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5人出遊僅1人生還!3人藏屍冰櫃 不是刑案(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警方初步排除刑案,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南京的錢明至今都無法相信這一事實:他的姐姐錢某梅去年7月帶著父母、堂伯母及外甥女一共5人外出旅遊,現在隻剩外甥女一人回家。姐姐今年5月在河南商丘跳樓自殺,3位老人的遺體被發現藏在深圳一出租房的冰櫃內,老人的死亡時間均間隔兩月左右。

(image)

2018年5月,三位老人在外旅遊合影。受訪者 圖

近日,澎湃新聞從深圳市公安局證實此事,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的發生,具體情況正在調查。同時,澎湃新聞從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偵部門獲悉,錢某梅係高墜死亡,排除他殺。

然而,這一連串的死亡事件,對死者的親人來說,留下了太多疑惑:自2018年7月出遊到2019年5月傳來噩耗,5個人到底經曆了什麽?他們為何要去深圳?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而姐姐和外甥女為何不送醫或報警?為何選擇冰櫃藏屍?

南京一家5人出遊僅1人還,1人墜亡3人藏屍冰櫃,留下諸多疑問。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陳緒厚 視頻編輯 李坤(02:38)

冰櫃藏屍

位於深圳羅湖區清水河街道的金景花園小區,是上世紀90年代初建成的舊式老小區,共10棟,每棟8層左右,均為樓梯房。澎湃新聞采訪的部分居民至今記得上個月發生的一幕:5月21日,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小區突然來了很多警察。經過一陣調查,警方從小區3棟抬出來三具遺體,有男有女。

小區居民介紹,涉事房屋內住的是出租戶,遺體是被藏在出租房的冰櫃裏。深圳電視台都市頻道於5月24日報道稱,民警進入金景花園後帶走了很多密封箱,該事件疑是警方尋人,進入涉事房屋後發現有遺體。

(image)

深圳一小區出租屋(中)內,發現三具藏於冰櫃內的老人遺體。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圖

這起警方尋人事件的報案人,正是南京的錢明。他告訴澎湃新聞,去年7月,他41歲的姐姐錢某梅,66歲的父親錢某德,67歲的母親皇甫某英,79歲的大媽(堂伯母)李某珍,以及19歲的外甥女繆蘭,一起外出旅遊,隨後失去聯係。

今年5月12日晚,他得知姐姐錢某梅於當日下午4點左右,在河南金士頓國際假日酒店22樓墜樓身亡。失去聯係大半年的姐姐有了音信,但卻不幸離世,那隨她旅遊的3位老人又在哪裏?

當晚,錢明騎電瓶車去當地的南京市六合區湯山派出所報案。次日,派出所工作人員向他提供了3位老人的最後一次乘車記錄,即2018年9月8日乘坐動車到了深圳。

隨後,錢明通過前姐夫繆武從外甥女繆蘭的講述中獲知:2018年10月,父親錢某德在深圳住賓館時死亡,其屍體被用行李箱運到金景花園的出租房裏,放進了冰櫃;12月,大媽李某珍生病了,錢某梅要送她回來,李某珍不願意,稱死也要死在一起,當月,李某珍病亡;母親皇甫某英,今年2月份絕食死亡。

今年5月21日晚上6時左右,南京市六合區警方告訴他,3位老人租住在深圳金景花園。隨後,他向深圳警方報案。

6月3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深圳金景花園案發現場。多名小區住戶介紹,該小區的租客很多,人來人往的。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證實,3棟4樓某房間於2018年9月被一家人租下。事發後,該房間門口貼有警方的封條,封條時間注明為5月21日。

一名曾進入過上述房間的住戶透露說,該房間為2室1廳,沒有特別的裝修,就是普通的房子。多名住戶經記者提供相關照片,仍回憶不起對該戶租客的印象。

一位接近深圳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警方從涉事出租房內的冰櫃內找到三具老人的遺體。經調查,兩名老人因病去世,一名老人絕食死亡,其遺體均存放在冰櫃內較長一段時間。目前,警方已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6月2日,一份深圳警方與家屬的通話錄音中,警方表示,案件目前沒有(他殺)嫌疑,現在深圳警方正組織進行屍檢,有結果會告知家屬。

跳樓輕生

父母、大媽客死他鄉,為何姐姐又遠赴河南商丘跳樓輕生?

錢明介紹,父母隻有他和姐姐兩個孩子,大媽和媽媽很親,又是近鄰。姐姐經常外出遊玩,這次出門是帶3位老人一起去旅遊。

他將了解真相的希望寄托在此次外出後唯一的存活者、19歲的外甥女繆蘭身上。錢明告訴澎湃新聞,5月21日深夜,他在南京市六合區雄州派出所見過外甥女繆蘭,發現她的膝蓋處有傷。我有很多疑問想問她,但見到了人,反而問不出來了。畢竟我是長輩,親人不多了,看到以後很心疼。

錢某梅於2014年已離婚。此次在河南商丘墜樓,是前夫繆武去處理的。母親去世後,繆蘭和其父親繆武在一起。

皇甫某英的侄子皇甫鬆告訴澎湃新聞,在錢某梅去世時,他曾和繆武通過電話。通話錄音中,繆武轉述女兒繆蘭的話講,外公錢某德於2018年10月去世,三個大人(錢某梅、皇甫某英、李某珍)商量,買個大冰櫃,將遺體冰起來放在出租屋裏。後來其他人死後也這樣。兩三個月後,李某珍生病,錢某梅提議將她送回老家,李某珍說不回去,和你們在一起,不久去世;2019年2月,外婆皇甫某英絕食而死。

她媽媽把她外婆(遺體)抱到冰櫃裏麵去,她(繆蘭)已經嚇瘋了。外公去世時,她也想報警,但她媽不讓。繆武在通話中說,後來女兒在網上處了對象,對象是河南商丘的,5月4日她來了商丘;5月7日,錢某梅也到達商丘,住進女兒事先開好房的金士頓國際假日酒店;12日錢某梅要拉著女兒去跳樓,女兒說我不跟你一起死,她就自己跳了。這一天正好是母親節。

一段警方提供給繆武的視頻中,錢某梅墜樓後,繆蘭坐在酒店房間椅子上焦慮不安。有民警問她,給你爸打電話了嗎,繆蘭帶著哭腔回打過了、打過了,民警再問給你爸咋說的,繆蘭稱,我還沒給他說(媽媽跳樓的事)。

繆武告訴澎湃新聞,自2014年他同錢某梅離婚後,兩人幾無聯係。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4年、2015年期間,因冒充南京炮兵學院軍官以爭取入學名額為由騙取他人財物26萬元,繆武被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刑期自2015年11月26日開始,2019年2月25日結束。2017年服刑期間,女兒曾到監獄探望,這是入獄後兩人的唯一一次會麵。按照他此前的了解,女兒在南京一所幼師學校就讀中專,五年一貫製,畢業後做教師。

繆武說,在這次處理錢某梅後事之前,他隻於2018年2月在南京見過錢某梅母女一麵,見麵時,他發現錢某梅手指上戴著戒指,便問她是否結婚了,錢某梅說是的,還說女兒正在英國留學。

此後他再未聯係上母女兩人,他給女兒打電話、發信息,都沒有回音。5月12日傍晚,河南商丘警方告訴他,他的前妻下午從當地一家酒店22樓跳下自殺,女兒繆蘭也在,他不敢相信,他一直以為閨女在國外留學。

(image)

2019年5月12日,錢某梅墜樓,河南商丘警方向其女兒繆蘭詢問情況。受訪者 圖

5月30日,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警隊王隊長告訴澎湃新聞,監控顯示,她(錢某梅)是自己走到22樓窗口處跳樓,路人發現後報警。派出所先處理,我們走訪時發現她女兒在房間。該案排除刑事案件。

澎湃新聞獲得的入住記錄顯示,5月7日中午,繆蘭通過美團網預訂了商丘睢陽區某假日酒店主題圓床房一套,擬住時間為5天,至12日結束,繳納押金兩千餘元。

6月3日,繆武向澎湃新聞證實了繆蘭的上述情況。據他介紹,女兒的精神狀態至今不好。

遺言與矛盾

父母、大媽、姐姐的相繼離奇離世,令錢明既悲痛又百思不得其解。他與繆武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他希望通過繆武從繆蘭處獲得更多情況。

5月14日深夜,繆武在微信上給他發來一張字條。這是一段摁有手印的手寫文字:如果錢某梅、皇甫某英、繆蘭都死了,那就是錢明害的。錢明害的!我們三個人死後所有財產歸給國家。字條上,繆蘭、皇甫某英、錢某梅三人簽名,並在自己名字上摁了紅色手印。這張字條並無落款時間。

(image)

兩位死者曾留下紙條稱如果死了是錢明害的,錢明認為這是雙方吵架後的氣話。受訪者 圖

6月3日,錢明和皇甫鬆向澎湃新聞確認,該字條的筆跡是繆蘭的。但錢明說,他和母親、外甥女、姐姐之間確實有矛盾,但這字條完全是她們的氣話。一開始警察也懷疑過我。錢明說,5月下旬,深圳警方來到南京,找他做了筆錄,但最後警方排除對他的懷疑。

錢明介紹,父母隻有他和姐姐錢某梅兩個子女,他此前一直在外當兵,家庭和睦。 錢某梅前夫繆武也向澎湃新聞表示,一家人以前關係不錯,沒什麽矛盾。

錢明介紹,2013年年底,他退役回家,在湯山某小區開了超市,姐姐錢某梅閑時常帶著外甥女繆蘭幫忙看店,以便弟弟、弟媳休息。隻是姐姐和姐夫繆武感情出現破裂,常有爭吵。2014年,兩人離婚。

但這些年,一些家庭矛盾也開始產生。2016年年底,錢某德被查出帕金森症,還有輕微腦血栓。在錢明看來,這是家庭內部關係惡化的導火索。

我爸有病了,我媽有點嫌棄。錢明說,父親雖住在母親那邊,除平時過他這邊來吃飯,衣服也拿到他這邊來洗。

錢某德的病症是,手抖,說話有點不太清楚。錢明說,他認為父親的病吃藥可控,但母親和姐姐總是說病情嚴重,他就對母親說,哪怕把房子給賣了也要治。錢家在村裏有兩處房產,一是2000年左右老兩口修的,一是2010年錢明自己修的。我覺得這隻是嚇唬一下媽媽,但她可能當真了。在房產上,她一直比較敏感。錢明說。

6月3日,澎湃新聞來到錢明與父母、姐姐在南京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新莊一組的家。這個村小組,目前被工業園、軍校以及一個不大的水庫環繞,村中幾乎都是兩三層的樓房,當地村民表示,這裏即將麵臨拆遷,融入城市。

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因當地土地流轉,錢某德每月有1300元的收入,老夫妻二人之間,為1300元如何分配有矛盾。老頭每月要吃藥,老太要求把錢給她。

前述鄭姓老太太稱,錢某德經常買一些肉、菜,搭乘公交車前往兒子超市處吃飯,這也讓皇甫某英頗為介懷,認為老頭子把錢給兒子花了。錢明說,父親獲得的1300元中,400元交給母親,雷打不動,另外還需要負責日常開銷,最後僅剩200元左右。但每個月看病拿藥至少花800元,不足的部分需要我來填上。

老夫妻二人之間、母子之間的矛盾,加上姐弟之間也有矛盾,甚至舅舅與外甥女之間的矛盾,讓家庭氣氛緊張。

姐姐離婚後,自稱曾談過一個上海男朋友,男方家裏親戚是美國醫學專家,能為父親治病。結果花了老人一萬元錢,老人告訴我,隻是前往江寧區醫院做了個檢查。我心裏不爽快,這錢是我退伍後給父親的,被花得不明不白。錢明說。

警方和社區甚至還介入處理過姐弟之間的矛盾。澎湃新聞從南京市江寧區湯山派出所調解室了解到,2017年6月份,錢明把車停在其姐姐家門口,兩人發生糾紛,鬧得不可開交,他姐姐最終還是沒有同意讓他在家門口停車。

錢明承認,這一次,他因為生氣激動,動手打了繆蘭。姐姐說她私人地方,不給我停車,你說我生氣不生氣,為這點小事報警來給我處理。繆蘭還跟著罵我,你說來氣不來氣,這個晚輩我這麽付出所以我打了她兩個耳光。

全家出遊

錢家突然出現過一次危機。

錢明回憶,2018年3月某日,他載著父親外出,車開到半道,父親吩咐他將車停下,稱有事要講,一臉嚴肅。等車停好了,老爺子說,我想用根麻繩把你媽勒死。原因是,大庭廣眾下,她一把將剛取的錢奪了去,還搶了身份證和存折。

錢明說,父親還提到離婚,他意思是勒死我媽,然後再自殺,讓我有個心理準備。錢明認為,這完全是氣話。我爸愛錢,自己錢就喜歡裝自己兜裏,擱我這裏(他)都不舒服,搶他錢就是搶他命。

但意識到事態嚴重,錢明當即開車回家,找母親協商此事。

錢明表哥皇甫鬆向澎湃新聞證實,得知此事後,他們也曾召集一些親戚商議,希望勸解雙方,但失敗了。姑姑(皇甫某英)呆在表妹(錢某梅)家裏,我們門都沒進成。

然而,這一家庭危機,卻在錢某德加入家庭集體出遊後化解。

錢明和多位受訪村民表示,錢某梅離婚後從繆武處獲得部分財產、房產,經濟較為寬裕,經常外出遊玩,繆蘭跟著錢某梅頻繁外出旅遊。錢明稱,2016年年底,母親皇甫某英也隨女兒、外孫女外出,常常不在家裏,在家也是深居簡出,跟外人較少打交道。

皇甫鬆告訴澎湃新聞,姑姑隨表妹錢某梅出門從不打招呼,突然就見不著人了,留下姑父錢某德在家四處尋人,有時候(錢某德)會到我家來坐坐,我請他吃飯、喝酒。

2017年,與皇甫某英頗為親近、時年76歲的李某珍也加入旅遊。錢明向澎湃新聞提供的數十張照片顯示,皇甫某英、李某珍曾在2017年冬天前往上海旅遊,兩位老人並肩站在外灘、淮海中路、機場以及酒店留影,表情輕鬆,其中李某珍老人脖子上還係著一塊絲巾。

李某珍係皇甫某英堂嫂,兩家相距僅數十米。她獨自生活在一棟兩層老樓中,睡在二樓的一間房裏,樓下則是廚房。兒子一家住在隔壁,牆靠著牆。老人愛吃軟飯,我們愛吃硬飯,便各煮各的。李某珍兒媳告訴澎湃新聞,老人身體健康,同家人沒有矛盾,遇上逢年過節,子女及孫輩還會拿錢。

(image)

姐弟倆鬧矛盾後,兩家房子中間修了一堵牆。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圖

對李某珍跟隨錢某梅等人外出旅遊一事,家人最初並無意見,家裏窮,沒帶老人出去玩過,有機會旅遊,這也不錯。但外出的次數多了,且每次都不給家裏人打招呼,不免擔心。我們都勸她,年齡太大,別出去了,她不聽。李某珍兒媳稱。錢明稱,四人外出回來後也極少出門,不跟外人接觸,多呆在姐姐家三樓臥室。

最初,錢某德並未跟隨妻子、女兒外出,直至2018年4月。也就是說了上述氣話之後的那個月。

錢明稱,某日,父親未像往常一樣前往超市吃飯,他覺得奇怪,回家一看,沒人。我媽、我姐他們外出,不打招呼我無所謂,已經習慣了,但我爸從沒這樣過。錢明找遍了水庫、荒地和親戚家,無果,打父親電話,也沒回應。

約一個星期後,錢某德回來了。澎湃新聞獲得的照片顯示,錢某德、皇甫某英此次被女兒、外孫女帶至南京周邊遊玩,在景區留下不少合影。其中一張背影照頗為溫馨:夫妻兩人挽手走在室外一處走廊上,錢某德有些禿頂,妻子則頭發花白。

母親和姐姐不怎麽管他,這次旅遊讓他跟著一起去,應該是願意的。錢明說。但讓他頗為不滿的是,他從父親處獲悉,手機和治帕金森的藥被姐姐扔了,原因是是藥三分毒。我問她(姐姐)這事,她的意思是,帶老爸出去玩,不關我的事。錢明說。

據前述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稱,2018年5月,姐弟倆又出現糾紛。錢某梅主動要求社區介入調解,兩名老人以及繆蘭均在現場。老太的意思是錢要給她,老頭的意思是說,把錢給你(老太)我每個月吃藥還要花一千塊,隻能給三百。姐弟這邊,姐姐說已經和弟弟協商好,一人管一個,姐姐管母親,弟弟管父親。該社區負責人說。

2018年6月,在未告知錢明的情況下,錢某德再一次隨眾人外出,時間長達一個月,足跡遍布無錫、西安等地。

錢某德這次突然失蹤,其兒子及社區工作人員找了一個多星期。2018年7月初,上述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接到錢明電話,說是姐帶著爸媽回來了。

我在村上見到了錢某梅,她說爸爸生病了,之前沒怎麽管過他,想帶出去散散心,檢查身體。該負責人說。她勸錢某梅,帶父母出去玩是好事,但得跟家裏人打個招呼。她回複說,知道錯了,下次帶父母出去,會給他(錢明)講。

一層迷霧

然而,外出旅遊回來,家庭矛盾再次升級。

錢明說,姐姐告訴他,帶父親在外麵做了檢查,身體裏有個腫瘤,姐姐還說,爸爸得了這麽大的病,你怎麽不帶他看。同時,父親回來後也找到自己,說要斷絕父子關係,生病的事不用他管了。對此,錢明頗為生氣,認為父親被姐姐洗腦,同時因為沒有吃藥,父親病情已經加重。當晚,錢明喝了酒,有些醉意,同姐姐發生爭吵,我被她推了一下,我就動手打人了,結果又被姐姐、母親反打,頭皮破了。錢明說。

衝突期間,外甥女繆蘭一直在旁邊拍視頻,他很生氣,一把搶走繆蘭的手機砸在地上。隨後繆蘭報警。錢明說,警方通知雙方次日上午到湯山派出所調解,但等了一上午,對方沒來,回家一看,父母及姐姐、外甥女均已不見。

約20天後,李某珍突然離家,未再回來。其兒媳告訴澎湃新聞,當天晚飯後,一家人外出乘涼,回來後發現老太太不見了,猜測是皇甫某英打電話叫走了。村裏一位鄭姓老人回憶,那日白天豔陽高照,她曾親眼看到李某珍曬被子,沒覺出什麽異樣。

然而,就是這樣,5人從生活了數十年的村莊悄悄消失。直至次年5月,傳來4人均在外身亡的消息。

上述社區負責人稱,2018年7月錢某德離開湯山之前,她見到他行走各方麵還可以,就是講話有點不太清楚,精神方麵清楚,平時都打招呼。

受訪的村民表示,他們對於4人客死他鄉表示惋惜,也頗為奇怪。錢某德的身體還算好,他老婆的身體一直挺好,70多歲的李某珍身體也沒什麽問題,以前還會自己種點蔬菜。

錢明表示,父母、姐姐、大媽失蹤後,他曾和李某珍家屬多次前往湯山派出所報警,警方認為這是家事,並未受理。李某珍家屬也證實,他們曾一起去找過警方,2019年春節前後,還去了。

繆武稱,他此前與錢某梅沒有聯係,5月12日接到商丘警方電話,他從南京趕往商丘,確認了這一事實。隨後,他電話告知錢明。

錢明說,當時他也覺得是在開玩笑。根據繆武所發信息,他上網找到酒店電話,撥過去核實,對上姓名後,瞬間覺得難過。錢明與繆武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當晚7時16分,繆武發來酒店定位,並轉發了商丘警方拍攝的一段視頻。

錢明說,他無法理解:姐姐為何要去河南商丘跳樓尋死?自2018年7月離開家鄉,到2019年5月傳來噩耗,5人到底經曆了什麽?為何要去深圳?為何父親2018年9月8日到深圳,10月份就會突然死亡?而姐姐和外甥女為何不報醫或報警?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為何選擇冰櫃藏屍?

錢明還稱,他從繆武處獲悉,2019年2月7日至9日,繆蘭回江蘇金湖老家過春節,但沒有和父親繆武提起過3位老人在深圳的情況。但澎湃新聞未能從繆武處求證此消息。

5月30日,澎湃新聞曾與繆蘭短暫通話,對於家裏人這些事,繆蘭在電話那頭,隻說了四個字,不方便說。

6月3日,澎湃新聞跟隨錢明、皇甫鬆前往南京江寧區湯山派出所詢問情況,該派出所相關負責人透露,對於為何前往深圳而不回家,繆蘭告訴警方,原因是:呆在家裏不順心。

6月4日,前述接近深圳警方的消息人士表示,讓人頗為不解的是,這家人確實不怎麽和外界接觸,老人去世後為何不處理後事,而是把遺體存放在冰櫃內,老人的女兒為何又選擇在河南自殺,外人確實難以理解,其背後原因還需進一步調查。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信邪教與練功練壞了
九月櫻花 發表評論於
真是離奇,匪夷所思
愛琴海岸 發表評論於
應該是刑案, 母女倆合謀殺人, 最後母親跳樓畏罪自殺。
cohcoh 發表評論於
大概梳理了一下,從兒子的視角來看:母親、姐姐、侄女和兒子鬧矛盾。父親和姐姐、母親、兒子也有矛盾。母親、姐姐、侄女和母親的好友一起帶父親去旅遊。父親在途中忽然死亡,四個女人便把父親屍體冷凍了起來。後來四個女人中,一個死亡(疾病或原因不明),一個絕食而死,一個跳樓(還想拉著侄女一起),最後隻剩一個女人(侄女)毫發無損的回家。但侄女卻連續幾個月都不報案……
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四個女的(尤其是母親和姐姐)把父親弄死了,也有可能是過失傷人致死。可能4個女人中的3個畏罪自殺,隻有侄女平安回來,但卻不報案……那個侄女是破案的關鍵。
cdwb 發表評論於
兩起死人案這個繆蘭都全程參與。警方應該對她嚴審,從她的嘴裏撬出合乎情理的真相。估計是她們最開始打算把老頭弄死藏起來,他的錢就可以每月領了。沒想到另外一個老太太被嚇死了。於是錢某沒的媽害怕了絕食自殺,把爛攤子留給女兒。然後是錢某沒自己自殺。這個故事教育我們,如果你是半個壞人,千萬不要和另半個壞人湊一起去做一整個壞人做的事,不然那後果是你這半個壞人承受不了的。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也有可能合謀時錢某梅是主謀和執行人 “她媽媽把她外婆(遺體)抱到冰櫃裏麵去”, 繆蘭為知情人以報案要挾錢某梅,但也可能是繆蘭的偽證。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從字條來說,繆蘭有重大嫌疑。繆蘭、皇甫某英、錢某梅三人簽名,該字條的筆跡是繆蘭的。3人死亡即將遺產捐給國家,那麽繆蘭如果知道她自己不會死當然會簽,並留手印,同時可以排除自己因財起意的嫌疑,同時將嫌疑指向錢明。
可能是3人合謀錢某德 ,李某珍為知情人,之後繆蘭與錢某梅合謀皇甫某英,而錢某梅為女兒而跳樓。
合謀的話,繆蘭成唯一知情人則破案難度大大增加。

靜夜聽雨 發表評論於
wd01702,是民警到賓館房間出警時的錄像。
靜夜聽雨 發表評論於
事情匪夷所思,但我覺得寫得並不亂啊,人物關係很清晰啊。個人感覺五人中唯一幸存者最可疑。如果她不是主謀(或者之一),怎麽能在一個藏屍三人的住宅裏生活那麽久並且還有心思談網戀?
rogersune 發表評論於
太繞了,費勁才看明白。電影的好題材,編劇都不用編,隻需把情節再現就很豐富精彩了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科恩兄弟都寫不出這種故事!故事有點繞,但稍微理一理就能看明白。
wd01702 發表評論於
離奇。先不說動機和來龍去脈。什麽行李箱,冰櫃可以把整個人放進去?除非是分屍了。母親跳樓後,女兒在房間內焦慮竟然有錄像.國內賓館房間內都有監控?
bearus 發表評論於
估計被洗腦了,自殺能複活升天什麽的,邪教
Goodreads 發表評論於
寫的忒亂了,看了一半實在看不下去…
Chaixiyao 發表評論於
這名字和他們的關係太亂,等一會我拿筆紙,理一下。
yaohua 發表評論於
津津有味的看完,試著猜一下。就是刑案,嫌犯是錢某美,同案犯是她的母親,緣由是老頭的錢與病。而那位女兒應該知道這件事,但沒摻和。先殺死父親,那位伯母是因為礙眼或看到了殺人也被殺。而老太太絕食自殺是害怕。而錢某美跳樓也是畏罪自殺。

不過看文章描述還有可能是這些人參加了一個神秘組織。

瞎猜沒用,看那個唯一當事人如何解釋了。
revesby 發表評論於
小姑娘身材不錯
可以淡泊名利嗎 發表評論於
tmd 看的勞資一頭霧水。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敘述還好,不算太繞,是事情牽涉的親戚太多。如果人稱全部以繆蘭為中心就好懂了。這件事可以肯定為當代尼羅河慘案。屍體藏冰箱是因為經不起屍檢沒法發喪。
愛是有緣版主 發表評論於
這故事編的,這一家子的人不論死活都是外星人
高低杠人 發表評論於
原來有這麽多看一半就暈了的人
派出所他人 發表評論於
看了一半,直接下來看評論!
newsbbs 發表評論於
同感!全文雜亂無章。
===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2019-06-12 03:22:26
這是人寫的嗎?
有碼無門 發表評論於
這是人寫的嗎?
moonunit 發表評論於
哈哈,我看了一半,也頭暈。
onflow 發表評論於
誰給寫個summary?
somebody01 發表評論於
看了一半,頭特暈
Ginger123 發表評論於
錢某找到女兒一起自殺,因為她倆從頭到尾都知道是怎麽回事,都逃不了幹係,都要償命。
Ginger123 發表評論於
同樣的方法毒s第二位,因為她要回家告發。第三位怕被毒s,不敢吃飯,絕食而亡?
Ginger123 發表評論於
錢某德被毒s,掐s或發病不救而s,所以不敢報警?
紅彤彤的月亮 發表評論於
看了感覺是合謀殺了老頭。自殺得心裏愧疚。看看最後財產都落在誰手裏了就知道了
hohoohooo 發表評論於
為啥澎湃新聞報道?
vxmon 發表評論於
故事會都不敢這麽寫
vxmon 發表評論於
可能是錢某梅殺人
gameon 發表評論於
辦案靠故事會,頗具中國特色。

感覺人的命都不咋值錢。

AreyouOK? 發表評論於
Weird story, only feel sympathetic for the rental landlord.
vxmon 發表評論於
靠這啥事啊,太複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