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夫妻移民澳洲:貧窮把我們越推越遠(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三醜現在生活的家

  今天故事的講述者是我們的老朋友。他就是在澳洲開出租之後,我明白了這裏為什麽沒有碰瓷的講述者三醜。

  三醜在移民最初的幾年裏,靠著開出租車在澳大利亞站穩了腳跟。但實際上,開出租車隻是三醜移民澳洲的開始。

  每一個移民過的人都知道,移民沒有順風順水的情況,每個人或者家庭都遇到過陣痛和挑戰。對三醜來說,他覺得這是一個貧賤夫妻百事哀的故事。

  故事FM第 205 期

  /講述者/三醜/主播/@寇愛哲/製作人/@也卜

  —下麵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請配合上方音頻食用

  1. 改變人生的決定

  2011 年,當時我 28 歲,已經工作好幾年了。

  逐漸覺得生活有點一成不變,想要去改變一下。大概五六月份的時候,我就想要不試試去移民。

  當時的女朋友很支持我,我們感情很好,就是說我去哪裏,反正她就跟到哪裏。我們很快就去辦了結婚登記。那會兒對移民的未來生活其實是充滿了憧憬的,我們生活會像別人的朋友圈裏麵看起來的那樣:舒服、陽光,充滿期待。

  我有一個朋友叫 David,他比我先到了澳洲,靠著開出租賺了不少錢。所以在來之前他就已經告訴過我大概能賺多少錢,我要過來留學移民的前提有一點,就是我要過來開出租。

(image)

  三醜在出國前做了詳細的支出預算

  11 月 28 日,我們在深夜抵達了墨爾本。很快我就開始為後麵的生活做準備,買車租房等等。

  我們通過 David 的一個朋友 Jerry,租到了一個普通的雙人房,大家是共用衛浴,共用廚房。這是我們第一次和這麽多人合租,就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說我前妻她是很喜歡做飯的,她對吃這個東西比較講究,所以她會每天想著法去做好吃的,哪怕我們沒什麽錢,也得兩菜或者三菜一湯。廚房對於她來說是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她希望能弄得很幹淨。

(image)

  三醜在澳洲買的第一輛車

(image)

  三醜在澳洲第一次合租的房子

  但合租其實比較困難。比如我們想做飯的時候別人正好也在用。第二個是他用完之後,很多人其實不會及時的洗碗,大家住在一起,你也不會說去催促或者去叫人家怎麽樣,一般你隻能好好等著,心裏哪怕有點怨言,但是一般也不會說。一開始剛到還能忍下來,到後麵慢慢的這個東西積壓在她心裏邊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前妻根本就沒有打算找工作,因為一個是她覺得她英文不夠好。第二個是即使找打工的話,我們在這邊也隻能找一些餐館或者體力活,最多可能收銀,她覺得不管是從麵子也好,或者是她自己的觀念也好,反正她不會去做的。

  而且在我們的計劃裏也沒有讓她工作這一項。我覺得可能她願意陪我移民,當中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我告訴她,你可以不用上班,你要上就上,你不上的話我可以養得起。所以至少剛一開始的時候,她基本上就是做家務,然後自己打打遊戲什麽的,但我不行,我得去掙錢,我們身上帶的那點錢其實是花不了多久的。

  2. 適者生存

  正好 Jerry 他跟我介紹說有一個酒鋪 Bottle Shop 在招人問我要不要去做,說需要熟手,我就告訴他我是熟手,已經做了有一年了。其實我當時連到澳洲才沒多久,而且根本就不會喝酒。答應了之後,就趕快到 Jerry 的店裏去「集訓」,反正就是把所有相關的東西都強記下來,算是勉強能夠應付。再去試工的時候,老板就用了我。那個時候時薪是 15 塊。

(image)

  三醜在澳洲打第一份工作的酒鋪

  反正這個事情其實我覺得在整個移民過程當中,代表了我的兩種辦事的方法:一個是我能做的準備,我一定做到萬無一失。像我剛剛說的所有的東西我都調查得詳詳細細。但另一方麵就是從到酒鋪開始就會遇到的情況,就是你準備得永遠都不夠好,你不知道會有什麽新的情況發生,但是如果機會一旦來了,先頂上去做。

  以澳洲當時 6.5 的匯率,看到每一樣東西,我習慣性換算人民幣是多少錢,所有東西都好貴好貴,每天花那個錢,心裏覺得我簡直在淌血。但掙到錢的時候也覺得掙錢好容易,回報得很多,我就幹了這麽一天,我記得我回去特別高興,拿了錢,我跟我前妻說:你看,我工作一天我們一周的房租就出來了,後麵生活應該就會很好了,會慢慢好起來。

  3. 多元文化的衝擊

  12 月下旬開始,我每天打工,收入開始慢慢地變得比較穩定,生活至少是沒問題了,因為畢竟還沒開學。到了 2012 年 1 月份的時候,我的駕照考過了。拿了駕照以後,我最大的一個目標還是要先去考出租車的執照,因為它當中有很多的要求,其中有一條就是你的駕照必須要滿一年,如果沒滿一年,它會有一個額外的測試,通過的話你才能夠去考。

(image)

  三醜與參加出租車培訓的同學合影

  我就先找了一個獨立的評估員去測試。那是我第一次我理解到什麽是多元文化。我們原先對西方國家或者發達國家有一些先入為主的認識,比如說他們講規矩,一板一眼,是非常的嚴格的。

  但我那次找獨立評估員,是一個印度人,他也是屬於體製的一部分,是有資質合法。然而我去了之後,我們本來要幹的事情是他坐在我的旁邊,然後叫我帶他去兜一圈,他來指導我操作,看看我開得到底怎麽樣。

  結果我坐進去之後,他拿出一張地圖,說我們要去開這些地方,這裏要左轉,這裏要看紅綠燈,這裏要怎麽樣,你會嗎?我說,我會。他說,你會對吧?你會就行了,那我們也不用再費這個時間了。

  然後就讓我把測評費用,我不記得有沒有多給了,可能 10 塊 8 塊的我忘了。反正我們這個事情你簽字我簽字我們就算了結了。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原來這邊其實好像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麽一板一眼的,都是那麽講守規矩的。

  4. 變數重重

  那段時間是我打工最瘋狂的一段時間,一個月瘦了十斤。

(image)

  一個月瘦了 10 斤的三醜

  不光沒有生活,之前帶來的錢也花光了,全是靠打工在支撐,而且有時還要突然多一個學費,這個費那個費的,壓力非常大。

  我們有一項娛樂是去逛超市。因為這裏有 24 小時的超市,晚上十一二點鍾,她說我真的很不開心,我們出去逛逛,就去逛超市,也不買東西,就逛,可能她會覺得心裏邊會舒服點,會開心點。

  3 月份回去的時候,有一天我前妻坐在車裏,我問她怎麽了?她說,我不進去,我要搬家。我問為什麽?她說,房東做了飯,碗一晚上沒洗,都堆在池子裏邊。本來你現在回來,我飯都已經做好了,我們應該開開心心吃飯了。

  她就說我沒法過了,我不住這裏了。到最後我沒辦法,好說歹說答應她說我們就搬,但是現在搬也很不現實,我們先進屋。

  進去之後,她突然就開始大發雷霆,開始跟跟房東理論。然後吵到最後直接對著房東摔門,哐的一下把房東摔在外麵。沒見過脾氣這麽大的,你跟房東摔門,那房東讓你現在搬出去,你真的沒地方住。

  我後來就覺得當中的一個矛盾點就是她要什麽東西,有一個習慣是我要並且現在就要,如果不能現在就要的話,我就不行,我就會生氣會發火。那個時候逐漸開始,她對生活的不滿顯現出來了。

  5. 舒適的麻木感

  2012 年 4 月我正式開上了出租車。

  那個時候生活壓力非常大,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但我記得有一次,是第二學期考試結束,我們去了一趟大洋路,來了已經有快一年,才第一次出去玩。自己自駕去,睡車裏邊。

  10 月份,在海邊,到了晚上是很冷的,但怕不安全,也不敢把暖氣打開,不敢開發動機,冷得要命。我記得那天晚上半夜冷醒了之後,大概兩三點出去看到滿天的銀河,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景色。我自己感覺好像還不錯,我覺得其實現在生活也還可以,沒有什麽過不去的。

(image)

  大洋路的日出

  那天還挺開心的,然後就開始出大的問題了。

  2013 年 1 月份的時候,因為印度人喜歡在二三月份結婚,很多都出租車司機會回去。我記得那個月,我就多頂了一個班,我每周開車的時間大概是 80 個小時,尤其周五,我從早上 8 點開到淩晨 2 點到 3 點。不光是這樣,我為了給移民湊分數,周六上午還報了一個口譯培訓班。所以我那段時間是淩晨開完車回去,周六早上 8 點到市區去上課。每個周六的上午,我覺得我就跟走在棉花上一樣。那個時候大概已經頂到我個人能力和體力的極限了。

  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第一次開始厭倦。一二月份墨爾本的活動很多,各種音樂節之類的,我會經常去接一堆要去參加音樂節的年輕人,有的甚至有時候我就是去我自己讀書的學校接我的校友或者同學,接他們去參加音樂節,去看演唱會。我個人其實很喜歡音樂,但那個時候但凡這種時候都是特別忙的時候,我當然要去掙這個錢。

(image)

  開出租車前幾周的收入

  就在這個時候,我第一次開始厭倦。

  我也很喜歡音樂,可是我需要掙錢。那個時候,我開始思考,我應該是參加音樂節享受生活的人呀?為什麽我從來沒有參加過,我自己的生活呢?

  那個時候,我開始有點覺得羨慕,覺得缺少什麽東西,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有點像一種舒適的麻木感。

  6.「我求你忍一下」

  2013 年 3 月,也是受到朋友啟發,我和 David 注冊了一個公司,做出口生意。

  一開始進展得很不順利,投進入的錢都有去無回。但我非常享受這種為自己的事情而忙碌的狀態。然而前妻非常反對,她經常因為這件事和我吵。

  吵得最厲害的時候,我記得有一次我是在洗澡,她跑過來跟我說,你別幹了這個事情,又沒錢,你要有錢,你告訴我,那你可以幹。我說沒錢,沒賺錢。她說那你別幹了,她還說了一句話很荒謬。她說你現在是要他(David)還是要我?你要麽跟這個朋友絕交,生意別幹了,要麽我們就別過了,我沒法過了,你跟他過去好吧?

  精神上我們已經吵得不可開交,我經常跟她說,我不希望你支持我,幫助我,甚至不希望你理解我,我希望你能容忍我。能不能忍一下?

  那一次的商業模式最後是失敗了,合作也沒有談成,但還是那句話,我樂在其中,那是我能夠麵對未來的橋梁,它是搭建我現在這樣的生活,和未來我理想的移民生活的一個橋梁。

  2013 年底我很順利畢業了,雅思考出來達到了移民的分數。那是我心底最開心的一刻。這是最後一關,我闖過了,其他都順理成章,綠卡很快就下來了。

  7.「回家吃飯」

  因為別的機緣,我們重振旗鼓,在墨爾本開了一家快遞公司。我告訴前妻,一切穩定以後,我們馬上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她也很高興,還在我的鑰匙扣上,掛了一個「回家吃飯」的牌子。

  「回家吃飯」對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但後來我意識到,這其實並不容易。

(image)

  前妻為三醜準備的「回家吃飯」鑰匙鏈

  趕上國內代購蓬勃發展,我們的生意越來越好,白天我需要開著貨車滿墨爾本收貨,晚上回來又要馬不停蹄理貨,經常忙到深夜一點,回家吃飯根本不敢想。

  所以時常前妻做了精致的飯菜,隻有她一個人落寞的吃著。

(image)

  快遞倉庫第一次爆倉

  我明白我們之間已經無解。即使我交出我的全部,也改變不了現狀,我們之間變得越發冷漠。

  2014 年 10 月某一天,她父親傳來胃癌晚期的消息,她回家了一段時間。再回來,我們已經不在一個狀態——她開始忙她的事情,我也忙我的事情。

  2015 年七八月份,我們正式簽字離婚。

(image)

  三醜現在生活的房子的後院

  轉眼到澳洲,已經八年。八年時間,徹底改變了前妻和我,現在我們都分別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事業和幸福生活,但成長的代價卻不可挽回。

  移民到一個全新的環境,開始一段理想的生活,是無法一蹴而就的,其中可能遭遇的風險和意外,永遠在計劃表格之外。

  其實在哪裏生活都一樣。


fkkn 發表評論於
不是金子,在哪裏也發不了光
scbean 發表評論於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2019-04-21 08:49:47
一個愛折騰的中國人,典型的中國人心態,拚了命地嚐試著各種賺錢的方式,就是沒有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麽樣的生活。反正就是因為一個字:窮,窮則思變,窮則隻想多賺錢,等到不窮的時候,頭已白矣。有時候想想還是印度人好。。。。。。
=============
普通百姓為了生存辛苦掙錢,政客為了權力爾虞我詐。

誰不光彩,你也是沒想明白。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一個愛折騰的中國人,典型的中國人心態,拚了命地嚐試著各種賺錢的方式,就是沒有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麽樣的生活。反正就是因為一個字:窮,窮則思變,窮則隻想多賺錢,等到不窮的時候,頭已白矣。有時候想想還是印度人好,安於現狀(世),不忙著改變自己的命運。女人本來就是用來愛、用來疼的,一個不外出工作,專心在家洗衣做飯、等著老公回家吃飯的女人,其實就是再窮、再苦,她也是幸福的。可是我們這位主人公偏偏就是不懂,還以為在外辛苦賺錢都是為了這個家,把女人一個人長期的拋在家裏,把賺錢(事業)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到頭來錢倒是賺到了,可是作為“人”的生活卻沒有了,完全像一部機器一樣在工作,人生的意義又何在呢?我是不讚成這樣的“奮鬥史”的——人,就要像一個人一樣生活,活過一輩子,不能像“摩登時代”裏的卓別林,像機器一樣活一輩子。隻要三餐不愁、能生存下去,我就會立刻放棄“多餘”的工作,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去享受人生。
難為 發表評論於
前妻因和作者三觀不合而離婚,前妻要丈夫,作者要工作搭檔,都沒什麽錯需要溝通理解,作者沒時間溝通。國內對代購需求大的時候,快遞公司確實很賺錢。作者第一代移民很能吃苦,也夠聰明,所以能發跡,可是對前妻關懷不夠也很明顯。當你曆盡滄桑的以後會發現,前妻和你的感情是最純潔美好的,而你已經錯過。
意天 發表評論於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2019-04-20 18:54:46
就別TM瞎逼逼了沒人請你來 死皮賴臉往人家國家裏擠 進來了又這不好那不行,哪裏都不如你的豬圈國好 那幹嘛不滾回你的豬圈裏去窩裏吃窩裏拉窩裏配 別在這裏佔地方。
-------------------------------------------
猛一看還以為你是個白人種族主義者,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自己又是從哪裏來的
風行線線 發表評論於
做自己的快遞生意一年賺三四十萬,做得好的上百萬,比這裏的老酸民強太多了。
三棵樹 發表評論於
很真實。那院子不叫發家,很正常的普通澳洲人的院子。應是做快遞公司(幫代購出口回中國)。這生意有些人能賺到錢的。現在技術移民比2013年難了。那時可能算容易的尾班車。
Lorrlei 發表評論於
移民中介很聰明,這廣告文章寫得
duty 發表評論於
老俗話中有這麽一句:人窮誌短,馬瘦毛長。這忙碌的移民生活會把一個人磨練成一個隻有皮囊的機器,什麽理想愛情人性等等統統都拋棄到爪哇國去了,行屍走肉的活著而已。
德國華人 發表評論於
Lulu071058, 是不是一個神經病啊?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就別TM瞎逼逼了沒人請你來 死皮賴臉往人家國家裏擠 進來了又這不好那不行,哪裏都不如你的豬圈國好 那幹嘛不滾回你的豬圈裏去窩裏吃窩裏拉窩裏配 別在這裏佔地方。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這叫“移民”?給自己臉上貼金。這叫偷渡。
waxx 發表評論於
都是因為錢唄。

cdwb 發表評論於
本來開快遞公司,正可以開成一個夫妻老婆店,恩恩愛愛的一起幹活一起掙錢。他前妻窩在家裏做個飯,寧可老公忙到半夜也不幫一下,真是奇葩一朵。
南上家南 發表評論於
蠻悲涼的,人生再怎麽成功也彌補不了生活和家庭的失敗。能夠挺過最最艱難的時候卻在生活有好轉的時候分手了。。。
bopingw 發表評論於
這個女人不怎麽樣
rainstorm 發表評論於
女的就是家庭婦女,實在沒看出兩人究竟為啥離婚。
折騰一溜兒還是做了代購。
coyote0499 發表評論於
做代購的,嗬嗬
雨中的春樹 發表評論於
好多出國的剛開始夫妻都很窮。但是我身邊的離婚的不多。貧窮隻是一方麵吧。
lalagua 發表評論於
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是出來後因為經濟工作的壓力倆人離婚的。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各自找到富豪,重新組合?
平湖2016 發表評論於
你現在出來 明天還要早起
flysa 發表評論於
主人公一落地就找到一份本地工作,英語比我當時強天上去了
我剛出國那會,基本英文還處於啞巴英語水平
應付考試湊合,無法和本地人交流
flysa 發表評論於
故事還可以,就是沒有出清楚兩點
1. 主人公後來靠什麽發跡?快遞公司?
2. 和前妻為什麽離婚,隻說了矛盾的爆發,沒有看清楚本質的原因或者深層次的原因
cadollar 發表評論於
這是講移民故事,還是離婚?還是移民都要離婚?不過,為什麽離婚都沒講。散文體文章,叫別人猜。
月滿西樓 發表評論於
跟出不出國沒關係,不是一路人終究過不到一起。
月滿西樓 發表評論於
不出國也會碰到,不是一路人,終究不會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