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單人走山記(4):山道上的問號

來源: 2021-10-12 21:15:2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6369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longlyrunner ] 在 2021-10-12 22:33:01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清晨的小道

這次走山,路上沒有音樂。

出門倉促,手機裏的舊照片沒有清空。照相時竟然存儲空間不夠。一查,發現Spotify竟然占了近10G的空間。一大堆經年下載的無數交響樂以及搖滾爵士鄉村流行,林林總總,數不勝數。心裏隻稍稍遲疑那麽一下下,便一股腦把App連同所有下載音樂盡數抹去。不想去精挑細選,也沒啥特別留戀。

沒了耳邊的音樂,路上其實不缺旋律。一個人山路上總會不由自主哼出某些旋律和歌曲。這,大概最代表一個人的經曆和品味。如果山道上您哼的歌兒是披頭士、U2、麥姐、米高積遜,隻能說您非常、呃、有品位。自己呢,一貫草根。最多,也隻是城鄉結合。清晨,對著眼前的青山綠水,自己腦海裏縈繞的是這首通俗:

清晨我們踏上小道,
小道彎曲劃著大問號。
你們去架線還是去探寶,
你們去守獵還是去采藥?
鳥兒們還沒出, 我們就出發了。

。。。

嗬嗬嗬,穀老師的原創老歌,也隻有同齡人才耳熟能詳。山道上總會有各種問號。麵臨種種選擇。這不,早晨上了山路不久,俺就遇到這樣的選擇。


山路上的選擇

細看路牌,左轉上坡是傳統Haute,標有“chermin difficle”(較難的步道)。右轉也到藍湖lac Bleu。沒說多難。眼前,難易明擺著。左邊的上坡右邊的水平。嗬嗬,這不用想。兩害相權取其輕,選容易的唄。於是,大踏步上了右側步道。

確實容易。不久便一路下山。直走到了山腳的公路邊。感覺不對。立在樹蔭下仔細看了看地圖,才發現左側山路雖分岔處開始上坡,其實之後不遠便一路沿著等高線。而右側山路下了兩百來米到了山腳公路,之後,又要苦哈哈一路上坡。兩條路,最後又會在藍湖(Lac Bleu)前匯聚一起。可一下一上,右邊的岔路平添出不少額外高程。


一路下山


直下到了山腳的公路

嗬嗬,想一想,選擇永遠是人生難題。糾結,就在於對不同結果的比較。說起來很有趣,一百年前,某著名詩人就出過一摸一樣的走山考題【注】: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金色樹林裏岔開來兩條路,
可惜我無法同時涉足,
在路口一個人久久站立,
對一條路極目遠眺,
直到它消失在荒草深處。

【本人粗譯】

是啊,即便極目遠眺,密林裏目力所及有限,能看多遠很讓人存疑。這般做出的決定,終歸盲從。那,麵對這般的選擇,詩人做出了怎樣選擇的呢?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多少年後的某地某處,
歎息一聲,我會把往事回顧。
樹林裏岔開來兩條路,
我走上了少有人跡的那一條,
這,造成了所有的差殊。

【本人粗譯】

沒提難易,也沒從對比。概略提到所有的差殊(all the difference)。會是啥?沒人知道。這,其實更接近生活裏的選擇。能見到的,隻有兩條岔路目力所及部分。不是價值盡顯可以一覽無餘的魚和熊掌。也看不清岔路之後山道的難易和高程提升。類似選擇,是山路上的常態,自然也成了路上有趣的思辨聯想。即便這樣,能像詩人般選人少的路,其實很不容易。單說平時,自己在亞馬遜購物了,哪次不是查看顧客打分之外,還要看看評分的人數?一定是選評分人多的裏麵分數高的唄。山裏,選走人少的路,不就意味著另辟蹊徑新開一條路嗎?這種道行,總讓人想到第一天的藍白線,咳咳,得讓我緩緩。。。

走山回來,也有朋友問俺,一個人苦哈哈走山時你滿腦子都在想啥?嗬嗬嗬,要說路上,自然是觀風景最重要。不過實話說,觀景隻占走山時間裏很小的部分。大部分時間,要麽滿腦子都在思考應對各種艱難路況。要麽是在苦哈哈詛咒著沒完沒了陡陡的上坡或者下坡。要麽,比如今天這種輕鬆容易的山路,腦子裏想的,就是類似以上種種可稱為有趣亦或無聊的話題。不過,並非到此為止。每個題目下延展開來,又會勾起種種聯想和回憶,N年來經曆過的種種選擇,又會浮現腦海。想到得意處會心一笑,想到出糗時一聲歎息。某位同學說俺把走山當成了修行。俺必須要說,自己路上真的遠沒到修行境界。確切說,也不知道路上何為修行目的安在?但回憶,永遠是路上的常態。這,怕也是一人獨處最不可或者缺必然會幹的事情!

好了!閑扯完,咱們言歸正傳。

今天,是這一路最輕鬆的一天。隻有10公裏的路程,且沒有多高的翻越或攀爬。不用趕時間。起床、衝澡。桌前補全了昨天日記。八點,收拾裝點好一切,才悠哉悠哉去餐廳早餐。

窗外,天空晴朗。


天氣晴好

一夜睡得不錯。昨晚照例沒用酒店的被褥床罩。可房間沒那麽冷。這才發現自帶的鴨絨睡袋太滑,不拉緊拉鏈總會跑脫。露著上身被冷醒了兩回。看來,這睡袋沒被設計成當褥子加被子蓋。

早餐很好。各種肉食和各種奶酪。嗯,還有自煮雞蛋。這裏的熱水槽有溫控開關。還有時間表。煮了兩個。七分鍾的。出來軟硬合適。沾著椒鹽入口,非常美味。


美味的煮雞蛋

水果籃裏,有新鮮的香蕉桃子和蘋果。照例取了個蘋果,留在路上當午飯。

隔壁桌上的兩口子也講英文,可不見了昨晚那桌的其它人,不敢確定。打了招呼聊起來,果然是。大叔叫Pat,大嬸兒叫Sue。來自Montana。問起路上和他們一起走山的的另兩位,他們已經出門上路。我們嗎。。。嗬嗬,不著急,說著兩人一陣訕笑。Sue慢慢講了他們昨天的故事。。。

原來昨天,在翻過Prafleuri山舍後麵山口時Sue扭到了腳。說來詭異,那是在平路上,沒啥大石頭,也沒有溜滑的鬆土,正走得好好的,嘎吧一下,腳就被崴到了。他們兩口子都是醫生。及時做了簡單處理。也虧Sue堅強,忍痛堅持著走過水庫走上山坡,爬上了鐵梯,翻過了山口。一直走到到了Arolla。昨晚,傷腳開始腫脹。同行的另一家也是醫生。幾個醫生會診結果,Sue走山是走不成了,好在除了山舍,Haute這一路幾個下榻旅館酒店所在鎮子都有公車接駁。今天,徒步隻好改成搭車。為了陪太太,Pat也放棄了後麵的Haute。兩個一起搭車,爭取能陪朋友把Haute走完。說起來,Pat沒有絲毫抱怨遺憾。

這,也算對自己一種警醒。之前在優山美地走山,也見到山裏有人崴腳。還是年輕人。後果也很嚴重。所以,必須時刻提醒自己,走山路一定小心為上。

吃好喝好,和他們道了再見,背包出門。

晨光中的街景很美。瑞士酒店民居還有鎮上的街邊護欄,多裝裝飾著一盆盆顏色亮麗的鮮花裝扮。姹紫嫣紅、欣欣向榮。比照頭頂的雪山,為街景增色不少。可細想鮮花背後,其實是需要不停打理的勤勞認真與自律。這些,和嗬護的鮮花的熱情奔放毫不搭邊兒,卻是瑞士人身上最鮮明的特質。

Arolla街道護欄上的鮮花

站在酒店門口,對著酒店前街道護欄速寫一張。旁邊,酒店老板娘抱著自家狗狗全程看著。頗緊張。章法全無。


速寫酒店前街邊護欄上的鮮花

9:30上路。這才發現,山路的入口,竟然是某家後院菜地間的夾道。


菜地間的步道入口。

路並不陡。又在林中。走起來輕鬆愜意。9:50,見到了前麵講的山路上選擇題。

到了山下公路邊,又開始一路跋涉上坡。一路風景倒是不錯


路上風景

11:00,終於又走回兩百多米高程。見到了山路的匯合點。


兩條山路的匯合點

正駐足查看下麵的地圖,就聽到Haute步道上傳來人聲。現身的不是別人,正是第一晚同住Mont Fort,第二天去大壩路上又碰麵聊了半天,來自加州Marin County的老兩口兒。故人相見,彼此都很高興。這回趕緊問清了名字。大叔叫Jim。典型的蘇格蘭老帥哥。高眉骨凹眼窩直鼻梁薄嘴唇尖下巴。大嬸兒叫Susan,愛爾蘭人。我笑他倆個新教天主教不也融合得挺好。兩個嗬嗬嗬地笑。

三人邊走邊聊。兩人說起昨夜看了新聞,加州山火又加劇了,三人一起歎氣。問起到他們那天走上去住的Cabane Prafleuri,兩人歎氣之外又加了搖頭。直說幸虧我沒去住那間山舍,條件簡陋又管理苛刻。據說八點便拉閘限電。每個房間如需照明要另花錢買。搞得夜裏整個山舍漆黑一片。此外,頭天過了時間便訂不到第二天路餐,也沒有絲毫通融。很不近人情。晚餐早餐也很一般。

這個,和自己早晨與Pat和Sue聊天聽到的一致。看來,自己沒去住Prafleuri山舍也是萬幸。大壩酒店舒適很多,還見識了一座占了世界第一名頭的漂亮大壩。即便多出四五公裏,自認還是絕對劃算。嗬嗬,聯想今天山路上的選擇問號,也越發覺得做對選擇的艱難。

之後兩人又和我興高采烈地聊起走完Haute,會回蘇格蘭老家住上一個月。加州的夏天是越來越讓人難過了,要去享受蘇格蘭高地的清涼。嘖嘖,他們這種候鳥般的生活,著實讓人羨慕。

正走路聊天,自己背包的胸扣突然崩開。無法,隻好和他們告別停下來修理。這隻North Face走山背囊跟了自己十幾年。算見識了不少大山大川。一直結實可靠。可最近某些小零件開始失靈了。

正站在路邊低頭修著背包,突然聽見後麵山路上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頭,就看見Claire一家四口大步流星走上來。彼此又是一陣激動一陣歡呼。好在背包正好修好。隨著Claire一家的大部隊走出了樹林。藍湖,就在前麵出了樹林不遠。


Claire一家四口的大部隊,走起來大步流星

那一汪藍色通透的湖水就在路邊。不大。周邊有些鬆樹。周圍的遊人可不少。和Claire一家來了張合影。看Christin背包後方方正正的形狀,我開玩笑說你該不是背了一台laptop來走山吧?誰知Christin說就是的。山裏的旅館酒店,她還要加班加點。立刻滿滿的同情。而Cohee和Jay不失時機、調侃打諢跟上。幾個一番說笑完。Jay和Christin與Claire便繞到一塊石頭後麵換衣服準備下水。


碧藍通透的藍湖(Lac Bleu)

等三人一身泳裝石頭後轉出來,立刻吸引了湖邊一眾人的眼球。湖邊立好,Cohee一聲令下,三人齊齊跳進湖裏。湖水太過冰冷。幾個跳進去便一下跳出來。凍得夠嗆。不過,已經看得人躍躍欲試。


準備下水的三個人

也看得自己心癢!一咬牙,幹脆也來到大石後。拿出好毛巾和幹淨內褲。扒光身上的衣服,隻剩裏麵的boxer短褲。在Claire等人的大聲助威聲中一頭紮進蔚藍的湖水裏。全身被藍色包裹,也被冰冷包圍。其實,身體從頭到腳感覺的不是冷,是刀割針紮般的疼。掙紮著遊了一個小圈。回到岸邊,腳已經有些不聽使喚。

擦幹水穿好衣服。和要繼續趕路的Claire一家一一握手擁抱惜別。他們之後的行程和自己的徹底錯開,Haute上不會有再見的機會了。

坐在石頭上曬太陽,掏出畫本。今天從容的很。有足夠時間畫畫賞景。

花了張湖麵。首次嚐試畫水,毫無章法。


湖邊速寫。首次嚐試,毫無章法,見笑

正畫著,聽見背後有人喊我,回頭,看見Elaine笑著立在身後。原來她昨天就走到了山下的小鎮露營。剛才一直在對麵畫畫。跟了她到她作畫的地方。原來就在湖對岸的大鬆樹下。仔細看了她的一應畫具和剛剛完成的水彩。又看著她起稿下一幅。很是有趣。陪著她也描了幅湖對麵雪山。可惜自己當時畫畫看畫聊天太過入迷投入,竟忘了給她作畫留影。事後想起,很是遺憾。


和Elaine一起畫畫,自己速寫了張雪山剪影

和Elaine 告別,離開湖邊,已經下午1:30。這次,又沒有猶豫,選擇了條近路。下山,沿著公路走到今天的目的地Les Hauderes。


又是一路下山


公路上,和汽車一起排隊等紅燈。


山路即景


舊民居牆角的彩色木雕玩偶


玩偶細節。雖外麵日曬雨淋,精美靈動依舊

到Les Hauderes,下午2:50。找到酒店很容易。就在鎮子正中。一家很有些年紀的旅館。大堂很小也很暗。小小的前台裏沒人。按鈴,也沒人響應。走去沙發前的書架翻看,見到一本“演奏勃拉姆斯的貓”(The Cat Plays Brahms)。薄薄的簡裝書。站著翻看了十幾頁,頗為有趣。

3:00,樓梯上下來一位 姑娘。看了我一眼。指著櫃台上的一張紙,我們這裏3:30以後才辦checkin。說完,便坐進狹小的前台櫃台裏,喊我過去。幫我辦checkin。 手續辦好交好鑰匙,又告訴我今天是周一,酒店的餐廳打烊。沒有晚餐。鎮上有其它餐廳可以去吃飯。


酒店前台的老電話。貌似還在使用。

進到房間,簡單,卻顏色鮮豔。貌似住進個我家貓咪這般的小女生更般配。好在有個陽台。太陽尚足,忙脫下鞋襪拿去晾曬。


房間更適合小女生

洗浴完,收拾停當,坐在陽台上描了張小鎮風景。


速寫小鎮一角

五點多。下樓上街找飯折。這才發現,鎮子裏可數的三家餐廳都沒營業。其它旅館帶的餐廳也都歇業。旅館前倒是有家酒吧,可不像美國兼賣些三明治漢堡之類的食物。那裏隻賣酒和咖啡。

最後,被指向鎮子上的一間食品雜貨店。店裏多是食材,也有一些可即食的成品。買了pasta salad,香腸,還有橄欖油和一瓶米醋醃的artichoke。又買了類似排叉和小包開心果做明天中午路餐。走回酒店。

見到前台姑娘。問她能否借一副杯盤刀叉。她很認真地送上來大盤子和水杯。又送來刀叉餐巾紙和調味瓶。這三樣倒進盤子,香腸切成小塊。配上artichoke的米醋橄欖油,入味兒又提食欲。非常美味。


因陋就簡的自備晚餐,卻成為美味

瑞士的飲食一應都不便宜。平時餐館裏隨便點個沒肉的意麵都要二十幾瑞法。可今天自己這一大盤可口美味隻花了12塊瑞法。

checkin時,見到了這一路第一個亞洲麵孔。Nico,荷蘭小夥兒。其實他父親荷蘭人母親印尼人。隻算半個亞裔。他在灣區的HML荷蘭分部工作。後來他和女友出來找吃的,不信鎮上的餐館會都關閉。說也許要到七點之後會開的。自己吃完,見到他悻悻從轉了一圈回來說,你是對的,鎮上真的沒有餐館開。然後匆匆趕去雜貨店淘吃的去了。

晚上,燈下接著讀《演奏勃拉姆斯的貓》。可心裏卻像住進了一隻貓。總是有些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書上說明天麵對的,將是1700米的爬升。這還沒算從Les Haures到La Sage兩百米高程提升。先翻過一個山口,下去,再爬上另一個山脊。想想山路爬升的艱苦。心裏,總還是不由得緊張。

附上Haute地圖,讓讀者對每日行程有個直觀印象。

另附上幾張人像。路上結識的有趣的人。下麵是Claire 走山團成員和Elaine


Claire,最小,卻是團隊領導


Christin,Jay的女友


Cohee,Jay的哥哥,Mont Fort救俺於危難的大叔


Jay,Claire的父親


路上也畫畫的法國教授Elaine

【注】:此詩為Robert Frost的“The Road Not Taken",做於1915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Resonance with you: 穀老師的原創老歌,也隻有同齡人才耳熟能詳 -北美愚醫- 給 北美愚醫 發送悄悄話 北美愚醫 的博客首頁 北美愚醫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2/2021 postreply 21:47:47

握手握手!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6:11:56

送你這首老歌:《清晨我們踏上小道》 -whatever9999- 給 whatever9999 發送悄悄話 whatever9999 的博客首頁 whatever9999 的個人群組 (272 bytes) () 10/12/2021 postreply 22:46:25

感謝!剛才點開,歌聲歡快悠揚。太太詫異,跑出來站在旁邊一起聽完。嗬嗬,滿滿回憶。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6:20:31

跟讀,再讚! -laoyangdelp- 給 laoyangdelp 發送悄悄話 laoyangdelp 的博客首頁 laoyangdelp 的個人群組 (47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0:32:42

感謝您的跟讀表揚!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44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6:21:05

圖文並茂,把一路的艱辛和各種有趣的人物記錄下來,真是才子。 -小黑貓- 給 小黑貓 發送悄悄話 小黑貓 的博客首頁 小黑貓 的個人群組 (773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1:44:17

啊,這麽巧嗎?。。。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693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6:58:45

景觀,文章,照片和素描俱佳,讚! -南半球- 給 南半球 發送悄悄話 南半球 的博客首頁 南半球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4:02:34

感謝大俠點讚!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6:59:31

非常享受的閱讀,還是喜歡你的素描。在走山過程中的心路曆程很有意思,人生就是N個選擇摞在一起。 -西岸海豚- 給 西岸海豚 發送悄悄話 西岸海豚 的博客首頁 西岸海豚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5:15:20

感謝海豚表揚!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7:00:08

另外那張畫水的素描的右下角----應該是畫的石頭吧,很像一隻半趴在地上仰望天空的山羊:)) -西岸海豚- 給 西岸海豚 發送悄悄話 西岸海豚 的博客首頁 西岸海豚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5:19:27

嗬嗬,那就是石頭。不過。。。 -longlyrunner- 給 longlyrunner 發送悄悄話 longlyrunner 的博客首頁 longlyrunner 的個人群組 (304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7:07:24

我特別喜歡讀你登山途中的那些小故事,山路如人生,問好哥們! -安娜晴天- 給 安娜晴天 發送悄悄話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頁 安娜晴天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16/2021 postreply 12:10:25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