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潭少女的血色相親 男方:還了賬,也要把她殺掉(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原標題:鷹潭少女的血色相親| 深度報道

記者/李紫薇崔頔

編輯/宋建華

(image)

▷葉葉生前的留影

短短22天,葉葉和許俊從不相識變成了名義上的夫妻。

 

4月12日,在葉家二樓,許俊用菜刀將葉葉殘忍殺害,隨後投案自首。案發前,他曾對朋友說,“就是還了賬(彩禮),我也要把她殺掉”。

 

為了結婚,許家向親戚借錢,向銀行貸款,前後花費40多萬。而在訂婚之後,察覺到“不對勁”的葉葉,堅持退還彩禮,解除婚約。

 

血案,在毫無征兆中突然發生。

(image)

▷ 血案發生在二樓葉葉的房間內

被染紅的白色上衣

4月12日下午4點多,許母接到電話,電話另一頭,兒子許俊語氣急切:“我把葉葉給殺了……”

隨後許俊打電話自首,其間開車回家,妹妹看到他眼裏有淚。

此時,葉家還不知道女兒被殺的消息。

許俊自首後,村主任得到消息,匆匆趕去葉家,看到葉母正在掃地。他試探性地問,葉葉在哪兒?葉母說,樓上。

二人隨後上樓,發現了地上的大量血跡。葉葉的手機還播放著音樂,聲音很大。葉母掀開被子,女兒躺在血泊中,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褲都被染紅。據葉家大哥稱,房間裏有打鬥的痕跡,凶器是葉家廚房裏的一把菜刀。

下午5點,鄰居李霞正準備換鞋幹活,突然聽到葉母的哭聲,撕心裂肺。她跑去葉家,進門看到慘狀,扶住牆才能站住。

在外地打工的葉父得知消息之後,匆匆趕回鷹潭。見到女兒時,葉葉的頭部留著幾十處刀痕,頭皮脫落,脖子、手臂上同樣有多處刀傷。

4月13日,貴溪市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鴻塘鎮界牌村葉家組發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許某因糾紛將葉某殺害,目前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還了賬,也要把她殺掉”

 

葉葉是許俊的未婚妻,正月初五,兩個人通過相親認識,正月二十六日正式定親。之後,“總覺得不對勁”的葉葉提出想退婚。事發前一天,許俊住在葉葉家中,雙方商量如何退還彩禮花費。

侄女美琳聽到了許俊和葉葉的對話。許俊對葉葉說: “你有那麽多錢還我嗎?”葉葉回答:“你放心,我會還給你的,我出去打工還你。”

“那你一天還不起,你一天就是我老婆。”許俊說。

晚上睡覺時,葉葉讓侄女美琳睡在自己和許俊的中間,許俊不同意。葉葉和侄女商量一起睡到房子一樓西邊的小竹床上去,一人睡一頭。許俊見了,說了一句:“你真有辦法。”隨後用力敲打葉葉的背,葉葉反手撓許俊的手,她的指甲很長,許俊的手流出血來。

西邊房間的保險鎖不好,臨睡前,葉葉和侄女拿鐵棒栓住房門,再用鐵楸撐在門後,防止許俊進來。

當天,許俊在葉家吃了早飯和午飯。每次妹夫來,葉家大哥都會趕回家多做兩個菜。許俊午飯吃了兩碗,飯後給哥哥們發煙。

下午,葉家大哥和朋友去釣魚,許俊說,我開車送你。葉家大哥說不用。之後,許俊向大哥打聽二哥和葉母的去向,得知他們兩人去了鴻塘看病。3點,葉家大哥離開,家裏隻剩下許俊和葉葉兩人。

3點多,二哥收到葉葉發來的最後一條短信,家中沒水了,她讓二哥帶一桶礦泉水回來。

下午5點多,二哥和母親看病回來。葉母喊了葉葉幾聲,沒有回應。葉母以為女兒在二樓睡著了,這時許俊從樓上探出頭來,說“葉葉不在這裏”。

隨後,許俊下樓離開葉家,迎麵碰上扛著礦泉水的二哥。二哥事後回憶,平日裏,許俊見麵總會打招呼,這次沒有,他離開時兩隻手拍了拍身上,神情淡定。

葉家推測,在下午三點至四點多之間,家裏隻有許俊、葉葉兩人,許俊在二樓將葉葉殺害。葉家二哥注意到,許俊離開時穿的衣服和早晨一樣,身上並沒有血跡。讓葉家不解的是,許俊的仇恨何以至此,在殺人後,還殘忍地肢解了屍體。

葉家多位鄰居稱,案發後,許俊的朋友曾出現在村子裏,他們提到,之前許俊說過,“就是還了賬,我也要把她殺掉,我花了那麽多錢,沒有做我的老婆,我要把她殺掉”。朋友們當時還以為這隻是氣話。

(image)

▷ 葉葉的聊天記錄,稱“總感覺不對勁……”

借來的22.8萬元彩禮

2月16日,葉葉和許俊第一次約會。一周前,他們在相親中認識。

當天下著小雨,葉葉叫來兩位發小一起參與這場見麵,幫忙考察一下這個男生。

葉葉和兩位發小先到,等待期間,葉葉與一位發小互相塗口紅,隨後,三人在商場內抓娃娃。葉葉內向,大多數時候,發小在玩,她站在旁邊安靜地陪著。

“不喜歡說話”、“安靜”、“性格內向”,是朋友、家人和鄰居說起葉葉都會提及的詞匯。自高二輟學之後,葉葉一直在義烏賣手機,賺了錢會貼補家用。每年過完年後,葉葉就會很早出去打工,發小們的聚會很少參加。

葉葉的父親做鋼筋工,一天有240元的收入,一年回來兩三次。母親常年生病。作為家裏的小女兒,葉葉有兩個哥哥,大哥離婚後獨自撫養孩子,賣二手車。二哥還未結婚,在義烏做庫存。

即使家庭條件不算很好,每次出去玩,葉葉還是會搶著付錢,“挺大方的一個人,不會很小氣,一直覺得挺好說話。”發小洋洋說。

許俊到了之後,四人一起去吃火鍋。點餐時,葉葉詢問對麵的許俊想吃什麽,這是二人約會中僅有的交流。三個發小相互扯皮,沒怎麽理許俊。

在“年紀不小了”、“再晚好對象都被別人挑走了”的焦慮中,鄉下年輕人的喜事從不拖泥帶水。相親、約會之後,如果雙方家長沒有反對意見,女孩和男孩三天到一周就要做出決定,是否進入訂親程序——見主家、吃訂親酒,以免耽誤對方見下一個相親對象。

即使認為自己還小、跟閨蜜說“總覺得不對勁”,但頂不住各方壓力,葉葉沒能打破這個節奏。

“沒有那麽喜歡,也沒有很不喜歡,就這樣處著吧”,葉葉和朋友在微信中聊道。

3月2日,葉葉和許俊舉行訂親儀式,在許家小賣部的過道擺了四桌,許家包了一輛公交車接人過來。許俊的妹妹稱,由於人多,公交車超載了。在訂親宴上,葉葉一如既往,沒怎麽說話。

過彩禮是鄉村定親酒的一大景觀,要排場,不能輸給別人。男方直接把給葉家的22.8萬現金擺在桌子上。“不把錢給到,人家不吃飯的”,許俊的父親說道。

改口費、感謝媒婆、給親戚小孩紅包,訂親當天,男方家給出去的現金有25萬。

在鷹潭的鄉村,男女訂婚,吃了飯,意味著女方就是男方家的人了。許父認為,兩個人一定是相互看中,不然不會來吃飯。

當晚,葉葉住在許家。按照鷹潭的風俗,訂了婚,男女會同居。兩三天後,許父發現兒子脖子上有傷,問起怎麽回事。許俊稱,葉葉不同意。許父勸兒子別著急,要體諒一下。在許家的十幾天內,兩人睡一張床,卻未發生關係。

不騙,怎麽能把你娶到?

葉家和許家這場的訂親儀式,是至少5個媒婆努力的結果,每個媒婆都拿到了2000元的答謝禮。

葉家村葉婆的姐姐認識許家,找到葉婆說親:“男方家在鄉裏,一個兒子,有很多房子,還有一個超市。”又因為鄰居王英與葉家相熟,說得上話,將其拉入做媒,葉葉的大伯母和姑婆聽聞,對許家很滿意,幾位媒婆竭力撮合。

“男方的條件,都是別的媒婆告訴我的,我隻管轉達。”對此,媒婆之一的王英說。

除此之外,許俊還曾對葉家說,自己有20多萬存款。葉家兩個哥哥不相信,葉母解釋道,“別人不喝酒不抽煙省錢,加上會做事,也可能存這麽多錢。”

但據鴻塘村村民介紹,許俊家僅有的一幢房子已經20多年,從沒有翻修過。

葉葉在許家住了幾天後發現,媒婆和許俊所言並不屬實,許俊買電腦的錢也需要向別人借。

“不騙你怎麽能把你娶到呢?”許俊曾親口對她說。

鴻塘村的村民對婚前的謊言已習以為常。很多夫妻訂完親之後,先需要打工幾年還清債務,才會舉行婚禮,帶著孩子辦婚禮的情況也有,隻訂親不結婚的夫妻很多。但葉家大哥說,葉葉最討厭別人說謊。

在許家住了十幾天之後,葉葉搬回娘家。媒婆們上門勸,得到的葉葉的回答是,“本身合不來,那個男生也會打她”。

從葉葉住回娘家,到案發前的十幾天,許俊生活的主題變成了“接媳婦回家”,在鴻塘鎮到葉家村之間的4.6公裏鄉村公路上奔波往複。剛開始許俊騎電動車,後來媒婆說買了車就能接回去,他又零首付貸款13萬買了一輛原價9萬元的汽車。

“有時候一大早就來了,有時候一天跑好幾趟”,路邊的鄰居說。

但葉葉再也沒有回過許家。

(image)

▷許家在樓下開的超市

年年發生的彩禮糾紛案

許家一兩年前在自家樓下開了一間小賣部,100多平米的店麵昏暗破舊,貨架上的商品蒙著一層灰。

許父平時在外打零工,150塊錢一天。他的手黝黑粗糙,布滿老繭,掌紋被黑色填滿,掌心磨破蛻皮,露出粉色的新生皮膚。

許俊是家中獨子,初中輟學,在鄰居眼中,本分、講禮貌。平日裏,和父親在工地幹活,做水泥鋼筋。“一個年輕人,在太陽底下給人家幹活,現在已很難得。”

除了許俊,許家還有兩個女兒、80多歲的爺爺。妻子身體不好,許父讓她看店,等兒子結婚了,抱孫子。

許俊到了25歲還沒結婚,許父有些著急。鴻塘鄉下男多女少,很多人21-22歲就已定親結婚。

為給兒子娶媳婦,許父費勁周折。他聽媒婆說,家裏房子不好,沒人會嫁,於是花六七萬元給屋子加蓋了半層。

兒子訂婚時,許家拿了22.8萬彩禮給女方。葉家二哥稱,彩禮的價格是媒婆定的,雙方都同意。據許父說,訂婚前前後後花費一共40多萬,加上買車13萬,將近60萬。為了湊錢,他向親戚借了一部分,還將自己的房子在銀行作了抵押貸款。

葉家大哥稱,彩禮收到22.8萬,之後有見麵禮、上門、打首飾的錢,一共收到30多萬。與男方所提出的金額相差8萬。葉家稱,按照男方的算法,40多萬包括從一開始接觸到現在的所有花費,包括吃飯、買衣服、請媒人。但按照鄉村習俗,“吃的用的是不算的。”

葉葉的發小礪石稱,高額的彩禮讓許多人“因婚致貧”。普通家庭拿不出那麽多錢,為結婚去貸款很常見。彩禮每年都在上漲,媒婆抬價,當地人愛麵子,會抱著“我家女兒不能比你家差”的想法要求高彩禮。

談起葉葉的彩禮,媒婆王英說:“22.8萬算中等水平。彩禮要19.8萬的有,要29.8萬的有,要58.8萬的也有。”

多位村民表示,當地悔婚現象很多,因為雙方接觸時間太少,之後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當地關於彩禮糾紛的案件年年都有。

許俊和葉葉退婚、退彩禮的矛盾持續了10多天。許父稱,兒子多次到葉家商量,葉母回答:“你抓我女兒回去,錢就給我們用掉了”。而葉家表示,所有的錢都存在葉葉的卡中,除了用掉的,其他的錢都可以慢慢還回去。

直到出事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還有希望,兩家人試圖勸葉葉回到男方家,彩禮的事情還在商量中。

而這一切,在4月12日突然終止在葉家二樓的一灘血泊中。

(文中許俊、葉葉、王英、美琳、李霞為化名)


萬綠叢中 發表評論於
生在城市也一樣。去年網上一個it天才,startup 創始人,被騙婚,老婆結婚離婚,分走敲詐勒索了他幾乎全部資產,而跳樓自殺。老婆掌握了他的業務秘密和一些公司不規範行為。後來經查,該女已經結婚離婚4,5次,每次都通過離婚斂取大量資產。

感覺自己婚姻受騙,損失所有財產,大概很難承受。這位才子選擇自殺,文中人選擇殺對方,都是生命的代價,,一生歎息。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生在農村的悲哀
萬綠叢中 發表評論於
女方退婚沒毛病,幹幹脆脆把彩禮一同退回,不要說啥以後打工還錢的搪塞。
男方家底掏空,外加借貸娶來的老婆跑路了,還要繼續為這個老婆還多少年的貸款,無能力再娶老婆了。
女方平白得到幾十萬,可以繼續相親,,,很多人認栽。
碰上了家底陪淨,心理極端不平衡,看不見前途的二杆子,悲劇了。
祖國萬萬歲 發表評論於
買賣。
假貨被處理了
zhichi 發表評論於
女孩和男孩三天到一周就要做出決定,是否進入訂親程序——見主家、吃訂親酒,以免耽誤對方見下一個相親對象。
—-

這都是什麽年代了,這是進步還是倒退。
pangpangxiongxiong 發表評論於
看來當地借錢結婚,婚後一起償還似乎正常。要命的有兩個問題:
(1)媒婆所言不實,葉葉家沒查清就定親,葉葉覺得受騙
(2)葉家定親之後就花掉了部分財力錢,造成還款困難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壞事變好事。
倆壞人死廖,至少饒過了另外兩個無辜者。
魔羯鼠養貓 發表評論於
8句話離不開一個錢字。
都是為麵子,為別人而活
京V-02009 發表評論於
兩個垃圾,一個被殺,另一個槍斃。
tgmomtobe 發表評論於
中國農村女人,不是給父母當豬賣,就是給夫家當傳宗接代家務工具。 要活命就趕緊逃,到大城市打工重新做人,把家鄉的愚昧人和事都徹底扔掉忘掉。
yumidiee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事情其實反映了中國人民最真實最原生態的婚姻觀,錢是決定性因素
sahafu09 發表評論於
彩你妹,中國鄉下人就喜歡打腫臉稱胖子,惡心又愚昧的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