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哥們欺負時,丈夫選擇沉默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奶奶阿素愛她的兒子,不允許任何人利用她的兒子,毀壞他的聲譽。嬸嬸阿秀想掏空父親南方的錢包,甚至還想色誘南方毀掉他一生的清白。

南方有個習慣,每天晚飯後打著手電筒去相隔兩座屋的生產隊長阿三家坐坐閑聊,幾十年如一日,有人傳閑話說南方喜歡上了隊長的老婆。阿秀也相信這個緋聞,好幾個晚上,南方剛離開家,奶奶阿素就看見阿秀也出了門。阿素相信兒子不會做出格的事,但她擔心兒子會被阿秀陷害,黑燈瞎火的,在南方回家的路上,阿秀突然地抱住他並大聲叫喊,到時南方是掉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奶奶阿素跟在阿秀的後麵,她注意到阿秀隱藏在那棵楊梅樹下,阿素重重地咳嗽一聲,轉身就回家,不久阿秀也回來了。

嬸嬸阿秀為人處事的理念是“牛角不尖不過村”,她敢從外省來就說明她的角夠尖夠勇,她與人相處不會禮讓不願吃虧,處處樹敵。留下這樣的人終歸是個禍患,奶奶阿素有了趕走阿秀一家的想法。

那年臘月的一個早上,父親南方早飯後準備去上班,嬸子阿秀從上堂追到門口說:“哥,我家裏沒油炒菜了。”南方沒有回應就走了,這是他一貫的風格,默不作聲,但下班一定會給阿秀帶油回來。

奶奶阿素和隊長阿三正坐在下堂的客廳說話,這時阿素有意地提高語調冷嘲熱諷:“都說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有些人就是不自重,有手有腳,油鹽醬醋都要指靠人,臉皮也是夠厚的。”

“阿素嬸,端了她的鍋,趕走她。”隊長早就知道阿素嬸的意思,而且阿秀常話裏話外挖苦隊長的老婆,還煽風點火說他利用老婆吃軟飯,隊長早就想收拾阿秀了。

阿秀可不是省油的燈,她在門口聽到廳裏一唱一和的擠兌她,她立刻就炸了,手指著隊長吼他:“趕走我?想利用你老婆霸占我哥家更多的財產嗎?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全村人都知道,你的新家就是你算計我哥賣了我們家的木材建起來的,還以為自己特有本事,你就是一個卑鄙小人!”

阿秀的話戳到了隊長的陰暗處,他小小的身軀噌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這女人瘋了,阿素嬸,我幫你收拾她把她的鍋端了。”邊吼著走進阿秀家的廚房把她的大鐵鍋端到門外重重地扔到地上。

在鄉村端別人的鍋是很欺負人的行為,阿秀哭天喊地也沒有人幫她,與阿素為敵就是與全村人為敵。

春節前南方的妻子七妹跟兒子一家三口從省城回來過年,阿秀向大嫂七妹哭訴她的冤屈。七妹非常同情阿秀的處境,被婆婆指責謾罵幾句可以不計較,但被外人欺負絕對不可以,七妹要為阿秀討回公道。

隊長阿三是個蠻不講理的人,七妹不敢硬碰他。七妹口述叫讀高中的小女兒王齡執筆為阿三的兒子寫了一封信,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阿三插手別人家事不當的行為都寫清楚了,希望阿三外出打工還算有文化的兒子能勸導勸導他的父親向阿秀道歉。

春節後的初三上午七妹把信交給阿三的兒子,初四她又要跟著兒子去省城了。午飯前七妹正在廚房做飯,王齡和二姐、嫂子在天井邊洗菜,奶奶阿素坐在下廳的竹椅上剝大蒜子,父親南方跟孫子在門口玩耍,王齡的大哥王剛在房間看書。

隊長阿三氣勢洶洶地衝進家門,大聲地喊著:“七嫂!七嫂!”

七妹應聲從廚房出來,有心理準備知道來者不善。

阿三一見七妹就把信紙拍在她的臉上,“你胡說八道什麽呀!叫我兒子來教導他老子!說我欺負阿秀,沒有阿素嬸出聲,我敢嗎?阿素嬸,來,你來評評理!”好一個狡猾的阿三,拉出阿素做擋箭牌就占理了,說著還囂張地伸手去揪七妹的頭發,喊著要拉她浸屎缸。

在母親被人欺負的危難關頭王齡和二姐異口同聲地喝道:“住手!”並來到母親的身邊保護她。父親南方左右為難,幫了妻子就會得罪了母親和阿三,隻好像局外人一樣看著他的哥們欺負他的妻子,從始至終他沒有出聲。阿素深感內疚,事情因她而起,把一家人卷入矛盾之中,她勸阿三回去。王剛從房間出來拉住阿三,好聲好氣勸阻他,推他出門。

這突然的意外讓準備午飯的一家人沒有心思吃飯了,王剛躺在床上悲痛欲絕,他第一次看到了家庭中的矛盾和撕裂,奶奶、父親、母親都是他最親的人,他左右為難不能偏向任何一方。他恨自己是個有廉恥有理智的文化人,在母親被欺負時不能像普通村民一樣狠狠地揍阿三一頓。

南方的沉默讓七妹心寒,讓兒女傷心難過並產生了距離感。在無言的傷痛中一家人隨便吃了幾口飯,大哥王剛提早帶著母親黯然神傷地離家回省城。王齡看見了麵對外人的入侵,家人不是一條心,母親被外人欺辱,父親沉默以待,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支離破碎,送走母親和哥嫂後躲在房間裏獨自淚流。

上一篇:孝子又做了傻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gbigsell' 的評論 : 謝謝 ,你的點評非常中肯!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沒看其他相關文章,單就這一篇而言,七妹也是多事,不了解情況,人都不在老家,卻要管老家的事情。管好自己丈夫就得了,不要介入妯娌和婆婆的矛盾,最後又難以收場,最終影響自己家庭。

講得不好聽一點,這是一個自不量力,結果反遭羞辱,繼而影響夫妻感情的悲催故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好!謝謝閱讀和點評!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真不容易!家大人多,每個人的心思都不一樣,不好弄,還是一碗湯的距離比較好。不管怎麽說,父親還是應該保護母親七妹的,否則夫妻情分何在?那個阿三就是個混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閱讀點評!我也能理解王齡的爸爸,他是把孝道放第一的人,寧願得罪妻兒,也不能讓他的母親不舒服。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是的,之前這個家庭挺和諧的,長幼有序,自從阿秀來了之後就矛盾不斷。唉,相見容易相處難。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急死誰,我腦袋都炸了。可能我家人不多,人一多,我心頭就亂,人一吵吵我就受不了,必須離家出走。王齡家不容易,理解王齡爸爸:)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大家庭人多,矛盾也容易多,特別是有了像阿秀這樣的人。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唉,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呀,每個人都受製於自己的角色,能自我克製就很不錯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觸目驚心,看來嚇著菲兒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謝謝姐姐分享你的家史!在你的文裏我也知道了很多細節,知道解放前上海大街上的店鋪名很多出自你外公的手筆,姐姐來自令人羨慕的書香世家。
廣東話我隻會說和聽,不會寫。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一家人咋就成了這樣子。:((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觸目驚心,想到了電視劇《女人不哭》裏麵子君被賣到鄉下那段。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雖說我家是爺爺輩到上海,我爸和他的姐妹都出生在上海,但他們住的整條弄堂都是吃廣東菜說廣東話,祖籍是廣東的上海廣東人。家裏人稱呼都是阿什麽的,阿姑,阿姐,阿珠,阿康,阿弟的。原來我能聽懂廣東話,隻是識聽末識崗,來美後很久沒聽了,也聽木懂了,所以讀生活的連載,是在讀鄉裏的文,更親切的感覺。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謝謝來捧場!祝安好!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謝謝姐姐的閱讀和鼓勵!你前麵的幾個留言也看到了,因為有你這樣真誠的讀者,我知足了。讀你的文芳姐的文,我也是認真品讀的,甚至上海方言也不錯過,發現有些詞句的說法跟廣東話接近。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欣賞了,故事情節很動人。平安是福。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都是阿秀這個禍星,是東郭先生救下的凍僵的那條蛇。但願她以後受到懲罰。好看,跟讀中。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閱讀!歡迎大家點評父親、大哥麵對外人對自家女主人的欺負所持的立場和態度。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好看!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悲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