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收藏了知識,也壟斷遮蔽了知識。這。。。

來源: 2022-02-07 22:02:0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092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longlyrunner ] 在 2022-02-07 22:09:1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是Umberto Eco著名小說“玫瑰之名”的主旨之一。當然,問題有正反兩麵。小說裏反麵主人公Jorge,劍指Jorge Borges(博爾赫斯)。除了瞎眼,又同是博學愛書之人。不過對書的態度,Jorge是愛之深,則護之切。定要嚴密鎖住知識,才能嚴防異端。

這事兒可不光在中世紀在小說裏。當年讀書的學校圖書館古色古香。算加州古董。裏麵有位讀圖書館係的學長,底下帶我進了旁邊側門,告訴我裏麵是forbidden zone。盡是不能見光的異端邪說或淫書穢品。僅供專業人士研究之用。

跳出來看,書,本是知識與故事的變相載體。無奈被圖騰化後,被異化成了知識的實體本身。孤本頭版舊版的收藏成了一種愛好。尋書找書,成了某種有趣尋寶。雪夜閉門讀禁書,成了fantasy。一本書一杯茶或咖啡,成了某種生活方式。香港董橋的書評,多是這種引人眼球的豆腐塊。追的,都是知識的衍生品的衍生品。

所有跟帖: 

公共圖書館大多數書對公眾開放,算不上壟斷知識,反而是普及知識 -顧劍- 給 顧劍 發送悄悄話 顧劍 的博客首頁 顧劍 的個人群組 (1916 bytes) () 02/09/2022 postreply 06:12:59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