她恨不得馬上咒她死。

。。。

葡萄還差兩步就到男人們麵前了。她不走了,對著鐵腦說:“還不起來!”鐵腦飛快地抬頭,看她一眼。想看看葡萄和誰拿這麽衝的口氣說話。看看她和誰這麽親近,居然拿出和他鐵腦講話的惡聲氣來了。他發現葡萄盯的就是他。“叫你呢,鐵腦!”葡萄上前一步,扯起比她大三歲的鐵腦。

。。。

村裏人也都起來了,悄悄摸起衣服穿上,一邊叫狗閉嘴。狗今夜把喉嗓都叫破了。等狗漸漸靜下來,誰突然聽見哭聲。那哭聲聽上去半是女鬼半是幼狼,哭得人煙都絕了,四十個村鎮給哭成了千古荒野。人們慢慢往場院上圍攏,看見葡萄跪坐在那裏,身上,臂上全是暗色的血。月光斜著照過來,人們看清她腿上是頭臉不見的一俱人形。那兩槍把鐵腦的頭打崩了,成了他頂不願意做的倒瓤西瓜。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八路就每天偷偷摸摸殺兩個鬼子,又不敢站出來,反而讓百姓犧牲。這樣的情況不知有多少,不知道多死了多少百姓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以前看過,今天又重溫了一次。一聲歎息,真實,殘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