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維權女車主被催債實錘! 討債人:她口才很好(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西安奔馳女車主哭訴維權以和解告終後,然而餘波未平。

  近日,有網友爆料稱,車主W女士“牽涉一起數額巨大的債務糾紛案件”,“騙走數十家商戶以及各類供應商工程款數百萬”。

  據南方周末,W女士表示,自己對奔馳的維權與上海競集供應商、商戶的維權不應混為一談,希望供應商與商戶能將問題訴諸法律,“合理合法地維權”。

  “我很後悔坐上引擎蓋。”W女士回應時再次強調。
(image)

  1

  西安奔馳女車主被追債!

  商戶稱交30萬開店遭其卷款跑路

  “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最終以雙方和解收場。

  4月16日晚,在媒體見證下,奔馳公司、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與“奔馳車主維權事件”當事人W女士再次進行溝通。W女士和西安利之星奔馳4S店達成換車補償等和解協議。

  雙方和解協議的主要內容對應了W女士此前提出的8條訴求。和解協議主要內容包括:

  1、更換同款的奔馳新車,但依舊是以貸款的方式購買;

  2、對該車主此前支付的1萬餘元“金融服務費”全額退款;

  3、奔馳方麵主動提出,邀請該車主參觀奔馳位於德國的工廠和流水線等,了解相關流程。

  4、贈送該車主十年“一對一”的VIP服務;

  5、為女車主補辦生日(農曆),費用由對方全額支付。

(image)

  圖片來源 / 澎湃新聞

  然而W女士未能迅速回到“普通人的生活”。

  協議部分內容被披露後,她被質疑借“補辦生日會”接受奔馳巨額經濟賠償,隨後其男友接受采訪時表示鑒於質疑聲,兩人決定放棄“補辦生日會”。

  更嚴重的質疑幾乎同一時間發生。

  和解協議達成前後,W女士及其男友被指控在上海“欠錢不還、卷款跑路”。

  近日,有網友爆料稱:

  西安奔馳車主W女士“牽涉一起數額巨大的債務糾紛案件”,“騙走數十家商戶以及各類供應商工程款數百萬”,與其對奔馳維權時“講道理、講法律”的堅持相違背,指控者自稱上海競集守藝人美食城商戶和供應商群體。

  對此,有上海商戶表示,他與W女士簽約並交29.5萬開店,開業兩個月後遭其“卷款跑路”。

  另有供應商稱,與W女士的男友簽訂兩筆廣告工程合同

,至今仍被拖欠19.3萬。其稱,目前已統計20位商戶供應商信息,債務金額超575萬,“她維權合理,我們的權益同樣也需要保障。”

  對此,W女士表示,不想就此事再做回複。

  “讓他們慢慢蹭熱點去吧。”

  2

  欠債超575萬?

  涉事公司被指由女車主母親任法人

  近日,有網絡爆料稱,西安坐奔馳引擎蓋上哭訴維權的女車主W女士(化名)實際名為薛某某,涉嫌卷款逃逸案件。

  據南方都市報,微博用戶@向奔馳女車主討債的人 最早於4月15日轉發W女士維權視頻,稱其“欠我們供應商的錢幾百萬”,此後連續多日發微博報料稱:

  W女士名叫“薛某某”,“與徐某開了一家競集文化公司,在上海閔行區愛琴海購物公園開了一家美食廣場,十幾家商戶幾百萬,供應商280萬欠款,全被他們坑光。”

  該用戶的丈夫P先生向記者證實此事,稱其是供應商之一,截至4月19日夜,已統計20名商戶、供應商信息,涉及債務金額超575萬。

  經在企查查查詢發現,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為黃某某,薛某某為監事,徐某持股74.25%,為最終受益人。

  開庭公告

顯示,該公司與上海粵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存在房屋租賃合同

糾紛,對方要求其返還租賃的商鋪,並支付租金、房屋占有使用費、遲延支付租金的延遲履約違約金等合計88.4萬餘元,案件將於6月19日在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image)

  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持股情況

  據澎湃新聞,多個可靠信源向該媒體證實,奔馳女車主W女士係該公司監事,而在奔馳維權事件中多次受訪的、自稱W女士家屬的男子係該公司最終受益人。

  人物對應關係:

  奔馳車主W女士(薛某某)——公司監事

  W女士的男友(徐某某)——公司最終受益人

  W女士的母親(黃某某)——公司法人

  據南方周末,在指控者提供的一份談判錄音中,W女士承認自己也是上海競集的實際控製人,股份“是我媽媽持有”。

  4月17日晚,W女士與其男友在電話中曾對南方周末記者承認上海競集拖欠供應商款項,回應稱“是公司欠的款”,但並未回應拖欠款項的具體數額。

  這意味著,若上海競集沒有清償能力,作為上海競集實際控製人的W女士母親與W女士的男友需承擔有限的清償責任。根據公司法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

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認繳金額取決於公司的注冊資本金和所占股份。上海競集的注冊資本金為10萬元,按照注冊資本乘以持股比例計算,這意味著W女士的男友的清償責任為7.425萬元,W女士母親的清償責任為1萬元。

  3

  商戶:交29.5萬開店才兩月

  遭其“卷款跑路”被迫關閉

  T先生告訴記者,他和W女士於2018年1月簽訂了為期3年的《聯銷經營合同

》,並向其支付保證金、裝潢管理費、品牌注冊設計費等共計29.5萬元,分兩筆轉入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賬戶。

(image)

  T先生轉賬記錄

  合同

顯示,簽約雙方是T先生個人與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T先生簽字並按手印,該公司蓋了公章,但“法定代表人”及“授權代表”均為空白,W女士並未簽名。

(image)

  T先生合同

  根據該合同

,聯銷櫃位應於2018年5月1日交付給T先生,不過,“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直到當年6月15日才開業。

  T先生說,早在3、4月裝修時他就發現很多問題,比如原本承諾的個性化店鋪設計其實每家都是同一個風格、並未根據商戶設備使用需求排好水電位等。T先生經營的淮揚菜店營業後,他又發現更多問題,比如整個美食廣場用電量、排煙設施排風量不達標等。

  “每天停電、跳閘十幾次,一到飯點,滿場的煙霧排不出去,這些都嚴重影響我們經營。”

  經營兩個月後,大約在2018年8月17日,T先生忽然發現,W女士和徐某帶著辦公室的財物資料,收拾行李消失了。

  “他們把我們所有人都拉黑,然後就失聯了”。

  當月底,由於拖欠水電費等費用,該美食廣場被物業斷水斷電。

(image)

  T先生展示的項目現狀

  T先生告訴記者,所有商戶都使用競集守藝人的支付係統,每月營業額要到次月25日才能結算。

  “我們商戶除了拿不到營業額,還要墊付50天的食材成本,加上被他們拖欠款項的家具供應商來店鋪收回家具抵債,被他們拖欠工資的保潔、服務員等也不開工了,我們實在山窮水盡,無力繼續營業,隻能閉店。”

  4

  物業:美食廣場拖欠物業費27萬元

  在媒體爆料的一份《付款通知書》上顯示,“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麵積共2555平方米,從2017年12月16日到2018年8月31日,該美食廣場共拖欠新華紅星國際廣場物業管理處物業管理費合計27萬餘元。

  根據該通知書上顯示的聯係電話,澎湃新聞記者聯係上了新華紅星國際廣場物管處,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該物業公司管轄的一處美食廣場確實“不營業了”,這家美食廣場叫“競集手藝人”美食廣場。

  “‘競集手藝人’就開了一兩個月吧,就關門了。”

(image)

  物業的工作人員稱,這家美食廣場在愛琴海購物公園旁的一棟商住兩用樓裏,所在的樓宇共有四層樓,“競集手藝人”美食廣場在這棟樓的4樓,有一大片場地,裏麵被劃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商鋪,再由“競集手藝人”租給其他小商戶,有奶茶、快餐等各種餐飲商戶,類似“大食代”的餐飲經營模式。

  “因為他們拖欠我們物業費,我們已經將該美食廣場所屬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具體由我們集團的商管公司上海粵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負責。”物業工作人員透露。

  5

  供應商:被拖欠19.3萬工程尾款

  8個月未追回

  供應商P先生告訴記者,2018年5月15日、23日,他所在的廣告公司與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分別簽署兩份廣告施工合同

,共計金額22.3萬:

  其中第一份合同

約定競集公司先支付3萬元頭款,3.8萬尾款在工程全部完成並驗收合格後支付;

  第二份合同

沒有頭款,約定全款15.5萬工程全部完成並驗收合格後支付支付。

  P先生說,第一項工程完工後,他曾向徐某追討尾款,“他說是全部結束再一起付。當時都是趕工急著開業的,就想著早點幫他們把事情做完再要錢。後麵工程結束後找他們結賬的時候就跟我們說現在沒錢。”

  2018年8月,徐某代表上海競集文化公司與P先生簽署了一份《還款協議書》,約定拖欠的19.3萬元以分期支付的方式償還,從2018年8月10日起至2019年6月10日止,每月還款1.93萬,共10個月。

  不過,P先生告訴記者,在協議簽署後不久,“他們就跑了,一期款都沒還給我。”

  盡管還款的最終期限到今年6月,他指出,“這個還款協議約定的是每個月都需要還我們指定金額的錢,每個月如果沒有還就是違約了。”

(image)

  P先生與徐某簽訂的還款協議書

  P先生說,存在類似遭遇的還有多家供應商。

  去年10月16日晚,有商戶在上海發現了W女士,“鬧到派出所去了,我們很多債權人都去了。”

  當時,在徐匯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內,W女士請的律師記錄了其與商戶供應商代表的“談話筆錄”。P先生出具的該“筆錄”顯示,W女士表示將盡快解決他們提出的商戶各自經營收賬、拖欠供應商款項問題、拖欠水電煤氣費問題等,但表示需公司溝通答複,由股東

會決議。

  “她到淩晨就跑了,後麵就再也沒有找到人了。”

  對於“談話筆錄”問題,4月19日,上海徐匯警方也進行了回應。上海徐匯警方向記者表示,網傳筆錄明顯非公安部門記錄格式,記錄人是一名律師,是由於薛姓女子曾在上海徐匯遭遇追債,便和討債方前往派出所進行協商調解。警方表示派出所僅提供了一個地方進行協商,並未參與筆錄記錄內容。對於網傳的薛姓女子涉及詐騙等,警方透露該女子所在公司主要是由於經營不善拖欠款項,屬於民事糾紛並非刑事犯罪,雙方應當走法律途徑解決。

  6

  商戶、供應商質疑:

  為何能買奔馳,無錢還債?

  P先生向記者出具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4月19日夜,共統計20家商戶及供應商的債務情況,債務金額為6800元到90萬元不等,共計575萬餘元。

  T先生告訴記者,他的店鋪生意原本很好,在大眾點評上擁有良好口碑,因此曾一度對W女士及徐某保有幻想。

  “我不想放棄我的店,一直期待他們能回來解決問題,讓我把店繼續開下去。”直到2019年3月,看到法院發布的開庭公告

,“我們才意識到事情已經完全沒有回轉的餘地了。”

  T先生說,商戶、供應商們一直尋找W女士及徐某未果,直到發生“奔馳車主哭訴維權事件”,他們從熱傳視頻中發現,W女士就是他們苦苦找尋的薛某某。

  “她維權合理,但我們的權益也同樣需要保障。”

  T先生說,此時商戶及供應商站出向W女士維權,並非是想蹭奔馳維權事件熱點,“我們沒有在熱點特別熱的時候站出來,因為我們希望等這個事情結束之後,再來說自己的事兒。不是說我們看別人紅了我們眼熱或怎麽樣,她向奔馳維權這件事是合理的,但我們的錢也是血汗錢,我們也需要維護自己的權益。”

  T先生向記者表示,目前商戶及供應商們的訴求很簡單,就是希望W女士及徐某站出來回應此事,給一個說法。

  一方麵,向供應商支付拖欠的款項。

  “既然你有錢買奔馳,為什麽不能把欠款還了呢?”

  另一方麵,對商戶來說,“我們跟你簽了2到3年的合約,租了你的場地經營,我們的經營權就要得到保障,如果不能保障,應該向我們退還我們為了獲取經營權而付出的成本。即使你說你破產付不出,我們繳納的押金是你不該動用的費用,應該退還,包括我們商戶最後一個月的營業款,也應結算給我們。”

  7

  奔馳女車主稱其蹭熱點不再回複

  此前委托律師處理“造謠者”

  據南方都市報,針對這起債務糾紛,昨天(19日)中午,記者曾向W女士求證。當時,她向記者表示,“那些文章我看過,漏洞百出”,她覺得“實在是太無聊了”,本不想回應。

  W女士曾向記者表示,“如果兩件事是同一個主人公,請拿出相關證據,請發布謠言者先實名站出來”,“隻要有一個自稱受害者的,保證之前他在網上的言論都是事實,並且願意實名站出來,那麽才可以討論。”

  W女士告訴記者,此前已委托律師處理此事,但“抓不到啊,人家都不敢實名,我去找誰追責?”

  昨天(19日)深夜,記者再次問及這些商戶、供應商提到的債務糾紛,W女士回應稱,“我不回複了,讓他們慢慢蹭熱點去吧。”

  8

  商戶否認“維權就是蹭熱點”

  據北京青年報,對一些網友質疑他們追討欠款是蹭熱點,維權者之一高先生說他們早在W女士奔馳維權之前就已經開始維權,也在搜集相關證據準備起訴。但執行難也是一個現實,對像高先生這樣的聯營商來說,合同

並未結束。

  此外,由於競集公司注冊資本隻有10萬元,很多商戶擔心贏了官司也拿不到錢。而在另一位維權商戶T先生(化名)稱,如果不是W女士在西安維權,可能會一直都找不到她。

  “他們說我們蹭熱點,我們並不是。”

  維權商戶之一上海鈺汪靈餐飲公司的代理律師莫慶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已於2019年4月18日向上海競集注冊所在地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提交訴狀,起訴上海競集、股東

上海鉑崢、武漢競集和法定代表人(即W女士母親)。如法院立案,他將采取“刺破公司麵紗”(法律術語)的訴訟策略,追責武漢競集大股東

、公司實控人W女士男友與由母親代持股份的W女士,使他們承擔相應的清償責任。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維維表示,債權人如要追責W女士與其男友,需要向法庭證明作為股東

的W女士的男友與母親,其個人財產與公司財產“混同”,即要證明股東

視公司如自己的個人財產,任意從公司拿走財產歸個人使用,或通過關聯交易,從公司直接轉賬,轉移公司資產。

  上海鈺汪靈餐飲公司向南方周末記者提供了上海競集公司賬戶的對賬單。莫慶斌指出,上海競集公司賬戶曾多次以“報銷”、“招待費”、“辦公室家具”、“工資”等名義向W女士、其男友、其母親轉賬。其中較大的一筆為2018年11月29日,其男友以報銷名義,從公司賬戶中提取了10萬元人民幣。

  但王維維指出,僅有以報銷名義所做的大額轉賬不足以證明其男友的個人財產與公司財產混同,需要證據證明與報銷相對應的進項發票存在異常。

  W女士在4月17日晚的電話中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自己對奔馳的維權與上海競集供應商、商戶的維權不應混為一談,希望供應商與商戶能將問題訴諸法律,“合理合法地維權”。

  “我很後悔坐上引擎蓋。”W女士回應時再次強調。

  9

  此維權彼維權

  本當一碼歸一碼

  維權者眼見將成侵權者,這一熱點事件的走向著實有些出人意料。隨著越來越多的線索浮現,一小撮“吃瓜群眾”便如收獲了“實錘”般興奮不已,對於女車主的態度亦從全力聲援,變成質疑指責甚至嘲諷。有人幸災樂禍“人設崩了”,有人不住歎息“反轉太快”,有人惡狠狠地表示“有民事糾紛就應該賣給她一輛漏油的車”……當然,還有大量聲音猜測,這是某公關的洗白套路。

  “出名”的雙刃劍屬性,在此事上體現得可謂淋漓盡致。若非哭訴一幕人盡皆知,漏油奔馳車事件不見得會迅速達成和解,女車主也不見得會被翻出前科、惹人懷疑。然而,即使奔馳車主可能涉嫌民事糾紛,是否就會削弱其消費維權的正當性?答案肯定是否。

  正所謂“法律麵前人人平等”,具體到此事,即使奔馳女車主可能涉嫌數額巨大的民事糾紛,但也沒有改變其在購車時權益受損的事實,其維權的正當性不會隨之打折。

  先後曝光的兩起事件,讓維權者與侵權者這兩相對應的身份,戲劇性地共存於一人身上。這並非多麽不可思議,隻是恰恰證明了人所共知的人的多麵性、複雜性。某種程度上,事情發展到如今,也壓根算不上什麽人設崩塌、劇情反轉,隻是隨著信息逐漸深入,讓一個人的曝光點從單一走向多麵而已。

(image)

  說白了,奔馳車主的維權者與侵權者身份,對應的根本就是兩起事件。對此,明顯不宜混為一談,而應一碼歸一碼地就事論事。既不能因為奔馳女車主勇於“揭開蓋子”而放鬆對其可能涉嫌糾紛的追查,也不能因其身陷懷疑便認為她維權無理,或是幹脆指責她活該被坑。麵對流言,奔馳女車主請求大家別再炒作,該維權維權,該起訴起訴。不得不說,這還真是一種理性的態度。

  如今,作為消費者的奔馳女車主,已在全國網民的支持下得到了奔馳公司的交代;作為可能的債務人,她同樣需要接受調查。如果查實,也應給所有債權人一個清晰的交代。上述要求,都是出於同樣的道理,都是在維護正當權益、守護公平正義。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與“人設”無關。


劍吼西風 發表評論於
她維權是對的。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視頻能看出來性格強悍,嘴巴很能說,雖然奔馳的事情她算有道理的那方。
穿越大洋 發表評論於
此女漢子的維權行為已經看出性格上的強悍。
長此以往,就會搞成醫鬧的翻版。
穿越大洋 發表評論於
超級女權時代,一切都應為潑婦文化。
novtim2 發表評論於
騙子多
辮子長
辮子長在騙子上
騙子不願辮子長在騙子上
辮子非要長在騙子腦袋上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好極了!兜兜轉轉,你騙我,我騙你,大家把大家騙倒,人人騙我,我騙人人!
crystal12345 發表評論於
欠五百多萬,奔馳還給她貸款買車?
瞎忙活 發表評論於
搞臭對方,不能證明自己清白,隻能讓大家更加齒冷。搞臭抹黑這一套大家都懂了,不靈了
簡單得很 發表評論於
如真有此事,那就要“以子之矛對子之盾”了,按奔馳賠償她的比例她去賠她的債主了。這可能就是她說如果再來一次她不會坐在車頭露臉的真正原因了。
簡單得很 發表評論於
如真有此事,那就要“以子之矛對子之劍”了,按奔馳賠償她的比例她去賠她的債主了。這可能就是她說如果再來一次她不會坐在車頭露臉的真正原因了。
靜靜的流水 發表評論於
人人騙我,我騙人人。社會高層,中層和底層,全都是嘴上說一套,心裡想另一套,行動更另一套。當今的中國社會中誰誠信和老實就會吃虧。正如憲法黨章指定的毛主席好學生和接班人林彪說出來的心裡話一樣:「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誰不說假話,誰就得垮台。」
sevenfish 發表評論於
老賴不能高消費,問題這事還剛起訴中,沒有進入老賴名單
sevenfish 發表評論於
說抹黑的,真沒腦子。錢也賠了,店也關了,麵子裏子都沒了。在事後再出這事。你們知道現在討債多難嗎?要不上電視人都找不到
hohoohooo 發表評論於
老賴可以買奔馳嗎?
ytren 發表評論於
愚蠢的奔馳,以為黑這位女士他們就白了。
晨如 發表評論於
奔馳車款來曆有線索了...續集期待中ing!
TexasPeter 發表評論於
這是奔馳的公關抹黑?這種智商的人也有呀。
加國紅楓 發表評論於
一碼歸一碼!頂這位維權女士!
zfyg 發表評論於
晨如 發表評論於 2019-04-20 10:42:49
在騙與被騙之間遊走.....坐在車蓋上的騙子向站在地上的騙子訴說冤屈討要正義...哈哈
----------

是的
在撒幣國混
騙術不硬就自認倒黴
願賭服輸
哭特麽個屁嗬嗬

晨如 發表評論於
在騙與被騙之間遊走.....坐在車蓋上的騙子向站在地上的騙子訴說冤屈討要正義...哈哈
zfyg 發表評論於
地球上喇嘛多人還在霧霾裏麵哭
誰特麽去管你個坐奔馳上維權的嗬嗬

baozhang 發表評論於
這個女騙子就是個女曹操。隻準她負天下人,不準天下人負她。
她可以采取特殊渠道維權,卻讓別人走法律渠道。 她的債權人完全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zfyg 發表評論於
八戒. 發表評論於 2019-04-20 09:54:39
如果有這個事,這個權也可以維啊,但是,怎麽那麽久的事今天突然蹦出來了?這就值得讓大家思考,這是笨死的抹黑公關,可惜,這種方式隻能讓笨死更笨死了
------------

央視褒誰老8就抱誰
打個賭
明天上頭口風1變
老8立馬就84她了嗬嗬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全是騙子。
八戒. 發表評論於
如果有這個事,這個權也可以維啊,但是,怎麽那麽久的事今天突然蹦出來了?這就值得讓大家思考,這是笨死的抹黑公關,可惜,這種方式隻能讓笨死更笨死了
青花 發表評論於
一碼歸一碼
3722 發表評論於
頂這位維權女士!邏輯清晰 反應敏捷 口才一流。講那麽久 沒有一句髒話的 廢話。這4S 店的贓水撥錯了!!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這牽涉到詐騙,既然找到了人,就應該提起訴訟或報案。在網上爆料算什麽事?
DaShuai 發表評論於
現實比電視劇還精彩離奇。
常量1 發表評論於
欠不欠錢先不管,是不是公關抹黑也先不管,

但這個女的也絕不是什麽善茬。
品春風 發表評論於
國人的老套路,先把人搞臭,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才是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嗬嗬。
yumidiee 發表評論於
一碼歸一碼,老炮兒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