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麽一個奇怪的夢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打印 (被閱讀 次)

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辦公室裏眾人正埋頭苦幹,愛爾蘭裔老板David過來招呼大家:"Folks,"他指著身邊領來的一個陌生男子,用中文命令我們:"這是某某某,來,叫他舅舅,叫呀!"

我抬頭望去,此人既無玉樹臨風之貌,也無蓋世英雄氣派。莫名其妙的,就讓我們叫"舅舅",我愣在一邊,腦子轉不過彎來。

旁邊的Milan,一米九的塞爾維亞大個頭,那死沒出息的,第一個應聲怯怯地叫了出聲:"舅,嗯哼,舅舅!" 他一帶頭,立陶宛的Inga也跟了:"嗬嗬,舅舅!"於是一個接一個地,大家都叫了。而且,大家越叫越自如,越叫越當然了。

我火了,一拍桌子:"舅舅?! 你們也不睜眼瞅瞅,他像個哪門子的舅舅?! 今兒我偏不叫,切!"

這一氣,給氣醒了。咋做了這麽奇怪的夢呢?噢,關於舅舅,還有一段往事呢...

我有個姑婆,是我外公最小的妹妹。姑婆一直沒有孩子,到了中年以後,和丈夫合計,去領養了一個孩子。那年我在外婆家,遇到姑婆一家來訪,於是第一次見到了這個領養的孩子。

大人們拉著我的手,帶我來到姑婆麵前。姑婆旁邊站著一男孩,跟我一般大。眾人催我:"來,見見新舅舅,快,叫舅舅!"我定睛一看,此孩眉宇糾結,氣質萎靡,東張西望,六神無主。我眼一翻,嘴一撇,氣呼呼地說:"他算什麽舅舅,切!" 一把掙脫眾人,我扭頭跑了!

來年再去外婆家。我一旁玩耍,大人們閑聊,隻言片語隨風飄過耳畔:"那個小佬是有點問題的。姑姑很頭疼的,唉!當初思韻個小丫頭就不肯叫,嚷嚷道他算個什麽舅舅,哈哈哈,個小家夥眼睛嘎尖!"

一個夢帶出一段回憶。我可否得意自誇:無論是童年,還是成人,無論是現實,還是夢境,我的integrity始終如一?我看人,一眼望到裏頭去,然後,外麵的世界再忽悠,再催促,也撼動不了我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好久不見家女,問候全家好!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可愛的小思韻。哈哈。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哈哈,你再激,我依然沉靜。吵鬧的,熱血的,都不長久。具有永恒價值的東西,必是安靜的。安靜裏麵有“信心”,不懂了吧?:)遠離人類? 我打賭你耐不住寂寞。:)你的血還需要涼一涼,否則就跟你所反感的那一類是換湯不換藥的同類了。:)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我現在隻願,沉默的“大多數”依然是能夠堅守的“大多數”。》

我可以非常負責地告訴思韻,這世界上,沉默的“大多數”永遠是能夠堅守的“大多數”,而堅守什麽呢?堅守“沉默”??哈哈哈,嗬嗬嗬~~

另外,我已經搬家了,從火星搬到土星了,隻為遠離人類,遠離“沉默的大多數”~~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我的gut feeling總是和liberal格格不入,從出生到現在沒有改變過。咋,比你火星人更前瞻吧?:) 說實話,西方走到今天,可謂千裏之堤毀於蟻穴,我早就料到了。我現在隻願,沉默的“大多數”依然是能夠堅守的“大多數”。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這個混亂顛倒反智的時代”,是否可以比作6/70年代反戰運動時期出現的各種現象?“自由主義”(毒品/性)或“無政府主義”~~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親愛的,這個周末我不湊熱鬧了!身處這個混亂顛倒反智的時代,津津樂道自己小世界的歲月靜好,還是低調點吧!媽媽接來了,我們一家人守在一起,可以圈點記錄的幸福撒得遍地都是。我們盡量閉門,把世界關在外麵。不看新聞隻看落滿陽光的後院,生活依然是美好的。禾兒保重!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猜猜這個周末,思韻會發什麽題材的博文————會寫關於母親的故事吧。:-)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天涼好秋' 的評論 : 謝謝親!夏天就在拐角,咱們開心起來!不理煩人的事兒,讓它們自生自滅,哈哈哈!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剛讀到你這篇,有趣的夢!想不到思韻的溫柔裏還藏著如此的剛正不阿!大讚!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請查悄悄話,謝謝。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我到真想了解這些tips。
以前我對生命、永生等等用心很多,就忽略了生活的部分,現在覺得心也可以關注這方麵的事情了,為什麽不呢?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可是這關鍵時刻,卻嫌他缺少了種陽剛的gut。男人嘛,還是要有一顆brave heart”

上班族的男人們陷落在社會關係的框架裏。哪裏還有什麽陽剛之氣啊!賺錢養家供車供房基本上是像自宮了的種馬,中看不中用的。越是樣貌陽剛的心理落差估計越大。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小溪姐姐沒有責備我任性,還誇我獨立思考,開心煞了!給小溪姐姐一個大大的擁抱,祝周末愉快!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哈哈蓬萊閣,預祝周末快樂!這個大個子同事吧,是個特別溫柔的爸爸,有兩個青春的女兒。跟他一起工作,他也挺照顧人。可是這關鍵時刻,卻嫌他缺少了種陽剛的gut。男人嘛,還是要有一顆brave heart,就更完美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漸遠的光' 的評論 : 遠光也是敏感類,想象類的妹妹!同意你:人的形象一半是上天給的,一半是自己修的。到我們的年齡,應該有更多的敦厚,從容,舒展和灑脫,恰到好處地糅合在氣質中。大家共勉吧!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是的呀自由兄。這男女活成了冤家仇人,人間的風景就令人遺憾了。其實有許多tips, 掌握了之後,彼此相處會是愉快相長的。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從小就跟著自己感覺走的思韻妹妹,獨立思考,不人雲亦雲,讚一個!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還是思韻勇敢,那個“一米九的、死沒出息的”Milan真是笑死我了,他平時是不是這麽慫啊?

小學時我們班有個男生,塊頭兒很大,戰鬥力很差,隨便一個女生都能把他打得哇哇哭。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嘿嘿,咱冬日也有個性呢!其實我們本性原都是熱情型的,一旦喜歡了,敬重了,嘴也不是不會甜滴,是不?這一切都該發自肺腑,而無法強求,對吧?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七月姐,你的樣貌比Happy再落下幾個級別,也夠得上思韻眼裏的美女!姐,這篇真是逗笑文,沒有任何春秋筆法,隔山打牛的意思。我鄙視那種文風,不會去效仿的。如果真要挖出點意思,那大概是這兩天我讀丘吉爾讀多了,不由自主的,在夢裏跟法西斯幹上了!

姐常看錯人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好在姐有福氣,有個百科全書的姐夫,給你罩著。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讓園姐笑一笑我也好開心。那個現實裏的小舅舅別提了,後來越來越糟糕,直讓人懷疑:基因的缺陷是無法修正的。唉,可憐的姑婆!

夢裏的陌生人倒還平常。但是讓我們一幫半百中年的資深男女員工,去恭敬地叫他舅舅,太過分了,侮辱人嘛不是!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BW' 的評論 : 哎喲您真逗笑了我!當時在夢裏我真氣了,我氣惱的是: 麵對強權無理,大多數人還是選擇屈服。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葉子儂好乖啊!好像我倒是有點小脾氣的哈!我小辰光當學生時,坐在下麵,看到講台上的老師沒個師德尊嚴相,照樣鄙視他/她們!哈哈哈,可我喜歡咱葉子!
漸遠的光 發表評論於
關於人的相貌反映一個人的為人處世,今天還在給女兒說呢。告訴她要開心,不為沒發生的事煩惱。以後老了就麵善。一個處處與人為善的人,麵相一定是令人愉悅的。反之,如果是尖酸刻薄狠毒的人,麵相也會反映出來。完全同意思韻。
漸遠的光 發表評論於
是的呀!我小時喜歡想象。看了一本打仗的小說,結果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夢,好像把車變成房車,可以住可以打仗。另外一次停電,老爸講希臘棺材之謎,害得我晚上做夢,後麵煤場挖出一具具的屍體。嚇死我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禾兒,啥時候出新文啊?我好期待的。本來說好會耐心等待的,這會兒忍不住想催催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荔枝100' 的評論 : 絕不,荔枝。我可喜歡丘吉爾的“Never,never!"了,腰杆兒可不能彎,哈哈!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活得清楚,大有可觀。健康幸福的人生最後就應該是成功的分享和回憶,不是米兔的控訴。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親愛的禾兒,你總是那麽善解人意。我的經曆和你相仿,麵相帶來的第一感覺衝擊,多數情況都是準確的。有幾次,我試圖戰勝這種感覺,用最大的善意去解讀令我不舒服的人或事,讓自己博大包容。後來我發現,違背直感並不明智。直感是神聖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漸遠的光' 的評論 : 你的夢好恐怖啊!真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疏影淺斜' 的評論 : 真的呀疏影,跟居家有關啊?不過我真的是很享受這段在家工作的時光的。這次疫情會長遠地改變我們的生活。其中正麵的改變,就是居家工作將成為常態。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哈哈, 太好玩了, 可惜太短了,還沒讀過癮呢!我小時候很不配合大人的“叫人” 活動,老給我媽罵。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五湖兄所言極是:小孩子的直覺最準,因為他們的心還沒有被汙染和蒙蔽。我上周在沃爾瑪,一個baby,衝著我笑的啊,簡直是神奇。我心情大好。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哈哈,思韻親,隻要你來,我當然要見你啦!隻是擔心,“沒有玉樹臨風之貌,也無蓋世英雄氣派”的人不夠格當你的舅舅,那麽我的樣子是否能入你的法眼:) 轉念一想, 思韻不會是以貌取人的人啊。 這篇這樣寫,或許另有隱情?
昨晚睡前用iPad讀的,偷懶沒有寫字,整了個+1. 今早一看,你的回複還提到猥瑣。這這更讓我一頭霧水。
無論如何, 我相信我們思韻不會冤枉好人的。至於你從小到大能把人“一眼望到裏頭”, 姐隻有敬仰的份了, 因為我恰恰相反,經常判斷錯誤,而且屢錯屢犯,沒救。
周末到了,祝思韻和全家愉快安康。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菲,剛才光說被邊邊洗腦了,忘了“控訴”你!我最近被你洗腦得厲害。最顯著的,就是迷上丘吉爾了!他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腦海裏老是轟鳴著他那鏗鏘的“Never! Never!"看,我這不東施效顰,在夢裏享受了一把“彪悍的人生”麽!所以說夢奇怪吧,其實深挖,還是有線索有根源滴!:)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詩人,真的從外看到裏的。就說咱仨那次聚吧,你和寫寫的音容笑貌至今一直回放曆曆在目,不過你倆穿的啥衣,挎的啥包,我完全沒有在意。不是忘了,是當時也沒有在意。我總是被人的氣質抓住,而顧不上其他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哈哈墨墨好!外貌協會的影響,可能多少有一點。不過比單純的外貌,還攜帶了更加複雜的內涵。人的氣場,人的直感,是一言難盡的神秘豐富。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哈哈,笑死了。現實生活中的舅舅無法改變,而夢中的舅舅咋就不能夢得英俊一點兒呢?可惜思韻沒有接著夢下去,沒準能成就一部好劇本。

疏影妹妹,據解夢的說法,夢到蛇,夢到火啥的均是好兆頭。這條夢中的大白蛇是不是預示妹妹將會平順度過疫期,說不定呢。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自由兄,你的穿透力也是非比尋常啊!你總是說的特別到位。我也覺得我的“徹查”是做到家了。難怪那些日子鬧米兔時我就納悶,這世上哪來那麽多的米兔?現在我有點明白了:敢情是自己夠凶,見誰嫌棄誰汙糟,一臉的鄙夷,把米兔去呼哧跑了!哈哈,integrity,是上帝賜我最好的禮物!
HBW 發表評論於
邏輯上講您應該大喊一聲:外麵撿來的不是舅舅!能把同事們都從夢裏嚇跑。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七月姐,我哪天去阿拉斯加看北極光,你必須見我!哈哈哈!對了,姐姐去讀讀張抗抗的早期小說“北極光”就放心了:喜歡北極光的人不會猥瑣。姐放心,我們談得來的。:)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思韻太有亇性了,我小時候,大人叫我叫啥就叫啥,從不動腦子。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這個,我也有好幾個例子,可以證明。
荔枝100 發表評論於
哈哈,不對任何“舅舅”折腰!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思韻,親,我完完全全懂得你的意思。:-)思韻不是說要”玉樹臨風“,是要看上去“舒服順眼”。在麵相上,第一眼看上去讓人十分不舒服的,是會有在某些方麵有問題的,這個,我深信不疑。
漸遠的光 發表評論於
俺曾經在人質經常被砍頭的那段時間,做了一個自己被砍頭的夢,然後變成了鬼魂,放心不下孩子,在孩子頭上飄,看著他們,想起來不寒而栗。。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簡寧寧' 的評論 : 寧寧親愛的,別說你笑,我都笑了,怎麽會是“舅舅”的稱謂激發了我的“人格獨立之爭”?我猜吧,那個邊走邊看,邊邊網友,不是一直鼓吹“母係社會”嗎?我多少被這耳旁風刮的,潛意識裏麵把“舅舅”當作家族中最德高望重的權威象征了。既然是權威,沒有幹貨得以服人咋行?!反正我不跪!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姐,我也總是有夢。睡眠狀態下潛意識太活躍到底好還是不好,真就不得而知了。夢,究竟是什麽,哎呀一細想,覺得人類未知的,依然是太多太多。我們對自己,都整不明白啊!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迪,親愛的,怕莫呢?你我照片飛來飛去的,真見麵也不是“揭頭蓋”了。我覺得自己比照片更活潑,畢竟談吐,表情都是立體的,隻是打扮寒磣了點。相信你也是可愛的真人。咱退休了非得見麵不可!哈哈哈!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王妃啊,我堅信,一個內裏猥瑣的人,是擺不出來氣宇軒昂的場勢的。美,不僅僅是皮相,裏麵學問大著呢!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直吧,唐西?這可不是裝出來的,是真正的直!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馬哈魚' 的評論 : 哈哈,喜歡你的網名!我回味這個夢,意識到自己一輩子都不趨炎附勢,哪怕夢裏都有誌氣,也蠻自豪滴。:)
疏影淺斜 發表評論於
我在新聞裏看到心理學家說了居家禁足之時,夢多而且記得清楚是這個時期的典型症狀。我也是有親身體會的,曾十分清晰地夢見了一條全體通白的蛇!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人小時直覺強,而且有啥說啥,往往說出來的看法是真的。也打算寫一篇做的夢,與現實有關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馬哈魚' 的評論 : 哈哈哈。

記得小時候去北京,到了老爸的二姐家,讓我叫姑,我以為是哥,楞是不肯叫,心想,哪有叫女的哥的?在親戚裏麵成了個嘴最不甜的丫頭:)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以貌取人,哈哈!
— 然後再從外麵看到裏麵
好奇怪的夢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以貌取人,哈哈!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這個integrity, 就像徹查過的高級跑車,操控自如,所以跑的放心啊。。。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1 哈哈。^_^
簡寧寧 發表評論於
笑出聲來了。玉樹臨風的蓋世英雄大概就該被叫舅舅?這是一種什麽情愫?:)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我現在晚上幾乎每夜做夢,亂七八糟的,有些清晨醒來還記得一清二楚,有些覺得不可思議,有些又覺得有點邏輯,就像思韻妹妹這個夢,夢裏的你絕對真性情:)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天哪,思韻,這輩子不敢見你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要是氣宇軒昂,玉樹臨風的是否咱就叫了?嘿嘿!唯美主義的人格還適用於對舅舅的稱乎,思韻是唯一,讚一個,哈哈!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要是氣宇軒昂,玉樹臨風的是否咱就叫了?嘿嘿!唯美主義的人格還適用於對舅舅的稱乎,思韻是唯一,讚一個,哈哈!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夢中直人!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有誌氣!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