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單人走山記(5):雄關漫道之外的故事

來源: 2021-10-26 09:10:5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6864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longlyrunner ] 在 2021-10-26 09:12:05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阿爾卑斯山的風景,總讓人心曠神怡

英人素有思辨的傳統,走山也離不開曆史和人文。

那本“Mountains of Mind”書裏, 作者Robert Macfarlane曆數西方文明自希臘文明以降,由阿爾卑斯山的險峻輝煌宏偉帶來的震撼啟示和啟迪。除了發端出現代地質學,還帶給世人更多對大自然磅礴浩蕩、宏偉輝煌的感受;對人類自身渺小的認識;還有,置身山崖之巔、深淵之側對恐懼與勇敢的理解。以及更深一層,對大自然從敬畏到讚美的思索。作者專門提到,西方十八世紀人文史上,對應無數哲人對阿爾卑斯山的險峻和自身驚險的走山經驗,專門產生出一派美學教義稱為“崇高學”(Sublime)。出處,就是探源阿爾卑斯山道上的這種對巔峰與深淵的敬畏敬仰與膽怯恐懼交織的那種奇妙感受。

的確,當你漫道雄關,越過險峻的山道氣喘籲籲走上高聳的山口,會當絕頂,很能體會那種發自內心的崇高感。

你看哈,當你立在山口,看山脊這一側。從目力所及的遙遠山腳開始,看著山道鬥折蛇行、或隱或現,一路攀升,最後直抵腳前。那是自己一步一步丈量過的來路。山脊另一側。一路向下。對麵的山,之間的山穀,山穀的湖泊,還有山腰的浮雲盡收眼底,那是未知的前方。舉目四望,一覽眾山。山下需仰視的山脊冰川積雪浮雲,現在可以平視甚至俯視。嗬嗬,自然引人陶醉令人遐想。不說壯懷激烈,也近乎心潮澎湃。還有蕩胸生層雲的灑脫與豪邁。人呢,也好像變得更加簡單純粹。難怪壇子裏走山故事未必人人愛讀,可山景照片總受人追捧。個中原因,猜多在於此。

嗬嗬,不過話又說回來,令人情感升華的美景與漫道雄關的豪邁之外,背後常被刻意隱去的,除了走山的汗流浹背氣喘籲籲的辛苦疲勞,還有種種羞與人說的困窘與尷尬。

比如,咳咳,比如,流鼻涕。。。

這幅速寫作於Col du Tsate山口。一早7:40走出Les Hauderes旅館上路,四個多小時1400米的攀升之後,終於登上了山口。這裏景色壯美開闊,對麵的尖峰雲遮霧罩,格外有趣。簡單休整一番,拿出畫本。山口風硬,刀子般冰冷。雖然剛剛加了衣服,還是鼻涕橫流。正興致勃勃筆走龍蛇,凜冽山風中,一大滴清鼻涕,被吹落到畫本上。。。


終結於尷尬的塗鴉

按說本無大礙。落點正在中間留白處。包裏有紙巾,用紙巾輕輕吸幹便可。可此時,雖疲憊氣喘手抖,好容易抓到的感覺不敢輕易打斷。想都沒想,手背就那麽一抹。畫紙上便見到一條粗線,均勻筆直。斜拉到頁邊兒。

眼前,浮雲緩緩從對麵山脊上滾過。盯著畫本看了半晌,明白補救無著,隻好悻悻然合上畫本。自己畫畫從沒嚴格訓練。貓熊那位美院出身的圖畫老師就批評我畫畫沒有技法全憑感覺,你有了感覺,便勢如破竹行雲流水很上手。可沒了感覺,便步履艱難,蠢笨生硬得像個不會畫畫的孩子。哎,本來一個好的開始,不想毀於一滴鼻涕。讓人欲哭無淚。

西方大儒Edmund Burke認為大山裏的“升華”與“崇高”的情感源於人對危險與險峻的恐懼。險到極處,便是美到極處。到俺這兒沒啥文化,更沒有品味。即沒有險峻的恐懼,也沒有絕美的崇高。隻有風景處流鼻涕的尷尬。類似尷尬路上不少。願意說出來,除了有圖為證之外,也想說這些尷尬雖躲在相片後麵多不見人,卻是走山一部分,風景的一部分。講出來了,好像山野與風景和自己更貼近了些。也更多了些親切感和人情味。

閑扯完,聊聊路上第五天的經曆吧。

上一篇說到今天是全程高程提升最多的一天。頭晚,便有些緊張有些惶恐。像將要大考的學生。

清早起床,反倒平靜下來。早餐又有煮雞蛋,喜歡。照例來了兩顆。又在水果籃裏取了一隻蘋果,作路上的午餐。吃飯時,看見Nico一身睡衣清晨冷風裏哆哆嗦嗦走去了酒店對麵的麵包房。他昨天告訴我,他和女友沒訂酒店早餐。十五個法郎啊,你一個人差不多,可我們兩個人就要三十。附近咖啡館麵包房不到二十就可以吃得很好。嗬嗬,別說,小夥子很會過日子。

路雖陡,路況很好,都是壓實的土路。路邊都有農家的牧場。沒啥危險。漸走漸高,對麵是從Arolla過來時路東側那個山脊。陡陡的,直切到山穀裏。對麵是山穀對麵東向山坡。正對著朝陽。半山腰裹著一層浮雲,晨光中在山體上紫色的陰影。光和影對比強烈,很是漂亮。

一路向上,見不到其他走山者。

正低頭走著,聽到後麵有腳步聲。回頭,陡陡山路上,一位金發女生背個小包從背後快步趕了上來。忙側身讓在路旁。超過時,彼此禮貌地打了招呼。她問我是不是走Haute,今晚住哪兒。原來她是瑞士本地人,住在Bern,陪父母出來走這個山口。翻過去到了穀底搭車。我讚她的腳程真好。這般坡度的山路遠遠一路趕超上來,她笑說自己就背個day pack,不比我這大背包,當然輕鬆不少。聽她這麽說,隻有心裏苦笑,又想背包裏三分之一多餘的份量。

聊起瑞士的山,我笑問你們瑞士人會不會有審美疲勞?家附近都是這等絕美的險峻,走去世界其它其它地方,還能欣賞其那裏的山景嗎? 那女生很認真地想了想,不會呀。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呀。我都會喜歡的。

話雖這麽說,如今的時代是鮮肉流行顏值開道。世界上的山若按顏值劃分,險峻壯美的都是年輕山係。顏值第一自然是最年輕的喜馬拉雅。第二便是眼前的阿爾卑斯。至少對自己而言,加州的山和眼前的山相比,僅就宏偉與險峻而言,隻是年邁的大叔,比小鮮肉比還是遜色不少。


對麵山景有趣的雲影

回看對麵山景的雲影有趣,描了一張。繼續趕路。

再向前,跨過公路,山路繞上來路邊的牛棚。但牛兒們已不知去向,隻剩下遍地牛糞。 牛棚盡頭,有工程車在架電線。


廢棄的牛棚。遍地牛糞、味道不小

繞過去,開始進入真正荒原上的步道。這裏步道狀況不比之前。路上盡是各種大小碎石。步道的標誌,在碎石堆裏時隱時現。不很清楚。碎石路難走,因為腳底不穩。一旦踩脫,極容易崴腳。還會打滑。經曆了幾次,好在隻是趔趄踉蹌,沒有摔倒。 冥冥中,又想起第二天走山的辛苦。


走上無人荒僻的山路

剛才超過自己的女生,好像在牛棚停下了。牛棚裏一對老年男女,並不急著起身。山路上,自己又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好在山口總在頭頂。遠遠能看見。還依稀能看見那裏有人影在動。心裏想著不知會不會是Nico兩口子。他們昨天從Cabane de Dix翻過鐵梯山口一路越過Arolla趕到Les Hauderes隻用了四個小時,可謂神速。

11:30,終於上到山口,氣喘籲籲。山口另一側,又是不一樣的風景。前麵是個山穀。穀底一汪淺色的冰磧湖。旁邊還能見到停車場和幾棟建築。地圖上,那裏有餐飲店。再往遠處,山路又爬上一座大壩樣的山台。回看,剛才上來的山路蜿蜒下去。剛才路過的牛棚還能看見,卻已經在遠遠的半山腰。仔細看,能看見剛才那位Bern的女生正在山路上攀登。


終於爬上了山口


回看來路

麵對前路

山口的寒風中,拿出那隻蘋果吃起來。哎,甘甜爽口,絕對是人間至善的美味。山口的坡上,坐著一位大媽。打招呼,她也是個day hiker。隻背個小包。從山下停車場上來。

吃完蘋果,汗流浹背已經成了已經渾身冰冷。忙套上保暖絨衣。又掏出畫本。這,才有了開篇的尷尬。

吃完蘋果不甘心,又描了張前路風景。


山口另一側風景速寫

這時,Bern的女生已經上來,坐在對麵石頭上休息,等她的父母。過會兒,牛棚裏的那對出來,三人聚在一起。原來正是她的父母。

又上來一隊兩女一男。年輕精瘦、短打、背小包,爬山極快。遠看幾乎是一路小跑,不久便到眼前。一聊,是羅馬尼亞來走Haute的年輕人。今晚也住Cabane de Moiry。他們更牛,今早6點直接從Arolla狂奔十公裏到Les Hauderes再爬1400米上來。誇他們腳力太強,那位女生一旁歎氣,覺得他們行程太趕。沒時間好好欣賞風景,感覺錯過了路上好多內容。男生忙擦嘴補充說也是無奈。隻有七天假期在山裏,隻能緊趕。聊起走山,他們說羅馬尼亞沒啥高山。可那裏的熊卻厲害。說今年已經咬死四五個人,比加州山裏的熊們凶猛多了。


來自羅馬尼亞的年輕走山團

又上來一對男女,人很精神,也是一身短打。請他們給自己留影。回問小兩口要不要也來一張,女生嬌羞地說,哎呀,你搞錯了呀。我們不是一對兒的,這位是我爸爸。老爸笑的一臉燦爛。臨走不忘囑咐我,Cabane de Moiry的啤酒可是出了名的好喝。一定別忘了來杯嚐嚐!


開朗又精神的父女組合

又是長長下坡。追上了Bern女生和她爸媽。三人正一起在路邊加衣服。想想,路上所見頗讓人感慨,女兒和爸媽貼心,全世界亦然。兒子呢,隻是自己這般獨來獨往,苦笑。打過招呼,繼續向前趕路。

接近穀底,三兩遊客越來越多。中間還有孩子和老人。


山路上綻放的野菊

北看,Moiry冰川就在眼前。很近。就像一大坨粘稠白色黃油從山頂緩慢流淌下來一般。擠著皺褶,夾雜著髒兮兮的土石。但氣勢的確不凡。南向,可以看見Lac de Moiry奇妙的熒藍色湖水。


北看,是Moiry冰川。左側台地盡頭山崖頂,就是目的地Moiry山舍


南向,可以看見Moiry湖奇藝的熒藍色湖水

冰川左側聳立著石崖,依稀可以看見之字形山路。可走近前也不容易,上下台地之外,還要跨過一段積雪。之後的山路,自山腳這塊兒全要從大塊石頭上翻越。


台地上的山道,已經可以看見崖頂頂山舍了。


還要跨過一段積雪才到山腳。


山腳,還要跨一段碎石路


山腳下的環視視頻

山路上還有成隊的男女老少走下來。皆短打衣著,背著小包。估計是day hike到Moiry山舍看景的當地遊客,當日往返。隻是他們有老有小,路又驚險,下得極慢。自己隻有側身路旁,慢慢等著人們緩緩下來。有幾處石崖上掛著鐵鏈。可那些老先生老太太對鐵鏈看也不看、扶也不扶,顫巍巍自己從大石頭上走下來。讓人佩服。

越過亂石堆,山路又在陡崖邊兒上。山道不寬,下麵就是冰川。總要十二分小心。又是爬坡,速度不快。遇到下山的還要尷尬避讓。路書上說這一路要爬四五百米。加上路況險峻,真心不輕鬆。


之字形蜿蜒而上的山路。


回看來時的台地和雪地,已經在遠遠的山底

15:30,千回百轉之後,總算走到了那個著名山舍。


終於到達了崖頂山舍

對外的一側其貌不揚,很傳統的舊式尖頂石頭山屋,建於1936年。裏麵靠山一側2010年加蓋了一棟很現代的擴建。外麵看是個大方箱子。內部兩層。一樓餐廳大落地窗,麵對冰川和對麵的山。簡潔利落又采光充足。二樓宿舍。每間狹長,隻有一扇窄窗。用意明顯。昏暗的宿舍,適合休息睡眠。其它活動,還是在樓下餐廳或戶外露台吧。這座山舍在阿爾卑斯山最漂亮山舍中一直占據一席。以自己經曆而言,無論建築還是服務,都實至名歸。


現代派的山舍和餐廳,簡潔寬敞明亮。


二樓四人間的宿舍,整潔幹淨


山舍外Moiry冰川近景

入住山舍,好處是兩餐全包,吃喝不愁。下午四點,還擺出了下午茶。就是大熱水爐加茶杯和兩種飲品 — 英國紅茶和瑞士雀巢咖啡。可以自選衝泡。當然,善飲的還可以買到各種啤酒。

有了第一天在Mont Fort的教訓,checkin時首先問清了如何洗澡。花五法郎買個洗澡幣。每次三分鍾。不過,不像Mont Fort,這裏水打開後便一開到底,不能暫停。

拿了背包進宿舍,宿舍裏已有了一位,叫Demine。住在蘇黎世的法國人,作保險的風險分析。他說他在Arolla就見過我,一個人吃飯還要了三道菜。特別是最後的三球冰淇淋,讓他們那桌人印象深刻。嗬嗬,你在看風景。看風景的人也在看你。毫無察覺便成了旁人眼中的風景或話題,也是有趣。

收拾停當拿了毛巾衣服去洗澡。一切準備就緒,翻出錢包,卻找不到那枚洗澡幣了。還記得前台美眉說的五法郎,錢包裏正好有五法郎大硬幣一枚。看那個投幣孔夠大,便投了進去,順帶按下秒表計時。多

熱水器隆隆工作,出來的熱水又大又足。抓緊時間兩分鍾打好肥皂擦洗完畢,隻等最後一分鍾的熱水衝淋幹淨。

三分鍾到了,熱水還在嘩嘩的流淌,絲毫沒停下來的意思。停水開門,探頭去看熱水器上的計時,還有四分鍾。怎麽回事呢?

不管,難得洗個痛快。繼續放水衝洗。洗幹淨身上,又用熱水衝腳。不是說長征時熱水燙腳對長途跋涉後恢複腳力最靈嗎?

別說,熱水燙腳確實舒服!

最後水停,秒表上顯示時間是7分40秒。比三分鍾多出了一倍多。這事兒回來和Demine通報,他不愧是作保險分析的,立刻指出那枚洗澡幣大小,很像兩法郎硬幣。於是腦海中電光火石,2法郎3分鍾,那5法郎不正好7分半鍾呀。嗬嗬,敢情前台是讓咱們用5法郎換成2法郎來洗的澡啊!兩人大笑!

這也算一則走山的尷尬和有趣。

收拾停當,才下午四點多,離開飯還有一段時間。拿了畫本去餐廳。喝茶畫畫。雖是簡單的英國紅茶,加奶加糖,就著窗外的風景,變得無比美味。喝茶速寫了一幅窗外的冰川。又去露台寫了山舍外景。


山舍外景速寫


山舍外的Moiry冰川

餐廳裏又見到了羅馬尼亞三人組。已經是第二輪啤酒了。 也見到Nico和他的金發女友。兩人九多才出門,和我前後腳到了山舍。不過又去了後山探視。再一問,今晚還是同一間寢室。

18:30還差一點兒,大家夥兒已經按照桌上的銘牌坐好,像幼兒園的娃娃,眼巴巴等著老師開飯。我們這桌三人,我、Demine,還有Mark。Mark之前也在Arolla的酒店見過,但沒打過招呼。這回就算是認識了。他在比利時藥廠工作。前後環視發現,我們這桌,是一大屋子三十人裏僅有的三位單獨走山者。


餐廳早早坐好等著開飯

餐廳的布置道也認真。每組客人之間都用玻璃隔板分隔。我們三人,每人一個小隔間。獨自一人,說話還要隔著玻璃板。

晚餐準點啟動,開始熱熱鬧鬧地上菜。這裏上菜是齊頭並進式。幾個管理員男女同時大盆小碗地端出來分發。等一輪吃完,一起撤下再端出下一輪。

頭枱洋蔥湯。沒有法式奶酪洋蔥湯的稠膩。簡單,卻提味兒開胃。剛出鍋滾滾燙燙地端上來,讓人胃口大開。配的麵包也鬆軟可口。麵包一籃很快吃完,又叫了一籃。撤下時,看有的湯盆竟然沒盛完,趕緊叫住管理員美眉,給自己加滿。旁邊兒的Demine和Mark也各加了一大碗。


頭枱的美味洋蔥湯

湯後是主菜。煮青豆,酸菜燉香腸。甜點是巧克力蛋糕。對自己都是美味。都來了個光盤。說起來,這個山舍,遠在冰川邊緣的山崖上。不通公路也沒有纜車。一應補給全靠直升機每周三次。山上餐廳就幾個年輕男女生打理。入嘴的每一粒食物,來之不易。光盤是必須的。


主菜和甜點

晚飯後,和Demine、Mark三人在餐廳閑聊。天南海北。

20:30回宿舍,Nico和女友已經睡下。窗外,可以聽見雨打屋簷。還有下麵冰川下流水的嘩嘩聲。

今天,雖然爬升最多,但路況良好,遠比想象的容易。路程17公裏,高程提升1900米。下降600米。

附上Haute地圖,讓讀者對每日行程有個直觀印象。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太讚了! -laoyangdelp- 給 laoyangdelp 發送悄悄話 laoyangdelp 的博客首頁 laoyangdelp 的個人群組 (463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09:56:54

感謝厚評。你們騎行也很辛苦。不過,如開篇所雲,路上有七十歲老者並肩砥礪前行,上山下坡,走山的辛苦就不是事兒了。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48:42

對了,山穀中的路邊,也有躺平。附上照片。。。算對你們另一端躺平的呼應吧(笑)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87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0:35:42

跟讀。 你的速寫是單人走山最獨特的記錄 -蔓麗- 給 蔓麗 發送悄悄話 蔓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11:33:54

哈哈,感謝鼓勵並握手!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49:31

爬山速寫太棒了,不說我都沒發現鼻涕印:?“:-) -綠野螞蟻- 給 綠野螞蟻 發送悄悄話 綠野螞蟻 的博客首頁 綠野螞蟻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12:57:02

講出來挺不好意思的(苦笑)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51:03

厲害,爬這麽高,還碼這麽多字,還畫這麽多畫! -北國冰雪- 給 北國冰雪 發送悄悄話 北國冰雪 的博客首頁 北國冰雪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13:40:31

感謝跟讀鼓勵。和你們走山比未必有難度,隻是路上時間多又是一個人,多些故事罷了(笑)。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53:00

艱辛地hiking換來的美景,美! -Eagleridge- 給 Eagleridge 發送悄悄話 Eagleridge 的博客首頁 Eagleridge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16:37:59

嗯,是這感覺(握手)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53:33

佩服! -白雲下麵- 給 白雲下麵 發送悄悄話 白雲下麵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18:43:52

謬讚了!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2:49:30

鼻涕和塗鴉好像很匹配的感覺:)) -西岸海豚- 給 西岸海豚 發送悄悄話 西岸海豚 的博客首頁 西岸海豚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20:09:00

哈哈哈,有嗎?(笑)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9:54:41

You should write a book series about this amazing trip! serious -北美愚醫- 給 北美愚醫 發送悄悄話 北美愚醫 的博客首頁 北美愚醫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21:38:04

醫生玩笑了。不打晃,就是路上日記塗鴉略加整理而已。能被大夥跟讀已經汗顏。哪兒敢再做它想!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0:00:56

鼻涕不算尷尬。肚子絞痛然後...........經受過嗎? -北美愚醫- 給 北美愚醫 發送悄悄話 北美愚醫 的博客首頁 北美愚醫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6/2021 postreply 21:40:34

(大笑)確實沒有經曆過!想到了路上的遍地牛糞。。。看來,走山帶夠了手紙最重要!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0:08:39

去過很多次moiry湖,不知道山頂那邊還有個餐館,漲知識啊 -老公豬- 給 老公豬 發送悄悄話 老公豬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00:33:30

嗯,除了吃飯喝酒、還能住宿。山舍建築和周邊風景皆漂亮!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0:09:45

那啥,如何評價安第斯山和加拿大落基山的顏值? -whatever9999- 給 whatever9999 發送悄悄話 whatever9999 的博客首頁 whatever9999 的個人群組 (210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15:00:20

您批評的是。俺中了“五嶽歸來不看山,那啥歸來不看嶽”的排名流毒。。。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257 bytes) () 10/27/2021 postreply 20:30:08

同感。阿爾卑斯山猶如歐洲的fashion風格,有她獨特的美 - 不是她海拔有多高,山有多險,等等。 -蔓麗- 給 蔓麗 發送悄悄話 蔓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8/2021 postreply 11:27:38

你是有纜車也不坐的人,按理應該更喜歡加拿大落基山的荒野啊。 -小黑貓- 給 小黑貓 發送悄悄話 小黑貓 的博客首頁 小黑貓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31/2021 postreply 18:57:16

主要是太餓了,這幾盤都吃光了。 -熊貓媳婦- 給 熊貓媳婦 發送悄悄話 熊貓媳婦 的博客首頁 熊貓媳婦 的個人群組 (131 bytes) () 10/28/2021 postreply 09:09:17

嗯,走山總是胃口奇好,啥啥都是美食。這,也是一種簡單的幸福。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9/2021 postreply 22:21:43

終於看到大俠更新。北美山也漂亮但樹多,熊多。 -有點陽光就燦爛- 給 有點陽光就燦爛 發送悄悄話 有點陽光就燦爛 的個人群組 (185 bytes) () 10/28/2021 postreply 16:02:31

感謝跟讀。各地風景不同。但雷電皆嚇人。早年Half Dome頂一場雷電死兩人傷三人。走山,特別是高海拔,需特別小心!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29/2021 postreply 22:26:39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