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塞羅那的最後一天

來源: 2022-05-06 10:43:3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5535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longlyrunner ] 在 2022-05-06 13:48:4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三月中,貓咪學校春假。一家三人在巴塞羅那聚首,浮光掠影八天,經曆有趣。高迪、畢加索或者達利的巴塞羅那,已經出現過諸多寫手的筆下,無需敷述。自己在巴塞羅那最後一天,可算造訪這座城市的切片。記錄下來,希望呈現給讀者一個不一樣的視角。

(1)早餐咖啡

又是周六。

公寓樓另一側,有個評分很高的咖啡館。店主是個帥氣的西班牙小夥兒。來這兒的第一天也是周六,清早和媽媽去過。小夥兒自稱不講英文(no hablo inglesh),正好用上了自己的二把刀西班牙文。嗬嗬,人家還真聽懂了,無外是問人家講不講英文。點了兩杯咖啡,加奶加糖。櫥架上可選不多,網上照片裏的各種精致點心都沒見到,問起,小夥兒西語講了一大通,自己一頭霧水。他隻好英文磕磕巴巴轉述,原來是抱歉昨晚貪玩兒沒有加班烘培,很多pastry和蛋糕都沒貨。我點了份cheese cake,很地道可口。 隻是沒試到特色點心,媽媽有些小遺憾。

巴塞幾日,已經練得像個熟客。明白穀歌地圖上的餐飲打分諸多水分。對這家咖啡,卻還情有獨鍾。是門口的寬葉芭蕉,還是店裏貼的各式塗鴉?還是那種局促狹窄座位中透著的親切,說不清。總之,想著貓咪還沒試過,這最後一天的早餐,三人決定再來試一次。

這次,店裏又多了位小妹幫手。人漂亮,英文也給力。點了特色酸奶還有蛋糕咖啡。 皆美味。店裏狹小,門口的門廊下都加了座位。坐了一對兒老兩口。看著門廊外淅淅瀝瀝的雨。麵前各自一杯咖啡。慢慢啜飲。並不在意陣陣冷風卷起的衣角。

店裏一側牆掛滿水彩畫片。有精致的,也有塗鴉。小妹英文好,本想問問她這店裏布置的講究來曆,無奈她要麽在忙著進出招呼客人,要麽隱在裏間準備吃喝。最後也沒來得及問。算是遺憾。

(2)卡塔洛尼亞博物館

咖啡館外便是公車站。公車直接開到山頂的卡塔洛尼亞博物館。

之前跑步來這裏看過外景。昨天下午,全家進來參觀,時間短沒有看完。今天來再補課。巴塞羅那博物館門票可以用兩天。對時間局促擠不出整塊時間的遊客,是個貼心的設計。

心目中,西班牙從沒在歐洲曆史的文化版圖中心。雖然也知道繪畫史上的西班牙古典畫派的威名,可總忽略背後的曆史變遷。好像天才就該橫空出世的那種感覺。也不覺是比肩意大利荷蘭和法國的文化重鎮。這次來,親見了高迪達利畢加索,驚豔之外,再看博物館裏關於西班牙豐富的繪畫繪畫曆史館藏,更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才知道西班牙早期繪畫,其實也極久遠與豐富的傳統。博物館收藏,按年代排放。好處,是能讓人清晰看清繪畫技術發展沿革的不同階段 —— 從早期祭壇畫的平麵呆板,到十三十四世紀由麵見體、人物表情漸趨豐滿,再到十六十七世紀走下基督教祭壇,開始了西班牙巴洛克時代那種無與倫比的精致嫻熟的技法,讓人歎為觀止!

線麵體之外,顏料也讓人關注。一千五百年多前的壁畫,依然色彩鮮豔明亮搶眼(圖一)。這,與歐洲多礦石顏料有關,也和顏料製作有關。十三四世紀油畫技法躍遷,便是和真正油彩顏料成型有關。喜歡繪畫曆史的,值得在這個博物館駐足流連一番。

(3)路上驚魂

出了博物館,趕去卡塔洛尼亞廣場(placa de catalunya)附近的診所,做返美的核酸測試。

卡塔洛尼亞廣場(placa de catalunya)該算巴塞羅那鬧市中心。周圍盡是各種品牌潮店。除了女兒貓咪和媽媽最愛的Zara之類,路北一側麵南的樓裏,還有背靠背的華為和蘋果專賣店。

廣場上人流如織熙熙攘攘。路邊有各種賣藝演奏與獻唱。有位中年女士,身型壯碩,可開口便是美聲女高音,嘹亮高亢。很遠都聽得真切。唱的,又都是大夥兒耳熟能詳喜聞樂見的歌劇名段兒,便引得路上一大票男女老少駐足。喜歡歌劇的媽媽和貓咪說這位大媽水平不俗。隻見她一首之後又接一首,也不休息。雖然高亢處轉折抑揚有些生硬的斷續缺了些流暢,總還是見識了一把好聲音。天上雖淅淅瀝瀝有些薄雨,聽眾人數依然不少。

一曲結束,等著紙盒裏放錢的貓咪回來,三個人過了馬路,走去天使之門步行商業街(Avinguda del Portal de l'Àngel)。24小時的核酸檢測就約在附近的診所。

雖是天氣陰沉薄雨不斷,大街上人頭攢動熙熙攘攘。

剛過馬路沒多久,覺得左側夾克口袋被什麽東西輕觸了一下。此時,背包挎在身前,貓咪和媽媽走在我右前方。左手下意識去摸,卻碰到了另一隻手。急回身,見身後一個黑衣年輕人迅速跑開,邊跑還邊回頭。跑過了馬路,他立住,回身看著我。我也定身看著他。很年輕,十幾二十出頭。瘦高,黑膚黑發大眼,絡腮胡子。分不清是印巴還是巴爾幹人。見我看他,他仿佛有些生澀與不好意思,笑了。牙齒雪白。然後,手裏比了個大拇指,舉在胸前衝我一比,便轉身消失在人流裏。

一切都很突然迅速。待前麵走著的貓咪和媽媽發覺回頭看時,我已經回身大步趕上了她們。

這,並非我們在巴塞羅那第一次遇險。之前發生在貓咪身上那次,場麵可大了。

那是三天前。三人剛剛看完畢加索博物館。又在館後一家很小很局促的小餐廳裏吃了頓美味的午餐。出了弄堂,上到公主街(carrer de la princesa)。 這條街很精致。不寬,兩邊鱗次櫛比全是各種咖啡小吃食品店。還都是門臉裝潢很高檔的那種。走在這種街上,讓人愉快放鬆。

正因如此,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還什麽都不知道。

開始,有個人從我們身後向前跑了過去。是個黑發黑須的男人,跑向馬路對麵。走在自己身後的貓咪小聲嘀咕了句,那人動了我的背包。。。

媽媽和我立刻停下身,貓咪解下她的帆布小背包。這個背包跟著貓咪可有年頭了。還是小時姥姥送的,不知為啥一直是貓咪的心頭好。雖然舊了,依然喜歡出門背著。裏麵放著自己水瓶啊毛玩具啊還有女生的小裝飾。如今大學生了,還是喜歡。

貓咪說背包拉鏈被人拉開了。我看了眼拉鏈。嗬嗬,那拉鏈的拉鎖已經脫落,被貓咪用個曲別針代替。貓咪立在路邊兒,匆匆摸索了一下裏麵的東西。水瓶,還有朋友送的一次成像的立可得相機。錢包她貼身放著,並不在包裏。查看一番,背包裏麵東西倒都在。

看看沒啥損失,鬆了口氣,趕緊收拾好情緒,準備趕路。 卻見前麵一輛摩托車衝上了人行道,對著我們直駛而來。又在我們身前戛然而止。車上,跳下兩個戴頭盔的藍衣男子。嘴裏還喊著什麽。其中一個,大步跑過馬路,跑進對麵剛才那個男人進入的店家。另一個,攔在我們身前,用口音很重的英語大聲對我們講。剛剛我們看見這裏發生了偷盜案件,你們先停下,需要配合我們。。。

這個突發情況,讓我們滿頭霧水的困惑,也有頭皮發麻的緊張。電影裏故事裏,各種仙人跳計中計的橋段映入腦海。 藍衣人衣袋裏取出對講機,開始嘰裏哇啦。趁他分神,我們三人簡單商量,決定離開這裏繼續趕路。沒丟東西,又是言語不通的異國他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最自然的想法。那藍衣人對講機說到一半,看我們要走,立刻上來攔住我們。我們是警察,你看,這是證件 —— 他掏出個塑料夾,打開。裏麵,是塊黃色銅皮。有些簡單花紋圖案。但作為徽章,真不算精致複雜,更談不上威風。但皮夾另一側,塑料膜內,能看見帶相片的證件。

這時,從大馬路上響著警笛快速轉過來四台警用摩托。車頂閃著藍色警燈,駛上了這側人行道停下。四個製服警察下來和藍衣男子打著招呼。看到了真警察,自己心裏石頭落了地。至少,知道這件事兒不會是個仙人跳。一會兒,那個黑發黑須男子被灰衣人扭著胳膊帶出了馬路對麵的商店。嘴裏罵罵咧咧。一個製服警察上去,反剪雙手把他拷了起來。

這時又有兩輛閃著藍色警燈的警車疾馳而來,也衝上了便道停住。其中一輛,下來的是個高個兒黑發的漂亮女警。

一下子聚集起來的警用摩托和警車,還有閃爍的警燈以及一群製服警察,讓不少對麵街上的行人停下圍觀。。。

我們三人站在這側,頗為尷尬,不過也徹底放了心。沒見過世麵的貓咪興奮不已。那個藍衣男子又走過來。他問了貓咪好多問題。無外是關於那人對她的包做了什麽、她發覺與否、有何損失、還有包中物品價值等等等等。 一旁,那個高個的漂亮女警站著,剪裁合體的警服、輪廓分明帥氣的臉,還有麵無表情與不苟言笑。貓咪覺得酷斃了!算到物品價值,犯了難。藍衣男子總在問,還有沒有值錢的,還有沒有?幸好有個立可得相機,又給貓咪的舊水瓶坐地起價。總算把總金額加到了150美金。他笑了。讓貓咪簽字畫押。

後來,我們才知道,巴塞羅那也和舊金山近似,有個一百歐豁免令。凡盜竊的總價值一百歐一下,不予追究。不過,好像這裏的偷盜隻要實施了就算的,不需得逞。

處理我們的案子,花了不少時間。圍觀的人逐漸散去。這時,有個姑娘走到旁邊一位警察麵前。聲帶哭腔。說剛剛發現自己的背包裏的錢包和護照都不見了。不知如何是好。那位警察叫去了女警。他們的對話若隱若現飄進耳裏。對姑娘的窘境,警察似乎並無良策。信用卡可以掛失,護照可以再補。不過,如何證明你是你自己呢?又如何麵對需要立刻繳納的旅館膳食交通一應開銷呢? 看著那女孩兒滿臉的焦急。我和貓咪與媽媽真的滿心同情。

這,也是個出門旅行教訓的實例。身上,隻用帶護照影印件。原件一定留在房間裏。房間畢竟比外麵安全多了。另外,房間裏至少要留一張有效信用卡。以備不時之需。

(4)四貓咖啡館

四貓咖啡館 (Els Quatre Gats),是個傳說。

作為文化地標,其曆史很短。1897年開業,6年後的1903年,便因經營不當歇業關張。隻是這短短六年裏,它成了以卡薩(Casas)以及羅梅烏(Romeu )等為主的當年現代派先鋒派畫家的聚集地。當然,這群人裏還有後來大紅大紫的畢加索,因此成名。

咖啡館短命,算是藝術家們下海開店的後果。當年開店的幾位聯合店主,包括卡薩、羅梅烏都是文青。取名四隻貓,據說有幾個原因。一個呢,是暗合羅梅烏當年在巴黎工作過的“黑貓酒吧”。那家黑貓,一直是巴黎藝術界聚會重鎮,直到1897年初倒閉。羅梅烏大約是帶著重振“黑貓咖啡館”藝術影響力的夢想回到巴塞羅那,期冀也能開了一家藝術家聚會的咖啡館。另一層意思,大概和中文裏小貓三兩隻一樣,沒敢指望顧客人流如織。

卡薩對這家店,也有傾心投入。專門畫了那幅著名的大畫“卡薩和羅梅烏騎雙人腳踏車”作為店內的裝修。如今,這幅畫原作已經移到了卡塔洛尼亞博物館。曆史上,也少不了提及這家咖啡館對於畢加索的影響與促進。確實,這家咖啡成立時,恰逢年輕的畢加索北漂在巴塞羅那。不過,那時的他還很年輕。既不是主流,也沒啥話語權。不過,他確實為四貓咖啡設計了菜單。也在這裏辦了第一個圈內的個展。算是得到了巴塞羅那先鋒藝術派的認可。


畢加索繪製的四貓菜單

四貓1903年關張後,作為藝術家咖啡館的曆史就此中斷。直到1989年,有心人才重新接管這所房子,按照原來的樣子裝修開張,重新盤活了“四貓咖啡”。

我們到的時候,正是午餐尾聲時間。門口依然排隊等著排號入座。前幾天,參觀了城裏的畢加索博物館還有遠郊的達利博物館。對巴塞羅那現代藝術的人傑地靈有了直接認識。不過,對於曆史,又是隔著百餘年後的斷了代的追尋,自己興趣一貫不大。三人走進四貓斜對麵的一家窄小的印尼餐廳。那裏是東南亞風味,女主人熱情,食物可口。

午餐完畢出來。貓咪和媽媽要去逛潮牌店。自己沒啥目的,想慢慢走回幾公裏外的公寓。

走出去幾步,想想不妨去看看四貓內部。據說裏麵擺出了很多早前裝潢的遺跡。

走進店裏,午餐的人流已退。其實外間還有座位。於是坐下,叫了杯咖啡。慢慢欣賞牆上的裝飾畫。想想,也有趣。所謂曆史,無外是曾經的地點發生過的事。其實除了房子,這裏的一切與當年已經毫無幹係,可人們心裏總還是懷舊。期待能有所謂的故地重遊,找尋回一些東西。是氛圍環境?還是大師們曾經的感受? 作為外來人的自己,更說不清楚。

說是咖啡館,其實這裏更像餐館。麵積很大,裏麵還有幾進廳堂。擺出來的也多是長長的餐桌。看得出也是旅遊團的最愛。單人入座,隻點一杯咖啡的,四下看看好像隻有自己。咖啡上得很慢,旁邊的桌子收拾得也很慢。服務,遠沒有早上那間鄰居咖啡館貼心。也沒有那種擁擠窄小帶來的親切。不過,倒是可以細細看看牆上的招貼裏大師的遺跡。

隻是,很少的文字介紹,畫的擺放也沒章法。那幅成了著名地標的卡薩著名的巨幅單車圖下,是一眾食客們大嚼大咽的熱鬧。嗬嗬,和原先大師們期待的小貓三兩隻,感覺,有些脫節和卡夫卡。

(5)和老陳告別

公寓樓下馬路對麵那家咖啡館,主人姓陳,溫州人。前個周六上午,回機場接了美東飛來的貓咪回來放行李。頭頓午餐便在他店裏。他的店,除了傳統西班牙點心咖啡,還有熟悉的中式湯麵餃子和炒飯。裝潢也簡潔幹淨明亮。就此認識了老陳,也認識了他太太和不時在店裏打工的漂亮女兒。店麵又對著自己五樓公寓落地窗,每晚周遊回來,窗邊坐定,便能看見他的店。和隔壁那家咖啡店不同,老陳的店總是早開晚關,一周過去,從沒見哪天歇業。店門兒從沒有蜂擁進出的絡繹食客。可門口人行路邊兒椅子裏,不下雨的時侯,也從不缺守著一杯咖啡或啤酒坐上半晌的男男女女。

有了一麵之緣,下午走回公寓路過店前,專程轉去店裏。點了飲料,站在門口的高腳桌邊兒和老陳以及他太太聊天,就算做明天回程的告別。

老陳愛聊。講起他們來這邊闖蕩十幾年,真心喜歡這座城市。說起這裏的好。房價之外,物價是真的便宜。這,自己這幾天也領教了。三人各種正餐堂食,無論tapas還是牛排或意大利餐,很少有超過80歐元的賬單。更不提每天的咖啡或者西班牙餡餅empanada。街邊的水果店裏,橙子橘子之前一千克才五毛錢。今天周六才漲到七毛五。

老陳從沒提每天從早到晚的辛苦,隻抱怨眼下時局 —— 當地政府法規越來越左,對生意人越來越不友好。據說,政策傾向房客,交不起房租也趕不走人。可空著房子也事情不斷。如果空房子被流浪者進去,同樣不能立刻趕走。打官司,會持續很久。還要照付水電。這兩年,大把的中國遊客再不見蹤影,生意勉強維持。而自己回國探親又遙不可及。除了21天檢疫之外,機票更是天價(據說一張票要七萬人民幣)。。。

我們立在門口吧台邊,老陳說話豪邁大聲。中間有客人進來,陳太太忙去櫃台後,用熟練的西語招呼迎客。 見我片刻遲疑,老陳大氣地揮揮手,依舊高門大嗓 ---- 沒關係沒關係,都是熟客。讓我太太招呼,咱們聊,咱們聊。。。

晚上收拾好行李,尚不到八點。客廳落地窗前,看見街對麵咖啡館已經上板打烊。老陳他們,也終於有了個早休的周六。

後記

巴塞羅那盤恒幾日,多陰雨綿綿。參觀了高迪建築,聽了音樂會,看了博物館。還驅車去了達利博物館和達利在卡達克(Cadaqués)海邊的度假屋,去了古城Girona,著名的“權力遊戲”外景地。媽媽抱怨天氣不甚給力,自己卻甘之如飴。

陰雲下細雨中的街巷、城市、海濱與山巒有種不一樣的靜謐,也更加多了斑駁與古意。附上幾幅塗鴉,紀念一家三口雨中的巴塞羅那的點點滴滴。

巴塞街上,多老人,也多嬰兒車裏的寶貝兒。這裏的男生瘦削帥氣,女生苗條俊美。皮膚白皙輪廓柔和。再不是美國身邊西裔身寬體胖的印象。但天生熱情的還在。對比疏離的倫敦和傲慢的巴黎,這裏的商家與路人都要熱情洋溢很多,街上的人也多笑臉。這,也是風景與名勝之外,讓一家三口流連忘返的原因。


雨中巴塞羅那街景


高迪的城市


雨中古城Girona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讚, 別致的遊記! -綠野螞蟻- 給 綠野螞蟻 發送悄悄話 綠野螞蟻 的博客首頁 綠野螞蟻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7/2022 postreply 13:16:24

感謝您的跟讀與鼓勵!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7/2022 postreply 22:00:19

寫得細膩而又生動。視角獨特,還有速寫加持。好遊記,讚。 -陳默- 給 陳默 發送悄悄話 陳默 的博客首頁 陳默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7/2022 postreply 17:06:51

感謝默大俠的表揚與鼓勵,臉紅一個!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7/2022 postreply 22:01:45

讚。去過四貓,雖然印象不深了;貼兩張照片助興 -巴黎到羅馬- 給 巴黎到羅馬 發送悄悄話 巴黎到羅馬 的博客首頁 巴黎到羅馬 的個人群組 (827 bytes) () 05/08/2022 postreply 10:28:05

四貓之外,你這張La Mercè節疊羅漢太驚豔了。讚個!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8/2022 postreply 22:37:17

You are no longer running lonely. You got your feeling here -北美愚醫- 給 北美愚醫 發送悄悄話 北美愚醫 的博客首頁 北美愚醫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8/2022 postreply 18:14:58

嗬嗬,是啊。城裏漫步看景,母女倆有得聊,顧不上俺。要說到一起走山,還要等夏天之後才敢再評(笑)。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08/2022 postreply 22:35:38

如果可能,要給你點兩個讚呢。別類的巴賽,充滿藝術和情感的巴賽。 -安娜晴天- 給 安娜晴天 發送悄悄話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頁 安娜晴天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10/2022 postreply 14:14:52

感謝安娜鼓勵!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11/2022 postreply 20:22:53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