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要命的不是COVID19 而是自己

歲月,心情筆記,醫學知識,有我有你
打印 (被閱讀 次)

庚子年,注定不平靜。奇怪的是,有人在高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吧,這是嫌事情不夠多,還是嫌死得不夠快?人終須有敬畏之心,對於自然,對於生命,都要有所敬畏。不知敬畏者,妄言國事則誤國誤民;妄言醫藥則無異於謀財害命。妄言者雖可一時得勢,但不知自律終自取其辱,而且有損陰德。須知。世間萬物,自有內在法則,非人力可以改變。比如說,你現在無法擺脫地球的引力,你攻克不了癌症,你也不了解這個病毒如何要人命。免疫,更是每個人掛在嘴邊但又摸不著頭腦的東西。

免疫,本是人體正常生理功能之一。作為萬物進化的塔尖,人體具有與其它物種不同的獨特免疫係統和能力。這種免疫能力,賦予了人體強大的生命力,特別是抵禦外源致病微生物的入侵和清理對生命本身有致命威脅的變異細胞。但是,免疫也帶給了我們挑戰。首先,雖然免疫學研究獲得很多進展,目前人們對於免疫係統了解有限,特別是關於免疫細胞的進化以及免疫反應的調控。其次,免疫能力也帶給人類獨特的健康問題。免疫缺失和免疫過激都會帶來致命的健康危險。免疫缺失表現最典型的就是艾滋病毒感染導致的對免疫能力的破壞。對於缺乏足夠免疫能力的人群,任何繼發病毒細菌微生物感染都可能威脅到生命。如果發生免疫功能缺陷,大量的抗菌素和疫苗什麽的都會失去作用。免疫過激,最常見的是過敏和自身免疫疾病。自身免疫,也叫做自體免疫,指個體的免疫係統把自己的正常細胞當作而敵人而進行殺滅,造成很多健康問題。對於自身免疫,目前沒有有效治療手段,沒有特效藥。

人類免疫功能的進化,是對抗病原微生物的需要。可以說,威脅人類生存最大的問題,不是氣候變暖,不是饑荒,不是核戰,而是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萬物皆有生存之道,比如說人類具有動用科技手段殺滅微生物的能力,具有複雜的免疫係統對抗微生物入侵,但是並不能完全防範微生物的入侵。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微生物也在進化適應,尋找人體免疫係統的弱點,其常用方法包括偽裝變異欺騙利用等等,可謂無所不用。所有的生命都是以自身繁衍為目的,人與細菌病毒並無區別。比如說,艾滋病毒就感染利用人體T淋巴細胞,結核杆菌感染利用人體巨噬細胞,這些微生物把免疫細胞當成了靶子並劫持以後加以利用。跨物種傳染,也是病毒適應生存的一種表現。在某種程度,人類活動導致了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滅絕,也迫使原本寄生於野生動物的病毒微生物選擇新的宿主-人類。目前,肆虐全球的COVID-19,就是成功適應轉型,從感染野生動物跨越到感染人體的一個代表。

COVID-19轉型是如此成功,到目前為止人類找不到有效的應對。首先,該病毒感染力超強,說明人體免疫係統無法有效識別和應對這個病毒。病毒感染後,潛伏期長,說明免疫係統反應遲緩。反應遲緩有兩個可能原因,一個是人體缺乏可以有效識別病毒表麵特征蛋白的細胞受體。人體免疫細胞中,有一些細胞是專門識別外來入侵者,發現入侵者的蹤跡以後會發出信號。這個信號是免疫係統開始動員的開始。這些識別細胞每一個都有自己獨特的表麵受體,用於監控一種或幾種特別的病毒細菌入侵。所以說即使術免疫係統完好無損,在防止其他病毒細菌感染時表現良好,也可能因為監控監控識別缺乏針對特殊病毒的特殊受體而對於該病毒沒有反應。第二種可能,該病毒自身攜帶的某種化學物質,例如特殊脂蛋白糖蛋白,可以幹擾人體免疫係統的正常工作。也許,COVID-19就是一種流氓病毒,既可以逃避監控也可以幹擾人體免疫係統。

我們知道,有一部分被COVID-19感染的患者會出現高燒和呼吸困難,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重症患者。這些患者經常有生命危險,是治療和照顧的重點。那麽,出現高燒和呼吸困難,最終心髒和呼吸衰竭死亡的原因是什麽?是這個病毒釋放了一種毒素,引起人體中毒出現休克反應?不是。出現這個問題的最主要原因,不是病毒本身,而是免疫係統反應過激導致的自殺性效應。我們談到,人體免疫係統很複雜,談到免疫細胞監測到入侵者會發出信號。原因在於免疫係統的動員和作戰需要多個係統多種細胞的協調行動。這種協調的關鍵,就是諸多參與免疫反應的細胞釋放的化學信號。這些具有協調免疫細胞行動的化學信號有很多,統稱為細胞因子,包括白介素,幹擾素,細胞壞死因子等等。當人體監測到COVID-19病毒在人體大量繁殖,免疫係統會出現恐慌panic,大量各種細胞因子釋放到血液當中。這種現象,在醫學上被稱為“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這些細胞因子本身是協調免疫功能防止病毒入侵造成對人體的傷害,但是,當細胞因子風暴出現,免疫係統活性失去控製,開始攻擊人體重要器官,導致急性炎症。也就是說,免疫雖好,必須適當,免疫過激會導致生命出現危險。明白人體所有功能都需要協調平衡的重要性了嗎?明白打著“增強免疫力”旗號的各種騙子是如何圖財害命的了?

所以,目前對於COVID-19治療的一個關鍵,就是防止細胞因子風暴導致的生命威脅。常用的幹預有兩類:一種是用物理手段進行生命支持,靠自身調節度過難關;另一類是化學藥物,即服用或者注射可以壓製細胞因子風暴的藥物。用物理手段進行生命支持的手段包括降溫,吸氧和使用呼吸器和ECMO。而化學藥物包括多種具有抑製免疫功能的藥物,包括低劑量可的鬆類激素,針對某種細胞因子的單克隆抗體,以及因為川普而名揚天下的羥氯喹。目前,由於缺乏有效抗病毒藥物,很多研究的重點自然放在如何降低死亡,而防止細胞銀子風暴的危害就是其中一個被關注的重點。

這個問題之所以成為一個難題,不是因為醫學界不努力,更不是因為某些陰謀論鼓吹者宣稱的,是因為已經找到了有效藥物而大藥廠為了經濟利益故意不讓大家知道。說這種話的人不是別有用心就是缺乏常識。醫學研究的資金來源,主要是國家資助和私人捐款,醫藥公司經常有自己的研究團隊。這個研究領域如此龐大,消耗的資金如此之多,不要說一個藥廠,就是富裕如美國政府也控製不了。何況,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問題,哪個從事相關研究的單位不想首先獲得突破?實際上,所有能想到的可能有用的藥物都有人在研究,而因為效果不理想被淘汰被中斷的藥物也很多,羥氯喹隻是其中之一,並無特殊之處。

上次談到不要把羥氯喹問題政治化,有關爭論留給醫學界解決,因為目前醫學界確實無法達成共識,這種現象經常有。不料,這樣一篇文章觸動了某些人的神經,覺得我是什麽派的不是什麽派的,甚至就是惡毒無恥,斷了別人的生命。我覺得奇怪,你沒有醫學背景,也沒有常識嗎?你不是醫學專業的,這不是你的錯,但是用自己不是醫學專業為借口胡說八道就是錯了。羥氯喹可以有防止細胞因子風暴的作用,就可以濫用嗎?假設一個被感染的患者,沒有出現細胞因子風暴,你用了有用嗎?就是要用,什麽劑量,什麽時間,都要嚴密監控,怎麽可以想怎麽用就怎麽用?藥不對症就是毒藥,這個道理很難嗎?至於沒事吃點羥氯喹預防感染就更危險了。易感人群經常就是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羥氯喹可以壓製免疫,服用以後是容易被感染了還是更容易被感染了?醫學問題,留給醫學界去爭論去解決。作為普通人,不要拿自己當實驗品,更不要因為虛榮在網上出風頭拿別人當實驗品。

建議某些人,不要在網上浪費時間忽悠人。有閑空,找本生理解剖學和病理學看看。這樣雖然不能使你成為醫生,但是至少讓你有一個概念,知道生命有多麽複雜,自己有多麽無知。一個人,如果連這些醫學專業的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能力理解,就想坐在家裏在電腦上攻克醫學難關?逞口舌之快毫無用處。腳踏實地學點有用的知識不是更好?人要有所敬畏,對科學,對生命,對自然。

湯姆爺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看不懂你在說什麽乃(請原諒這是台灣話)。政治係畢業的?談醫學就算了吧。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很有道理,胡亂猜測專業醫學,把醫學政治化的人不是傻就是壞
guoke001 發表評論於
好 文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博主說的也是有premises的,那就是藥/病毒於人體的相互作用的確是如敘述的這樣。是否存在不是這樣的可能性?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博主說的也是有premises的,那就是藥/病毒於人體的相互作用的確是如敘述的這樣。是否存在不是這樣的可能性?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讚!
白手套 發表評論於
說的好
tobyd_媽媽07 發表評論於
好科普文章!謝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