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川普稅務問題,是紐約時報成了牛屎

來源: 2020-09-28 15:14:0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5955 bytes)

不是川普稅務問題,是紐約時報成了牛屎

一劍飄塵

 

就在今天,美國左派著名的紐約時報,又公布了一份關於川普過去十年稅務的調查報告。有網友問我,這份報告的真實性。這個我真回答不出來。但我敢肯定的是,川普在稅務上沒有違反任何的法律。我在視頻裏講了一個美國笑話,說的就是國稅局的本領:能擠幹淨任何一滴水。何況一個川普這樣的億萬富豪?2016年川普競選,稅務問題已經是民主黨攻擊他的最大的問題。而當時的IRS還在奧巴馬控製之下。如果能找到把柄,還需要現在紐約時報做文章?

其實,紐約時報自己的文章裏也說了(原文):Each time, he requested an extension to file his 1040; and each time, he made the required payment to the I.R.S. for income taxes he might owe — $1 million for 2016 and $4.2 million for 2017.

 

這完全說明,IRS對川普的稅務,認定都是上百萬美元。2017年是420萬。怎麽可能隻交750?隻是因為美國稅法非常複雜,特別做生意的,牽涉到折舊、抵扣、退稅等等等等。我在洛杉磯認識的一個地產商就告訴我,他做生意幾十年,都沒有看到錢。都在公司裏運作。直到退休結束生意,才突然發現自己很富有,但同時要繳很驚人的稅。顯然,紐約時報的小記者要麽根本不懂稅法,要麽就是故意栽贓。

 

當然紐約時報在這個時候公布這樣的新聞,顯然與轉移民眾視線保護拜登有關係。因為下周阿,也就是29號,就是這次總統競選的第一場候選人電視辯論。這很有一點,古代那種兩軍對壘,兩邊主帥各騎戰馬,拿著各自習慣的武器,來到中間地帶,單打獨鬥。我小時候很喜歡看這些小說,什麽三國演義、水滸傳、三俠五義。關羽的過五關斬六將,千裏走單騎,那樣的描述,至今我還記憶猶新。對比起來,美國這種候選人電視辯論,就有點這種味道。而川普總統2016年的大選,難度不亞於1800年前關羽的難度。當時的川普,從共和黨內部初選開始,一路走到最終總統大選。前麵一係列的電視辯論,不僅要遭受民主黨的攻擊,就是共和黨內,也不受歡迎。所以,他能最終獲得勝利,可以說實在不容易。

這裏為了對美國曆史上偉大的裏根總統表達敬意,我選用了他在1980年和在任總統卡特的辯論視頻做背景。

 

中共對於美國民主製度的一個攻擊點,就是這樣的總統辯論是哄騙老百姓的一場秀。但實際上,總統大選電視辯論,並不是美國民主製度的伴隨產品,第一次真正的辯論,發生在1960年,是肯尼迪和尼克鬆的辯論。辯論之前,肯尼迪民調落後於當時的副總統尼克鬆。而且尼克鬆當時是如日中天的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副手。這是什麽概念呢?我在視頻裏說了,美國一般評價總統,有定量的幾個方麵。二戰以後,在定量考核上,做到前三樣的總統隻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艾森豪威爾。但最後還有一樣,就是幫助自己黨內候選人,繼任總統。這個隻有裏根總統做到了。艾森豪威爾,就失敗了。美國曆史學家說,艾森豪威爾失敗就失敗在這第一次總統電視辯論。肯尼迪太上鏡了,年輕英俊高富帥。對比之下,尼克鬆就像個老頭。政綱再好,思維再敏捷,也敵不過42歲的小鮮肉肯尼迪。就這樣,這場電視辯論不僅讓尼克鬆推遲八年才從副總統變成總統,還耽誤了艾森豪威爾的一世英名。

 

第一次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一炮走紅,給全美國人民塑造了一個偶像。直到今天,肯尼迪在美國人心中都還有著非常高的地位。而實際上,他的總統生涯隻有短短三年時間。而對尼克鬆,卻造成嚴重打擊。後來他在1968年和1972年競選總統的時候,對拒絕電視辯論。這顯然是成了他心裏的陰影。有人就說啊,是不是因此落下見不得陽光的毛病,才會惹出水門事件。我在視頻裏也對水門事件做了分析,可以看出,美國現在政界的墮落何其嚴重。

 

第二次總統電視辯論,是從1976年重新開始。民主黨傑米卡特和當時繼承尼克鬆總統位置的在任總統福特辯論。福特在電視辯論中犯了一個重大口誤,這個失誤,讓美國觀眾認為福特認知能力出現重大問題,卡特因此獲勝。想想看今天的拜登的口誤,有多少?這也是為什麽今天的民主黨根本就不希望有這樣的總統辯論。看看視頻裏這些拜登口誤以及麵對女性的不雅動作。這要是放在1969年,根本都沒有機會參加總統辯論。難道美國今天真的沒有人才了嗎?

 

從1976年開始,電視辯論成為總統競選不可避免的一環。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上鏡形象好的人,會有更多機會當選。經常有人說男人是視覺動物。其實,女性又何嚐不是如此?總統電視辯論重要性,就已經說明了一切。從這點上來說,雖然總統辯論有利於選民了解總統候選人的政綱。總統這個職位,與一個人的顏值完全無關。與一個人的口才,也沒有關係。而總統辯論會,恰恰突出了一個人的這兩個特點。讓一場如此嚴肅的政治辯論,淪為一場大秀。這其實不是好事情。

 

其實這種教訓,中國的孔子就曾經遭受過。司馬遷的《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裏麵,就說孔子曾經自責:“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宰予和子羽都是孔老二的弟子。宰予能說會道,利口善辯的,老孔看到非常喜歡,就認為是可造之材。而子羽長的很醜,也比較木納。老孔見到都繞道走。但事實上宰予好吃懶做,品德不高,喜好睡覺。最終把老孔活生生逼得創造一個成語:朽木不可雕也。相反,子羽卻遊曆長江,聲譽很高,各諸侯國都爭相邀請他。從宰予的身上,我們是不是可以看到奧巴馬的影子呢?

 

可惜人類是很難從過去中吸取教訓的。今天的美國總統辯論,可以說比孔老二還有過之無不及。

 

不過今年許多人預測,這次總統電視辯論是雞肋,可有可無。為什麽呢?一方麵是互聯網蓬勃發展,手機族越來越多,人們獲得谘詢的途徑越來越多,電視的受眾大大減少。總統電視辯論的重要性也在下降。這是一個趨勢。另一方麵,是今天美國幾乎所有不幸的事件,都在總統辯論之前發生了。即使再來個十月驚奇,人們都很難驚奇。而兩個總統候選人都是70多歲的老人,很難指望他們通過電視辯論激發選民的熱情。特別是拜登,具有明顯的老年癡呆症。所以,美國英語圈的許多政治評論員說,這次電視辯論的最主要的看點不是看誰會從中受益。而是看川普拜登如何出醜。

 

到底情況如何呢?載有兩天,我們就可以知道答案。不過當我們看到電視畫麵中在任總統和挑戰候選人之間,非常平等站在同一個講壇上,接受主持人同樣的質詢,沒有等級差異,沒有總統思想或者理論需要背誦,這本身是不是就非常說明,民主社會最大作用就是真正實現了人與人的平等呢?

 

點擊下麵視頻,看我更精彩評論: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你丫這麽粗俗, 罵人求點擊? -luxh009- 給 luxh009 發送悄悄話 luxh009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8/2020 postreply 15:17:22

好鞋不踩臭狗屎。 -莫語深- 給 莫語深 發送悄悄話 莫語深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8/2020 postreply 15:20:03

NYT 的確是牛屎,民主黨人士有些急吼吼了,可能拜登兒子在中國的事要出來了。 -playForever- 給 playForever 發送悄悄話 playForever 的博客首頁 playForever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8/2020 postreply 16:41:3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