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談天下(100)新冠病毒最大的症狀是信任危機

來源: 2020-06-01 13:56:31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7987 bytes)

如果說2020年最大的危機是什麽,那一定是COVID19帶來的危機,包括因為COVID19而引起的其它公共衛生危機,搶救中的人道危機,以及引發的就業危機和經濟危機等等,但是如果說這些都是重大的危機,其本質上帶來最大的症狀是,信任危機。

中國人的信任危機– 碼中人

下麵我就來剖析一下信任危機的方方麵麵。

第一個,人和人之間的信任

顯而易見的是,新冠病毒給每個人都帶來了極大的衝擊,而最直接的症狀是,人和人直接那種友好的互動和親密的問候成為了過去式,我們不再繼續用握手表示問候,代之的是擊肘,甚至是對腳,更加不可能用貼麵禮這種高接觸的禮儀。現在的社會關係和接觸人群基本上是最小化單位(比如直係家庭成員),而且馬上可以看出來互相的信任度。通常,從交談時兩人的裝備和距離,我們就可以看出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Coronavirus outbreak: Protect yourself and others | Nairobi Lifestyle

第二個,人和企業之間的信任

以前,人和企業之間的信任是建立在或者是雇傭,或者是用戶,或是旁觀者幾種,現在雇員對於雇主的工作環境的信任已經有很大懷疑,而作為用戶,也會擔心產品上麵有病毒的存在,勤於清潔是一個新常態,如果是旁觀者,還有一個價值判斷,某某公司是否趁機發疫情財,某某公司是否借機裁員等等。

第三個,人和政府之間的信任

任何政府,不論是民主體製還是極權體製,或是介於兩者之間,都會有自己的問題,而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當政府麵對危機時,是否會及時公布,及時處理,都是一個問號,不要以為民主體製下,政府就會及時公告,而且及時處理,這個其實是一個理想化的假設,事實上,民主體製可能的低效型,很可能不會及時反饋給民眾,但是民主體製下的自由媒體會彌補這個短板。所以,人和政府之間的信任,在各種災難麵前,都是非常脆弱的,這次也不例外。不論是中國的民眾,經常會質疑政府的數據,還是歐美的群眾對於政府的抗疫措施的不滿和抱怨,都在這次集中體現。

The 'Fake News' Virus: Is there a Cure? - ETHOZ

第四個,政府和政府之間的信任

政府和政府之間的信任,這種信任在沒有危機時,都是建立在價值觀的共同性和利益的分享性的基礎上,但是這次新冠病毒爆發,從中國開始,擴散到全世界,盡管後麵中國政府做了大量切實的努力,給世界很多國家提供了大量的有償和無償的幫助,但是各個國家,包括中美,中歐,中加,中俄,中韓,中日,中印,中非之間的關係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不同的影響,而美國也同樣的,因為大量的決定,除了極大影響到美中關係,也多少影響了一些美歐,美日,美俄,美加,美南等國的關係。很多國家都在互相甩鍋,投票式民主對於領導人的要求,逼迫不少的領導人會需要找到一個民怨的出口,而集權式的國家領導人對於國民更加有必須交代的結果,來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和正當性。互相的不信任和抱怨就成為了一個事實的結果。

Mike Pompeo says 'significant' evidence new coronavirus emerged ...

第五個,聯盟和國家之間的信任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歐盟內部,因為經濟最好的德國希望執行嚴格的財政紀律,法國希望歐盟獨立不受幹擾(包括中美兩國的幹擾),而西意兩國確實是困難重重,需要歐盟的強力支援,不然就很有可能倒向中國和俄羅斯需求援助,現在的歐盟是騎虎難下,一方麵自己各個國家都有較大困難,需要援助,一方麵經濟大幅衰退,缺乏資金,最後德國還是妥協,通過了歐盟的特殊抗疫債券,但是撕裂的聯盟和國家之間的信任危機,已經是既成事實,而中俄對於歐盟的分裂,比對美國對於歐盟的分裂,無疑是釜底抽薪的動作。

EUinmyRegion on Twitter: "The @EU_Commission launched a ...

第六個,對於公共衛生專家的信任

盡管世界各國的抗疫模式不太一樣,但是幾乎各國和地區都會有一個或是多個公共衛生專家,來代表政府作出一些專業的分享和定義,其中最有名的可能就是中國的鍾南山和美國的佛奇,但是因為各種政治因素的摻雜,還有經濟利益的介入,很多的時候,對於公共衛生專家的信任也會受到一些質疑,比如鍾南山極力推廣的“蓮花清瘟”,被曝出有利益輸送的嫌疑,而佛奇對於瑞德西維的大力支持,也被一些人懷疑他的動機。

How an Australian researcher ended up in the spotlight at a White ...
第七個,人和動物之間的信任

當然,因為SARS最後確定的冠狀病毒是通過蝙蝠作為中間宿主,而MERS是用駱駝作為中間宿主,人類和動物之間互相傳播COVID19的例子,比如紐約動物園的人傳給老虎,荷蘭的河狸被人傳染,還有一些貓狗被人類傳染,這樣我們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人和動物之間的信任也會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Trending Clinical Topic: SARS-CoV-2

我想在這裏重點提一下,有關中美的貿易戰,中歐(歐盟)的爭奪戰,中澳的關稅戰,所有這些都有一個前提,就是大國(組織)之間的信任危機,如果不能徹底解決信任問題,所有解決問題的方式還是停留在以前買飛機,現在買大豆,然後在到處找邊門,後門繼續埋頭搞生產,偶爾去各個西方國家搞搞分裂,這種手段沒有辦法解決根本問題,信任問題成為信任危機隻是時間問題。

就如同COVID19隻是一個導火索,病毒遲早會找到方案,但是它給我們帶來的巨大的信任危機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麵對的,人和人之間如此,國家和國家之間也是一樣。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