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辯論:潑婦之爭掩蓋下的策略選擇

來源: 2020-09-30 19:23:1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2490 bytes)

總統辯論:潑婦之爭掩蓋下的策略選擇
一劍飄塵

昨天總統辯論,我評論說這是一場鬥牛犬bulldog Trump和瞌睡蟲sleepy Joe之間的一場潑婦之爭。這場美國有史以來最最激烈的總統辯論,第一次展示了美國政客的潑婦罵街的本領。川普如同鬥牛勸,抓住任何機會就要撕咬。而拜登更是一而再地人身攻擊,什麽?騙子、小醜、種族分子等等,全搬上來罵。看起來兩人都是禮儀盡失,赤膊上陣。但實際上,都各有策略。我們不能被表麵現象遮蔽。

首先,當然應該講川普的策略。就像我以前說的,這次選舉是川粉和川黑的選舉,與拜登沒有什麽關係。我要是拜登的話,昨天就整個不發言,讓川普一個人講話就夠了。這樣也不至於顯得像個罵街的婆娘。全美國有多少人關心拜登說了什麽,做了什麽?全美國人都是根據川普說了什麽,做了什麽,決定自己的選擇。所以,對於川普來說,首要問題就是要拜登講話,當著全美國人的麵前,表達出他自己到底是怎麽想的。因為川普自己的想法,過去幾年都已經表達的夠多了。言多必失,川普早就超越了。言多必失,是應該拜登了。

川普做到了。整個辯論中,川普抓住了拜登的死穴。就好像兩個拳手,在拳擊台上,川普雖然也有弱點,但他抓住了拜登步子邁得太大的這個致命弱點,一直扯他的蛋,最終把他卵子給扯掉了。在這個過程中,川普當然也挨了不少老拳,鼻青臉腫。但拜登遭受的可是致命傷:民主黨的分裂。拜登在辯論中,從頭至尾,多次被川普總統逼到死角,最終不得不和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劃清界限。這必將造成民主黨的分裂。我覺得這是這次辯論,川普總統最大的收獲。

在提及大法官任命時,主持人為了拉偏架,終止川普總統的攻擊,讓拜登回答:是不是有計劃更改大法官人數?因為現在高等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是絕對多數。所以,民主黨極左派就提出來,要擴招。補充更多的自由派大法官,這樣就可以稀釋保守派的優勢。這也是這次極左派的主要大選訴求之一。拜登卻支支吾吾,根本不敢正麵回答。他這樣的表現,顯然不會受到極左派的喜歡。

然後,川普總統在law and order上麵直接說拜登連提都不敢提及。拜登也不得不說,他反對解散警察。這顯然與他以前的講話相矛盾,也與極左派的要求矛盾。

而在全民健保方麵,川普總統重拳出擊,直接說拜登要搞社會主義,和桑德斯一夥的。拜登竟然完全不知是計,立馬反對:我才代表民主黨!意思當然就是桑德斯怎麽說都不算。台下的桑德斯和他的擁護者,會不會和2016年拒絕投票希拉裏一樣,拒絕投票拜登呢?

最關鍵是在綠色能源方麵,拜登要在2035年實現0碳排放。川普總統當然抓住機會,猛出重拳:你根本就不知道這樣做要消耗多少錢,這就是極左派的綠色能源計劃。

拜登在這裏可以說是經曆了一次滑鐵盧。被川普打岔以後,他完全忘詞了,問主持人,你剛才提出的問題是什麽?我相信民主黨高層的那些政客看到這裏,都肯定追悔莫及。而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宣布不支持綠色能源!這可是一個大新聞!川普總統這時候就發揮了電視主持人的機敏,立刻說:你可要想好了,你要說的是什麽,你這樣就失去左派的支持了。

可以說,川普總統所想做的,其實就是這句話,希望拜登失去極左派的支持。造成民主黨的分裂。

看望看完辯論的朋友可能都很奇怪,為什麽美國民主黨這樣一個大黨,會選出一個老態龍鍾、說話結結巴巴的癡呆症患者呢?這就是我以前分析過的,民主黨的致命傷。在克林頓時代,民主黨隻是中間偏左。這個趨勢一直到奧巴馬上台之前。奧巴馬上台,本身也並不是靠極左派的選票。那個時候,極左派在美國還是少數。誰知道桑德斯是幹什麽的?盡管他是參議員。奧巴馬靠的是種族牌,黑人95%以上投票給他,而其他人也認為他上台是一個曆史性的進步。但誰也想不得,這個雜碎上台以後,從方方麵麵把美國拉向了極左的方向。民主黨當然首當其衝。到民主黨今年初選之前,極左派已經成為一大派係。而且極左派非常一般都是年輕人,比如國會的AOC,奧馬爾。他們發出噪音的能量驚人。所以,民主黨高層雖然和他們的目標並不一致。但也明白,民主黨陷入一種兩難困境:離開這些極左派,就無法獲得足夠的選票拿下總統寶座。僅僅依靠極左派,也不可能勝選。所以,團結就成為民主黨高層的共識。在最終隻有拜登和桑德斯的情況下,民主黨高層全力支持拜登,就是怕桑德斯出線。但這樣做的代價也非常巨大,就是民主黨必須向左派低頭。也因此,我們看到過去大半年,民主黨似乎越來越左。

因為美國人口結構的問題,如果極左派和民主黨原先的中間派聯合,在人口比例上,是占有優勢的。所以,如何讓極左派和拜登代表的民主黨溫和派分裂,就是川普總統這次辯論的重點。所以我們看到辯論中,川普積極主動進攻,像一條Bulldog。雖然有人詬病川普沒有禮貌。但其實對於支持他的人來說,卻很過癮:這些人都是眼看著過去大半年時間,美國經曆的黑命貴的折騰,造就一肚子氣。有這樣的一個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領袖,他們隻會開心。

而拜登的策略,應該是不出錯,打同情牌。所以對川普總統的攻擊,明顯乏力。雖然一再否定川普的政績,甚至不惜人身攻擊,卻缺乏具體事例。隻是抓住繳稅那個梗,這樣一個2016年已經被利用過的,現在的威力還能有多大呢?而當川普總統攻擊他的小兒子亨特貪腐的問題的時候,他竟然講起了自己大兒子的往事。美國民眾都知道,他大兒子因為腦癌過世。但是他這樣做,顯然相當於默認了小兒子的貪腐醜聞。而且在川普的窮追猛打之下,他接連犯錯。最大的錯誤,就是做出了和極左派割裂這樣的舉動。所以,今天早上,AOC就在推特上說了,她和拜登有分歧,但可以商量。也就是說,我們拜登還是好同誌。

AOC是極左派,為什麽她要這樣挺拜登呢?因為她已經進入了民主黨的最高層。這個時候,她要做的是政治分贓。但基層的極左派,那些年輕的、剛從學校裏畢業的年輕人,會認同她這樣的講話嗎?當初2016年希拉裏和桑德斯競選民主黨黨內總統候選人,這些支持桑德斯的極左派年輕人就拒絕給希拉裏投票。美國曆史上,年輕人的投票率一直很低。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這也是為什麽,川普總統堅持要減少郵寄投票的原因。因為這些人可能會懶得去現場投票,但如果郵寄投票,可能會提升他們的投票率。


所以,無論民調如何顯示,評論員如何詆毀,川普總統在第一次辯論中的表現,都顯然比拜登強。體現出了一個大國領袖應該有的鬥誌,也很好地施展了策略,增加了民主黨內的裂痕。當然,也無論我們對這樣有點粗魯的總統辯論有多麽地失望,但這就是民主政治的一部分。在任總統和候選人之間在第三方,公平地短兵相接,甚至可以人身攻擊。向我們展現他們人性的一麵,難道不是比習近平那樣定於一尊,要好得多?世界潮流浩浩蕩蕩,說的就是民主化的潮流。無論他有什麽樣的缺點,它都要比專製獨裁更人性化,更體現出人人平等的原則。這個世界上沒有偉大的領袖,隻有各種機遇下,占據了領袖地位的個體。

更多內容,請點擊下麵視頻連接: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 言多必失,川普早就超越了。言多必失,是應該拜登了。”說到點子上了 -Wtp003- 給 Wtp003 發送悄悄話 Wtp003 的博客首頁 Wtp003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30/2020 postreply 20:34:42

大家都不知道白等怎麽想的,是時候讓白等說話了 -2020春再來- 給 2020春再來 發送悄悄話 2020春再來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1/2020 postreply 05:40:47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