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五:端午

來源: 2020-06-27 20:33:4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3058 bytes)

爸媽:

今天端午節,哥哥嫂子和一幫人早兩天就上山了,一來探望你們,送粽子;二來避暑。她們拍的視頻裏,老爸您明顯比在城裏精神。讓我想起一句老話:“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八九十年過去了,您走遍了全國的名川大山,甚至出國旅遊,可真正最適合您的地方,依舊是那個出生的小山村。

我早就打算今天包粽子,因為明天老三朋友的孩子要回國。他雖然是北京出生長大的,但父母老家都偏南方,所以我特意包了五色豆粽。若喜歡吃甜,還可以加蜂蜜和白糖。說是五色豆粽,其實不止五種:紅豆、綠豆、小米、血糯米、白糯米、黑米、花生、蓮子、紅棗,就在我平常用來熬粥的雜糧裏,隨便抓了些。沒想到最喜歡吃的居然是老三,他通常不吃甜,五色豆粽不加蜂蜜正合他的口味,又是素的。——因為生了那場病,他現在不能吃大葷大油的,以前最愛的肉粽裏就隻能忍痛割愛了。

現在做飯,老大經常打下手。粽子也是我們一起包的。邊包粽子邊聊天,自然說到了屈原,又扯到咱們那裏的風俗。記得有一次我們回國正好趕上端午節,除了吃粽子,還綁了五色手鏈,收到了我貴愛姐她們縫的小香包。特別別致小巧的辣椒、茄子、北瓜什麽的,針腳細密,花樣繁多,串成一串掛在背上。說起香包,我倒真不會做。可能因為沒見我媽做過,沒人引導。不過,我記得往門口掛艾蒿。上次在老家的路邊,您還給我們對比過艾蒿和水蒿的區別,我現在又忘了。應該是艾蒿矮小,色白,葉寬,有絨毛;水蒿高大,色青,葉細,光滑。對嗎?我隻知道聞氣道,艾蒿藥香濃厚,水蒿幾乎無味。

我媽身體一直不太好。記得有時候她會用艾葉灸穴位。我那時小,既不懂她的苦楚,也不懂為什麽要在腿上坐一排點燃的艾葉。隻覺得她好厲害,不怕燙。唯一記得的是艾葉點燃後微不可見的青煙,以及空氣裏漂浮著的艾草的香味,很特殊,也很好聞。

美國應該也有艾蒿的。可我沒見過。我隻在中國超市看到有曬幹的艾草賣。明年去買點來,磨細了做香包試試。:)

即此,保重。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