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月的婚姻路(全文)

來源: 2023-01-23 07:19:5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45498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水沫 ] 在 2023-01-23 07:24:2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1

 

蘇月在餐廳的米黃色椅子坐下的時候,黃昏還沒有結束。 她看了一眼窗外,晚霞正在西邊的天空渲染著最後的絢爛。

 

楊凱在她的對麵坐了下來,一束夕陽的餘光從窗欞間落了下來,恰好照在他身上,他彷佛處在金色的光圈之中。 他狹長的眼睛笑意盈盈地對蘇月說:”生日快樂!”

 

蘇月眉眼彎彎地笑了起來,如新月一般的皎潔,她說:”這是今天第四次你跟我說生日快樂了。 ”

 

今天早晨她醒來拿起手機,就看見楊凱發給她的賀生電子卡,手機上飄滿粉色心型小氣球,她的心都融化了。 上班後接到楊凱的電話第一句話就是生日快樂,剛才楊凱來接她見麵的第一句話又是慶生,還送她一束鮮紅欲滴的玫瑰花。

 

楊凱爽朗地笑道:”今天是你三十歲生日,所以要格外隆重對待。 現在這樣的時代,短信、電話、見麵,生日宴,一樣都不能少。 ”

 

蘇月意味深長地接口道:”三十了,三十而立,該是成家立業的時候了。 ”說著,她仔細地觀察著楊凱的反映。 他們已經戀愛三年了,感情一直很穩定,以前也說過三十歲時結婚,如今他們兩個都三十歲了, 楊凱今天會求婚嗎?

 

今天午餐時,蘇月的閨蜜柳敏給她慶生。 柳敏一直問她,你家楊凱什麽時候跟你求婚啊? 會不會是今天生日宴的時候? 柳敏是她的中學同學,兩個人在美國的同一個城市相遇,分外親切,從此成了無話不說的閨蜜。 柳敏跟蘇月同年,可是兒子已經四歲了。 生物鍾在催人,由不得蘇月不急。

 

楊凱並沒有接蘇月的話,他的眼神中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焦慮,他岔開話題道:”今天你生日,菜都你點,喜歡什麽就點什麽。 ”

 

這是一家法國餐廳,有淡雅的花香縈繞,燈光昏黃,桌布雪白。 蘇月點了法式蝸牛,鱷梨汁蝦,綠蔬拚盤沙拉,烤小羊排,楊凱要了蛋黃醬小牛肉,他們又要了兩杯紅酒。

 

菜很快上來了。 鮮嫩的蝸牛肉,佐著蒜蓉、香菜和奶油,蘇月用小叉子叉起一個蝸牛,放入口中,柔滑多汁的蝸牛肉 和香醇的佐料在口中交融出美妙無比的滋味,她滿意地眯起了眼睛說: ”我宣布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美食! ”

 

楊凱看著蘇月誇張的樣子也笑了起來,眼睛裏滿滿的寵溺。 其實蘇月發覺最近楊凱偶爾會流露出憂悶神情,問他有什麽事他卻總說沒事,不過這會兒蘇月看見楊凱的眼睛裏清澈澄明,完全全全都是愛意。 她喜歡這個樣子的楊凱。

 

楊凱吃了一個蝸牛,就把盤子放到蘇月的跟前說:”你喜歡蝸牛就都給你吧。 ”他其實隻比蘇月大了四個月,但他一直像個大哥似地照顧蘇月,處處讓著蘇月。 

蘇月夾了一個蝸牛給楊凱,兩個人每個菜都是這麽你一口我一口濃情蜜意地吃著。 到了上甜品的時候,楊凱給侍者遞了個眼色。

 

一會兒,蘇月看見侍者捧著蛋糕走了過來,後麵還跟著五個侍者,他們一麵走一麵唱著《生日快樂》歌, 楊凱也跟著他們一起對著蘇月唱道。 蘇月被大家圍著唱歌,感動得眼睛亮晶晶的,眼角隱隱淚光閃爍。 一隻粉色的圓形蛋糕,上麵點綴著各色水果,中間插著三根蠟燭。 ”許願啦,許願啦”,大家哄笑著。 蘇月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虔誠地許了一個願望:希望三十歲能夠結婚。

 

很多年後,她有點後悔當時許願的時候太含糊了,沒有把願望說得更清楚些。

 

蘇月吹滅了蠟燭,侍者們又說了一遍生日快樂這樣的話,也都散去了。 楊凱小心翼翼地切了一片蛋糕,遞給蘇月。 蘇月想起在電影上看見過將戒指藏在蛋糕裏的情節,她仔細地審視了一遍蛋糕,拿著勺子擺弄了幾下,沒有發現什麽。 她想:若是戒指在蛋糕中間,她一不小心磕崩了牙齒或者咽了下去還得上醫院,那該是多麽糟糕啊! 希望楊凱不會做這種事。 她這麽想著,瞟了一眼楊凱,看見楊凱正大口地吃著蛋糕,跟蘇月的眼光一對上,嘴角還揚起一個撩人的弧度。 蘇月小心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一塊蛋糕安然無恙地落肚,什麽也沒有發生。

 

就在這時,楊凱站了起來,從衣服口袋裏取出了一個小首飾盒。 蘇月的眼睛激動得閃閃發亮,天哪,她剛許下的願望馬上就能實現了? 楊凱終於要求婚了?

 

蘇月心中期待的小舟已經高高地升起了帆,她急不可耐地想聽到楊凱說,嫁給我好嗎? 她將以全身全心來回答,好!

 

蘇月眼中的火花很快就暗淡了下去,蒙上了淡淡的陰翳,她看見楊凱打開首飾盒,裏麵閃閃發光的是一條金項煉。 楊凱給她戴在了脖子上,項煉的雞心上是一個”Love”字。 蘇月穿了一件低胸小禮服,外加一件鏤空羊毛開衫,項煉貼在胸口,十分的妥帖,可是蘇月感受到的卻是金屬的涼意。 她實在太失望了。

 

回去的路上,蘇月一路都很沉默,楊凱也一樣沉默。 月光灑下一地銀輝,春天的夜晚,蘇月卻覺得很冷,她從車子後座抓了一件外套披上。

 

“冷嗎?” 楊凱溫柔地問道。

 

“還好。” 蘇月情緒不高地應了一句。 她從側麵看著楊凱,清秀的麵龐,筆挺的鼻梁是這張臉最優秀的部分,狹長的眼睛不大但亮若星辰,蘇月太熟悉這雙眼睛了,她無數次沉醉在這雙眼睛裏,有時如秋水清澈,有時如月光溫柔,有時如遠山朦朧,有時如火焰熾熱。 蘇月在心裏歎了一口氣,她愛這個男人,她真的很愛他,即便有點不開心,她依舊舍不得生他的氣 。

 

楊凱將蘇月送到家門口,為蘇月開了車門。 他一手摟住了蘇月的細腰,在她的耳邊輕語:”我今天在你這兒過夜。 ”

 

楊凱已經買了一個連棟屋,也就是他們今後的婚房。 蘇月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單間。 他們並沒有同居,一是楊凱的房子離蘇月的公司有點遠,二是蘇月是個有儀式感的女生,她總覺得應該結婚後兩個人才能住在一起。 當然楊凱有時會在她這兒過夜,而她也時常會在周末到楊凱那兒小住。

 

他們相擁著進了蘇月的房間。 楊凱一進門就吻住了蘇月,一麵吻一麵說:”你今天真的好美! ”

 

蘇月今天花了不少功夫精心打扮,細細的眉毛描得如同柳葉,彎彎的眼睛因為眼線的修飾,看上去顧盼生輝,一件黑色低胸小禮服顯得嫋嫋娉婷,優雅性感。 楊凱的手伸進了蘇月的裙子裏,衣服一件件地落在了地板上。 兩個人滾落在床上,楊凱咬著蘇月的嘴唇,舌尖長驅直入,他緊緊地抱住蘇月的身體,彷佛要把蘇月整個嵌入自己的身體。 他在蘇月的身體上努力地耕耘著,兩個人翻雲覆雨,彼此纏繞,最後楊凱的臉抽搐了一下,伴著蘇月的呻吟,兩個人一同衝向快樂的雲端。 楊凱倒在蘇月的身邊,輕輕地說了一句:”我愛你,月月,真的愛你。”

 

“我也愛你。” 蘇月看著楊凱的眼睛說道。 楊凱最近做愛時比起以前更加用力甚至略微粗暴,眼睛裏偶爾也還透露出一種複雜的糾結的神色,但是蘇月問楊凱,楊凱一直否認有事,還 說是因為越來越愛蘇月了所以忍不住會更加用力。 蘇月想,也許是自己太敏感了。

 

蘇月對於自己能夠遇到楊凱,也是十分感恩命運。 她並不是以前沒有談過戀愛,但是楊凱才讓她嚐到了真正的愛情的滋味。 她想,許多人一輩子都不曾經曆過愛情,隻是到了適婚年齡就結婚了,自己是多麽幸運,在茫茫人海中,能夠覓得傾心相愛之人。

 

蘇月本來上大學的時候有過一個男友,後來蘇月考上了研究生,男友卻沒有考上,男友的心理開始不平衡,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岌岌可危。 蘇月鼓勵男友第二次考研,可是男友依然沒有考上。更糟糕的是男友因此情緒崩潰,立馬就跟蘇月分手了。 蘇月之後便潛心學習,研究生一畢業就到美國留學,用了三年時間考了CPA並且順利找到工作。

 

三年前,蘇月逛商場時,看見一家帽子店正在清倉大拍賣,門口擺了一堆各式款樣的帽子。 蘇月看中一頂藍色鍾形帽,便到邊上的長鏡子前試戴。 一會兒,一位男生入鏡了,高高的個子,在試戴一頂藍色的棒球帽。 鏡子裏的兩個人看著太般配了,年齡相仿,身高相配,都穿著藍色衣帽,都是清秀長臉 ,高挑身材,兩個人顯然都感覺到了這一點。 蘇月轉過身的時候,那個男人一雙狹長的眼睛滿含笑意地說:”你戴這頂帽子很好看。 ”

 

這是他們的定情帽子,他們互相都珍藏著這頂帽子。 那天兩個人可謂是從鏡子裏一見鍾情,互有好感,愛情就這麽簡單自然地降臨了。 楊凱從帽子開始搭訕認識,兩個人便有了交往。 交往之後兩個人更覺得情投意合,相見恨晚,他們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太多的共同語言。 他們同是大陸來的留學生,楊凱大學一畢業就來到美國,比蘇月來得更早一些。 他們的本科專業都是數學,一個到美國做財務管理,一個做信息管理,”數學是藝術,是詩歌,是哲學,是一切學科的基礎。 ”楊凱這麽說,蘇月舉雙手讚成。 他們同是江南人士,口味清淡,喜歡竹筍和青團。 他們都是有點文藝的理科生,喜歡看電影、讀書,楊凱愛攝影,蘇月愛畫畫。 他們不需要刻意的努力和迎合,自然而然地便是珠聯璧合,默契橫生,就像是兩個齒輪,不需要任何磨合,他們已是契合得絲絲入扣。

 

蘇月不希望有任何意外橫亙在他們之間,她又一次問楊凱:”你最近出了什麽事嗎? ”

 

“沒有。” 楊凱又一次否認道,但是蘇月看見他眼睛裏有一絲遊離。

 

楊凱將蘇月的手放在唇邊親吻道:”月月,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他將蘇月的手攥得很緊。

 

蘇月點點頭說:”嗯。 ”她想了想,終於還是把心裏的話說了出來:”凱文,我們以前說過三十歲結婚的......”

 

楊凱一時沒有回應,過了一會,他忽然問道:”月月,你說結婚的意義是什麽? ”

 

“為了人生更加完美,為了有個家。”蘇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楊凱笑了起來,他愛撫地摸了摸蘇月的頭發說:”真是一個文藝的回答。 ”隨即他岔開了話題:”你的頭發真好啊,又黑又多又香。今天用的是什麽香水?真好聞。 ”

 

“Eternity,永恒。”

 

“這個牌子好,我們就要永恒。”楊凱又一次吻著蘇月說道。

 

他們隨意地聊著,春天的花香從窗欞的縫隙裏漫了進來,芬芳靜謐。

 

2。

 

翌日, 蘇月到辦公室不久,柳敏的電話就來了。

 

“昨天怎麽樣? 楊凱跟你求婚了嗎?” 她的聲音透著興奮。

 

“沒有。” 蘇月說道,她把昨天的生日宴簡單地跟柳敏描述了一遍,說到首飾盒裏是項煉不是戒指的時候,語氣中依然有著淡淡的失望。

 

“這是為什麽呢?” 柳敏疑惑地說:”我在網上看到過一篇文章,男人不想結婚隻有兩種可能,一是不想負責,二是覺得對方不夠成為自己的妻子 。 照理說你們感情那麽好,楊凱人看上去也挺踏實的,不應該啊...... ”

 

蘇月無語,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而且她每次提及結婚的事,楊凱就會岔開話題。

 

“主要是你三十了,該是生孩子的年齡了,再拖下去對於生育不利。” 柳敏接著又說。

 

蘇月又何嚐不知道這些。

 

柳敏的語氣突然變得歡快起來:”對了,忘了告訴你,我懷孕了,準備生二胎。 ”

 

“恭喜啊,你真是太圓滿了!” 蘇月真心地說道。

 

蘇月和柳敏是中學同學,那時蘇月是學霸,考上了重點大學,柳敏成績平平,高考名落孫山,隻得上了護校。 柳敏在讀護校期間,認識了她現在的丈夫鍾林。鍾林比她大四歲,當時正在準備出國讀博。 不久他們就結婚了,柳敏跟著鍾林一起來到美國,她在美國又修了護士執照。 如今鍾林在大學做終身教授,柳敏在醫院做注冊護士,一個孩子已經四歲,另一個又即將來臨,當真是人生贏家。

 

“我忽然有個主意,你聽聽怎麽樣?” 柳敏說道。

 

蘇月洗耳恭聽。

 

“我把我的驗孕棒給你,你跟楊凱說你懷孕了,看看他是什麽反應? 這樣你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實想法,總比這麽一直拖著為好。 ”

 

蘇月想了想,大概就是兩種反應:一是我們結婚吧,二是你去打掉吧。 如果是第一種,那麽至少說明楊凱並不是不想負責任,如果是第二種,那麽要知道他的理由。 

 

“可是,這樣試探好像不合適吧。” 蘇月猶豫地說。

 

“就試試他的反應,其後馬上告訴他真相就行了,別太當回事,當個玩笑好了。 你不是說他最近有些奇奇怪怪,問他又說沒事,看看能不能問出真正原因。 ”

 

蘇月沉吟半響,最後點點頭說:”好吧,我試試,至少可以知道凱文最近到底在想什麽。 ”她一直很納悶楊凱最近的變化。

 

周六的上午,春光明媚。 蘇月先到柳敏家取了驗孕棒,接著給楊凱發了短信:”今天有重要的事跟你說。 ”她驅車來到了楊凱的家裏,一棟三居室二衛半的連棟屋,幹淨明亮。 楊凱正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整理他的攝影作品,看見蘇月進來,便招呼她說:”蘇畫家, 幫我看看這兩張哪張更好? 我們攝影協會要辦一個網路展覽。 ”

 

蘇月在楊凱的邊上坐下來說道:”你們攝影協會活動真多。 ”楊凱參加的是本地華人組織的業餘攝影協會,他們經常有聚餐、主題活動。 蘇月曾經跟楊凱一起去公園打鳥。

 

楊凱給她看他一直在糾結的兩幅作品:一幅是兩隻憨態可掬的小鳥相對棲息,鳥嘴微張,四目相對。另一幅是一隻鵝媽媽後麵跟了一串毛茸茸的小鵝在水中嬉戲,鵝爸爸在後麵守護,一家子其樂融融。 蘇月說:”兩張都很好啊,一張是相愛的一對,一張是有愛的一家...... 還是鵝這張吧,更溫暖。 ”

 

“好,聽你的!” 楊凱幹脆地說道。 他轉過頭來,問蘇月:”你說有重要的事,什麽事啊? ”

 

蘇月沉吟了一會,她拿過包包,從裏麵拿出驗孕棒,放在沙發上說:”這是我今天早晨在家裏驗的。 ”

 

驗孕棒上兩道醒目的紅杠。

 

“這是什麽意思?” 楊凱不解地問。

 

蘇月給楊凱看說明書,兩道紅杠就是懷孕,也就是說,她懷孕了。

 

“這個準嗎?” 楊凱懷疑地問道。

 

“很準,我已經驗過兩次了,我非常肯定,我懷孕了!” 蘇月神色非常肯定地說道,她接著又問:”我懷孕了,你高興嗎? ”

 

楊凱的臉變得煞白,他又一次問道:”你確定? ”

 

蘇月堅定地地點了點頭,她想做戲就要做全套,就又添油加醋地說:”我不能更確定了,我已經快兩個月沒有來例假了。 ”其實她不久前來過例假,但是她例假一般四天就結束了,這次正好在工作日,楊凱並不知道。

 

“你怎麽會懷孕?” 楊凱的兩道濃眉擰在了一起。

 

“我已經停用避孕藥半年了。” 自從蘇月有了結婚的想法,她就不再吃避孕藥了。

 

楊凱又一次看著蘇月,臉上有一種很奇怪的表情,彷佛蘇月一下成了陌生人。

 

 ”我去下衛生間。 ”楊凱說著匆匆地走進衛生間,將門反鎖了。 他在裏麵足足呆了十分種,這十分鍾對於蘇月來說也是十分的煎熬,她想為什麽楊凱聽見自己懷孕沒有半點開心的樣子,是他根本不打算跟自己結婚,或者是他有家族遺傳病不能有小孩? 想到後麵一點她忽然有點害怕起來。

 

楊凱終於從衛生間出來了,他出來的時候臉色非常難看。

 

蘇月的心直往下沉。 這是她下得一個賭注,賭楊凱會說我們結婚吧還是你去流掉吧,她看著楊凱陰鬱的臉,覺得他一定是選擇後者。

 

楊凱開口了,說的卻是:”我們分手吧! ”

 

宛如晴天霹靂,蘇月怎麽也沒想到楊凱會是這個反應,她脫口而出:”為什麽?! ”

 

“你心知肚明。” 楊凱一付不欲多言的樣子,他簡單地說道。

 

“我不知道,你把話說明白點!” 蘇月氣憤地說道。 前兩天這個人還對她海誓山盟說要永遠在一起,今天一下就翻臉無情說分手。

 

“沒必要了,給大家都留點麵子的好。” 楊凱依舊是不想多說,眼神卻是冷得可怕。 蘇月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楊凱,她覺得自己完全不認識這個冷戾絕情的人。

 

“我懷孕了,你不光不想負責任,而且因此想分手,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蘇月憤憤然地質問道。

 

“我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楊凱毫不客氣地回擊道。

 

“我怎麽啦? 我是女人我會懷孕,我怎麽啦? ”蘇月氣得大叫大嚷起來。

 

楊凱用一種從未有過的嫌惡的眼光看了蘇月一眼說道:”我不想再看見你了,你把東西收拾一下就走吧。 我出去,你一個人慢慢收拾。 我晚上回來時,希望你已經不在這兒了。 ”

 

蘇月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是這樣的結局,也沒想到楊凱會有這樣冷酷無情的一麵,那個她認識的溫柔多情、體貼入微的楊凱去哪了? 楊凱臉色蒼白陰戾,拿著車鑰匙大步走了出去,門”怦”地在他後麵重重地關上了。

 

淚水從蘇月的臉上奔湧而下。

 

“為什麽,為什麽啊? !” 她一個人嚎啕大哭了起來。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哭累了,就一個人木然地坐在沙發上。 她想楊凱對於自己懷孕竟是這樣的態度,無論如何兩個人也是完了! 這個地方她也是永遠不想再來了! 她開始收拾東西,她在楊凱這兒的東西也不多,幾件換洗的衣服。 可是想到自己那麽投入地愛了三年,竟是這樣的下場,她忍不住又哭得泣不成聲。

 

她給柳敏打了個電話,柳敏一聽也是驚訝得不行,一直說沒想到楊凱是這樣的人。 她見過楊凱幾次,印象中溫柔陽光的男子,怎麽會一下就這麽翻臉無情? 男人如此善變絕非良配。

 

柳敏作為旁觀者,畢竟比蘇月要冷靜一些,她想了想就對蘇月說:”顯然他就沒打算跟你建立家庭,這種人趁早分開了是好事! ”她接著又特別不平地說:”要是離婚了還能分一半財產,現在這樣真是白白浪費了三年青春! 你看到什麽好東西就拿了,不要太便宜了這個渣男! ”

 

蘇月就又在楊凱家翻了翻,看見抽屜裏有她送給楊凱的手表,那是兩年前她花了三百多美金買的,那時她剛剛工作也沒什麽錢,她還從未為自己花過這麽多錢,她生氣地把手表放進了自己的包裏。 她在衣帽間的玻璃櫃子裏看見他們定情的藍色棒球帽,她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兩腳。 她順手又拿走了兩幅畫,那是她跟楊凱逛畫展時她挑的畫。 一幅是沉靜的白衣少女,楊凱說氣質像她,但她更有韻味。 一幅是占據整個畫麵的色彩豐富濃鬱的花朵,有種打動她的熱烈的美。 蘇月想起以前逛畫展的甜蜜,淚水又嘩嘩地落了下來。

 

蘇月最後走的時候,把房門鑰匙扔在了地上。 她也是自尊清高的人,第一次被人這麽趕了出來,還是她傾心相愛之人,又是傷心又是氣憤,回家的路上淚水止不住地從臉上滑落。

 

雖然是第二次戀愛分手,但是蘇月這次是傷得最深、最徹底的一次,她是如此毫無保留地投入到這場愛情中去,她愛得如此真誠、如此堅定,沒想到她以為的天作之後、永恒愛情就這麽結束了,結束得如此迅速, 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內一切都完了,什麽也沒有留下,而且還結束得如此難堪! 她的心痛得鮮血淋漓,萬劫不複!

 

蘇月很快就發現,她真是什麽也沒有留下,楊凱拉黑了她所有的社交媒體,他把蘇月完全與他的世界隔絕了。

 

我真是瞎了眼,楊凱居然是這麽變態的渣男! 蘇月一遍遍地罵楊凱,罵自己,最後她罵累了,沉默了,麻木了。 她在家休息了三天,就回去上班了,她需要生存,她沒有更多的時間來哀憐自己愛過的心。 但是她再也不一樣了,她變得心灰意冷,彷佛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空心人,每天的日子如同行屍走肉。

 

柳敏有時來看她,隻是所有安慰的話都是如此蒼白。 蘇月眼神空洞,她說她再也不會相信愛情了。 柳敏順著她說, 就是,找個善良可靠的過日子就是了。

 

3.

 

時間是醫治一切的良藥。 生活要繼續,人需要不斷調整自己。 兩個月後,蘇月的情緒漸漸穩定,雖然依舊無精打采,但也不會動不動就泫然欲淚了。

 

初夏的周末,柳敏又請蘇月到家裏吃飯。 這些日子,蘇月和柳敏約飯的次數急劇上升。 以前蘇月忙著跟楊凱談戀愛,隻有工作日跟柳敏午餐,或者偶爾過年過節時大家聚餐。 現在柳敏為了安撫蘇月的情緒,也是一直盡心盡力。 蘇月知道,如果沒有柳敏,她會更加難過這個坎的。

 

這次蘇月在柳敏的家裏,看見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子。 鍾林介紹說這是梁坤,他工作中認識的一位同事,一位在政府工作的科學家。 梁坤看著比大家年長些,中等身材,微胖,戴一副黑色眼鏡,笑起來一臉憨厚, 但不笑的時候又看上去很有主見。 雖然柳敏事先並沒有跟蘇月提起要給她介紹男友,但是蘇月一到那兒就明白了。

 

蘇月並沒有心情相親,但是柳敏說她不能這樣一直消沉,忘掉上一段戀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開始一段新的戀情。 蘇月說我再也不會愛了。 柳敏說那就隻是處對象,不是談戀愛。 蘇月聽見處對象這種說法,倒是難得地笑了一下。

 

梁坤看見蘇月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 蘇月身材高挑,容顏秀麗,比起柳敏更為出色,更難得的是蘇月有一種文藝的書卷氣,看上去氣質優雅出眾。 蘇月看見梁坤就想起柳敏說的處對象的說法,抿嘴樂了一下。 梁坤看見蘇月對自己笑了,大受鼓舞,一直對蘇月大獻殷勤。 他一會給蘇月遞水,一會把水果盤放到她跟前,雖然顯得有些笨拙,但並不令人反感 。

 

蘇月到廚房去給柳敏幫忙。 柳敏已經懷孕將近四個月了,有點顯懷。 蘇月說:”你這懷著孕還張羅這種事。 我本以為就是吃頓便飯,沒想到你是為我相親組的飯局,多幸苦啊。 ”

 

柳敏說:”大多是保姆已經準備好的了,像醬鴨、醬肉之類的,我蒸一蒸就可以了。 鍾林又出去買了壽司和雞尾蝦,我就做兩個簡單蔬菜。 ”柳敏又小聲地跟蘇月說:”怕說了相親你不來,現在這樣比較自然,反正願不願意交往隨你的便。 ”

 

蘇月沒有說話。 她幫著柳敏整理豆角。

 

“有一件事要先告訴你。 梁坤結過婚,但是離婚沒孩子。 他三十五了,沒有經曆反而不正常吧。 ”柳敏繼續跟蘇月說悄悄話。

 

“是嗎? 為什麽離婚? ”蘇月兩道秀眉警覺地豎了起來。

 

“他跟他前妻是網絡交友軟體認識的,他前妻隻是想利用他到美國獲取身份,身份一拿到就離開他了,也是個受過傷的人。”

 

蘇月聽了沒有作聲,同時天涯淪落人,她對於梁坤有種同情。

 

吃飯的時候,鍾林讚揚梁坤是個優秀的科學家,他們在羅馬開會時認識的,公務員的工作也是很讓人羨慕。

 

梁坤說,其實他最初也是想找終身教授職位的,沒找到才去做公務員的。

 

蘇月聽了,覺得這個梁坤倒也是誠實之人。

 

這頓飯之後,梁坤就開始約會蘇月。 第一次約會是周六上午的早餐,在一個叫半畝園的中餐館,有豆漿、燒餅、油條。 蘇月想起楊凱約她總是咖啡館、法國餐廳、畫展、電影院。 這兩個人真是截然不同。 不過想到楊凱,她的心裏又隱隱作痛。

 

倘若在從前,蘇月絕對不會給梁坤這樣的人機會。 梁坤是做科研的,生活單調,興趣狹窄,不知道張愛玲,也不知道莫奈。 他真是個非常普通的男人,各方麵都平平無奇,他對於蘇月完全沒有任何吸引力。 但是經曆了楊凱之後,蘇月現在的想法完全變了。 她根本不再在乎自己是否有感覺、是否喜歡這個人,她隻要求這個人不討厭,長相不難看,是個負責任的、踏踏實實過日子的人就行。 至於是否知道張愛玲和莫奈,對於生活也實在沒有任何影響。

 

梁坤第一次摟住蘇月的時候,蘇月並不排斥,梁坤的肩頭很厚實,她把頭靠在梁坤的肩上,甚至覺得很舒服, 她實在太累了。 但是當梁坤吻他的時候,她本能地閉上嘴唇,梁坤也沒有強迫她,隻是輕輕地觸碰了她的嘴唇。

 

盛夏的時候,梁坤帶蘇月去了他的家。 他有一個大院子的獨立屋,他領著蘇月參觀了他的房子,四臥兩衛半,前廳和客廳都是通頂式的,氣派明亮, 大落地窗,陽光從半開的百葉窗中投下一格格的柔和的光影。 通向後院有一個大陽台,從陽台走下,來到梁坤最驕傲的地方,他開辟的菜園。 他如數家珍地給蘇月看菜園裏的瓜果蔬菜,西紅柿,黃瓜,絲瓜,豌豆 ,茄子,玉米,藍莓,櫻桃等等,生機勃勃,盎然喜人 。

 

“我業餘時間就喜歡擺弄這些,自家種的,新鮮,安全。 ”梁坤說道,他又跟蘇月說:”喜歡吃什麽水果,自己摘。 ”

 

這天梁坤用自家種的蔬菜,做了拍黃瓜,鹹肉豌豆,炒茄子,排骨絲瓜湯,雖然都是簡單家常菜, 但因為是自家地裏新鮮摘的,鮮嫩無比。 晚上,蘇月躺在陽台的藤椅上,繁星點點,涼風習習,青草和瓜果的清香抹過臉頰, 她忽然覺得這樣的生活也很好。

 

從這天開始,蘇月和梁坤的關係突飛猛進,他們相識半年後,梁坤就求婚了。 梁坤說:”我也不會虛頭八腦的,但是你嫁給我,我會盡我的能力給你一份安定的生活。 ”

 

蘇月點頭答應了。 她已經不再希冀愛情,那麽安全感就是她想要的。

 

他們在美國沒什麽親戚,兩個人也都不想操辦婚事,便去了歐洲旅行結婚。 旅行回來之後,蘇月搬入了梁坤的大房子,梁坤還把蘇月的名字加到了房產證上。 蘇月正式成為梁太太。

 

梁坤總的來說,是個好人。 若是以前,梁坤這樣的男人隻會讓蘇月發張好人卡打發了事,現在蘇月要學著接受這樣的梁坤。 一個人的優點和缺點時常是連在一起的,比如梁坤固執,念舊,不太容易接受新食物,從好的方麵說是有安全感,不會喜新厭舊,見異思遷, 從另一方麵來說,生活難免枯燥,一成不變,除了種菜,他似乎也沒有其它興趣愛好。 不過對於曾經在愛情中遍體鱗傷的蘇月來說,雖然偶爾也會想念跟楊凱在一起靈犀相通、你儂我儂的快樂和浪漫,但是那種想念隨之而來的就是錐心刺骨的痛楚, 她覺得眼下這般枯燥但平靜的生活也是很不錯了。 雖然沒有驚喜,但也沒有驚嚇。

 

4.

 

蘇月三十一歲生日的時候,恰好是周末,梁坤帶她上一家叫天香樓的中餐館吃飯。依舊是靠窗的座位,蘇月在絳紅色的椅子上坐下來的時候,習慣性地看了一下窗外,東邊的月亮已經升起,淡淡的、薄薄的,掛在樹梢之間。

 

梁坤坐在她對麵,平平淡淡的臉,笑起來帶著憨厚。 他讓蘇月點菜,他自己點了一個椒鹽排骨。 蘇月點了炸春卷,清蒸龍利,清炒豆苗。 梁坤又為蘇月點了一碗牛撈麵,他說生日要吃長壽麵。

 

沒有電子賀卡,沒有玫瑰花,也沒有項鏈,不過,蘇月手上的一枚鑽戒已經戴了四個月了。

 

吃甜品的時候,梁坤要了一片水果蛋糕。 他說:”生日不能沒有蛋糕,但我也不愛吃甜食,就要一片吧。 ”梁坤又要了一根蠟燭,插在蛋糕上說:”許個願吧。 ”

 

蘇月忽然想起去年許的願,她希望三十歲結婚,果然她的願望是滿足了,隻是物是人非,當時心儀之人卻並非今日所嫁之人! 她的眼睛不由得有些濕潤起來。 她掩飾地說:”我去下洗手間。 ”

 

餐館很大,也算雅致,洗手間在外麵的走廊裏,她穿堂而過。 她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看見走廊裏有個男人正在望著她,高高的個子,狹長的眼睛。 她的心急劇地跳了起來。 那個人走了過來,跟她打了個招呼:”好巧啊。 生日快樂! ”

 

眼淚控製不住地從蘇月的臉上落了下來。

 

那個人頓了頓,眼光滑過蘇月手上的戒指,又說了一句:”你的身材恢複得不錯,跟以前一模一樣。 ”

 

蘇月拭去眼角的淚,抬起眼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他也跟以前一模一樣,但是眼睛裏卻多了幾分遊戲人間的不羈。 蘇月從楊凱這句話裏,意識到他還以為自己剛生了孩子,想到當時因為說懷孕了他曾經的惡劣態度,她冷冷地說道:”你該不會以為我還會生下你的孩子? 做夢去吧! 當時跟你說懷孕都是假的,懷孕的是柳敏,我們不過想試探一下你而已! 沒想到試出來你竟是如此無恥的渣男! 人渣! ”

 

蘇月當時被楊凱的分手一下砸懵了,都沒有來得及罵他,如今終於當著他的麵罵了出來,心裏一下舒暢多了。

 

楊凱聞言,卻是一付如雷擊中、目瞪口呆的樣子,他嘴裏喃喃道:”你懷孕是假的? 那麽為什麽這麽快結婚了? ”

 

“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哪裏都像你這麽遊戲人生不負責任的!” 蘇月甩下一句話,就走回餐廳,梁坤還在等著她。

 

“怎麽去衛生間去了那麽久?” 他顯然等得有點著急了。

 

“哦,我肚子不太舒服。 ” 蘇月掩飾道。

 

“那得喝點熱水。” 梁坤說著,招呼侍者拿杯熱水,他又關切地說:”蛋糕吃點意思一下,吃不下我幫你吃。 “

 

“你不是不愛吃甜食嗎?”  

 

“浪費不好。” 

 

蘇月吃了兩小口蛋糕,就停下了。 梁坤接過去吃了起來。 蘇月轉過臉去看著窗外,月亮已經升到中天,光華燦爛。 她從窗玻璃的反光中看覺楊凱一直呆呆地望著她。 他坐在店堂後麵的一張大圓桌上,同桌的有幾個她見過,是他的攝友。 蘇月想起楊凱說過他們攝影協會經常在天香樓聚餐。 

 

 楊凱逼人的目光讓蘇月有些不自在,她攏了下耳際的發絲,看見梁坤快吃完了,便說:”我們回家吧。”  

 

第二天,蘇月上班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陌生的號碼,驚訝地發覺竟是楊凱。  

 

“你出來一下好不好? 我在你公司邊上的咖啡館,我有事要跟你解釋。”  

 

“我們之間還有什麽可說的?” 蘇月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這個人忘卻,她不想再沉湎舊事。 昨天的意外見麵,已經使得她心神不寧了。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向你解釋,我覺得這對你我都好。”   楊凱又說。

 

蘇月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楊凱為什麽那天反應那麽大、態度那麽不可理喻,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她也想知道一個答案。  

 

蘇月走進久違的咖啡館,自從跟楊凱分手後她就沒有再來過。 熟悉的咖啡濃鬱的香味,熟悉的靠窗的灰色的沙發,熟悉的優雅而修長的身影,她和楊凱曾經無數次在這兒約會。

 

她坐了下來,發覺楊凱已經為她買好她喜歡的卡布奇諾。 他的眼圈發黑,臉色憔悴,眼神雖然憂傷,卻比昨日清澈。  

 

他聲音沙啞地開始說道:”我想告訴你一件事,一件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的事。 雖然我也希望你不要跟任何其它人說,但是我覺得我應該告訴你,是我欠你的。”  

 

蘇月好奇地看著他,眼神清亮。 楊凱彷佛被蘇月的眼神灼了一下,他閉了一下眼,神色中閃過一絲痛楚。 他接著說道:”我本來打算在你三十歲生日向你求婚的,可是就在你生日前兩個月的時候,我偶然發覺自己得了一種叫做VC的不育症。 醫生說不影響性生活但不能生孩子。 當醫生告訴我的時候,我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我不知怎樣向你啟齒,我不知你會不會介意,我不想失去你。 我問你結婚的意義的時候,我想知道孩子對你有多重要,可是你給了我一個很文藝的回答。 那一段時間,我每天都很煎熬,神經極為緊張,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極力控製,一個人的時候快要發狂。 當你跟我說你懷孕的時候,我整個人立刻崩潰了! 我不明白我以為很相愛的人怎麽可以跟別人有了孩子,我又羞於說出自己的隱疾。我隻覺得天崩地裂,完全受不了了! 所以那天我跟你態度極其惡劣,對不起。” 

 

蘇月驚訝地張大了嘴,呆若木雞,跟楊凱昨天如雷擊中的模樣一樣。 原來背後是這樣的故事,她心中所有的恨刹那間土崩瓦解,淚水撲簌簌地落了下來。 

 

“可是你說過你早年曾經戀愛還使得女孩懷孕流產,你因此悔恨莫及?”因為他們互相坦白過過往曆史,蘇月才沒有往這方麵想過。

 

“那是在國內的事了,後來雖然是女孩跟我提的分手,但我心裏也是非常愧疚。也許是上天懲罰我的過去,這個病是後來才得的。可能跟我最近做pre-sales,經常久站有關。” 楊凱解釋道,他接著又說:“跟你分手後的一個月我的日子過得昏天黑地。 我請了半個月的假期,躲在自己的家裏,我把電話號碼全換了,我過著與世隔絕、混混沌沌的生活。 我想不明白我以為真心相愛的姑娘為什麽會出軌,跟別人有了孩子為什麽還如此大言不慚地賴上我,我想很可能你是跟有夫之婦有染......這種想法讓我痛苦不堪,簡直要我的命!我又為自己的病極其自卑難過,生活在我的眼裏一片灰暗。” 

 

蘇月想到她那段也是不堪回首,被傷害的痛苦和被拋棄的恥辱交織在一起每時每刻都在噬咬她的心,沒想到楊凱跟她承受的是一樣的折磨。  

 

“兩個月後,我終於情緒穩定下來。 我漸漸回複正常工作,也開始去看病,直麵自己的隱疾。 後來找到一個醫生,他說可以手術治療。 四個月前我做了手術,醫生說已經好轉。 我也是不久前才開始恢複社交活動,沒想到在餐館就巧遇到你。”  

 

楊凱說到這裏,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的樣子。 蘇月也終於完全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後果。 四個月前,正是她結婚的時候。 她跟楊凱連傷痛和愈合的時間線都這麽一致。 

 

楊凱接著又歎息道:”我身體的病在好轉,心裏的病卻沒有,我再也無法相信愛情,也無法相信女人。我變得玩世不恭,逢場作戲,我真的變成了你口裏的渣男了。” 

 

 蘇月也歎道:”我又何嚐不是,經過這件事,受傷至深,再也無法相信愛情。”  

 

經過這件事,兩個人都不再相信愛情,隻是男人選擇了自我放縱,女人選擇了嫁給安穩。  

 

“我沒有想過你隻是在試探我,不是真懷孕,因為那天你說得那麽肯定,而且平時你也不像會以此試探的人......” 楊凱又長歎一口氣道。

 

“是柳敏的提議,開始我也覺得不妥,後來她說服了我,主要是那段時間你一直心神不寧的反常,我也想知道是為什麽。” 蘇月簡單地解釋道。木已成舟,再多的解釋也沒有意義了。

 

楊凱望進蘇月的眸子,忽然問道:”假如我那時把實情告訴你,我會失去你嗎?”  

 

蘇月怔了一下,隨後淡淡地說:”沒有這個假如,不是嗎?”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告訴我,好嗎?” 楊凱堅持道。 

 

蘇月抬起頭,那雙曾經讓她沉醉的眼睛正緊張地看著她。她沉思片刻,便說道:”我想我會陪你去看病。現在科技這麽發達,真想要小孩還可以做試管嬰兒。這應該不是太大不了的事。”

 

楊凱的臉上有一種悲喜交集的神情,他長歎一口氣說:”謝謝你,我真的很欣慰聽見你這麽說,說明我沒有看錯你,說明我們過去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悲的是,因為我沒有跟你坦白,結果造成了一場無法挽回的誤會!”

 

“也謝謝你告訴我這一切,原來那麽深的傷害,隻是一場誤會......” 蘇月也很感慨。 

 

這一場誤會,他們兩個都有錯,但都不是不可饒恕之錯,怪隻怪命運太過殘忍,他們緣分太淺。  

 

蘇月低下頭,喝了兩口卡布奇諾,甜甜的泡沫酥軟美妙。楊凱的聲音似乎從遙遠處飄了過來:”我不甘心,真不甘心,月月,我們還有機會嗎?”  

 

蘇月的眼光轉向窗外,春色正濃,桃紅杏白,一陣風來,落英繽紛。 她轉了轉自己手上的戒指,答非所問地緩緩說道:”愛情就如春花,如此美麗,又如此脆弱。”

 

《完》 

 

所有跟帖: 

謝謝曉青的評論文,謝謝雲班的邀請,一篇小說拜壇也拜年!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07:25:47

歡迎水沫大作家,春節第二天做客星壇,今年的星壇會越發耀眼:) 新春快樂! -杜鵑盛開- 給 杜鵑盛開 發送悄悄話 杜鵑盛開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07:26:32

多謝杜班大作家,新春快樂,兔年吉祥~~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07:28:04

哎喲喂,跟鵑兒班列隊,熱烈歡迎大作家,水沫,來星壇玩! -雲霞姐姐- 給 雲霞姐姐 發送悄悄話 雲霞姐姐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0:41:03

上班冒泡,先給水沫拜年,再祝新春快樂! -雲霞姐姐- 給 雲霞姐姐 發送悄悄話 雲霞姐姐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0:41:54

那天讀了曉青的書評,就好期待讀這個小說,晚上回家慢慢欣賞 -雲霞姐姐- 給 雲霞姐姐 發送悄悄話 雲霞姐姐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0:43:17

買了水沫的小說集,篇篇都精彩,特別是結尾,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好刺激,謝謝你的佳作 -雲霞姐姐- 給 雲霞姐姐 發送悄悄話 雲霞姐姐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0:47:09

多謝雲班的一直以來鼓勵和支持,新春快樂~~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2:00:22

也給雲班拜年~~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4:21:38

沫沫來了!過年好!這篇小說寫得特別的好! -曉青- 給 曉青 發送悄悄話 曉青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09:13:57

多謝曉青鼓勵和支持,還介紹到星壇,謝謝~~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2:01:28

陰差陽錯的愛情,無言的結局! -laopika- 給 laopika 發送悄悄話 laopika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3:13:14

謝謝皮班閱讀留言,問好拜年~~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4:17:54

哇,沫沫大才女大作家!新年裏看到你好高興!給沫沫拜年!(好像好幾拜了哈哈) -cicila- 給 cicila 發送悄悄話 cicila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3:21:16

原來桐兒也在這玩呢,特別高興看見你, 他鄉遇故人的感覺:)也再給桐兒拜年~~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4:21:09

嗯。沫沫常來玩吧,這裏有不少你的老熟人,你的文章都適合這裏發表:)。 -cicila- 給 cicila 發送悄悄話 cicila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5:50:43

大才女的小說聞名已久,上次看到曉青的書評就很想讀,終於讀到了,文筆真好!兩個人隻能說有緣無份,造化弄人。水沫新年好! -ToClouds- 給 ToClouds 發送悄悄話 ToClouds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4:53:01

多謝雲起鼓勵,新春快樂,兔年吉祥~~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6:40:31

久仰作家大名,過年好!這個誤會好令人唏噓。。。 -唐歌- 給 唐歌 發送悄悄話 唐歌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5:04:01

作家是朋友開玩笑叫的,其實就是一業餘寫手~~多謝唐歌 ,新春快樂~~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6:42:10

雖說是業餘寫手,寫的多了,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公認的作家:) -laopika- 給 laopika 發送悄悄話 laopika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4/2023 postreply 09:01:03

文筆不錯,讚一個! -yujing_hk- 給 yujing_hk 發送悄悄話 yujing_hk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5:24:14

多謝港兄,你下麵的帖子太讚了,太有才華了~~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6:43:42

過年多說吉利話,謝水沫女士。:) -yujing_hk- 給 yujing_hk 發送悄悄話 yujing_hk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4/2023 postreply 17:00:01

剛讀完。讀到楊凱對蘇越懷孕的反應,就猜到了一些,最後陰差陽錯,兩人無緣啊。最後的結尾,或許兩人還會生出很多故事... -cicila- 給 cicila 發送悄悄話 cicila 的博客首頁 (33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5:48:54

多謝桐兒,這麽長的小說都不太好意思貼到論壇,謝謝超有才超溫暖的美桐兒閱讀鼓勵~~~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6:45:52

不長,好文不嫌長:)。也可以分幾次發帖,這樣讀著不累:) -亦冬- 給 亦冬 發送悄悄話 亦冬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5/2023 postreply 19:42:18

反轉很出人意料。在這裏看到水沫,問個好。 -cxyz- 給 cxyz 發送悄悄話 cxyz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3/2023 postreply 17:50:13

小c也在這兒,謝謝閱讀,問好~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4/2023 postreply 04:27:58

讚不夠,再讚一次。水沫是不可多得的大才女! -傅江歌- 給 傅江歌 發送悄悄話 傅江歌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5/2023 postreply 07:28:56

多謝江歌一直對我不吝鼓勵和誇獎,感激不盡~~ -水沫- 給 水沫 發送悄悄話 水沫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5/2023 postreply 13:57:52

占位先,再細讀;) -艾唱- 給 艾唱 發送悄悄話 艾唱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01/25/2023 postreply 20:22:06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