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自由公知都愛嫖娼?

打印 (被閱讀 次)

每當某個大陸自由公知觸犯了中國的法律,民主教教徒們總會拿兩個萬能說辭說事兒。一是被嫖娼,二是大罵告密文化。其實這兩個說辭都是沒有道理的。首先我不相信嫖娼是中共對自由公知的莫須有栽贓。如今已經進入了世界媒體時代。光天化日之下,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據,中共斷然不會為了整一個自由公知而冒天下之不韙拿自己的信譽做抵押。得不償失不說,許章潤的影響力也沒有那麽大。

所以我認為,許章潤不是被嫖娼,而是真的嫖了娼。中國自由公知們既喜歡嫖娼又要保留住麵子。批判中共反而成為了保麵子的借口。誰讓咱們是中國男人呢。敢跟強權對著幹當然是光彩行為啦。相比之下,嫖娼罪無論如何也有點兒太丟麵子啦。就連最最自由至上的自由派公知也仍然感到吃不消。不過秦城監獄裏也可以聲色犬馬嘛。

自由公知其實不懂西方自由為何物。他們經常把西方自由等同於靈長類擁有N個性夥伴的自由。記得當年吾爾開希也曾經在天安門廣場上高聲疾呼,“民主就是人民當家作主。”如今看來,中國人所理解的民主,基本上是當猴王的本能被激活。

即便是自由民主在西方社會內部沒有達到邪教的程度。但是自從中國人接盤的那天起就已經成為了邪教。正因為自由公知沒有能力搞清楚自由民主是何物,所以才把自由民主當成了不證自明的上帝。

雖然把自由民主當成上帝本身也不一定構成邪教的級別。但是從新文化運動起,自由公知就開啟了徹底否定自己的文化的征程。如今的自由公知從否定自己的民族到恨自己的民族,甘願給西方人做帶路黨。則屬於典型的邪教行為。

理念一旦同政治相結合,便會成為一種邪教。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義和團,白蓮教,紅燈照,ISIS,法輪功,自由公知,海外民運,郭文貴。。。均無一例外地,或多或少地具有邪教的性質。我這篇所要指出的,是自由民主教的害人害己特征。

自由民主教的第一個受害群,是那些在網上積極反共反華的海外華人。尤其是年齡較長的海一代。他們浪費了大量時間精力和感情不說,最糟糕的,是民主教為他們的未來餘生規劃了一種生活方式,即在仇恨和憤怒中鬱鬱而終。

我知道他們會不服氣。“胡說!為自由民主而奮鬥是一種幸福,沒聽說過不自由毋寧死嗎?何來鬱鬱而終一說?”我的回答是,請不要自欺欺人。隻要中共一天不垮台,隻要中國一天社會沒有亂起來,你們便會多一天鬱悶。中國老百姓的日子過得越好,你們就越鬱悶。不敢否定這個事實吧?

自由民主教的第二個受害群是大陸的自由公知。許章潤似乎選錯了職業。他如果選擇說評書,我相信肯定能壓倒劉蘭芳或者單田芳。看了幾個許章潤的視頻,發現他蠻可愛的。尤其是他有比較強的幽默感。相比之下,像方方,高曉鬆,崔永元等看著就讓人起煩。

但是可愛歸可愛,邪教歸邪教。大陸知識分子一旦著了自由民主教的道兒,就很難不成為受害者。到底該責怪誰呢?我認為沒有理由則怪中共。要怪也隻能怪自由公知自己太笨。自由民主理念從誕生到今天總共不到四百年。啟蒙運動說到底,不過是一群哲學家拍腦袋而已。與科學相比,哲學自我想象的成分居多。

這麽多的自由公知竟然成為了自由民主教的堅定教徒,在我看來是毫無道理的。即便是六四那會兒有些道理,如今隨著中國的崛起以及美國的衰落,自由公知也該考慮去一點感性多一點理性的時候了。否則知識分子的稱號真的是大有問題的。

另外一個事實是,中國隻會越來越強大。激進民主教教徒們是不可能看到中共的垮台的那一天的。另外,在未來的中美軍備競賽中,美國將會被中國拖垮,而不是美國拖垮中國。道理很簡單。中國隻需用美國供養上千個海外軍事基地的經費數額的一半來發展自己的武器,就可以拖垮美國。

因為中國的軍事戰略是被動防禦而不是主動進攻。西方民主教徒越是咄咄逼人,蠻不講理,中國人的警覺性就會越高,發展武器的速度就會越快。這就是國際關係的正義準則。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ong_min' 的評論 :

反共老海黃的邏輯通通都一樣。

嘎拉哈:為什麽自由公知不愛嫖娼?

反共老海黃:因為自由公知反共。凡是反共的,就不可能嫖娼。

嘎拉哈:為什麽凡是反共的就不可能嫖娼?

反共老海黃:因為這不符合俺的主觀願望。凡是俺不希望發生的東西,它就不可能發生。反之亦然。 凡是俺希望發生的,它就會必然會發生。

嘎拉哈:可以舉個例子嗎?

反共老海黃: 例子多的是。就說三峽大壩吧。俺希望三峽大壩潰壩,它就每年潰一次壩。

嘎拉哈: 俺信服口服,五體投地。
gong_min 發表評論於
你的整篇東西邏輯混亂,不知所雲.你的東西(不能稱作文章)標題"為什麽自由公知都愛嫖娼"就不成立,你的東西裏也找不出任何論據支持你的標題. 其實你的題目最好改為"為什麽共產黨的官員愛嫖娼".以下是論據:
1.它們有錢,貪汙受賄特別容易,在物質基礎上保障了嫖娼可行性.
2.它們有權,在製度上它們可以淩駕在法律之上,黨掌管政法委,不用擔心負法律責任.放心大膽的嫖.
3.它們比一般人人性更黑暗,否則無法在中共官場走得更遠.

你應該好好組織一下你的槳糊腦子.不要再拿出這丟人的東西,你的主子裏應該還有些有理智的人看了你的玩意,你需要擔心你的前途.
畢凡 發表評論於
1. 你親愛的黨媽的腐敗程度,你黨媽的頭頭都說到了“亡黨亡國”的地步,別跟你黨媽唱反調

2. 你親愛的黨媽中高官厚祿顯貴們多少人送他們的兒女小三兒,小四兒,小...到你如此痛恨的美國,你黨媽的頭頭的女兒到美國留學

3. 你親愛的黨媽49年後幫助過世界上哪一個國家過上了好日子?美國是多少?

4. 你親愛的黨媽49年後,從高饒開始,到薄熙來周永康,內鬥何曾停止過?美國政府同期“打倒”過幾個?

等等等等,不勝枚舉。

你腦子的溝回被洗平了後的後遺症是視而不見這些簡單的事實。
月生日 發表評論於
在四川嫖娼,到北京家裏抓人,這個隻能“嗬嗬”了。下次最好抓現行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許章潤的《市民社會與私法精神》,基本上代表了他對西方司法精神的“照貓畫虎“的最高境界。很不幸,畫虎不成反犬類,幾乎是所有中國自由公知共同特征。

例如,培根和洛克都認為私有財產權和個人私利是推動公共社會文明的重要力量。但是在資本主義體製下,培根和洛克的思想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自我想象而已。今天美國的社會衝突的本質,其實就是對洛克的否定。首先,在市場經濟之下,財產等同於資本。隻要百分之一的人擁有了百分隻九十九的財富,那麽少數人也就自動擁有了多數人財產。當然我不否定有人會選擇手抱一隻步槍,死死守護自己的財產,並且聲稱,我寧願餓死也不出賣財產。我的回答是,"You don't get it, fucker!"

其次,像政府搶奪私人財產這類假想事件,不僅在美國是空穴來風。在絕大多數國家同樣是空穴來風。反共老海黃不具備最起碼的邏輯思維能力。他們隔著太平洋天天假想。例如他們認為中共拆遷是私有財產被剝奪的例子。其實整個搞擰了狀況。跟西方資本家一樣,中共同樣是用非常合理的價格來收購的而不是強搶的。價格能否談攏,與不花錢的強搶完全是兩碼事。

最後一點,中國自由公知從來不具備對西方哲學家反思的勇氣和智商。許章潤是典型例子。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enway' 的評論 :

【不隻是公知,幾乎所有被打倒的黨內黨外的人都有“生活作風“問題。】

---- 無論如何,與中共愛嫖娼相比,自由公知愛嫖娼多了一條理由。也就是超自由。按照自由公知對西方自由的理解,嫖娼應當是個好東西。這也是我這篇博文的中心思想。

中國不可以搞民主,因為它是一個猴子版。例如,必須要有足夠的中國女人被迫選擇以娼妓為職業才行。
senway 發表評論於
不隻是公知,幾乎所有被打倒的黨內黨外的人都有“生活作風“問題。有一天如果習垮台了,給他加的罪名肯定也會有這麽一條。
triStar 發表評論於
看頭像(毛楊劇照)原來是馬列毛教的信徒。沒啥意思了。做夢都想五星紅旗插上美利堅呢。估計可憐,也隻能做做夢了。LOL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就奇了怪了,嫖娼犯法,養情婦就不犯法,不都是花錢買性嗎,不都是你情我願嗎?那麽多大大小小的官員養情婦,當然他們就不必再去嫖娼了。老百姓養不起情婦,去嫖個娼倒成了犯法。至於許教授嫖沒嫖娼,黨說你嫖了,你就嫖了。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對不起,我不是在罵你。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性解放是思想自由的一個不可少的內容】

----- 很多學者都認為人類的最小倫理單位是家庭。其實是性夥伴。即兩個人是社會的最小單位。因此,中國民主派,包括自由公知們所向往的個人自由,是缺少起碼的道德基礎的。因為他們的自由隻有自己。這也是為什麽我堅決反對中國搞西方自由的原因。中國一旦實現了民主,很多男人將會立碼變成猴子。找個樹杈就能性交。

中國做娼妓的女人社會地位十分低下的。但凡地有個像樣的職業,她們也不會主動選擇做娼妓。一幫猴子大談特談自由民主,我呸!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hhhh' 的評論 :

【你的“沒有道理”的原因不是證據,而是“我不相信”。 邏輯真是讚。】

--- 為您學會了兩個高詞兒點讚。一個是證據,一個是邏輯。
ahhhh 發表評論於
你的“沒有道理”的原因不是證據,而是“我不相信”。 邏輯真是讚。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讀了許章潤的大作:《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發現與方方日記其實沒啥區別。

中國大學的人文科學都應當關門大吉才對。不為別的,我心疼學生的學費。花錢買愚蠢實在太不值。許讀章潤的文章感覺像聽一個精神病人在抱怨自己的醫生。以前隻以為明恩甫對中國人的評價隻適用於老百姓。原來對清華教授也同樣適用。正如明恩甫所言,心智混亂。許文第二個特點是,整篇文章貫穿著一個核心,把西方自由民主當成聖經。

缺少最基本的邏輯思維訓練,也許的確是中國文科生的一個普遍短板。隨心所欲地自我想象,隨意引申,無限歸納。結論最終必然是無懈可擊的。因為邏輯上已經達到了全真命題。

其實中國人的弱智是帶有普遍性的。隻需看看油管上的那些反共反華自媒體,有一個例外嗎?
半島人 發表評論於
Wiki 創辦人阿桑奇在瑞典與美女一夜情之後,還想再來第二次,結果被美女告上法庭。這不是嫖娼,不是強奸,但真相如何無人得知,就因為這是阿桑奇。
munchenxx 發表評論於
順我者昌,逆我者被嫖娼。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巍巍太行' 的評論 :

【同意作者判斷:許章潤教授嫖娼的可能性比較大,鄭三嫖開始也是極力否認嫖娼,後來錄像都放出來了!】

---- 我看了幾個許章潤的視頻。僅憑他對自由至上主義的理解,他不嫖娼才怪。許章潤對自由至上主義的理解,要比米爾頓-弗裏德曼,哈耶克,亞當斯密還要激進的多。例如按照他對市民社會的解讀,避免人人嫖娼社會的一個最佳辦法是鼓勵人人嫖娼。可不是嘛,當所有的男人都進了秦城監獄之後,於是就實現了“天下無娼”社會。許章潤先給中國男人帶了個頭。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人類自由,性自由是首先要滿足的,因為屬於本能,如果沒有這個過程,談不上有真正的自由。】

---- 這是廢話。如今全世界有二百多個國家。禁止一切性關係,包括禁止結婚和嫖娼的國家幾乎不存在。如果以中國體製不能讓男人獲得性滿足為由推翻中共那就更荒唐了。首先沒有證據現實,自由民主國家的男人,要比中國大陸的男人有更多的性滿足。其次性滿足這個玩意是沒有上限的。不僅老婆滿足不了,娼妓同樣也滿足不了。假如全中國隻有一個最能讓男人性滿足的西施,那麽按照中國人所理解的自由至上主義,那麽所有男人應當擁有獲得西施滿足的權利。

國會的投票結果是,按照人人生而平等原則,賦予每個男公民與西施性交一分鍾的,不可剝奪的權利。


Peterlu8688 發表評論於
罵罵美國,本來也很正常,天下沒有一種製度,一個國家是完美的,不能批評的。如果覺得美國是完美無缺,肯定也是一種毛病。
不過如果有個人天天說一個國家一個地區不好,但是天天讚美另外一個國家,一個地區。卻死賴不走,隻能說這個人無比虛偽,或者是人格分裂,或者也可以俗一點說是犯賤。
說不定又或者是身負重任。
這就是我對這類人的看法。
一個人同時扮演兩種角色,以為可以遊刃有餘,左右逢源,殊不知很可能發展成為精神上的問題。
替補球迷 發表評論於
當局以涉嫌嫖娼抓個人,應該是有證據的,這年頭必定有當事人犯事的視頻。
海外民運和輪子立場,應該堅持就算許嫖娼,他的自由民主理念也應該支持,而不是張嘴就說他沒嫖娼,因為外人根本不了解案情。
至於為什麽不公布案情,嫖娼又不是啥重罪又不涉及公共安全,每個嫖娼案犯都公布案情,公安局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了麽?非要把當事人光著屁股啪啪啪的視頻公布與眾?從保護犯罪嫌疑人隱私出發,最好不公開案情,除非家屬瞎JB折騰。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吾思故吾在' 的評論 : 【依你的推論: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念一旦與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結合,便會成為一種邪教了?】

---- 關鍵是沒結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不是馬克思意義上的共產主義,也不是馬克思意義上的社會主義。也不是亞當斯密意義上的資本主義。中國的成功首先在放棄理論教條,堅持科學實證主義。科學比哲學更有力量。中國的優勢才剛剛開始。
巍巍太行 發表評論於
同意作者判斷:許章潤教授嫖娼的可能性比較大,鄭三嫖開始也是極力否認嫖娼,後來錄像都放出來了!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iuqiudou' 的評論 : 【什麽都是我認為!樓主這種人應該在國內,嚐嚐被黨員搶走財產的滋味!】

---- 聽您的口吻,不是中了法輪功的毒,就是中了郭螞蟻的毒。要麽是在政庇排隊中。雖然政庇撒謊是移民的需要。但久而久之,連自己都忘了是真是假了。

共產黨搶財產,是天底下最大的謊言。我所知道的情況正相反。絕大多數有房產和地產的老百姓都天天盼望著有一天被政府征用,或者被中共“搶”過去。因為這是發大財的一個機會。尤其是不少農民都在自己的地上蓋一座假房子。因為能到得更多的錢。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給自由公知每人發一本嫖娼證。勢在必行。】

---- 搞了半天,其實都是激素在鬧騰。可不是嘛。在所有動物當中,靈長類的性欲最強烈。正因為人類向往類人猿時代的性交方式,所以才會出於本能,對自由民主情有獨鍾。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自由公知如果沒有在性問題上自由,是不可能算是真正有自由理念的】

---- 按照您的意思,自由公知首先要做的,應當是呼籲政府為自己建立“嫖娼證”製度。而非自由民主製度。給自由公知每人發一本嫖娼證。勢在必行。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下麵這些留言進一步證明了俺的結論:反共老海黃會在仇恨和憤怒中鬱鬱而終。

自由民主的全部道理,是喚醒和激發靈長類的攻擊性和自私自利本能。越是喜歡自由民主的人,靈長類基因越活躍。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匪娼老鴇龜奴八大胡同天上人間正是北京中南醢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匪娼老鴇龜奴八大胡同天上人間正是北京中南醢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覺得作者就是愛嫖娼的惡,所以。。。。。。
sysyphe 發表評論於
公事公辦,遵循due processe of law。天朝不是法製國家嗎?證據呢?人證無證拿出來再說吧。
說你嫖你就嫖,不嫖也嫖!
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lina2013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常說要捉奸在床,才是證據。跑到人家裏去捉人,拿出嫖娼的罪名,是要惡心良知。
無恥之徒才能做得出的事情,得到博主的讚賞,可見博主的判斷力和公知力。
錦川 發表評論於
這作者低級紅?
習總大力倡導的“自由,民主,法製...”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被你批得一無是處?
Norstar 發表評論於
你的頭像不就是你自己的嫖娼圖嗎?
qiuqiudou 發表評論於
什麽都是我認為!樓主這種人應該在國內,嚐嚐被黨員搶走財產的滋味!多少黨員都是我認為,然後把別人的財產變成自己的財產!可惜樓主連這樣的資本都,隻能在這裏YY!
ccpnemesis 發表評論於
道理很簡單--因為你襠媽就是娼!
武勝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真嫖,得有信息披露才能取信。案子又不涉及國安機密什麽的,公開不難吧?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具體這件事上究竟什麽是真相是一回事,但自由公知如果沒有在性問題上自由,是不可能算是真正有自由理念的,看看魯迅魯爺就知道了。當然還要看出身,如果在當公知之前就已經經曆了性自由階段,自然也不需要這個過程。
人類自由,性自由是首先要滿足的,因為屬於本能,如果沒有這個過程,談不上有真正的自由。當然,性自由不意味一定就是濫交,而是追求一種與眾不同,最大限度滿足性心理和生理需求的性關係,並不排斥局限在固定的性對象之間,因此類似王小波李銀河這種夫妻關係和性觀念其實是很容易解釋和再正常不過的。
當然,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性對象,嫖娼就是一種彌補。
不是很多人有那種幸運能夠擁有自己隨心所欲但又不觸犯社會法律的性關係的。
性解放是思想自由的一個不可少的內容,古今中外思想大家,如果細究,哪個不是性解放先驅,尤其是不為當時社會道德認可的性關係和行為?哪怕是文藝複興時期,那些如今被看作是名畫的提香的裸女畫其實在當時是春宮,不僅是裸女,更在於畫中的內容給人的想象,很容易引起性刺激的。
人們說土豪現象,是人們突然有了錢後發生的,但對於出身富裕的人開講,就不會出現土豪現象,因為沒有這種心理需求。
思想自由也是同樣,突破思想禁錮後是一定會尋求不尋常性關係性行為的。但你要是出身類似賈寶玉,就不會看中這些,因為已經經曆過了。
cng 發表評論於
我不相信許嫖娼了。幾年前他在博客中記錄自己被確診了肝癌,結果後來發現是誤診。我感覺,在大喜大悲和生死攸關之際,他從必死而忽然得到了生的機會,有了一個重新審視人活一世的視角,其三觀必然有了很大的改變,這解釋了他這幾年思想的轉變。
檳榔冰狼 發表評論於
一個“我認為”,就可以巴拉巴拉扯出這麽一堆來。那我也認為一把,我認為,你是吃翔長大的。
憂國憂民一屁民 發表評論於
中國首先不要急於跟美國比,首先應改解決自己能不能長治久安,如何避免人亡政息的惡夢重演,其它都是過眼雲煙
魯鈍 發表評論於
許章潤生肝癌?說這話的人不懷好意。
sensei321 發表評論於
義和團紅燈照是反帝反封建。你竟然說是邪教,什麽立場?
想不開1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你愛給你的襠口交?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Another Wenxue City Fifty Center.
ztruth 發表評論於
腦殘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邪惡獨裁的土共,已經徹底暴露了。
自由世界現在完全認清楚其真麵目。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邪惡獨裁的土共,已經徹底暴露了。
自由世界現在完全認清楚其真麵目。
吾思故吾在 發表評論於
“ 理念一旦同政治相結合,便會成為一種邪教”,
依你的推論: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理念一旦與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結合,便會成為一種邪教了?
遠方道友 發表評論於
許章潤,一個肝癌患者,會去嫖娼。不知道得有多性亢奮。
西方即便有千種不好,自由了的人民也絕不會接受強大了的任何專製。
不要打算做強大的納粹。即便那時它已經橫掃歐洲,依然會失敗。記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總書記陳獨秀是真嫖了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