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走10歲女童的兩租客自殺身亡!軌跡顯示,孩子可能在這裏(圖/視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淳安10歲小姑娘被租客帶走,

  至今下落不明一事,

  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image)
 
▲失蹤小姑娘


  孩子最後出現在這裏

  姑父: 不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記者從象山警方處了解到,根據“章子欣與梁、謝三人在7月7日下午5點半左右在寧波象山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的監控中出現過”這一線索,目前警方一直在象山至爵溪街道沿線搜索孩子的蹤跡。

  根據警方掌握的信息,梁某華、謝某芳帶著章子欣是7月6日抵達寧波的。他們先在寧波火車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並前往了奉化、東錢湖等地。

  7月7日,梁某華、謝某芳帶著章子欣,來到象山縣的鬆蘭山景區,並出現在鬆蘭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監控畫麵中。

  7月7日傍晚17點23分左右,在寧波象山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的監控中出現。

  傍晚18時左右的監控畫麵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梁某華、謝某芳與章子欣三人行走在路上,也沒有異常情況。

  可在沿線的下一個監控畫麵中,也就是當晚22時許,隻出現了梁某華、謝某芳,卻沒有了章子欣的身影。

  隨後,梁某華、謝某芳兩人連夜打車來到了寧波東錢湖,並一起跳湖自殺身亡。至第二天,也就是7月8日,兩人的屍體從湖中浮起,才被人發現。

(image)

  章子欣最後出現的監控畫麵,就在象山。目前,寧波象山警方已組織力量在鬆蘭山至爵溪街道沿線全力尋找章子欣的下落,也請知情群眾提供相關線索。



  ▲孩子姑父提供的視頻:孩子最後可能出現在這裏


  租客淩晨跳湖自殺

  被發現是身上隻有25塊錢

  “兩個人是淩晨跳湖自殺的,發現兩人屍體的時候,身上隻有25塊錢。”王先生說,一開始兩人說是要帶孩子去上海,但是後來調取車票等信息後,根本就沒有去上海。“他們買票去了福建漳州。後來又去了寧波。中途的時候,還給家裏人發過視頻,他們帶著孩子玩,還給孩子買了遊泳圈,看不出什麽異常。

  後來在寧波,也發了視頻,是在網約車上,能看到紅綠燈,還能看到旁邊的建築,我們覺得他們就是帶孩子玩一下,當時催他們抓緊帶孩子回來,他們說7號晚上8、9點就能到,但是後來他們說充電器壞了什麽的,就再也聯係不上了。”

  得知租客二人自殺,王先生說他們都難以置信:“兩個租客都是四十多歲的人,身份信息也沒有錯,想不通為什麽要自殺。”

  孩子父親:

  並未同意租客帶孩子參加婚禮

  入住沒幾天的租客要帶孩子去參加並擔任朋友婚禮花童的請求,章先生也是通過電話才知道的。他並不同意,認為孩子出行必須要有大人跟隨,可是家中老人還是輕信了對方的話,孩子最終於7月4日被兩租客帶走。

  章先生在得知孩子被帶走後,一直與該夫婦保持緊密聯絡,要求對方盡快將孩子送回,對方一開始也能積極回應的。

  “他們起先答應6號把孩子送回來,等到了6號又改口說7號。後來他們又開始說車票買不到了,我說我可以親自去把孩子接回來。7號下午,我告訴他們最後相信他們一次,不然就報警,但沒想到當天晚上他們就失聯了。”孩子父親章先生說。

  7月8日上午家人報警。

  章先生希望借助媒體的力量盡快找回自己的女兒,他對記者說:“小孩子挺警覺的,被帶走時拍了那個男人的身份證給我,這對夫婦的身份是可以確認的。”

(image)

(image)


  男租客為廣東人

  離家十五六年,家人去世都沒回家

  帶走孩子的兩名租客到底是什麽人?

  根據身份證信息顯示,帶走孩子的梁某華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大墩坡村。

  下午4點左右,錢報記者聯係上了六堆村的一位唐先生。據他介紹,大墩坡村為六堆村的自然村之一,他就是村裏的人。梁某華總共兄弟三人,離開家鄉已經十五六年,以前在家裏種田,沒什麽文化,後來去了外地,不知道他在外地做什麽,梁甚至連家裏親人去世了都沒有回來。

  梁某華與前妻育有一男一女,女孩大一些,男孩16歲左右。

  另一個將女孩帶走的女子謝某芳不是六堆村人,而是六堆村周邊鎮上的人。

(image)

  爺爺奶奶還原

  孩子被帶走前後情形

  今天下午3點半,記者趕到了淳安千島湖鎮清溪村,見到了孩子的爺爺。

  孩子的爺爺奶奶在街邊擺了個水果攤,賣些時令水果。攤位不遠處就是一家7天連鎖酒店。梁某華兩人已經在這個酒店住了個把月,期間,他們每天都到攤位來買二三十元的水果,時間長了和爺爺奶奶已經很熟悉了。6月29日的時候,兩人說起,住酒店不便宜,還不如租住到爺爺奶奶家裏去。

 

(image)

  爺爺奶奶就把二樓一間房間租給了這兩人,租金500元。爺爺還幫他們買了一罐煤氣,200元。一月500元的房租和200元的煤氣費,兩人當時就給到了爺爺手裏。

  7月初,兩人說起要帶孫女要到上海去參加婚禮,還說要給包個紅包。直到出發前,一直說要給,但爺爺說婚禮都還沒參加,哪好意思收。

  7月4日,兩人帶著孩子一起走了。當時說好是7月5日上午參加婚禮,下午就回來。結果7月5日的時候,電話裏說買不到動車票,要6日才能回來。到了7月6日,奶奶打過去電話,先說下午能回來;下午再打電話,又說還是沒票,要7月7日上午包車回來。當時爺爺奶奶還替對方心疼錢:哎呀,那多貴呀。

  等7月7日依然沒有等到孩子回來。

  7月7日下午5點之前都能語音、視頻聯係的,後來爺爺說再不把孩子送來就報警了,之後再聯係對方就關機了。

  爺爺奶奶還是一直在等,等了7月7日整整一個晚上。一直到7月8日上午,爺爺奶奶終於坐不住了,報了警。

  7天連鎖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從身份證信息顯示,兩人都是廣東人,說的也是廣東那邊的方言,穿著打扮都和普通,看不出有什麽異樣。他們要了一個房間,是一個大床房。他們是通過攜程下單的,從6月10日入住一直住到6月28日。有點奇怪的是,這兩人住店期間不怎麽出去,白天晚上都在房間,偶爾中午時分到大堂坐坐,晚上會出去走走,但外出時間都很短。


(image)


  今天孩子爺爺還在如常擺攤賣水果。他一個勁說:那兩人看起來很老實很老實呀,樣子很老實的,說話也老實的……爺爺還說,孩子被帶出去後,至少通了兩三次電話,還通過好幾次視頻,孩子看起來蠻開心的樣子,看不出有什麽異樣。

  孩子奶奶則告訴記者,孩子兩歲時,媽媽離開了家後就沒有再回來。所以,一旦有人對孩子好,孩子就會粘著對方,“(孫女)是個很活潑很可愛的孩子……”


(image)


  家裏牆壁上,貼滿了孩子的獎狀。

 



▲小姑娘被帶走後在外麵的視頻


(image)

  ▲在視頻後幾分鍾,對方發來幾串奇怪的數字。

(image)

  ▲租客網名“一生平安”,7月7日下午3點多還在發朋友圈。

(image)

 ▲梁某華兩人租住房間內的情況。


  2019年7月8日10時許,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眾報案,稱孩子從家中被兩名租客帶走,下落不明。接報後,淳安公安立即調集派出所、刑偵、網警、情報等部門精幹警力聯合開展立案偵查,專案組連夜趕往寧波開展調查。

  經調查,被帶走孩子名叫章子欣,女,9周歲,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7月4日早上6點30分,家中租客梁某華、謝某芳謊稱帶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將章子欣從家中帶走。7月7日未按約定帶回孩子,之後失去聯絡。7月8日淩晨,梁某華、謝某芳在寧波某地自殺身亡,女孩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image)

  (7月4日高鐵站監控章子欣出現畫麵)

 

(image)

  (7月4日高鐵站監控梁、謝二人出現畫麵)


  章子欣,身高130厘米左右,體態微胖,長發紮辮子,帶紅框眼鏡。據視頻跟蹤,章子欣與梁、謝三人於7月7日17時23分,在寧波市象山縣鬆蘭山旅遊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章子欣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之後未發現孩子蹤影。

(image)

  (從左至右:章子欣、謝某芳、梁某華)

 

(image)

  (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麵)


  若有群眾知情,請立即撥打110或聯係淳安縣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將對提供有價值線索者最高獎勵人民幣2萬元。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記者 楊一凡 肖菁、鮑亞飛、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周鬆華 通訊員 王岑 賀愷、平安淳安(pinganchunan)


Bluebluesky123 發表評論於
廣東人通常不會做這事。
希望孩子能找回來
獨行仙人 發表評論於
追查孩子的親媽吧。
CN1618 發表評論於
就算那倆死屍確實是這倆租客,怎麽確定他倆是自殺而不是遇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