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選戰開打 美國是否該推行15美元最低工資再引熱議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6月5日召開的沃爾瑪股東大會上,一位女性股東把原本屬於她的3分鍾發言時間讓給了佛蒙特州民主黨籍參議員伯尼·桑德斯,以便使他有機會公開呼籲這家全美最大的雇主推行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標準。在簡短的發言中,桑德斯控訴了沃爾瑪支付給CEO超過2000萬美元年薪和花費200億美元回購股票,卻隻願意支付普通員工近乎饑餓線的工資水準,即每小時11美元。他建議股東大會立即通過決議,提升公司150萬雇員的最低工資標準以改善員工福利。這次行動獲得了大量沃爾瑪雇員在場外的支持,並有助於他的2020年總統競選計劃。與此同時,民主黨籍紐約州新晉國會議員亞曆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也回到她當選之前就職的酒吧。以酒吧女招待的身份呼籲選民向共和黨施壓,以通過全國性的每小時15美元最低工資標準。

  這並不是桑德斯第一次用這種向大公司直接施加壓力的方式要求他們改善勞工待遇。2018年10月,他批評亞馬遜支付員工的工資過低,迫使他們不得不依靠聯邦政府提供的糧食券、福利住房和醫療白卡來維持生活。這種情況實質上導致政府對私營企業的人力成本補貼,有利於公司管理層和股東,對納稅人和雇員不公平。由於持續的政治壓力,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宣布對他們近30萬名全職員工和10萬名季節性臨時工提高其最低工資標準,從每小時7.25美元升至15美元。在目前國會無法就最低工資標準形成全國性共識的情況下,他的這種行動被很多民主黨選民和底層勞工認為是英雄般的壯舉。但是這些大公司的回應往往是希望議員能夠通過立法的方式提升最低工資,因為他們對股東承擔有盈利責任。在法律和市場許可的範圍內,最大可能地降低用工成本來提升股東回報就是履行這種責任的要求。

  由於民主、共和兩黨在最低工資標準上的認識差距,目前國會還無法修改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各州標準也嚴格依照黨派劃線。最低工資標準的立法依據來源於羅斯福總統的“新政”。當時為了帶領美國走出大蕭條,1933年羅斯福總統在《全國工業複興法》中加入了最低工資標準的條款。目前每小時7.25美元的全國性標準是2007年由小布什總統批準,於2009年開始實施的。由於物價的上漲,這樣的標準在一些州就顯得不合時宜。在東西兩岸民主黨執政的州,比如麻州、加州、紐約州和新澤西州,州內的15美元最低標準已經計劃實施。這不但因為東西兩岸的生活成本較高,也因為這些州的選民思想比較左傾。但是在中部共和黨執政的州,這項標準就沒有計劃調整,而且那些州的議員也普遍反對調整這項標準的法案。

  提升員工待遇本身是好事,但是通過提升最低工資標準真的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嗎?在一部分經典主義經濟學家和共和黨議員看來,市場有充分的自我調節能力。供需雙方的博弈會自然達到價格平衡,即同時達到最大化就業和最優化工資水準的目的。任何對市場不必要的限製性規定都會扭曲價格信號,降低社會效率和縮減就業。所以共和黨在曆史上傾向於不設立最低工資標準,或者把它保持在一個足夠低的程度上。這也是為什麽《全國工業複興法》在1935年就遭受挑戰,並被最高法院宣布違憲。1936年,在羅斯福總統獲得壓倒性的連任之後,這項法案才重新通過了違憲審查。

  在現實當中,確實也可以觀察到最低工資標準的提升對就業的損害作用。當高於供需平衡線的最低工資標準被實施之後,原本昂貴的自動化技術就會顯得具有吸引力。利潤較高的企業會考慮采用自動化技術來替代人工,而利潤不足的企業會考慮關門大吉。不論哪一種選擇都會不可避免地損害就業。這種現象在中小企業和餐飲企業中體現得特別明顯,因為這些企業的利潤本來就非常微薄。一部分店主會猶豫是否還需要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繼續經營,那麽這些員工原本微薄的收入也會受到波及。

  但完全放棄最低工資標準是否又有利於就業,或者對雇員足夠公平呢?在另一部分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和民主黨議員看來,由於企業的壟斷行為,市場的自我調節能力受到了損害。勞動力的供需雙方無法通過正常的博弈行為使價格達到自然平衡。如果缺乏對價格的限製性規定,需求方可以利用其對市場的主導地位,對供給方形成長期壓製。在這種情況下,提升最低工資標準不但不會對就業形成損害,反而有助於把價格恢複到供需平衡水準。更重要的是,這樣可以幫助到社會弱勢群體且能實現公平正義。在近幾年的媒體報道中,也出現了過低的最低工資標準所造成的不公平現象。比如2018年年初《紐約時報》揭露出迪斯尼位於加州的員工由於收入過低,甚至無力承擔房租,隻好長期住在自己的車裏。白天他們帶給遊人快樂,但是晚上則獨自忍受孤獨。

  目前兩黨在國會形成的僵持局麵不但反映了他們在治國理念上的分歧,從另外一個方麵也反映了中小企業和大企業在勞動力市場上的巨大差異。提升最低工資標準有可能會直接危及部分中小企業的生存,不提升又無法阻止大企業對普通勞工的過度壓榨。如果針對不同企業設定不同的標準,則不利於形成全國性的統一市場,而且還增加了法律成本和操作的複雜程度。其實亞馬遜、迪斯尼、沃爾瑪之所以可以長期壓製工資上漲,憑借的無外乎是他們的壟斷地位。短期內,向特定企業直接施加壓力是必要的。在適度提升最低工資標準的同時,更重要的還是要破除壟斷,削弱企業對市場的綁架,恢複其正常的定價功能。隻有這樣,才可能讓勞資雙方都滿意,也讓美國經濟能夠長期健康地發展下去。


蔣金幗 發表評論於
考,15塊,這不是第四世界的收入嗎?25到30塊都來算低的了。這沒過。。。。。
zhoucaihua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已經15,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讓加州灣區和Mississippi的最低工資一樣,是不是瘋了?
SoWhatAgain 發表評論於
讓老板減少收入來發給員工的想法不現實。 漲工資後另一部分員工就會失業。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應該各州自己決定。
OpenMindedchinese 發表評論於
傻瓜職員, 工資漲了物價漲更多, 更買不起。 通脹經濟, 富人更賺。
傻大目 發表評論於
是啊 辯論上個三五年啥的 已經沒有意義了 美其名曰 民主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紅脖子最喜歡 $15/h, 看卵總怎麽反對。
風蕭蕭易水寒 發表評論於
\u8FDB\u8D27\u88AB\u52A0\u5173\u7A0E\uFF0C\u8FD0\u8425\u4EBA\u5DE5\u6210\u672C\u589E\u52A0\uFF0C\u770B\u7279\u6717\u666E\u6CBB\u4E0B\u7684\u7ECF\u6D4E\u8FD8\u80FD\u8E66\u8DF6\u591A\u4E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