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文化逃犯 報社總編輯逃亡8年 賣畫為生一張一萬(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5月28日,廣西桂林,王荃被民警抓獲。圖片來源:瀟湘晨報
 

  5月28日,湘潭市追逃辦消息:外逃8年的湘潭日報社原黨組副書記、總編輯王荃在廣西桂林被抓捕歸案。至此,湘潭在省追逃辦“掛號”的10名境內外逃人員全部勸返或抓捕歸案。

  6月5日,湘潭市看守所。

  百餘米長的走廊盡頭,慢慢移過來三個小點。押解歸案一個多星期的湘潭日報社原總編輯王荃走在前麵,後麵跟著兩名管教民警。

  王荃腳上是一雙碼子偏小的藍色塑料拖鞋,腳後掌露出小一截在外麵。上身是有“湘潭看守”字樣的藍色馬甲,扣子沒扣齊。他沒戴那副被抓捕時戴著的高度近視眼鏡,所以,走近時,他眯著眼睛仔細打量我們,好像對麵站著的是一排太陽。

  收監執行卻找不到人

  王荃案最早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2009年11月。據瀟湘晨報等媒體當年的報道稱:(2009年)11月10日,湘潭市雨湖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湘潭日報社原黨組副書記、總編輯王荃受賄一案。公訴機關湘潭市雨湖區檢察院指控,被告人王荃在2003年至2009年3月擔任湘潭日報社副社長、黨組副書記、總編輯期間,利用分管基建、廣告業務等職務便利,收受他人賄賂用於個人消費或買賣股票,數額特別巨大,應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2010年1月,王荃被湘潭市雨湖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並處沒收財產十萬元。

  王荃說,他患有病態竇房結綜合征。在王荃看來,這個遺傳自母親的頑固病症,是導致他此後八年漂泊命運的藥引子。

  “我是脫管,不是出逃。脫管完全是因為我要治病。”但是,一份發自湘潭市雨湖區綜治辦、落款時間為2012年9月24日的文件,對此則有另一番描述:2010年1月5日,雨湖區法院以(2009)雨法刑初字2號刑事判決書,判處罪犯王荃犯受賄罪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2010月3月8日,罪犯王荃因患病態竇房結綜合征,雨湖區法院以(2009)刑初字第214號暫予監外決定書對其作出暫予監外執行決定,並交雨湖路派出所執行。

  2012年2月27日,雨湖路派出所稱,王荃2011年12月份以來就不見其人,電話也無法聯係,脫管已達三個月。2012年3月13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向雨湖區法院發出“關於對罪犯王荃收監執行的建議函”。2012年4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收到雨湖區法院對罪犯王荃作出的收監執行決定書。在此期間,公安部門也一直未能找到王荃。

  靠賣畫養活自己

  要描述王荃的外逃生活,“治病”或許並非值得大費周章。事實上,當時王荃的全部身心幾乎都在一件事情上——繪畫。

  到了廣州,有書法功底的王荃跟人學繪畫,兩個月之後,他的繪畫水平突飛猛進。王荃自己很得意——“我臨摹齊白石的畫惟妙惟肖”。他說,花鳥蟲尤其畫得栩栩如生,蚱蜢、螳螂、蟬,個個生猛。

  王荃說:在外麵沒有生活來源,靠賣畫養活自己。他的畫多在朋友介紹的畫廊出售,底價800元每張,有時候一張能賣到一萬元。

  憑借繪畫,他結交了更多朋友,圈裏的人稱他“齊總”。王荃說,朋友們經常一起去全國各地寫生,安徽、雲南、貴州等,因為王荃清楚自己的逃犯身份不敢使用身份證,“大家從不坐公共交通,都是自己開車”。

  王荃出身湘潭縣的知識分子家庭,受過高等教育,有一定藝術修養。在外漂泊的日子,繪畫一方麵“拯救”了王荃,但同時,也成為警方摸排的重要線索。

  大約在2012年,在廣州的出租屋裏,王荃在電視裏看到“所有保外人員全部收監”的消息,內心糾結。“我每天都在做選擇,到底是聯係湘潭那邊,還是選擇逃避?”王荃說。

  他說:佛家講慈悲,慈是說讓人快樂,悲是悲憫,“我既不能讓家人快樂,也不能讓他們悲憫我,我不能回去”。

  總戴著鴨舌帽背個背包

  在王荃做出選擇,背著行囊踏上廣西桂林的土地時,已是2013年。

  在這個山水甲天下的旅遊城市,王荃依然“如魚得水”。他“想賺錢”,“賺個1000萬”。當地有種叫雞血石的石頭,王荃找到了“發財之道”。

  他給這些雞血石做設計——辦案民警說,同樣的珠子,經王荃的手穿起來,立馬變得富有文化藝術氣息,“他把珠子的藍本賣給雞血石老板,老板再找人批量生產,每條珠子的收益王荃能拿三到五個點的提成。”直到王荃被抓捕,他設計的雞血石依然在陽朔西街上銷售紅火。

  湖南方麵,對於王荃的追逃一直沒有放棄。早在2011年年底,王荃就被列為網上逃犯。2015年,王荃被列為省市追逃辦“掛號”追逃對象。

  好像敏銳的山中獸,王荃嗅到了千裏之外的抓捕氣息。最開始,王荃住的是高檔小區,但有一天,他發現小區到處都是攝像頭,“很驚慌”。有次看電視,他看到很多地方都有“人臉識別”係統,更加坐立不安。

  王荃從高檔小區搬了出來,開始住不用登記身份證的小旅館,或者去農村住便宜民宿——房租隻需480元一個月。

  在當地,細心的人們很快發現了一個“怪人”——桂林這樣氣候炎熱的南方城市,正常人都是短衣短褲,有個人卻總是戴著一頂鴨舌帽,帽簷壓得極低。這人無論出門幹什麽,總是背著一個背包,步履匆忙,也不跟人打招呼。

  偵辦王荃案主力民警、湘潭市公安局刑偵四大隊大隊長丁旻昊說:背包裏都是洗漱用品和換洗衣服,“方便他隨時出逃”。

  2018年10月18日,王荃家族有一件喜事,會在湘潭辦酒。民警兵分幾路蹲守現場,但是狡猾的王荃並未出現。這年臘月二十七,民警再次蹲點在王荃父母家附近,一直守到大年初六,依然沒有等到王荃。

  抓捕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外出辦事被民警抓獲

  經上兩役,警方對於王荃的抓捕行動卻越挫越勇。

  2019年1月30日,湘潭市追逃辦組織市中院、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召開會議,專題研究對王荃的追逃情況,決定由市公安局選派精幹力量深入排查王荃的社會關係,市中院指令原辦案單位雨湖區法院給予配合,盡快將其抓捕歸案。

  2月份,由湘潭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楊笠新掛帥,抽調精幹力量組成追逃工作小組。民警丁旻昊等人兵分幾路,從王荃的出生、入學一直到參加工作,重新逐一摸排,從親屬、同學等社會關係入手,每一個重要信息都不放過。

  逐一排查後,有兩個人進入辦案民警的視野,他們是王荃的大學同學,這兩人都愛好書法繪畫,一個在廣州,一個在桂林。

  此後,追逃民警三赴廣州,蹲守在這人的住地周圍。雖然沒有發現王荃的蹤影,卻也從相關人士處得到重要信息:王荃從2011年至2012年間,藏匿在廣州某出租屋內。而且,他現在已經離開廣州。

  辦案民警將目標鎖定在桂林。湘潭市追逃辦工作人員肖文燦介紹:追逃民警通過大量走訪王荃的關係人及知情人,得到其在桂林從事雞血石生意的信息。此後,民警迅速趕赴桂林就雞血石行業進行摸排,逐步鎖定王荃的藏匿地點。

  經過兩天一夜蹲守,民警成功識別出王荃。5月28日上午10時許,王荃步行外出辦事,在一家包子鋪門口被民警抓獲。

  民警丁旻昊說:王荃的表情很驚訝,好像在說,你們怎麽找到我的?

  在押解車上,追逃民警問王荃:怎麽不主動投案?王荃說:我寧願逃亡,我不願意回來,因為我不想坐牢,不想失去自由。

  民警在心裏算了一下:當年如果王荃沒有出逃,依法服完刑期,那麽今年年底,他將重獲自由。

  後記

  看得出,他依然保持著某種驕傲,腰板筆直,喉結聳動。作為媒體後輩,我們也心懷惻隱:那些問題,他自己娓娓道來就好了,不要我們追著問。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接下來兩個小時,客觀來說,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兩個小時。我們隱隱感覺到:王荃內心有一頭獸。它算不上凶猛,但是,詭辯、狡猾,還有些不甘和憤怒。

  “狡猾、詭辯”之類的評價後來在辦案民警那裏得到證實。王荃對自己漂泊生涯以及出逃、歸案心理的描述,也隻能采信可以佐證的那一部分了。

  追逃辦民警說:王荃作為一名負案的逃犯,即便用更多的借口、理由來解釋出逃原因,用看似華美、精彩的辭藻試圖掩蓋內心的恐懼,也隻能用“困獸猶鬥”來表述其萬一了。


VS2012 發表評論於
此人看上去已經不對社會產生危害,相反還有利於社會,為什麽還要抓呢?就算是抓住了,有值得宣傳的地方嗎?法律不去懲罰真正犯罪的人,卻在這些小螻蛄身上炫耀,真是大笑話。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貪官眾生相,八官過海,各顯貪功。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自從一尊去了包子鋪 包子兩個字就不吉利了。抓他都在包子鋪門口抓的。
素食者 發表評論於
財子。
warshipfreedom 發表評論於
共匪迫害媒體人
wudaniang 發表評論於
MD,這麽好的人受到這種迫害!還有良心嗎
衡山老道 發表評論於
人才啊,可惜了。小時候若有條件搞繪畫,可能是很好的畫家了。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懊悔沒有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