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閻麗夢的“羥氯喹陰謀論”

打印 (被閱讀 次)

有時候一個精神病提出的問題,的確能難倒全世界的科學家和哲學家。例如郭文貴就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麽中共領導人沒有一人感染COVID-19病毒?

答案終於出來了。原來中共領導人都在秘密地服用羥氯喹。按照閻麗夢博士的解釋,中共早就知道羥氯喹有效。但他們卻隻顧著自己偷偷地吃,而沒有把這一秘密告訴外人,包括八千萬普通黨員,中國的老百姓以及全世界。班農又接著補充到,如果中共把這一秘密早些告訴美國人。那麽美國就會少死成千上萬的人。所以必須對丫進行追責!

我今兒個就把話撂在這兒。如果有一天我被你們給樂死,我一定會對你們追責!

首先,“預防有效性”和“治療有效性”是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概念。郭大教主的意思,是指羥氯喹能有效預防COVID-19,而不是有效治療。並不是說中共官員有人得了COVID-19,但又因為偷偷服用羥氯喹而被治好了。而是指中共官員事先服用了羥氯喹而沒有被感染。 閻麗夢在如此簡單的概念上都會犯錯,還好意思繼續玩下去嗎?

閻麗夢一口咬定羥氯喹是治療COVID-19的一種非常有效的藥物。關於這個問題到底應當聽誰的呢?我認為應當以西方學術界的主流觀點為準。而不應當以諸如川普,郭文貴,班農,閻麗夢,路大腦袋等陰謀論鼓吹者為準。

關於羥氯喹的治療有效性,已經有很多相互矛盾的學術文章發表。例如亨利福特健康機構(Henry Ford Health System)根據2541個樣本顯示,給患者服用羥氯喹,可以將死亡率從26%降低到13%。

https://www.henryford.com/news/2020/07/hydro-treatment-study

關於羥氯喹的預防有效性方麵的文章非常少。因為做這樣的對照實驗是非常困難的。至今為止我隻發現了一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5w7FiDJe1g

根據對高度接觸COVID-19環境的的821個樣本的對照試驗結果,服用羥氯喹的感染率為11。8%,對照組的感染率為14。3%。因此不具顯著意義。除此之外,羥氯喹對心率波形具有顯著影響。

如今我越來越做實了愛因斯坦的這句話:”世界上有兩樣東西是無限的,一是宇宙,二是人類的愚蠢。“

我發現,“科學反共”的確是閻麗夢的首創。這一點應當給她credit. 在她之前,所有的反共都屬於價值反共。例如,義和團屬於價值反洋。中國自由公知屬於價值崇洋。西方民主教屬於價值反華。價值與科學的區別在於,價值是即無需證實也無需證偽的。換句話說,價值要麽是不證自明的。要麽是不證自偽的。相比之下,而科學卻是需要用證據來說話的。要麽用證據來證實,要麽用證據來證偽。

與科學反共相比,價值反共則更容易對付。就跟大英帝國無需在義和團身上浪費時間普及科學而隻需直接喀嚓的道理一樣,跟民主教的反共者同樣無需浪費時間。但是對於像閻麗夢這類“科學反共”的偽科學騙子,就必須在科學普及方麵浪費一些時間。

---- 正文完----

 

科學騙子閻麗夢終於徹底穿幫

 

羥氯喹對預防COVID-19感染的效性的一個對照試驗。

 閻麗夢“羥氯喹陰謀論”的視頻。

 

oceanblue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嘎拉哈論政' 的評論 : 你水平還不夠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ceanblue2' 的評論 : 【但是這個作者就是個大外宣五毛】--- 俺是大外宣副主任。
oceanblue2 發表評論於
閆說的不一定對,畢竟沒有實驗證實。但是這個作者就是個大外宣五毛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中共官員事先服用了羥氯喹而沒有被感染
=========================是的,如果原先有相信她的可能,這句愚蠢的話就很難再相信她了。作為科學家應以科學為本不要與政治掛鉤,否則的話會口是心非得精神分裂症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癡男隻在晚上做夢,民主教不僅白天做夢,而且還會在白天按照自己的期盼來編夢。隻需看一眼油管上的反共華人的視頻,有哪個不喜歡白日編夢的?】

---- 白日編夢的例子太多了,幾乎是鋪天蓋地。例如李克強要下台了,任誌強被整死了,中共高官有人要出逃了,武漢所又有四位專家攜帶證據來美國了,納瓦羅承認新聯邦了,班農又回到川普的團隊了。。。中國人喜歡白日編夢這一習慣隻能證明一件事,那就是IQ低到了某個臨界值以下。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不是有文說是武漢病毒所的, S女士的上司跑出來了麽? 說得活靈活現的, 什麽都沒回家, 就拿個包直奔機場。。。 吃瓜的還盼著天上來個雷把中國給炸翻了呢。 結果大變活人成了個這。。。】

----- 在您的這個評論中,我認為最有哲學意義的就是這個“盼”字。

例如,當一個癡男對一個女人愛到死去活來但同時又得不到手的時候,就容易把心理期盼,轉化為做夢。即經常做愛情得以實現的夢。同理,當滅共的願望無法實現時,民主教同樣也會把期盼轉化為夢。唯一的區別是,癡男隻在晚上做夢,民主教不僅白天做夢,而且還會在白天按照自己的期盼來編夢。隻需看一眼油管上的反共華人的視頻,有哪個不喜歡白日編夢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不是有文說是武漢病毒所的, S女士的上司跑出來了麽? 說得活靈活現的, 什麽都沒回家, 就拿個包直奔機場。。。 吃瓜的還盼著天上來個雷把中國給炸翻了呢。 結果大變活人成了個這。。。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文學城的反華,是無價值反華。如此推論,可否?】---- 價值也可以是毒品。要論最強烈的價值觀,ISIS肯定是世界第一。

海外反華人士的問題不是無價值,而是價值爆表,以至於連自己都忘了什麽是西方價值。真正的普世價值,假如真的存在,至少應當是與科學,和平,包容,理解等概念相兼容的。彭佩奧一夥人所代表的價值觀是一種偽西方價值觀。它是建立在消滅一部分人類的基礎上的價值觀。這一特征與希特勒,ISIS其實是相同的。最可悲的是反共反華的華人,他們正在幫助彭佩奧,希特勒,ISIS消滅自己的同袍。這類愚蠢傻逼,自從有人類以來就不曾有過先例,而卻今後也不會有來者。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ll-LM2020' 的評論 : 我敢保證,按照“你們實驗室”的邏輯,人們還可以在數以萬記的其他藥品當中發現類似的效果。關鍵是論文意義的“有效性”與普及應用意義的有效性是不同的概念。普及應用對“有效”二字擁有自己的標準。否則,對於任何一種新發現的傳染病,都能很快找到上千種“有效藥。”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antao' 的評論 : 【如果你覺得閆博士智商有問題 你先去打假一下她的博士學位和論文。否則 你就是真的弱智!】

--- 天底下最騙人的一類論文叫學位論文。例如,您可以在大街上隨便找一個本科生,讓他直接做一篇與本專業相關的博士論文。百分之九十都可以在六個月之內做出來一篇有模有樣的論文。如今的博士論文都已經商業化了。隻要花一筆錢,就可以買到高水平的論文寫手。

Liantao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覺得閆博士智商有問題 你先去打假一下她的博士學位和論文。否則 你就是真的弱智!
All-LM2020 發表評論於
羥氯奎從原理上講確實可能有用, 在很多實驗室 (包括我們自己實驗室)已經驗證這種藥物可以抑製細胞的內吞及外來物質在細胞內的轉運。 簡單說,氯奎的確可以改變人類細胞對於病毒的敏感性。 加上阿奇黴素的抗感染和鋅類物質的抗吸收,有效預防和治療早期新冠病毒感染不無道理。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的反華,是無價值反華。如此推論,可否?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顯然小學生郭文貴是把閻麗夢當成救命稻草了。例如郭文貴說過,“誰要是敢說閻麗夢的壞話我R他八倍祖宗。” 但是閻麗夢的科學素質幾乎為零。除了死記硬背幾個病毒學名詞之外,我並相信她真的具有獨立寫作科學論文的能力。即便是能寫出一篇,也肯定會讓西方科學家笑掉大牙。

所以,閻麗夢這顆救命稻草,隻能讓郭文貴沉的更快。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wedenbo' 的評論 : 【就是個女版王立強。知道她撒謊,但對己有用,就可以當補藥服用。】

---- 王立強的政庇技巧很具代表性。“王氏政庇法“的秘訣是“有困難要政庇,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政庇。閻麗夢有可能就是在模仿王立強。美國的政庇類移民,基本上屬於騙子的廢品收購站。

閻麗夢的政庇,就屬沒有困難也要創造困難的典型例子。例如中共不僅不知道閻麗夢是誰,而且根本就對她什麽都沒做。但是到了閻麗夢這裏,卻把自己來美國說成是神碼曆經險阻,數次險遭中共暗殺。。。真能胡扯不打草稿。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對西方的崇拜其實是非常盲目的。以羥氯喹為例。絕大多數中國人,尤其是以郭文貴閻麗夢為首的螞蟻幫的認知水平仍然停留在中藥的路子上。甚至動不動就把科學問題轉化為政治問題。】

---- 中國人對科學的理解,既非真正的還原主義,也非真正的綜合主義,而是一種樸素的經驗主義。例如,華人民主教一方麵骨子裏看不上中國的一切。但同時又是滿腦子的中式思維。以羥氯喹為例,例如他們普遍認為,羥氯喹都這麽明顯有效了,美國政府憑什麽仍然視而不見?這與殺人有什麽區別?

中國人的這種反科學思維,也表現在其他方麵。例如中藥和地震預測。隻要有效,不管機製如何都應當推廣。

例如在三次大地震之前,都發現了老鼠過街現象,於是偽民科們就會主張把老鼠過街當成官方的預報地震的正式方法。否則地震局的官員以及科學家們都應當抓起來。此乃無知無畏的典型例子。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平民2015' 的評論 : 【這女講得頭頭是道,可惜美國的醫學界沒人站出來證實一下。扶她的是郭大嘴和班農。好笑。】

---- 有必要借此機會普及一下西方科學哲學。首先,西方科學的哲學基礎是還原主義。還原主義簡單來說是把總體拆成零件。以羥氯喹是否有效為例。總體是指人的身體。零件是指具體的病毒,抗體,各種酶,以及肺,心髒,肝髒等。直到對羥氯喹的治療機理以及副作用等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前,美國官方一般不會正式向社會推薦服用羥氯喹或者去處方的。否則因為副作用所導致的其他疾病,官方未來有可能會遭到集體訴訟。
所以我不讚同把西方的法治精神絕對化。法治越是徹底,越會導致人人打官司,以及官方因為怕打官司而縮手縮腳。

中國人對西方的崇拜其實是非常盲目的。以羥氯喹為例。絕大多數中國人,尤其是以郭文貴閻麗夢為首的螞蟻幫的認知水平仍然停留在中藥的路子上。甚至動不動就把科學問題轉化為政治問題。 例如,閻麗夢已經開始在世衛組織內部抓特務了。論無知無畏, 閻麗夢跟當年義和團真的沒啥區別。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槍迷球迷' 的評論 : 【目前統計:認為早期有效:100%。認為後期有效:62%】

民意調查隻對價值觀有一定的意義。例如,您是否喜歡川普?您是否認為中共是魔鬼?但是對於科學問題,民意調查與現實的關係不大。例如在青銅器時代,百分之百的人都認為地球是平的。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閻麗夢的英語很有意思。我發現她不會發“L"音。例如把(lai)發成nai. 其實這是基因缺陷所致。她的輕度弱智是肯定的。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特別喜歡博主這句話: “如果有一天我被你們給樂死,我一定會對你們追責!”。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就是個女版王立強。知道她撒謊,但對己有用,就可以當補藥服用。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就是個女版王立強。知道她撒謊,但對己有用,就可以當補藥服用。
cece1007 發表評論於
我老公的醫生朋友說,確實有效啊,都不敢公開說而已,說了的結果就嗬嗬了。。。
北美平民2015 發表評論於
美國的醫學界乍沒人理她呢?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野山子美' 的評論 : 【也就是說,在那一次病毒的基礎上,又人為做了部分改進,從而形成現在的武漢病毒。改進的目的是“人傳人”】

---- 您的陰謀論版本,要比偽科學家閻麗夢更搞笑。您顯然是把製造COVID-19當成拚接項鏈了,就連項鏈的哪一段是負責“人傳人”的都能事先知道。
北美平民2015 發表評論於
這女講得頭頭是道,可惜美國的醫學界沒人站出來證實一下。扶她的是郭大嘴和班農。好笑。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這種事情一看就可以意識到是因為郭文貴的文化水平太低的原因,根本就弄不懂這類概念涉及的信譽度問題,與過去農村看見一個抗藥箱就覺得是神醫包治百病類似,見識少的緣故。】

---- 但凡心智正常,內心不算太邪惡的人,都不會用自己上億元財富打滅共水漂玩的。在這方麵,郭文貴屬於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玩到現在,郭水漂顯然已經窮兵黷武了。一個小學文盲竟然想到了科學反共。結果除了成為美國社會的一大笑柄之外,還能有其他嗎?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她所在的機構並不是直接涉及這些內容的,她也不是研究這些病毒的,因此至多也就是道聽途說的檔次,不是第一手資料這個概念需要承認吧?】

---- 越是單位的小混混,就喜歡拉大旗作虎皮。其實肚子裏有沒有真貨,一張嘴便知。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把顏麗夢的話翻譯成中文的人也有問題,閆說的是Sars covid 2,翻譯成中文就變成了中共病毒,這不是肆意曲解原意嗎?]

---- 打著反共的旗號反華,是海外華人民主教的標準化伎倆。例如對所有美國人的反華言論,在大紀元翻譯成中文時,都會畫蛇添足地在中國之後加上(中共)。直接串改英文的願意。在我看來,純屬欲蓋彌彰,此地無銀。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她所在的機構並不是直接涉及這些內容的,她也不是研究這些病毒的,因此至多也就是道聽途說的檔次,不是第一手資料這個概念需要承認吧?
這種事情一看就可以意識到是因為郭文貴的文化水平太低的原因,根本就弄不懂這類概念涉及的信譽度問題,與過去農村看見一個抗藥箱就覺得是神醫包治百病類似,見識少的緣故。
作為她個人來講,出來是依賴郭這種人,除了聽話做事情也沒有其他出路。這種人在海外這幾十年也不是隻有她一個,在美國的華人見識的太多了,從還沒結婚的福建偷渡的控訴不能生二胎開始(黃金海岸號那些活下來的就是以這個理由被移民局放了)。
山上白雲泉 發表評論於
副廳級以上的都發瑞德西韋。
山上白雲泉 發表評論於
副廳級以上的都發瑞德西韋。
魯鈍 發表評論於
把顏麗夢的話翻譯成中文的人也有問題,閆說的是Sars covid 2,翻譯成中文就變成了中共病毒,這不是肆意曲解原意嗎?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野山子美' 的評論 : 【閻麗夢隻要證明武漢病毒為什麽是人造的 ? 為什麽不會直接產生於自然? 就夠了。】

---- 跟喜歡陰謀論的人談邏輯純屬對猴兒彈琴,尤其是跟喜歡陰謀論的中國人講邏輯,更是難於上青天。

全世界成千上萬的病毒專家都在關注和研究這個問題。並且高度一致地認為COVID-19來自實驗室的人工製造是幾乎是不可能的。閻麗夢無知無畏自以為是,企圖僅憑間接的理論推導來推翻成千上萬專家的共識,這又任何可能呢?甭說理論推演了,就算閻麗夢真的能合成COVID-19,那也不能證明中共一定做過這件事兒。這類邏輯的荒唐,不亞於如果閻麗夢能用某一把刀子殺死一個人,就證明了中共也一定曾經用同樣的刀子殺死過人。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moon1962' 的評論 : 【別太高看這個女人了,就是一個憑這點姿色,被老鄉郭文貴搞出來臭臭土共,順帶騙吃騙喝討生活了,反正有任會養著這種人的】

---- 說的對。就像王朔小說裏說的那樣,別看人五人六的,其實仨瓜倆棗就能打發的主兒。這不,已經有人看出了名堂, 閻麗夢上鏡的衣服都是上千元的名牌。據說都是郭大頭給買的。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野山子美' 的評論 : 【中共槍杆子裏麵出了71年政權,年年剝奪你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該不該反 ?】

--- 就在五年前,我還是一個鐵杆反共民主派呢。所以,對於你對選票的那種神聖感覺,我屬於知己知彼。首先,中國的高樓大廈是用手,而不是用選票建起來的。第二,民主的真正意義在於政府多大程度上代表人民利益,而非選票這一空洞形式。第三,自由民主的具體內容有千千萬,選票和言論自由隻是其中之一。第三,自由的目的是為了心情舒暢,而非為了相互仇恨相互憤怒。如今美國的自由民主結果是人人相互指責,相互憤怒。這樣的選票民主不要更好。

這個話題很大。可以說上三天三夜。
海鷗在飛 發表評論於
這一口大碴子英語, 還不停地胡說八道, 臉皮真厚。 美國媒體也真爛, 專叮臭雞蛋
海鷗在飛 發表評論於
哪來的SB
美野山子美 發表評論於
閻麗夢隻要證明武漢病毒為什麽是人造的 ? 為什麽不會直接產生於自然? 就夠了。就能說明該病毒產生於黨軍武漢實驗室,與以前2018年曾上報存檔的病毒極為相似,也就是說,在那一次病毒的基礎上,又人為做了部分改進,從而形成現在的武漢病毒。改進的目的是“人傳人”,極其罪惡,違反相關國際法,所以拚命隱瞞,造假,掩蓋真相,以擺脫犯罪責任,擺脫承擔上百萬人死亡的責任,擺脫各國經濟遭受巨大損失的責任。 但是,全世界能繞得了你嗎 ?! 細思極恐 。。。!
美野山子美 發表評論於
一動就說閻麗夢“混吃混喝”,以為是個人就欠吃喝嗎? 老用餓死鬼的邏輯想別人,難不成你祖宗十八代都是要飯的 ?! 人家三十歲混到這個點上,是不是比你三十歲的時候強多了 ?! 冒著被滅口的風險,揭露中共政權人造病毒的真相,非常人所敢為之。
中共黨衛軍武漢實驗室原本計劃製造人造病毒為生化武器,不小心泄露或者故意泄露,都可成為拚命掩蓋真相的動機,害怕世界知道中共的邪惡目的。否則,有什麽不能邀請全世界病毒專家,共同實地調查,研討的呢?! 為什麽要拆除武漢海鮮市場,銷毀數據,篡改病毒序列,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一月23日封城期間,故意開放武漢至全世界的航班散播病毒,拒絕專家認真調查研究呢?!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價值反共隻需“無條件的恨”這一個理由就夠了。相比之下,科學反共的難度係數比較大。它需要兩步才能完成。第一步需要抬高羥氯喹的療效。即便閻博士不敢把羥氯喹吹成神藥,起碼也必須把它吹成“能拯救成千上萬美國人”的藥物。第二步是按照中共是撒旦的路子,證明中共必然會掩蓋神藥的療效。羥氯喹的療效越高,中共就越像撒旦。

但是很不幸,閻麗夢隻顧著妖魔化中共了,卻忘了治療療效與預防療效的區別。例如她的“能拯救成千上萬美國人”的一長串論證,都是在證明羥氯喹的治療效果,而非預防效果。但是中共官員因為偷偷服藥而沒有感染,是指預防療效。由此證明了閻麗夢科學素質極低,整個一腦子漿糊。
美野山子美 發表評論於
中共槍杆子裏麵出了71年政權,年年剝奪你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該不該反 ?! 連自己的憲法第34條規定的法律,連續71年禁止本國公民有選舉權,該不該反 ?! 但“人民代表”卻年年開兩會,怎麽來的?! 偽造的 ! 就是李克強,王毅都沒有見過選票什麽顏色,人民代表卻毫無羞恥地“代表人民”舉手表決。荒唐至極 ! 如此黑暗的中共政權該不該反 ?! 答案自己搞定吧 。
bluemoon1962 發表評論於
別太高看這個女人了,就是一個憑這點姿色,被老鄉郭文貴搞出來臭臭土共,順帶騙吃騙喝討生活了,反正有任會養著這種人的
skyapril 發表評論於
宣稱羥氯喹有效的人,你們和家人可以吃起來,向中共領導人學習,這樣就沒有一人感染COVID-19病毒啦。隻是請你們還是離大家遠一些。
skyapril 發表評論於
紐約醫院臨床觀察1449病人,發現hydroxychloroquine吃不吃對病人都沒區別,它並不能阻止病情加重。 研究發表在6/18號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

“In this observational study involving patients with Covid-19 who had been admitted to the hospital, hydroxychloroquine administration was not associated with either a greatly lowered or an increased risk of the composite end point of intubation or death.”

————————————————————————————
紐約在4月份的時候做了一個有1500病人參加的有關Hydroxychloroquine的study, 最後沒有媒體報道實驗結果, 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實驗結果和法國,中國等幾個國家的實驗結果一致,發現
Hydroxychloroquine和zinc合用可有效阻止病人從輕症發展成重症,但如果病人已經是重症了,那效果就不大了。美國的很多一線醫生每天都服用Hydroxychloroquine甚至一度造成該藥短缺不得不大量從印度進口。
美國患TDS的左棍, 為了discredit該藥, 專門設計了幾個小study把該藥用在重症病人身上或為了證明該藥有副作用把計量增加了6倍,連醫學權威雜誌《柳葉刀》都不能擺脫政治的幹擾, 被曝學術造假,不得不把一篇試圖用假數據來證明Hydroxychloroquine無效的文章撤稿。
淺水員2018 發表評論於
最惡心的有些人嘴上批此藥無用,背地裏自己天天在吃。他的命是命,別人都韭菜,不愧是厲害國培養出來的。
Hummingbird7 發表評論於
紐約在4月份的時候做了一個有1500病人參加的有關Hydroxychloroquine的study, 最後沒有媒體報道實驗結果, 知道為什麽嗎? 因為實驗結果和法國,中國等幾個國家的實驗結果一致,發現
Hydroxychloroquine和zinc合用可有效阻止病人從輕症發展成重症,但如果病人已經是重症了,那效果就不大了。美國的很多一線醫生每天都服用Hydroxychloroquine甚至一度造成該藥短缺不得不大量從印度進口。
美國患TDS的左棍, 為了discredit該藥, 專門設計了幾個小study把該藥用在重症病人身上或為了證明該藥有副作用把計量增加了6倍,連醫學權威雜誌《柳葉刀》都不能擺脫政治的幹擾, 被曝學術造假,不得不把一篇試圖用假數據來證明Hydroxychloroquine無效的文章撤稿。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有一個人相信閻麗夢就足夠了。嗬嗬
替補球迷 發表評論於
這個閻女到底想幹什麽?就為混個難民還是真跟中國有仇?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不可告人”是陰謀的關健。】 --- 美國的兩個著名陰謀論包括登月造假,以及911事件是聯邦政府自己製造的。您認為NASA和美國政府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什麽?
Zucker 發表評論於
感覺這個閻麗夢博士說的幾乎都不靠譜,沒準是有意派來攪局的。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嘎拉哈論政' 的評論 :
” -向您這樣死記定義是不行的”
那像這樣胡編亂造就行?
不過聽上去您學習應該不錯,要不然也不一定還記得死記硬背這詞。
BTW,被你的創意驚著了,那說法是上網查,屬現學現賣。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嘎拉哈論政' 的評論
”陰謀論與一個人的IQ成反比。一篇文章是否造假,應由評審者們說了算。而不應當由像您這樣的外行說了算”
我下麵貼子專門給了雜誌撒稿的信息還在這辨解。雜誌編輯也是外行?
若一個人思維不行又馬馬虎虎卻要爭辨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嗎?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公認的是陰謀論指人們對那種經常認定重大事件背後一定有不可告人之陰謀詭計的認知方式的概括。這裏的關鍵是”不可告人”。】

---- 向您這樣死記定義是不行的。陰謀論的關鍵是結論荒誕或者不真實。即”不可告人“的指控是錯的或者沒有根據的。並且是可以用事實,邏輯,動機或者常識來否定的。把不真實的東西當成真實就是自欺欺人。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剛剛看到您的觀點”我認為許章潤十有八九嫖了娼“】

----- 我其實還是蠻喜歡許章潤的。我說十有八九,這不還留了一分嗎?哪像民主教一分都不留。他們百分之百肯定許章潤沒有嫖娼。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造假發文章算不上陰謀嗎?至於為什麽口中喊著無效卻自己偷偷吃是不是陰謀的一部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你能保證這種有違常理的做法不是有什麽見不得人的陰謀在後麵?】

----- 陰謀論與一個人的IQ成反比。一篇文章是否造假,應由評審者們說了算。而不應當由像您這樣的外行說了算。偷偷吃的原因基本上是個麵子問題。在沒有被權威機構證實之前,沒人願意給別人落下一個反科學的印象。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剛剛看到您的觀點”我認為許章潤十有八九嫖了娼”.可能是誤解了恩維方式。估計多談也無益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網站 c19study.com 跟蹤全球羥氯喹有效性研究,羅列所有正反兩麵的論文。

目前統計:

認為早期有效:100%
認為後期有效:62%

當然,上述百分比僅供參考。 科學不能搞民主,不能靠投票。 隻要一票正確就可以否定所有的謬誤票。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對證據確實的陰謀不批判或刻意ignor,卻對無定論的事憑自己創造思維邏輯任意上綱上線,似乎有違常理或有不可告人...
Wtp003 發表評論於
”不可告人”是陰謀的關健。為什麽要發明創造對陰謀的新解就是仁者見人智者見智了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嘎拉哈論政' 的評論
”陰謀論的本質是自欺欺人”
這是你的發明創造吧?
公認的是陰謀論指人們對那種經常認定重大事件背後一定有不可告人之陰謀詭計的認知方式的概括。這裏的關鍵是”不可告人”。https://baike.baidu.com/item/陰謀論/155621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川大教主每星期服兩片權利羥氯喹。郭小教主命每天服一片羥氯喹外加一片青黴素。顯然都是為了防病而非為了治病。用治療的有效性來證明防病的有效性,是腦殘的最佳證明。

郭教主腦殘我不怪他。人家小學文化,又是幻想症患者嘛。最搞笑的是號稱全球第一的醫學博士竟然也是一腦子漿糊。實在是讓人跌破眼鏡。

我開始懷疑,到底是郭文貴給螞蟻設旁氏騙局?還是路大腦袋,閻麗夢等人在為郭文貴設龐氏騙局?
Wtp00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嘎拉哈論政' 的評論 :
你的思維是不是有點問題?造假發文章算不上陰謀嗎?至於為什麽口中喊著無效卻自己偷偷吃是不是陰謀的一部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你能保證這種有違常理的做法不是有什麽見不得人的陰謀在後麵?
嘎拉哈論政 2020-07-31 14:12:17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另外一個是起勁反對用氯喹的人自己(偷偷)用,諸如那個紐約卅長的兄弟CNN主播和CDC的頭Dr. Fracies】

---- 陰謀論的本質是自欺欺人。你的說法屬於陰謀論的翻版。有人偷偷服用,與服用者知道羥氯喹有效,以及羥氯喹本身是否有效是兩碼事。尤其是關於羥氯喹的防病效果。至今沒有任何證據。

lao-fei 發表評論於
Laren 發表評論於 2020-07-31 13:10:35
現在中西方,沒有一個有信譽的。一個騙子公司編造的文論,竟然發表在柳葉刀上,另一個公司把用量擴大6倍,來證明氯喹有毒,簡直就是笑話。反川都歇斯底裏了
======================================================
能說說用量擴大6倍都給誰吃了麽?隻有吃了才能證明中毒了啊。但是我覺得就是為了證明有毒,就給人吃6倍劑量的藥是不是有點,,,,,冒著人命關天的危險,那得有多大的誘惑才能這麽幹啊,否則要上斷頭台啊。
sensei321 發表評論於
療效應該參考國內的數據。誰都知道國內一度嚴格禁止喹啉外出。如果無效,為啥要禁止?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另外一個是起勁反對用氯喹的人自己(偷偷)用,諸如那個紐約卅長的兄弟CNN主播和CDC的頭Dr. Fracies】

---- 陰謀論的本質是自欺欺人。你的說法屬於陰謀論的翻版。有人偷偷服用,與服用者知道羥氯喹有效,以及羥氯喹本身是否有效是兩碼事。尤其是關於羥氯喹的防病效果。至今沒有任何證據。
Wtp003 發表評論於
看看為了反對如何造假
” Surgisphere scandal: Lancet still doesn’t get it”
https://statmodeling.stat.columbia.edu/2020/06/15/surgisphere-scandal-legacy-media-lancet-still-dont-get-it/

撒稿Lancet, NEJM Retract COVID-19 Studies After Surgisphere fallout. https://www.patientcareonline.com/view/lancet-nejm-retract-covid-19-studies-after-surgisphere-fallout

Wtp003 發表評論於
” Laren 發表評論於 2020-07-31 13:10:35
現在中西方,沒有一個有信譽的。一個騙子公司編造的文論,竟然發表在柳葉刀上,另一個公司把用量擴大6倍,來證明氯喹有毒,簡直就是笑話。反川都歇斯底裏了。”
+1
關於有效還是沒效結論可以說是似乎沒有定論但偏向有效(具體效果是什麽程度及如何給藥都不確定)。下麵二個事實二個有待驗證的事;
二個事實一個是上麵提到的為了反對用氯喹大規模作假發文章,另一個是世界上多國都在用氯喹。
二個有待驗證的事是一個有數據顯示用氯喹的國家死亡率明顯比不充許用的國家低,另外一個是起勁反對用氯喹的人自己(偷偷)用,諸如那個紐約卅長的兄弟CNN主播和CDC的頭Dr. Fracies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ren' 的評論 : 【現在中西方,沒有一個有信譽的。一個騙子公司編造的文論,竟然發表在柳葉刀上,另一個公司把用量擴大6倍,來證明氯喹有毒,簡直就是笑話。反川都歇斯底裏了。】

---- 假如讓您來當柳葉刀的主編,我敢保正,您會把雜誌的名字改為《義和團大片刀》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iger001' 的評論 : 【不管咋說,中國政府這一次壞了良心了,害慘了全世界。還特麽的笑話美國不會防疫。良心大大地壞了。造病毒禍害全世界】

---- 海外華人當中,義和團農民後代的比例有些偏高。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但是西方的幾個大規模隨機試驗並不支持中方對氯喹的結論。】

---- 鍾南山走的是中藥的路子。與西方醫學相比,中藥思維的確不夠嚴謹。
嘎拉哈論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所以閻麗夢的氯喹陰謀論不攻自破。 閻麗夢不僅指出中共領導人偷偷服用羥氯喹。同時還指責世衛組織幫著中共高官掩藏羥氯喹有效的真相。按照這一說法,世衛組織的官員們也應當在偷偷服用但不告訴別人。

就連編造陰謀論,中國人都能編出吉尼斯記錄的水平。 我真服了閻麗夢。
Laren 發表評論於
現在中西方,沒有一個有信譽的。一個騙子公司編造的文論,竟然發表在柳葉刀上,另一個公司把用量擴大6倍,來證明氯喹有毒,簡直就是笑話。反川都歇斯底裏了。
cng 發表評論於
羥氯喹在預防上無效,這個已經被RCT證實了,google這篇文章:
A Randomized Trial of Hydroxychloroquine as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for Covid-19

After high-risk or moderate-risk exposure to Covid-19, hydroxychloroquine did not prevent illness compatible with Covid-19 or confirmed infection when used as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within 4 days after exposure. (Funded by David Baszucki and Jan Ellison Baszucki and others; ClinicalTrials.gov number, NCT04308668. opens in new tab.)
tiger001 發表評論於
不管咋說,中國政府這一次壞了良心了,害慘了全世界。還特麽的笑話美國不會防疫。良心大大地壞了。造病毒禍害全世界
cng 發表評論於
但是西方的幾個大規模隨機試驗並不支持中方對氯喹的結論。
cng 發表評論於
中方早就說有效了,也不是什麽秘密。


鍾南山院士領銜專家組認為磷酸氯喹治療新冠肺炎具有療效


2月17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醫療救治工作進展情況。


鍾南山院士領銜專家組推薦,磷酸氯喹將擴大臨床適用

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在會上表示,北京、廣東和湖南幾省十餘家醫院聯合開展了磷酸氯喹治療新冠肺炎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評價。在臨床上,無論從重症化率、退熱現象還是肺部的影像好轉時間、病毒核酸的轉陰時間和轉陰率,以及縮短病程等一係列指標方麵,磷酸氯喹的用藥組優於對照組。舉一個例子,北京一位病人54歲發病第4天住進醫院,服藥一周後核酸轉陰,所有指標全部向好,達到解除隔離和出院標準。安全性方麵,100餘例的用藥患者中至今沒有發現和藥物相關的、明顯的嚴重不良反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