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鄭永年:香港風波將如何收尾?(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更多新聞請進入文學城“占中專題”專題頁麵



香港的風波已經持續了兩個多月,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如何理解、看待這場運動?對它的評估和預測如何進行? 最近,我們跟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鄭永年進行了一番對談。以下是我們的對話實錄。

(image)

1、俠客島: 您如何看待近期香港風波中表現出來的“民意”?

鄭永年:任何一個大規模的社會運動或者說抗議,在大規模的參與者當中,很難說他們是鐵板一塊、或者說有“一攬子”的意見, 這其中肯定有不同的意見和聲音,有不同的訴求、初衷和行為 。如果光看媒體報道,是看不出來這一點的。

應該說,香港這麽多年來,社會運動是一個常見的綜合現象。 不能說全都是“港獨”訴求,但“港獨”一定存 在; 不全是暴力,但暴力行為也很突出 。這方麵的評估要客觀。從學者的角度看,或者說 從決策者的角度,要客觀,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年,香港社會抗議運動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多傾向暴力化,這個趨勢要看到。參與暴力的人數也在增加。 如果說早期運動的主力是“民主派”、是學生,現在的各方麵人員也越來越複雜,外部因素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大 。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可能存在暴力行為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是這部分人起了很大作用。這些人不負責任,搞完破壞就跑,還穿戴了反偵察的裝備。我們也看到,這兩天,維持香港秩序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2、俠客島: 的確,之前在港澳辦等部門的發言中也可以看到,對參與運動的人群,是有分割、有分層的,比如被裹挾的、搞港獨的、煽風點火的,等等。

不過的確,街頭運動或者說街頭抗議,很容易走向激進化; 在群體的運動中,往往平和的會被激進的代替,激進的會被更激進的代替,這也是很多前車之鑒所印證過的。 如何看待這種激進化的傾向?

鄭永年:社會運動一旦發生,妥協的聲音很容易被邊緣化。 在香港,這種激進似乎變成了一種“道德”,好像隻要反共、反大陸,就是“好”的 。

這當然是有問題的。現在香港人忽視了一個問題:究竟是什麽是“愛港”?他們號稱自己是“愛港”的。

但是, 在任何一個理性、法治的社會,行為都是要負責任的 。 任何社會運動都可能趨於激進化, 但是如果“鼓動激進”這件事不用負責,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事情就很麻煩。

香港就是如此。 鼓動激進、破壞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國或者其他國家的護照,隨時有退路,可以出國、退出香港 。也正是這幫人,挾持了大部分理性人。結果就是導致破壞香港的行為。

為什麽說“愛港”這個問題?因為以前李光耀在新加坡就強調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你是哪個國家的公民,你拿誰的護照?如果你拿外國護照,就不會從新加坡的利益出發。類似的機製,在香港不存在。

所以就能看到非常奇怪的現象:警察抓了暴動分子,法官再把人放掉。道理是很簡單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殺了人可以隨便跑掉,你殺人就沒有顧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殺了人要負責,才可能變得理性、克製自己的行為。

現在的問題就是,香港沒有這樣的機製,你破壞社會、違反法律,卻不用負責任,那當然法律就沒有威懾力。或者說,也可能法律有威懾力,但是你可以隨時退出香港,跑到國外,那“後顧之憂”也小。

所以,一定要讓更多的香港人意識到,這些激進者不代表香港利益,恰恰是在破壞、挾持香港的利益,進而圖謀他們自己的利益。隻有隻能呆在這塊土地上、這片土地就是最終利益的那些人才可能真正“愛港”。

(image)

 網傳一版香港中學生通識課教材

3、俠客島: 如何判斷這次外部勢力在香港扮演的角色?

鄭永年:香港國際化程度這麽高,又是前殖民地,外國勢力當然廣泛存在。外國勢力肯定要幹預香港發展的。同樣可以比較前殖民地新加坡。新加坡也國際化,但是外國勢力在這裏活動,就要遵守新加坡法律。

香港的問題關鍵恰恰在此:國際勢力在香港不僅不用負責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約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響香港司法。

這是非常嚴重的製度錯位。大陸尊重一國兩製,香港的司法權不在大陸手裏;那,在香港人手裏嘛?當然也沒有。所以才有警隊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麵反複出現。

新加坡和香港以前都是英國殖民地,但是新加坡的司法體係經過了改造,代表現代新加坡的利益;香港呢?代表誰的利益?

法治的確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核心話語,但它掌握在外國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裏。當年港英當局可以在發生暴動後抓人,現在為什麽反而不行?就是製度錯位了。

一般社會運動的參與者、發起人,最常見就是把自己的行為道德化,淩駕於任何的司法和製度之上。要求保護自己的時候,就說司法很重要;要去破壞法律的時候,司法就不重要。

4、俠客島: 是的,很雙標。 比如說占領機場、破壞交通,在香港的公安條例中是非常明確的暴動罪,在這些示威者嘴裏就是“違法達義”,或者辯稱自己隻是去散步、而不是非法集會。

要求法律不追究自己暴動、要求警察保護自己安全的時候,好像又想起來有司法這回事兒了。

鄭永年:說到底,這幫人有法律概念嗎?沒有。對自己有利了,法律就是保護自己的工具;法律是自身行為障礙的時候,就去破壞掉。

所以,在香港,現在沒有真正的“主體”能執行香港的法治。法不責眾嘛。這樣一來,法律就沒用了。比較其他國家、歐美國家呢?

發生這種情況,早就抓起來了,法律都有,早就被執行了嘛。所有的香港人都知道,國際媒體也知道這種行為是非法的。但為什麽沒有人去執行呢?

因為沒有真正從香港利益出發的“主體”。每一種利益都為自己所圖。這樣下去,香港的法治要完蛋。法治本身就存在一個“信譽”問題,大家都這樣做還能不被追究,法治就垮掉了。

(image)

香港示威活動中的“洋教官”

5、俠客島: 您反複所言的香港“主體”到底是指什麽?

鄭永年:把港澳的治理模式進行比較就可以看清楚。澳門也是既得利益輪流執政,但這個既得利益是負責的。香港的既得利益也很明確,但製度安排不是這樣。

香港的既得利益不用負責任,光落好處,包括他們控製下的媒體。 為什麽首任特首的公屋計劃被反對?因為如果公共住房起來了就影響地產價格 。

我覺得,香港的既得利益、香港的貧富分化,光從土地這一塊,就能看出新加坡和香港的分別。

新加坡土地公有,80%的人住在公屋裏,所以在新加坡,國家就是既得利益 。國家的好處可以分給你;但香港的是私人的,私人的好處不會分給你。

內地有“主體”在,香港沒有主體。 政治體製改革,不是說“雙普選”就能解決問題的,關鍵是誰是這片土地的主人。

真正能代表香港利益的港人是誰?肯定不是拿著很多本護照、可進可退、沒有認同感的人。現在真正愛港的人聲音發不出來。

所以說,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設計,不是“民主派”說的“雙普選”就能立即決問題。 現在局勢下,“雙普選”可能更有利於外國利益,或者變成台灣那樣不死不活的樣子 。這就是本質。

2014年的時候,既然可以階段性推進普選,為什麽泛民直接否決了政改方案? 不僅是他們要求表麵上的“一步到位”,更多是利益考量。沒有治港主體的情況下,就可以最大化自己的私人利益 。

因此,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研究香港不要光看這些人說什麽,喊什麽口號,關鍵看他們的利益分布在哪裏。你去看看,香港航空公司有多少的外國利益在裏麵?大家都為利益說話。

6、俠客島: 嗯,這次風波以來,內地的媒體自媒體挺多分析香港深層次的社會矛盾,反而是港媒談的不多。 當然,更直接的表現是認同問題,大量分離主義、港獨的東西出來。

鄭永年:基本上主體是97以後出生的那批人。以前我們說殖民地的教育, 現在回頭看,殖民地教育在回歸之後變得更厲害了 。

以前香港的“民主派”還反對港英,現在他們幾乎把內地看成另一個港英當局了。這是個嚴重的認同問題。

老一輩香港人在港英當局時期成長起來,對中國有認同感; 現在沒有了,這是政治認同的問題,甚至走向了反向政治認同、“逆向種族主義”,要跟中國切割開來 。

當年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製,早期是為了爭取更多人,認為港人還是認同香港利益的,也認同國家,不過觀點不同罷了。現在看,這些人是否還稱得上“港人”?

現在的港人不是原來的港人了。原來是一國兩製下的高度自治,既有對香港的認同、也有對中國的認同。現在我們大可以懷疑,如果沒有對中國的認同,是否還有對香港的認同?

因為這些人“可進可退”,就可能變成職業的破壞者。以前回歸的時候,港英當局發了多少英國的護照?多少亂港頭子拿著這樣的護照?他們對香港的認同是虛假的,不是為了香港好起來,隻是表麵上喊著“捍衛香港”的口號。

如果運動僅僅是暴力的問題,不難解決。如果暴力的基礎是認同的話,就很難解。所以我們說,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歸”,此次風波之後,要完成認同上的“二次回歸”。

(image)

7、俠客島: 有聲音說香港已經變成中美貿易戰博弈的棋子。 如何看待這種聲音?

鄭永年:這不可怕。第一,中國不會妥協。 中國不會因為經貿損害自己的主權利益 ,不會妥協,也不能妥協。

第二, 香港作為經貿中心、金融中心,符合中西方利益 。西方、英國、美國會放棄香港的利益嗎?不會的,趕都趕不走。這對中國有利,也對西方有利。

香港穩定,對大家都有好處。中央政府還是想維持一國兩製,還是非常克製的。但是西方如果想在這裏挑戰中國的主權、安全,不可能的,可能變成一國一製。西方如果聰明,還是會計算一下得失的。

第三,中國本身已經將變成最大市場,有能力消化香港的問題。即便是你西方走了,也可以。

8、俠客島: 您如何判斷這場運動的收尾?

鄭永年:從整體來說,香港這些人成不了氣候。我一個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說,你隻需要威脅斷水就好了。因為新加坡人很敏感,馬來西亞不給喝水就麻煩。

這當然是玩笑說法。實際上,香港有很多製約,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內地分不開。但是少數激進的人利用了國際化的便利。

這些激進分子成不了大氣候。特朗普也看著的,說自行解決就可以了。中國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穩定,但香港對中國的整體利益沒什麽多大影響。對於香港人來說,這就是切身利益了。

任何的社會運動都有高潮、有低潮,當然也有一些所謂的“死磕派”。我個人覺得,香港的運動本身會趨向下行,就是辛苦了香港的警察。

所以香港老百姓,真正愛港的人應該有權利保護自己,讓香港免遭破壞。 地方的居民當然有權利保護自己的利益。你可以破壞我的利益,我難道就沒有權利保護我的? 講不通的。大家都反對暴力,但是你用暴力破壞我的利益時候,我當然也有權利反對。

因此,要動員真正愛護香港的人起來保護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眼睜睜看著這幫人破壞自己的利益。天底下沒有說你能暴力我不能暴力的道理。

大家大可以耐心一點。要讓大家看清,真正愛港,就必須愛國,因為這才是看清了香港的利益在哪兒。現在香港人都被激進的人裹挾了。

(image)

周六,香港市民在添馬公園舉行“反暴力,救香港”集會,參加人數超10萬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風靜水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5:34:00
要趕走持外國護照的人,先從林鄭月娥一家開始吧。她丈夫及子女均持英國護照。
======================
如果他們參與了暴亂,當然要趕走。如果沒有,為什麽要趕走他們?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6:02:41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3:39:19

香港要想安寧,必須趕走那些有外國護照的暴亂參與者。
======================================================================
港澳通行證不能算外國護照吧?
==============================
有很大一部分參與暴亂的人有美國,英國護照。這些人不趕走,香港不可能有寧日。
唐爽粉絲團 發表評論於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2:53:20
真相很可恥,沒法拿上台麵說。所以提出的訴求不切實際,盼坦克望眼欲穿,種種怪事。。。
===========

盼坦克望眼欲穿,太形象了。
唐爽粉絲團 發表評論於
咱中國人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5:52:00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4:44:00
香港根本沒有暴亂,隻有和平爭取民主,樓下說香港暴亂的,都是土工栽贓誣陷熱愛和平的香港人打手,這些人才是暴亂的根源。
****************
這位是剛剛從火星回來的吧?火星上沒有地球的視頻嗎?

============
他沒去過火星,他是徐曉東的馬甲。
收錢發聲的。
yaohua 發表評論於
中號打狗棍,你的宣傳條例寫的太好了,以八戒為首的文學城黨總支應立即召集城裏全體中共黨員及紅外圍,認真學習,深刻領會,堅決貫徹執行,從口頭上把香港徹底變成臭港!
毛毛貓貓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太左了。說來說去都是在指責港人,為什麽不登分析風波的原因? 說到底港人不願意和大陸司法發生任何接觸,因為大陸司法客觀上確實不獨立不透明。 之前董建華任上也有類似的修法建議,也是50萬港人抗議。 董建華立刻就撤銷了。 說明司法問題是香港不能踩的紅線。 說好了50年不變。 中共急什麽!
老夫少年狂 發表評論於
“一國兩製”是曆史產物,有嚴重的局限性。
老夫少年狂 發表評論於
一國兩製,香港的司法權不在大陸手裏;那,在香港人手裏嘛?當然也沒有。它掌握在外國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裏。所以才有警隊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麵反複出現。

應該一國一製。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毛太祖教導我們說。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不能那樣雅致, 革命是暴動。造反有理,革命無罪。

誰鎮壓革命,誰就是反革命。土共起家的時候,不都是這樣嗎?現在看不慣了?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香港在英國人手裏,漁村變東方明珠
香港在土共手裏,亞洲四小龍之一變成蛇

英美能創造輝煌,土共能毀滅文明
月亮啊你可知道 發表評論於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4:49:55
隻要遵循“一國兩製”,香港的風波就會平息。
當年鄧小平力主按時收回香港,因為事關國家的主權和尊嚴。但當時香港和大陸的體製相差巨大,香港雖然處於英國殖民統治,但已是成熟的資本主義製度,而大陸剛開始改革開放,還在向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邁進。基於這個事實,鄧小平提出一國兩製、50年不變的主張,既免除了香港各界的擔憂,又維護了國家的根本利益。
50年不變,並不意味著50年後香港的體製就要改變。而是鄧小平當時堅信:中國的改革開放航向已經確定,風帆已經升起,經過50年的努力,大陸在政治、經濟及社會各方麵一定會趕上甚至超過香港,屆時香港大陸的融合應是一個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過程。
因此“一國兩製”不僅顯示出鄧小平的智慧,更顯示出他的自信。此外一國兩製的成功,對台灣也起到一個示範的效應。
——————
點讚
想做漁民 發表評論於
主觀意識,我來說說香港人的不作不死吧!
先說8964的前因後果。一開始從反貪腐,反特權,反老人政治(牛棚回來瘋狂報複和掠奪),黨內黨外各行各業全國各地人山人海紅旗招展那,文革風貌再現。當名義上的總書記趙紫陽準備坐收漁利時,港台反共分子國外勢力認識到時不我待啊。理想化的學生為了海洋文明,為了發展為了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而熱血沸騰。時間稍長,大多數學生感覺味道不對。想退,要退。這不行啊。用不能被秋後算賬威脅著,督戰隊文武雙全發動。這樣才讓中共團結一致對外。8964那些日子中共不禁止屠殺謠言,就是為了震懾效果。中國通老布什是心知肚明啊。然後四個堅持矯枉過正。鄧公南巡再矯枉過正。中共一路奮鬥過來,血與火,容易嗎?
香港反送中,從一開始就毫無道理。但是反共的勢力真的不可小覷。這些香港人民的禍害想可以再步子搞大一點反中嘛。反對一黨專製,爭取民主自由嘛。爭取英美政府等等的支持嘛。再來一個裏應外合。勝利...  查看完整評論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中號打狗棍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5:45:57
香港民眾反複強調示威的五大訴求:1.撤銷修例; 2. 撤銷“暴亂”定性;3. 釋放被捕的示威群眾;4.調查警察施暴;5開始真正的普選。除次以外沒有其他要求。
============================================
1)下回立法會可以不提修例案,自然就沒有了。修例程序本身並不違法,去撤銷是違反程序。
2)是否發生了“暴亂”,有大量錄像照片在那裏,政府有權判斷定性。
3)被捕的是否有罪,必須走法律程序,不能由街頭示威群眾說了算,必須尊重香港法治。
4)遊行的施暴在先,警察止暴行動在後。有大量錄像照片在那裏,不可本末倒置。
5)目前的選舉模式是香港基本法定下來的,體現了[一國兩製]的主權在我,不容挑戰。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幹麽要收尾,一切才剛剛開始呢。文革都搞了10年也沒有防止住資本主義複辟,香港的革命應該繼續進行到底,埋葬李家城和無能的特區政府,迎來社會主義的新階段。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最新消息:推特和臉書一共關閉936+個賬號,這些帳號來自傳說中的汙貓。這兩個公司經過調查取證以後,發現大量的證據,證明這些汙毛受政府操控。他們散布大量謠言不實之詞,汙蔑誹謗香港遊行示威的人。

傳說中的汙貓終於有了實錘。:-)文學城有多少汙貓?
有些意思了 發表評論於
兩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表明了廣大港民的意願。後麵實行暴力的,加上黑社會的,往多裏算2000人,也不過就是千分之一。現在港府和中國政府對反送中不提,反而對暴力大做文章,而暴力中還包括他們唆使的黑社會人員,用心何在?
小小葉蟬 發表評論於
鄭教授對香港和新加坡非常了解,關於香港提了很多有深度的看法,點讚。但有三個根本性問題基本沒有提到:

1)香港跟大陸在根本利益上有衝突,因為TG跟西方強權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麵都有衝突,香港卻常常非常願意的站在TG的對立麵,這是香港問題的根源。TG政府早就認識到,而且不可能容忍,早就開始著手解決,這次一定會下決心加快其進程,TG還真有這個能力,當然仍需要一些時間。很多香港人或是因為短視和自以為是,看不到這一點,或是看到,但要拚個魚死網破。

2)很多香港人的社會背景(家庭,曆史,教育,身份等)在曆次動亂中起了關鍵作用,而且這個背景隻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擴大,沒有任何解決辦法。

3)這兩個問題,還有一些鄭教授提到的重要問題,如司法結構,法律執行等都是一國兩製的結果,TG這次應該終於明白並徹底放棄一國兩製這個理念。

所以香港動亂鬧事折騰,雖然起起伏伏,一定...  查看完整評論
中號打狗棍 發表評論於
《關於當前局勢的宣傳要則》一,嚴禁正麵報道香港市民的任何民主自由訴求。充分使用政府掌握的話語權,占領輿情製高點。按一下三個之爭為事件定性:
愛國於港獨之爭;
和平與暴力之爭;
法治與動亂之爭。
二.淡化參與抗議示威的總人數和民眾支持度。突出報道支持政府和警方的聲音。對社會人群按以下方式進行劃分定性:
1.把沒有上街遊行的人定性為沉默的大多數。定性為支持政府,支持警方;
2.把參與遊行的民眾定性為年幼無知,收人挑撥,被西方敵對勢力當槍使。
3.把參與衝擊政府機構,武力對抗警察的示威者定性為恐怖分子。
三。 突出報道以下幾個方麵:
突出報道遊行隊伍中出現的港獨標語和英美國旗。盡量避免在圖片和視頻中出現有關民主自由的標語;
突出報道示威者衝擊政府機構的行為;
突出報道示威者塗鴉國旗,國徽和任何政府徽章標誌的行為;
突出報道示威者武力...  查看完整評論
摩根小城 發表評論於
這次事件起源的根源在於銅鑼灣書店,共產黨失去了信譽導致反送中大遊行。然後共產黨處理遊行事件手段仍停留在以我為尊的低級階段,導致了事件演變的一發不可收拾,及為其它勢力而利用。共產黨自信一點,也不至於這麽騎虎難下。
咱中國人 發表評論於
安寧河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5:27:00 他的言論跟共產黨很一致!
*************
我們能不能就事論事,不爭對任何人,這應該是最基本的民主要求了吧?!擺出事實來講道理,理性社會最起碼的保證,現在就連這也做不到了嗎?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3:39:19

香港要想安寧,必須趕走那些有外國護照的暴亂參與者。
======================================================================
港澳通行證不能算外國護照吧?
鬆隱青山 發表評論於
所以經濟超越的一個普遍現象就是在臨界點上對手一定會自亂,而不是四平八穩的此消彼長。比如08年金融危機讓中國與發達工業國家的差距大幅縮小。這次香港動亂也是內地城市群起縮小與香港差距的加速點。
咱中國人 發表評論於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2019-08-20 04:44:00
香港根本沒有暴亂,隻有和平爭取民主,樓下說香港暴亂的,都是土工栽贓誣陷熱愛和平的香港人打手,這些人才是暴亂的根源。
****************
這位是剛剛從火星回來的吧?火星上沒有地球的視頻嗎?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現在世界矛盾普遍,風險處處,泡沫遍地,誰先失控誰就是最大失敗者。
中華民族,利益共同。 誠心溝通就會找到共同點和解決任何矛盾的好辦法。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3 18:18:38
現在作出幫助香港改善住房就業,幫助一定程度維持香港一些傳統的“中心”地位的承諾可能比其他行動會有更好的收效,而且應該是值得的。香港事實上一直是對大陸有依賴的。
香港曾經是:轉運中心,交通樞紐,金融中心,購物天堂,華人娛樂文化中心。。。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4 06:49:24
一個大家庭有很多兄弟姊妹,有一個小兄弟從小寄養給了人家。那些日子雖不好過,但也有一些高級玩具,漂亮衣服。
後來回歸大家庭,他很少得到新玩具,新衣服了。大家也都有點冷落他。失落的他從外麵學了兩句民主自由的口號在那喊。
打他嗎?不要!今天失去一個兄弟的心明天會失去更多。外人更容易挑撥離間。好東西留給他一份,幫助他感受大家庭的溫暖。
這樣大家庭才會和諧團結,共同應對前麵的困難。

香港對內地的經濟一直都有很強的依賴性,回歸後...  查看完整評論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明白香港人民的真實感受才可以避免他們被別有用心的黑手綁架。象那些提出五點訴求的人。堅決支持有擔當的林太。 不該讓步的一步也不能讓!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5 13:29:15
破壞香港年輕人前途的禍首梁國雄,毛孟靜,黃煜民等人在暴亂中好像在保持低調,免得人們痛心香港不幸時聯想到他們吧?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3:08:10
建議香港政府寫信向中央要求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文化保護的加以行動支持。因為這樣做我相信不單止對香港是必要的,在政治和經濟上最終也會是對大陸有利的。
集思廣益,網民們開動腦筋,八仙過海想想如何寫好這樣一封信!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3:26:43
反對亂港派的五大訴求,支持提出維護香港經濟文化的合理訴求。有合理訴求才會有共識,能得到廣泛共識的事物就會帶來良好結果。
與(自己)人鬥,其禍無窮! 曆史教訓需要吸取。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6:46:26
示威人群讚成港獨隻是少數人,真正以為港獨有一點可能的就更是鳳毛麟角,並且還很多...  查看完整評論
風靜水清 發表評論於
要趕走持外國護照的人,先從林鄭月娥一家開始吧。她丈夫及子女均持英國護照。
風靜水清 發表評論於
要趕走持外國護照的人,先從林鄭月娥的丈夫和子女開始吧。因為他們都持英國護照。
安寧河 發表評論於
他的言論跟共產黨很一致!
安寧河 發表評論於
這場運動是“反送中”,五條訴求中沒有一條是港獨,反中國的。如果同樣規模的民眾訴求發生在美國,而民選政府置之不理,你作何感想?
yaohua 發表評論於
中共地下黨員吧?
蒼鬆翠柏 發表評論於
鄭永年過去搞過民運,被鎮壓後幡然悔悟,棄“暗”投“明”,給共產黨抬轎子,不過就是斷了脊梁骨的奴才,令人不齒!
iceox 發表評論於
既然說是栽贓,那就不必為暴徒說請,一個個抓起來,五馬分屍,少一個是一個。

剩下的和平遊行,隨你。不吃不喝,不比打工賺錢養家供樓,遊它個十幾二十年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磚家為了錢出賣了最後的良心。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一晃22年過去了,大陸的經濟改革突飛猛進,但平均水平仍然沒有趕上香港,而社會改革明顯滯後,政治改革更是停滯不前。大陸目前要做的是繼續努力,全方麵提升自身的水平;要向先進的體製學習,包括向香港學習,例如香港的廉政和法製;不要去觸碰香港的體製,確保一國兩製的堅定實施。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一晃22年過去了,大陸的經濟改革突飛猛進,但平均水平仍然沒有趕上香港,而社會改革明顯滯後,政治改革更是停滯不前。大陸目前要做的是繼續努力,全方麵提升自身的水平;要向先進的體製學習,包括向香港學習,例如香港的廉政和法製;不要去觸碰香港的體製,確保一國兩製的堅定實施。
22年過去了,香港人民至今沒有直接選舉特首,而依據現行辦法選出的幾任特首都有一個共同的缺失:過分關注工商界的利益,而不同程度忽視了社會改善民生的訴求。香港的房地產業畸形發展,使百姓生活最基本的居住環境不斷惡化;另外對新科技的快速發展反應遲鈍,產業調整嚴重滯後,整體創新競爭能力下滑,和新加坡相比已有明顯的差距,使香港年輕一代看不到未來。讓民眾直接選舉特首,能夠更加關注社會整體的利益,平衡有效的施政。港獨分子和暴力分子畢竟是極少數,應該相信絕大多數香港人民能夠選出既效忠國家又能為全社會服務的特首,再加上中央政府的支持,香港的未來依...  查看完整評論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隻要遵循“一國兩製”,香港的風波就會平息。
當年鄧小平力主按時收回香港,因為事關國家的主權和尊嚴。但當時香港和大陸的體製相差巨大,香港雖然處於英國殖民統治,但已是成熟的資本主義製度,而大陸剛開始改革開放,還在向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邁進。基於這個事實,鄧小平提出一國兩製、50年不變的主張,既免除了香港各界的擔憂,又維護了國家的根本利益。
50年不變,並不意味著50年後香港的體製就要改變。而是鄧小平當時堅信:中國的改革開放航向已經確定,風帆已經升起,經過50年的努力,大陸在政治、經濟及社會各方麵一定會趕上甚至超過香港,屆時香港大陸的融合應是一個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過程。
因此“一國兩製”不僅顯示出鄧小平的智慧,更顯示出他的自信。此外一國兩製的成功,對台灣也起到一個示範的效應。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香港根本沒有暴亂,隻有和平爭取民主,樓下說香港暴亂的,都是土工栽贓誣陷熱愛和平的香港人打手,這些人才是暴亂的根源。
飛雪連天射白鹿 發表評論於
隻要大陸保持開放,香港的地位是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反之,隻要大陸恢複閉關鎖國,香港的重要性又會恢複到以前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問題關鍵恰恰在此:國際勢力在香港不僅不用負責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約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響香港司法。

這是非常嚴重的製度錯位。大陸尊重一國兩製,香港的司法權不在大陸手裏;那,在香港人手裏嘛?當然也沒有。所以才有警隊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麵反複出現。
=======================

香港要想安寧,必須趕走那些有外國護照的暴亂參與者。
zhongxin889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問題關鍵恰恰在此:國際勢力在香港不僅不用負責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約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響香港司法。

這是非常嚴重的製度錯位。大陸尊重一國兩製,香港的司法權不在大陸手裏;那,在香港人手裏嘛?當然也沒有。所以才有警隊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麵反複出現。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就佩服香港這件事背後的大佬們。大寫的服!能夠成功滴把底層怨氣轉到土共和政府身上,自己做好人,資產該轉移的轉移,和土共一旦翻臉,又可馬上和英美勾聯上,高舉民主自由大旗。。。

明明是鬼。好了,農曆七月難免。
普通勞動者 發表評論於
好像不全是鄭教授的個人觀點,更可能是借鄭的第三方的名義,警告香港動亂骨幹分子,中共對香港動亂來龍去脈早己明察秋毫。限供豬肉也是給香港的老百姓們提個醒:就革命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
都市紅塵 發表評論於
這位教授是真正的專家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衰落不可避免,香港的興起是曆史的偶然,但有人可能還想複製這種成功哦!然後就朝這方向努力了,細思極恐。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某些港人完全明白香港的處境,為了挽救香港衰落到應有的城市地位的命運,他們覺得,大陸再度閉關鎖國,香港就穩了。要不,香港獨立也行,罪犯天堂,洗錢天堂,再作為顛覆中國的基地,這些錢足夠維持香港的地位了。這兩個都做不到,在運動中混點資本,政庇,名校啥的,也可以保本。

大家注意觀察,很多不好解釋的現象,一下子就能說通了。

真相很可恥,沒法拿上台麵說。所以提出的訴求不切實際,盼坦克望眼欲穿,種種怪事。。。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之前,中央政府放手香港高度自治,不主動幹預香港事務,包括23條立法和遣返條例遇到港獨的阻力,是擔心香港會亂。現在香港天下大亂,也就沒有什麽可顧慮的了。壇壇罐罐都已經打碎了,還捧在手裏,那就是不明智!大亂之後,必然是大治。香港不可能再回到原來的反共反中的香港了。
Marienling 發表評論於
鬧不鬧的都沒有用,大陸根本無需出手,這些鬧的人自己給自己添堵。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從1989年以來,全世界的共產黨在任何和平爭議中,沒有贏過一次。所以早就喪失了道義的力量和理論上的合法性。隻能靠武力了。

這次香港的前途隻有兩條路:要麽中共強硬到底,以鎮壓結束(因為道理是講不贏的);要麽自己想辦法妥協,和平結束。沒有第三條路。

我估計如果沒有美國的話,中共一定會選擇第一條道路。不過有西方世界在的話,敢不敢在香港動手就是個大問題了。從國家考慮,妥協是不二選擇。不過中共的一黨私利和中國的利益一般總是反的。
firemoth 發表評論於
鬧到最後經濟垮了,港人自己會醒悟。最重要是陸府和港府絕不妥協,撐到最後。70年國慶的重要性沒那麽高,不要被當作協迫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