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娘喝酒 喝高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個有風有雨的黑夜, 浪跡天涯的他與笑傲江湖的蘭娘, 酒館相遇, 老鄉見老鄉, 兩眼淚汪汪. 

他向蘭娘科普雞尾酒的調製. 雞尾酒為什麽叫雞尾酒? 200 多年前, 紐約州有一間用雞尾羽毛作裝飾的酒館, 有一天, 當各種酒都快賣完時, 幾位軍官進來喝酒, 一位聰明的女侍應, 將全部剩酒倒入一個容器裏, 並隨手用一根公雞羽毛將酒攪拌均勻, 軍官們品不出究竟是什麽酒, 她敷衍應付道: 雞尾酒唄!

蘭娘眨巴眨巴麗目: 怎麽我聽說, 雞尾酒是鬥雞時代, 向鬥贏了的剩下最多雞尾毛的公雞致敬的一種酒.

試探性地問蘭娘: 來杯紅粉佳人? 蘭娘說: 秀蘭鄧波兒吧. 他自己點了 DRY MATINI.

喝了有酒精的酒, 他結結巴巴: 等等等 ……
喝了無酒精的酒, 蘭娘朦朦朧朧: 不, 等, 不, 我講故事給你聽《心碎了無痕》.

從前有座橋, 橋的東端住著水秤座的梁雨, 橋的西端住著處女座的白燕.

梁雨說帶白燕去森林打獵,  白燕斷然拒絕: No. 決不傷害動物, 無論大黑熊或小麻雀. 
那, 很有紳士風度的梁雨和藹地說: 我們玩有文化的, 你知道 知書達禮 這個成語嗎?

白燕答: 知道, 就是僅知道書本上的知識是不夠的, 還要送禮. 梁雨說: 我送一本書給你.

紀實文學式的中篇小說, 記載了一個男人在風雲詭異的商海沉浮, 差點兒淹溺的故事.

看完才知道, 書的作者是梁雨自己, 真夠狠的, 白燕鑽進了梁雨設好的圈套.
白燕說: 想看《貼身保鏢》. 於是一起看, 零食是良品鋪子的雲南核桃, 飲料是 CORONA extra. 白燕將青檸放入酒瓶裏, Lime 與 Corona beer 絕配.

不知怎麽搞的, 追求完美的水秤座與處女座相遇, 擦出了火花.
後來, 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燕子她, 成了雨哥的寶貝兒.

誰等誰? 誰心碎了無痕? 誰的 “眼中寫滿故事, 臉上卻不見風霜”?
故事還沒講完, 酒館打烊了.

喝了酒的他, 頭重腳輕: 等一等 … 我煮燕窩你吃, 不醉不歸.
喝了酒的蘭娘, 目醉心醉: 不等不等 … 給你我的寫真照.
憑心而論, 聽酒後真言,  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聽芭蕉夜雨, 失眠的更不寐, 酣睡的夢更香.

推開世界的門, 憑膽量闖, 喝高了好上城頭; 憑眼睛看, 你方唱罷我登場; 憑腦袋想, 腦洞不大不小的明事理.

“酒後真言” 此話當真? Perhaps. “說故事的人, 都是故事裏的人”? Perhaps. 
手機小說能當真? 不能. 唯兒女情長, 假的真不了, 真的假不了.

故事無論講完沒講完, 酒逢知己千杯少;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不負相遇不負酒.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我們若永遠是小妹, 他們就永遠是小哥. "老男人" 於我, 是昵稱, 我從不年齡歧視.

是呀, 誰也別騙誰, 誰也別上誰的當, 無論男人, 女人, 年少的, 年老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舞台上, 可不就是粉墨你唱我和, 或, 廝殺兵刃相接的麽, 看戲不入戲就不要命 : ))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念舊情終不離,跟始亂終棄的境界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溝裏。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的人憔悴”,這話聽著還行,中年男人找機會減肚腩,健美身材,是好事兒。“...解帶”的話,不要再說了,總不能讓油膩男馮唐笑話了去。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今早偶家裏的老男人端出來提拉蜜蘇做早餐,又香又軟又嫩滑,涼涼地,還貼心地給兒子準備了沒咖啡因的那份。人家昨天一下班就折騰這個,放冰箱凍了一夜,這份心思,不誇不行。偶一邊舒心地吃點心,一邊在想熏鵝:確實沒吃過這東西,估計是熏大白鵝吧,像煙熏火腿?還是像煙熏三文魚?反正跟天鵝沒關係,焚琴煮鶴這樣煞風景的事,文學城裏應該沒人會喜歡。

老男人優點多多,不害人的時候,個個都是好樣的,難怪會討年輕姑娘歡心。魔都的金領男士,前幾年開始流行一種交遊方式,叫“三不主義”(上次回國,老同學給咱科普來著):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真誠,是老男人的必殺技,比柳下惠厲害多了。白領小資們趨之若鶩,“但求曾經擁有,不求天長日久”,這個話是騙人的,年輕姑娘要當心,特別是那個“不負責”。。。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此 “撕” 才要命。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大讚!下次換車整個SUV,現在路上瘋子太多。我家裏早就隻買SUV了。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周老大誤解俺的意思了。

俺的意思是,因為俺單車上已經坐了俺老婆,如果鈴蘭妹妹想坐俺的單車 (俺知道她是在坐開玩笑式地調情),俺就建議她去坐寶馬去。俺和俺老婆風雨人生路大半程了,怎能此時把她放下,載別人呢? :-)

俺一生就沒有顯過擺。當年在天朝,想顯但無擺可顯。現在在西方,無擺更不想顯擺。上班開車,俺隻開一豐田Corolla。象你一樣,開了十幾年,把一輛Corolla開進了車行後,再去弄一輛Corolla。熟門熟路不用捉摸新玩藝兒。美國老男人喜歡說,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
=========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2020-07-03 16:00:51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你著境界不行啊。象我,就喜歡我那開了十幾年的本田Pilot,隻是這些天不得已替親戚們溜溜奔馳。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你一介大老爺, 還會撒嬌了呢, 笑死我. 不去工作賺錢, 你養我嗎?

大哥好好說話時, 話兒像花兒一樣, 不是校花也成笑花; 不好好說話時, 笑裏藏刀, 針紮一樣的痛, 卻不知那根刺在哪兒, 討厭.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你著境界不行啊。象我,就喜歡我那開了十幾年的本田Pilot,隻是這些天不得已替親戚們溜溜奔馳。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俺花時間寫帖,無人回應,不好玩。:-)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2020-07-03 12:15:21
===============
俺們年輕在國內談戀愛時,所有女孩都沒有選擇,隻有自行車坐。俺後來看到俺的那個笑花也是坐男朋友的自行車,自行車騎得一扭一扭的。那是,姑娘們先坐後座,再坐大杠。後來有選擇了,有坐在“上麵”的和坐在“裏麵”的兩種交通工具,姑娘們當然要選擇可以坐在“裏麵”的。再後來姑娘們還可以選擇“大眾”和“寶馬”。至於在“寶馬”裏是笑還是哭,在自行車上是哭還是笑,當然還有很多其它的因素。不過拋開其它因素不談,坐在寶馬裏肯定比坐自行車上更舒服。

現在坐在同一輛自行車上,警察要上來幹涉了。

鈴蘭妹妹是一個迷妹,更是一個撩妹。:-)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天鵝在這個July 4th 的long weekend裏碼了這麽字,很辛苦。在這條線上很熱心很稱職,算是對博主工作的大力支持,就象當年陪閨蜜去相親,喝咖啡還自掏腰包。

一場小小的相親會上,來相親的“青年才俊”,隻看上了三個姑娘中的一個。他看上介紹人了,也表白了。如果看上來陪相親的姑娘的閨蜜,相信他也會大膽表白。:-)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蘭娘寧願坐單車哭, 也不願坐寶馬笑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湯姆爺爺' 的評論 : 湯爺好, 請試目看凶吧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大家的才華橫豎都溢滿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絲, 粉絲; 思, 思念, 都挺要命的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不靠譜的男人, 不要; 要哪個男人, 問自己的內心, 不要問麵子.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好多年前我還長住上海時候,有幸陪一校友閨蜜去相親。女主角大學剛剛畢業,涉外工作(上世紀90年代掙錢最多的都是涉外行業),相貌很不錯,可是恨嫁恨單身。介紹人是咱們的閨蜜,她跟男方並不熟,那是她小學同學的單位同事,見過幾次,印象很好,熱心做媒牽線給咱們共同的好朋友。我記得是外文翻譯,青年才俊,比女方大5-6歲吧,據說品行端正性格內向身世清白。女主角算頭次相親,非要拉著我作陪,又覺得咱們兩人白吃一個陌生男子,太沾人便宜了,不妥,願意見麵AA製。於是約了喝咖啡,在淮海路的一家新晉西式卡座小坐。聊得什麽?現在不記得了,反正不是聊外文,雖然在座的都算翻譯,但是文種不同。介紹人遲到二十分鍾,害咱們兩女生自說自話地跟一個陌生男人接了頭,場麵有點尷尬且搞笑。等介紹人出現,我無意中捕捉到男方一個刹那一亮的眼神,暗叫希奇。最後,果然是拆了帳,各付各的咖啡錢,像法國人一樣,姑娘們都保住了自己的麵子。然後就沒了下文,女主不響,我悄悄去問介紹人結果。那姑娘很喪氣,說這男人太差勁,回個話頭說看上了最遲到的那一個。最後到的,不是介紹人本人嘛?我說,那也好阿,反正你也單著。你做媒,不就是看重這人,覺得跟好友相配?介紹人堅決地搖頭:太不靠譜了,我跟他?教我怎麽還有臉見鶯鶯(就是相親的女主角)?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蘭花她娘,俺滴酒不沾。”“老男人”蹬著一輛破自行車,一邊回頭應著,一邊把鈴鐺打得當當響。:-):-)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19:39:40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銀色的月光將白樺林映得層次分明, 但聽, 噠, 噠噠, 噠噠 的馬蹄聲漸近, 一匹白馬的身影靠近, 劃破寧靜, 騎手是一位老男人, 我問他從哪兒來? 去哪兒? 他說睡不著, 去鎮上買酒. 隨之, 策馬疾馳而去

我朝他融入夜色的背影喊: 叫我一聲蘭娘, 陪你喝酒到天明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帶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可能是鳥人”。這回又來個騎白馬的老男人,難道會是個國王?醉醺醺兩眼迷朦的話倒有可能。

你們接著編,接著樂吧。哈哈哈。
湯姆爺爺 發表評論於
藍娘本來就是,東一點西一點, 點點撩人!不撩人還是藍娘,最精彩的是個“撩‘’,不把你等撩起來,實不為藍娘,不識撩者,要麽別入,要麽閉嘴。看了她的東西,招實讓人.....著實找不著詞兒形容,也罷,期待《胸小的 莫歧視胸大的》。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不在村裏在崗上。怎一個絲字就要命了?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銀色的月光將白樺林映得層次分明, 但聽, 噠, 噠噠, 噠噠 的馬蹄聲漸近, 一匹白馬的身影靠近, 劃破寧靜, 騎手是一位老男人, 我問他從哪兒來? 去哪兒? 他說睡不著, 去鎮上買酒. 隨之, 策馬疾馳而去

我朝他融入夜色的背影喊: 叫我一聲蘭娘, 陪你喝酒到天明!

==============================================================================

如無意外, 下一篇塗鴉將是 《胸小的 莫歧視胸大的》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18:19:25
================
Episode “蘭娘喝酒 喝高了”的演出快要結束了。在這一Episode中,由鈴蘭妹妹領銜主演,扮演的是
“蘭娘”。主演的演員有“湖上的野天鵝”,“周老大”,“酒後真言”,和“五穀不分 ”等。弱臂演“老男人”。

鈴蘭妹妹需不需要為下一Episode做一個幾句話的廣告?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老男人不少是老小孩, 這三個字, 難聽與否視乎說話的語氣, 例如, 有時候我會說 “討厭” 或 “油膩”, 但其實, 我不是真的覺得他討厭或油膩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老大別添亂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從中山一院的後門到我玩泥沙嘅地方隻須五分鍾” ----
是在竹絲村嗎? 要命嗬, 又見 “絲” 字 : ))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1. 你顯然沒吃過熏鵝;2.你既然是湖上的野天鵝,真有可能被癩蛤蟆吃了。LOL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你們可真會玩, fun 來 fun 去, 藕斷絲連, 冷落了俺一氣嗬成, 不乏神來之筆的手機小說.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12:19:03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咦。怎麽老有人愛跟癩蛤蟆看齊?一樣在田裏跳跳,中國男人中怎麽沒有雄心做青蛙王子的?自卑太過了罷。
==============
做一個溫馨的提示: 癩哈蟆雖然癩,但想吃的卻天鵝肉,其它肉不想吃。要證明自己是天鵝,最好的辦法是象鈴蘭妹妹一樣,上玉照。:-)

否則,費力燒腦寫字玩調情說曖昧,到頭來天邊飄來的卻是野鴨子,那多沒勁兒。:-) 俺作為一個老男人,但也隻為天鵝寬衣解帶,不,隻為天鵝說文解字。 :-)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咦。怎麽老有人愛跟癩蛤蟆看齊?一樣在田裏跳跳,中國男人中怎麽沒有雄心做青蛙王子的?自卑太過了罷。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非也!我老家的名菜熏鵝,最好下酒。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哎喲,姑娘原來是東山的大家閨秀!
寺貝通津小學可是東山少爺出沒的地方噢。
從中山一院的後門到我玩泥沙嘅地方隻須五分鍾。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10:04:25
——-
俺是“老男人”呀,你們不是“熟女人”嗎?“老男人”難聽,俺造了一個詞“熟女人”。它不難聽吧。如果它hurt你的feeling,我道歉。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好啦,沒跟您吵,別讓樓主操心啦。反正天鵝不下鍋,其它的,雞鴨魚肉扇貝黃鱔,隨您挑,沒有從一而終的限令啊,請自便。如果願意多下幾次鍋,隻要煮的好,天鵝也給您扇扇風。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妹妹別在意,我是隨口說啊。最近工作超負荷,找找笑話,樂一下而已。我們這邊天熱起來了,今年為了避病毒消耗了太多的閑暇,又出不了遠門,生活都過擰巴了。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我的母親從家裏走路去中山一院上班, 可見我生活的半徑一直繞著東山, 出國前時不時在新河浦區歎咖啡, 沒看見東山少爺, 西關小姐也隻存在於風情萬種的《三家巷》裏 ----
穿著碎花短衫和白夏布長褲的女孩,衣袂飄飄走在白麻石鋪就的巷子裏,那漆花的木屐,“踢裏踏拉”敲出一地細碎的聲音,淺淺的,脆脆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不要吵架, 乖.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四兩撥千斤, 深邃的文思, 優美的文辭, 瞬間角色轉換, 現在我是粉絲 :))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咦,您的話好難懂:誰是老男人?誰是熟女人?這裏是鈴蘭花的博客,水中一野物悠遊旁觀扇扇風,馬上就扇出一個故事來了:某個包子才剛表白,殷切懇求做粉絲,還沒下鍋呢,已經在鬧曖昧。這這這,變得也太快點。。。。。。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的野天鵝' 的評論 : 喝酒煮飯煮粉絲, 食之一碗, 飲之一杯, 欣然笑笑 …… 光陰荏苒, 若心靈似史詩般的壯哉美哉, 豈不是不負相遇不負酒麽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這也算仿舊照? 那可是我日常的便裝耶.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喲, 原來花槍可以耍得這麽有型的呀. 一比一打個平手, 樓下倆人都是厲害的角色 : ))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09:34:47
。。。。。。
幹嘛過把癮就想死呀!過癮之後還跳過了龍門,不是更好嗎?啥叫好粉絲:眼光要銳利,頭腦要清楚,挑準了同入鍋的葷菜就別三心二意,兩麵三刀。
============
什麽意思? 做粉絲還要求“從一而終”? 太過分了。象俺年輕的時候,拉過手親過嘴,俺就得對對方“負責”了? 或者說,俺就是你的“人”了? :-)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想用方塊字寫“曖昧”,那真不是件難事兒,說不定還很容易。:-)

都是老男人熟女人,不用刨根問底,本來就知根知底。:-) 俺雖然是“土包子”,雖然土得掉渣,但渣掉完以後,便是餡,便是肉,說不定還“吹盡黃沙始見金”呢。:-)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知不知道那句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自動帶入這話的主語?誰會願意呀!

再說了,鵝肉比較粗,煮熟了不如燒雞烤鴨香嫩,食客一般不喜。雞啊鴨啊,跟粉絲煮一起最入味,翻炒烹炸,全看大廚的手藝,文火熬越久越出彩,肉味都滲透進粉絲裏麵去了,這才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粉絲們都得到了升華。

幹嘛過把癮就想死呀!過癮之後還跳過了龍門,不是更好嗎?啥叫好粉絲:眼光要銳利,頭腦要清楚,挑準了同入鍋的葷菜就別三心二意,兩麵三刀。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姑娘這功課交得委實有點兒將就了,不過,雖然不象區桃,陳文婷倒是有點兒象你,讓我想起了與西關有關的倆字…… 。
功課交得如此神速,我感動到暈… 可惜的是,心靈的窗戶蒙上了陰影 :)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2020-07-01 17:25:23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2020-07-02 04:24:59
===========
有點殘忍,殘忍的後麵似乎還有那麽點兒曖昧。:-) 有人想做粉絲,你們卻要消費粉絲。也好,博主吃粉絲,粉絲吃扇貝。:-) 粉絲也願意和天鵝一道下鍋。:-) 粉絲活著的時候,想吃天鵝肉,那是夢想,可望而不可及。作為粉絲,和天鵝同釜而泣時,悲傷著並快樂著。雖然也有“豆在釜中泣”之悲,但又有和天鵝相擁喜極而泣的快樂,和“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一樣一樣感覺。:-)
湖上的野天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哈哈哈,粉絲就是拿來煮的,這個話有意思。本來我還在感歎: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在流年當中,常常得以煮粉絲,搖扇子,那也挺有意思,不算辜負哎。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好!這叫仿舊照。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周老大' 的評論 : 報告老大, 3 天前的照片, 你是不是穿越了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我找到一條黑裙褲, 一條青花瓷絲巾, 但一下子找不到木屐和大襟衫, 不想你久等, 將就拍了這一張近近照, 希望離你心目中的嶺南妺, 不至於相差十萬八千裏 : ))

周老大 發表評論於
這是哪個年代的照片啊?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我暈 ……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一篇博文裏的一段文,一句話,和一個留言能有靈光乍現和神光離合的效果就是好好的。:-)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nce-always' 的評論 : 好呀好呀, OA mm, 有機會, 一起寫小說, 男女主角一個學物理一個學醫, 一定可以寫得活色生香 : )) 不焦急, 慢慢來, 俺倆忙, 寫博但凡有壓力, 於我而言, 毫無意義.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謝謝. 好, 就這麽定了 : )

我寫博文純屬嬉鬧,遇上拘謹多禮的, 或站在道德製高點俯瞰眾生的, 我就一溜煙地跑了 : ))
我常常寫的 “貓行蟹步”, 就是用來形容探戈舞步的 .

我的律師是一位青年才俊, 他告訴我, 小學那會兒, 老師領著去參觀 Supreme Court, 老師問: What’s Law? 他望向透過天花板玻璃的藍天, 搶答: Law is transparent.
正好, 我喜歡一切透明的東西. 不瞞大哥, 我經常煮粉絲: 粉絲蒸扇貝, 蟮魚粉絲煲, 泰式涼拌粉絲 etc.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謝謝原大哥.

老了多好 “當我老了 眼眉低垂, 燈火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 你的消息, 這就是我心裏的歌”
中文字裏, “娘” 不一定是 Mother, “娃” 不一定是 baby 吧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穀不分' 的評論 : 這段留言好精彩, 令我靈光乍現, 謝謝. Btw, 你不放心又能咋滴 : ))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傳說中的芭蕉樹吧。葉大招展,奔放著擁抱美人了。
五穀不分 發表評論於
“雞尾酒是鬥雞時代, 向鬥贏了的剩下最多雞尾毛的公雞致敬的一種酒” ——— 更喜歡這個說法,公雞鬥的不剩幾根毛,這是多麽激烈,真切,多麽的生動活現啊。鬥贏了賞杯雞尾酒太應該了。

男人為了奪得心愛的女人都這麽拚了老命的鬥一下該多好!別什麽一杯酒下肚就把那傻白甜的虜了去,這也太沒勁了。還好不是那麽容易,得搭上拚搏的故事和文藝範的中篇小說。哥這下放心了,要是有個好雞尾酒般爭奪的故事就更完美了。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哎呀,蘭妹妹怎麽稱娘了,這都叫老了吧?芭蕉葉大梔子肥,謝謝美人美照。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妹妹才思敏捷 (不是恭維),文章寫的也是跳躍式。有時奔放,象探戈,偶爾也柔美地舒展,似那青雲蔽月,流風回雪。:-)

請鈴蘭妹妹收俺做您的一個粉絲吧。多一個也不多,少一個也不少。不過,俺網上讀文章不夠仔細,誰的都一樣。有時難免錯評差評。鑒於自己是老土,還會經常詞不達意,犯中學生寫作文的錯。請多多包涵。
Once-always 發表評論於
鈴蘭mm好故事,滿篇酒香,肯定醉倒一片,以後一起寫小說吧。喜歡這張正麵照,小小巧巧的臉,粉紅上衣黑長裙,婀娜多姿。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謝謝, “影後” 偶爾也回眸.

不知大哥的肝功能如何, 不敢邀酒, 也不知心腦腎是否足夠強壯, 暫不敢灌你迷魂湯 : ))

無論湯或酒, 我隻招呼惺惺相惜的朋友. 某日, 文城有人跟帖, 凜然大義地斥我虛偽, 從此, 也喜歡招待像我一樣虛偽的朋友了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哈瑞' 的評論 : 你有歧視胖妞的嫌疑 : ))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鈴蘭妹妹的正麵和背影一樣的美。謝謝賞臉。:-)

讀完文章,真有一種醉的感覺。是因為喝了蘭娘釀的酒,還是蘭姑奶奶熬的迷魂湯?:-)
哈瑞 發表評論於
蘭娘,酒莊老板娘,有點富態了哦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