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童年 - 家屬院和孟花園

打印 (被閱讀 次)

回憶童年 - 家屬院和孟花園

 

?有具體老家的人是幸福的,我一直這麽認為。

 

這不是因為人在國外而生的漂泊感,而是我從小就沒有具體的家。從小長在家屬院,住的是公家的房子。這是公家的,不是你的家,” 這也是母親反反複複叮嚀的。

 

孟花園是父親的老家,他家的院子和房子據說因為室內是水泥地麵和通體的紅磚一度被譽為城南供銷社。因為在農村,供銷社的建築是宏觀壯麗的。

 

雖然零星去過幾次,但和母親及全家一起到孟花園隻有一次。那一次,我在有沙發上的堂屋裏盯著牆上的相框,裏麵有各種黑白的、上了色的美男俊女,一看就是一個成功大家庭。我盯著一張照片仔細看:我爸穿著白襯衫,一副典型大學生知識分子的樣子,坐在院子的凳子上,懷裏抱著一個如花的女孩,她紮著羊角翹辮子,胖嘟嘟的,穿著花裙子。

 

母親走過來,蔑視的哼了一下;你以為是你麽?” 其實母親一直小看了我。那時我雖然隻有六七歲,但當然知道那如花的小姑娘不是我,她是小革,二伯父的女兒。

 

大約母親是怕心存幻想,其實我從來不羨慕也不嫉妒不屬於我的東西或者人,比如小革那樣幸福地坐在她的叔叔腿上照照片。這點我倒像母親,可惜她從來不知道。

 

我盯著那張照片,僅僅出於好奇而已。在那幾個鏡框裏大約奶奶所有的後代都在,唯獨沒有我的媽媽和她的三個孩子們。

 

最後一次去孟花園是和雲南的遠房小堂兄,他說想去看看老家的模樣。那是在一個夏天的下午,見幾個女人在大門洞裏打麻將。見我倆站在門外,她們若不是二伯母在,也不認識我們,跟著慵懶地招呼兩聲,似乎連大門都沒讓進。

 

孟花園本來就是和我們倆都沒有任何關係的地方,這樣的路過式的結束,自然得不留一絲痕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