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金儒宋 第十回 (4)

來源: 2015-10-31 19:10:3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6985 bytes)

方才還空無一人的飯堂,現在已有三桌食客,三名紅衣粗漢占據中央一張飯桌,劃拳行令,汙言穢語,吵罵聲不絕於口。西北角落陰影裏,僵直坐著一個目光冷硬黃臉頭陀。華服公子和車夫坐在牆邊座頭。一個身穿藍布襖,圍著白圍裙的年輕婦人,端酒送菜,招待諸位食客,每當她經過三個紅衣莽漢時,少不得被輕薄猥褻幾下,接著便是嬌聲叱罵,然後暴發出一陣淫笑。

梅貞和汪麗下樓,徐如意迎出櫃台,招呼道:“哎呀呀,一對天人下降,二位想吃點啥?” 那三個紅衣漢子聞聲轉過臉來看,一下子全看傻眼了,一個個直勾勾盯著汪麗,癡做一團,麻做一堆。黃臉頭陀依舊麵無表情地吃喝,仿佛什麽也沒看見。

徐如意將二人讓到臨窗座頭,叫秀娥傳話王廚子,準備酒菜。汪麗道:“可有兩間上好客房?”徐如意道:“有。”汪麗道:“我看梅公子隔壁客房空著,我想住那間。”如意心想:“不是姓尤麽?怎麽一轉眼又性梅了?看來這個小書生並不老實。”表麵上卻滿臉堆笑說:“小姐好眼光,那廂是小店最好客房,隻是房錢貴些。”汪麗問道:“多少房錢?”徐如意答道:“一日一兩五錢銀,食宿全包。” 汪麗問梅貞:“弟弟打算何日登程?”梅貞道:“三日後。”汪麗道:“那我也住三日。還有對門那間套房,我也包了。”說著從衣兜裏拿出一隻金條,遞給徐如意,說道:“這五兩金子權作三日房錢,每日都要上酒菜。” 徐如意笑道:“哎呦,這些金子足夠十日房金,叫人如何敢受?”嘴裏說著,接過黃澄澄金條,掂量一下,足有五兩重,又在手中捋了捋,確是真金,心中甚為歡喜,暗想:“看她穿戴講究,容貌妖冶,出手闊綽,還有高手護花,想必大有來頭,怎麽說也帶著百八十兩黃金,該著老娘今夜發筆橫財,隻要先解決掉那個華服保鏢和健壯車夫,再收拾這一對男女,就易如反掌。”徐如意喜眉笑眼地說:“我說今早喜鵲鬧枝呢,原來傍晚二位貴客登門。”卻聽一個紅衣刀疤臉說:“淨瞎扯,哪有喜鵲鬧枝?分明幾隻烏鴉叫喪。” 又聽那邊一個紅衣水蛇腰道:“憑啥他倆是貴客,難道俺仨不是?”徐如意隻當沒聽見,汪麗小聲問道:“他們是何人?”徐如意低聲答道:“紅衣會門徒,都是些潑皮無賴,別理他們。” 汪麗心下嘀咕:“神馬教?從未聽說過。”徐如意說道:“小姐貴姓?”汪麗道:“免貴姓金。”徐如意看看梅貞,又看看汪麗,笑道:“梅公子秀雅,金小姐美麗,真是天生一對啊。” 梅貞低頭不語,汪麗滿心歡喜。那邊水蛇腰歎氣道:“名花有主,徒惹相思。” 另一個塌鼻子說:“這年頭,誰本事大,誰當家做主。” 刀疤臉道:“說得好!功夫才是硬道理。”水蛇腰道:“看那小書生嬌弱模樣,八成是女扮男裝。”刀疤臉道:“這樣正好,算上徐娘,咱哥仨一人一個。”水蛇腰道:“俺要金小姐。”塌鼻子道:“梅小姐歸俺。”刀疤臉笑道:“徐娘風騷,正合俺意。”又是一陣淫笑。汪麗聽了這些瘋話,心裏又氣又好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臭德性,若非梅公子在此,早收拾了這三個蠢漢。”她小聲對梅貞說:“那三個紅衣漢正算計咱們哩。”梅貞輕聲歎息,心想:“三個莽漢命不久矣。”汪麗不解他意。又聽水蛇腰說:“那個護花公子,看似有點功夫。”刀疤臉不屑一顧地說:“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

那三個紅衣粗漢貪愛汪麗美貌,早就垂涎欲滴,加上多喝幾杯,酒氣上湧,越發不能自持,非要搞出些響動來,以引起美人注意。刀疤臉對梅貞叫道:“呔,小書生,你是男是女?”梅貞不作答,塌鼻子道:“別害羞,過來陪爺喝酒。”水蛇腰說道:“不白陪酒,爺給你銀子。”三人粗言穢語,恣意調戲。汪麗看看梅貞,依舊氣定神安,若有所思,她心說:“他倒沉得住氣。”

見沒人搭理,三個粗漢覺得有點無趣,刀疤臉突然一拍桌子,粗聲大氣道:“老三,你可記得黑鬆林之戰?”水蛇腰怪聲道:“怎不記得,丐幫舵主老趙二愣有眼無珠,竟敢跟咱們紅衣會叫陣,咱爺們啥陣式沒見過?給他來了個三英戰呂布,結果不到十個照麵兒,就將老小子切開晾著!”三人縱情狂笑。笑聲中,刀疤臉貪看汪麗,汪麗故意搔首弄姿,勾引得刀疤臉心煩意亂,渾身燥熱。水蛇腰見狀,淫笑問道:“大哥是不是心裏癢癢得慌?”塌鼻子爽聲大笑道:“大哥若是喜歡,俺叫她過來陪大哥吃酒。”刀疤臉道:“若得美人陪酒,當然最好,隻是她身旁那個護花郎甚是礙眼。”水蛇腰尖聲尖氣道:“怕他怎地?有種過來比劃比劃。”嘴裏說著,扭頭一看,不由倒抽一口涼氣,隻見那個華服公子正用一雙星眼虎彪彪盯視著他,眼神凶狠冷酷,看樣子隻等汪麗發話,便會撲上去將三個粗漢撕碎。

汪麗看到護花郎這副樣子,知他已進入預備殺人狀態,她頗為滿意,向他嫣然一笑,但護花郎卻已從她迷人眼波中讀到了殺人信號。護花郎一拍桌子,對三個紅衣漢子喝道:“呔!那三個無知蠢漢,休吐狂言,爾等乘趙舵主深受內傷,以多欺少,偷襲取勝,如此卑鄙行徑,還敢當眾吹噓,真是恬不知恥。”

三個紅衣漢正然自吹自擂,欲在美人麵前充好漢,以博美人垂青,卻遭護花郎一頓斥罵,頓時惱羞成怒,刀疤臉回罵道:“俺們自家說笑,關你屁事?”護花郎冷冷地說:“因為我看爾等不順眼。”水蛇腰尖聲叫罵道:“屁話!俺還看你不順眼哪!”護花郎右手扶在劍柄上,冷笑道:“有種放馬過來。”在美人眼前焉能示弱?水蛇腰豁然而起,手在腰間一摸,嘩啷啷,拽出一條鏈子槍,怪叫道:“你找死!”將鏈子槍在空中一抖,斜抽護花郎天靈蓋。與此同時,塌鼻子躥至護花郎身後,掄刀摟頭便剁。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