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京劇大師的女兒,也是華裔影星的“教母”(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周采芹出生於1936年,是京劇大師周信芳和第二任妻子裘麗琳所生的第三個孩子

周采芹近60年演藝生涯中,中國觀眾最熟悉的角色是新版《紅樓夢》中的賈母。她的扮相不似人們想象中那般慈眉善目,多了淩厲之氣,再加上深邃的混血五官,一度引發爭議。

7月2日公映的傳記電影《上海的女兒》披露了一段內情,當時《紅樓夢》製片人李曉婉反複確認賈母的扮演者,導演李少紅答複:“閉上眼是隻貓,睜開眼是頭獅子。不是她是誰?”

上世紀50年代,周采芹登上倫敦西區舞台時,就已展示與眾不同的氣質。她風情狂野,明豔動人,比世俗定義的傳統女性多了一份率性自由。《上海的女兒》導演陳苗形容她:龍行虎步。這是用來稱讚男性的詞語,用在她身上卻很貼切。

這或許與她的顯赫家世有著相當深的聯係。周采芹出生在一個傳奇家庭,她的父親是京劇大師周信芳,母親是上海灘名媛裘麗琳,弟弟是高級中餐廳Mr.Chow的創始人周英華。她的血液中繼承了父親的戲劇天分,也流淌著母親超越時代的獨立意誌。

周采芹一生大起大落,享受過榮耀也遭遇過苦楚,在人生最艱難的時刻,她憑著不折的信念和旺盛的生命力爬出深淵。在倫敦西區、百老匯、好萊塢和中國,跨文化、跨年齡的觀眾都認識她,尊重她。

華裔影星的“教母”

陳苗一直記得,20年前,她與周采芹結識的那個夜晚。

在好萊塢的一場派對之後,她開車送周采芹回家,當時陳苗正處於迷茫心境之中,猶疑是否堅持藝術道路,周采芹隻是告訴她:“對你來說,這是你的夢想,可是對我來說,這是我所能做的一切。”

為周采芹拍一部傳記電影,成了陳苗多年的心願。在讀到周采芹的自傳《上海的女兒》之後,陳苗為她跌宕起伏的人生所感染,她希望,周采芹的故事應當被更多人看到。

陳苗采訪了吳珊卓、溫明娜等一批與周采芹合作過的後輩,她的自信與能量照耀著這些海外亞裔女星,是她們心中的“教母”級人物,“她們都很愛她”。吳珊卓說,周采芹在美國亞裔演員中享有絕對特殊地位,“她至少演過一次我們的母親”。溫明娜一直記得,周采芹帶有歐洲範兒的拿煙姿勢,以及她異於常人的強大人格。

周采芹是出生在父親巡演戲箱裏的孩子,從此她的命運就和舞台無法分離。17歲孤身一人闖蕩海外,1959年,她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出演《蘇絲黃的世界》名聲大噪,報章寫《蘇絲黃腐壞了我們的生活》,無可爭議的是,周采芹紅了。

(image)

1959年,周采芹出演《蘇絲黃的世界》名聲大噪

她的英文名“Tsai Chin”被製作成霓虹燈掛在倫敦西區威爾士劇院的外牆上整整三年,這出戲甚至在時裝界引發一場轟動,人們爭相效仿“蘇絲黃”的別致妝容,將眉眼畫細長,倫敦街頭的女人穿上旗袍,周采芹一度成為時髦的代言人。

在她名聲大噪的年代,倫敦動物園曾將一隻剛出生的豹子命名“Tsai Chin”。陳苗說,周采芹也擁有像豹子一樣的人生。“她不僅美麗,她也有斑點,她美得像花瓶,可她又不是花瓶,她像豹子一樣,跑得快,有極強的專業能力,更重要的是,她敢於孤獨。”

周采芹不斷創造曆史與奇跡,她是第一位就讀英國倫敦皇家戲劇學院的中國人、第一位登上英國倫敦西區舞台主演的華裔演員、第一位在英國出版中英文唱片的中國歌手、第一位獲得艾美獎終身成就獎的華裔演員。

“我已經看到了天,所以我知道永遠不會升這麽高,但這也是我的動力。”影片尾聲,周采芹這樣說。

與命運纏鬥一生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之交,周采芹正當紅的時候,英國經濟寒流來襲,她因投資房地產失敗,積蓄一夜蒸發,一無所有之時又逢家中突遭變故,雙親離世。

她從巔峰跌至穀底,被送進精神病院,又從生死邊緣爬了回來。她掙紮著一步步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在弟弟餐廳當服務員,也做過打字員和圖書管理員。有一天照鏡子的時候,她幡然醒悟:“我是吃開口飯的人啊。”

四十歲不再年輕的年紀,周采芹穿著廉價衣服和鞋子跑去洛杉磯社區劇社試鏡,後來獲得出演《紅字》女主角的機會,繼而開啟演藝事業的又一次春天。《紅字》中一句台詞可作為她精神世界的寫照:“如果我溫柔,我會死。”

年近六十,她再度闖蕩好萊塢,參演《喜福會》轟動全美。70歲那年,又與鞏俐、章子怡出演了《藝伎回憶錄》。陳苗認為,周采芹之所以成為傳奇,是因為她已超越一般人的情感和理智的極限而活著。

周采芹的人生在世俗標準之下難言完美,她經曆過兩段短暫的婚姻,在事業與家庭兩難時選擇了前者,與兒子的關係一直疏遠。如今83歲的周采芹仍然一個人生活,自己買菜做飯。陳苗說,假如有什麽束縛了她,她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逃離,延續自己的世界,保留完整的自我。

(image)

周采芹參與《上海的女兒》拍攝

周采芹嫁給了舞台,最看重的就是舞台。得到一個好角色,她會再次充滿激情。如今她仍活躍在各種各樣的劇組之中,前一陣主演的黑幫喜劇《幸運的奶奶》在紐約翠貝卡電影節亮相後備受好評。她飾演一位脾氣暴躁、嗜煙如命的倔強老人,在紐約地下室裏拍了三個月戲,需要不斷吸煙。陳苗勸她休息,可周采芹很決絕:“錯。你看看這裏麵每一場戲都有我,我怎麽能拒絕?”

《上海的女兒》公映前,發行團隊曾想過片名用“慢船去中國”,反複斟酌之後,仍然沿用周采芹自傳書名“上海的女兒”。雖然,這一片名會有窄化觀眾的風險,但在陳苗看來,“她走過千山萬水,過去六十年遊曆西方,跨越三大洲,但最終還是要尋回自己的根。”

周采芹17歲離開中國尋找戲劇夢之前,父親周信芳將毛筆手抄的《文天祥》劇本作為臨別贈禮送給女兒,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不要忘記你是一個中國人。”在此之後,周采芹再也沒有見過父親。

影片的最後一個段落,周信芳知名唱段《投軍別窯》情景再現,隔著柵欄,聽到“斷腸人送斷腸人”,周采芹突然號啕大哭,嚇壞了在場所有劇組成員。她告訴陳苗,自己已經30年沒有這樣淋漓地哭過了。


irvinelee 發表評論於
她的弟媳,也就是Mr. Chow創始人周英華的第二任老婆周天娜(74年結婚,89年離婚),恐怕也是第一個公開承認身患艾滋的亞裔人士(離婚後與雙性戀法國演員Kim D'Estainville交往並被傳染),並於1992因艾滋去世。

整個周家也算是什麽事情都有了。
李哥闖江湖 發表評論於
X723 發表評論於
她父親是是京劇大師,但是他在中國大陸善終了嗎?現在捧她的的人不是在吃沾血的人血饅頭?
LNJ 發表評論於
適合演倔強,個性鮮明的角色
01-may_梅韻 發表評論於
多年前在看電影《喜福會》(Joy Luck Club)時第一次看到她的表演,就覺得她是位很出色的演員,以後又偶爾在別的美國影視劇裏看到她,都印象很深,今天看這文章方知她是周信芳的女兒,難怪演技如此好,是有遺傳基因啊。
郵政編碼279 發表評論於
這麽有錢,這麽了得,母親給監生打死敢真正追究一點?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和中國人沒什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