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伊斯蘭神學士的額頭上似乎燙過香洞

來源: 2021-08-11 15:42:2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33 bytes)
回答: 巴基斯坦坐火車南半球2021-08-11 14:58:56

也坐過同一趟火車。隻是反過來,從卡拉奇到拉瓦爾品第。記得同包廂的巴基斯坦人也一定要為我買飯。還在車上認識了一個軍官。後來靠他通過了首都城外的宵禁崗。

所有跟帖: 

他的目光與眾不同。 -danren- 給 danren 發送悄悄話 danren 的博客首頁 danren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8/11/2021 postreply 15:56:25

他的眼中常帶一絲憂慮。 -南半球- 給 南半球 發送悄悄話 南半球 的博客首頁 南半球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8/11/2021 postreply 16:42:45

覺得神學士的額頭是一天五次磕頭磕出了老繭,其他幾個人也是這樣。 -南半球- 給 南半球 發送悄悄話 南半球 的博客首頁 南半球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8/11/2021 postreply 16:12:53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