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5-10年,中國將經曆一次至關重要的周期(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口 述:王誌綱 智綱智庫創始人;編 輯:葉開甫

(image)

去年年末,我寫了一篇文章叫《鄧公的遺產》,引起社會各界很大的轟動,讓我始料未及的同時,也不由讓人想起了20年前那個倚馬可待、青春作賦的記者時代。

當時的雲山珠水是最令人向往的熱土,遍地是改變命運、發家致富的神話。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我們這批在改革開放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依舊家徒四壁,常年衣無領、褲無襠、光著屁股走四方。不過雖然清貧,我們依舊是滿懷壯誌的書寫著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1994年離開新華社後,我一直從事戰略谘詢行業。走遍了中國的山山水水,從沿海、沿江、延邊到沿線,我接觸了成百上千的基層企業和區域政府,也與無數達官顯貴、豪商巨賈打過交道。因此對民間的喜怒哀樂感同身受,對改革開放帶來的改變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如今世事倥傯,二十年過去,我也從風華正茂的“記者王”變成了老王。40年前的那場變革的肇始,更是恍如隔世。而我有幸作為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親曆者、受益者、觀察者,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上,於情於理,都應該寫些東西來紀念鄧公,致敬這個偉大的時代,於是才有了《鄧公》一文的由來。本來就是個人的紀念之作,所以文中也沒什麽大道理,更多是自身經曆與思考的總結,用俗人的視角來講一些樸素的規律。

沒想到這篇“俗人俗事”的文章在正和島上發出後,引來反響無數:

有黨內的老同誌托人捎來謝意,認為本文講出了他們的心裏話;也有經年未見的老朋友特地打電話來說,看了這篇文章很感慨;有正值壯年的企業家,留言感恩這個龍蛇出沒、英雄輩出的年代……

成功者不必感謝誰的恩賜,失敗了也無愧平生,這一切都肇始於鄧公。

中國並不是必然會出現鄧小平,他出現了,並且改變了中國,這是中國的幸運。小平到底給我們留下什麽遺產?我認為,說到底就是尊重人性、尊重常識、順應規律。

不管是城裏人還是鄉村人,不管是政治賤民還是出身優越的人,大家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像跑馬拉鬆一樣,能不能跑到第一、第二是你的事,但是起跑線總歸是公平的。這是鄧公給大家留下的最深刻的遺產。

這才有了四十年的經濟奇跡。

(image)

話說回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鄧公開創了一個偉大的時代,經濟繁榮,技術進步,機會叢生,思潮湧動,人們得到實惠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弊端,繁榮的背後潛藏著很多深層次的危機。

從小平走了以後,到日後的近20年間,整個中國的經濟可以說繼續繁榮昌盛,但也出現了很多荒誕不經、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我把它總結為幾個現象:

野心時代

那時的中國步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野心時代,無數人在這場財富狂歡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飯,找到了通往財富大門的密匙。

2007年我和王健林在一起合作的時候,他才三百億左右的身家,一頓晚宴上,他跟我淡淡的說了句,“誌綱,用不了幾年,我肯定會超過香港的李先生(李嘉誠)”。勃勃的野心顯露無疑,他也確實在2016年的時候得償所願。

還有宇宙第一房企——碧桂園的楊國強老兄更不用說了,18歲以前連鞋都沒得穿,踩一腳牛糞、滾一身泥巴的赤腳農民,誰能想到他不僅成了地產界翻江倒海的大佬,甚至成了整個宇宙最大的房地產企業。我估計以後人類社會再不可能有超過碧桂園體量的房企了,可謂是空前絕後。

他們的成功除了個人的努力與天資之外,有一大部分要歸咎於這個野心時代。

一個美國的紐約客專欄作家在中國潛伏了十年以後,寫了一本書——《野心時代》,他發現所有的中國人都是“沒有做不到,隻有想不到”。與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這裏每平方公裏的土地上演著更多人間戲劇。但可辨認的事實真相卻不多,很多故事隱藏在重重帷幕之後,唯一的規矩就是沒有規矩,“升起來的就是太陽”。這也是伴隨經濟狂飆突進必然會出現的社會現象。

 “沉船心態”

幾乎每個人的發財都有說不清楚的地方,越有錢越缺乏安全感,總覺得這艘船遲早會沉,所以很多人都在想辦法逃離沉船,而且很多人在逃離之前還忘不了揣一塊船板跑,最後的結果隻會加速船的沉沒。

從90年代到2012年前後,整個中國基本上是處於這種世紀末心態。整個社會的腐敗無以複加,基本上是把仕途當成發財的一種不二法門。我印象特別深是有個被雙規的官員,人們問他為什麽要貪汙,他拋出一句震驚世界的名言:“當官不發財,請我也不來”。

然而,麵對這樣的世界,一邊我們很憤怒,說社會爛掉了,痛斥腐敗橫行、道德淪喪,一邊無數博士生、研究生都向往腐敗,投奔腐敗。

一個部門招公務員,隻有三個名額,結果有上萬人排隊,都是青年才俊、高級知識分子。我後來問過一些排隊的人,為什麽明知僧多粥少,你們還要去趕這碗湯。他們垂涎三尺地說:“太肥了,實在是太肥了!一年能簽單的費用就有一兩百萬”。不僅是他,很多有權在手的官員都是這樣的,但所有人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這都是當時真實的故事。

得意者懷揣著世紀末心理,對未來持懷疑態度,中國能不能走向繁榮富強,中國的未來在哪裏,誰也不知道。這一係列嚴重的問題終於在當今得到了基本解決,就是我說的第三個階段——三個重建。

(image)

1、製度重建

在本屆領導層履新不到一年,還沒有完全展現出霹靂手段的時候,我就寫了這篇文章——《三個重建即將改變中國》。我當時在文中說到:中國要想繼續走下去,要想長治久安、和平崛起,在這屆領導人手中必須完成三個重建,不完成中國就沒有未來,那就是製度重建、文化(道德)重建、生態重建。

果然新一屆領導人上台以後,用了七年的時間基本上完成了這麽一個過程。首先第一個製度重建,反腐倡廉,很多人都認為不可能,現在基本上達到了目的。

王岐山書記說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自己給自己動“外科手術”,在人類曆史上真是前所未有,但我們又不得不做。

這些年以來,製度重建應該說初步達到了結果,國家的四梁八柱算是穩固住了,最起碼讓人們相信,我們是有自我淨化、自我更新能力的。

2、道德重建

中國過去三十年,很多優秀的東西都丟掉了,道德、操守、文化、誠信,它使所有的人都變成了經濟動物,一切都是錢為大。從現在開始五到十年,最重要的肯定是“信用”。沒有信用,在江湖上將寸步難行。

3、生態重建

原來很多地方為了政績殺雞取卵,根本不把生態環境當一回事,經濟發達的地方狂飆突進,經濟落後的地方奮起直追,村村點火,戶戶冒煙。而且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隻要業績能上去,不管代價多大,再加上新官不理後事,各種重汙染企業粉墨登場。這樣肯定會出大問題,後來果然出現了一係列生態事件。

這些年來,國家在治理環保問題上也下了大功夫,到去年下來,這個問題也基本上有個眉目了,如果再有三年下來,我相信這三個重建會基本完成,這對整個中國的意義堪稱非同一般。

講到此處,我不由想起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法:

三千年來,任何朝代都逃不開一個“治亂循環”的過程:首先是大治,隨之就是大治帶來人心紛亂、社會糜爛,然後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叫,一叫就放,一放就活,一活就亂,一亂又收……一代代的中國人就在治亂中往複循環。就像《三國演義》所雲: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人會感到不適應,尤其是知識分子會感受到不適應,但是小道理要服從大道理。從更大的層麵上來講,我覺得大曆史階段的治亂循環、治亂平衡,在當下基本上是成功的,這裏麵應該給予很大的肯定。

我們真正要做的,就是在這種治亂平衡中找到自己的舞台。如果說真的有什麽周期的話,這恐怕就是中國最大的周期罷!

(image)

如果說改革開放是一場千年未遇之變局的話,那麽這場變局中最激動人心的現象,就是“草根”崛起。

作為人類曆史上規模最為壯觀的實驗場,中國為過去幾代人,也將為未來幾代人提供一個超出想象的廣闊舞台。這個滄海橫流的年代充滿著野心、欲望、混亂,但也會激發起參與者身上最澎湃的誌向,最天才的創造力和改變命運的強烈渴望。而所有身處於中國並且為之努力的人們,他們改變了自身命運、家族命運的同時,也改變了國家的前途與未來。

為什麽今天的中國經過這麽多災難和磨難,但依然有無數的民營企業,從小小的草根能做到世界500強讓世界不可小看的地步呢?一個最大的客觀因素,就是量變引起質變,一個統一的、穩定的、向上的十幾億人口的國家,堪稱人類曆史上前所未有的超級國度,其自身的穩定性就足以抵禦絕大多數的外部風險。

所謂的超級國度並不是自賣自誇,挑逗民族情緒,我認為,超級國度的定義最起碼有三個層麵:超級市場、超級城市、超級企業。

1、超級市場

有一個投資人朋友給我講過一個故事,2001年他去達沃斯參加會議,發現一個分會場中有個叫做馬雲的年輕人在主持沙龍,當時這個小夥子在講台上口若懸河、氣宇非凡,跟大家講他偉大的夢想。

這個搞投資的朋友一看,一則其貌不揚,二則口氣很大,三則所有的偉大設想全在一張嘴上,最後他說這種人符合了騙子的幾乎所有特征,所以不僅他不投資,還勸身邊的很多朋友說不能投資。沒有想到他這一輩子看準了很多東西,就是在阿裏巴巴的投資上看走眼了,一身“傳銷講師氣質”的馬雲終究成就了一番大事業。

我曾經寫過一篇《馬雲丨大聖歸來》,馬雲的成功除了個人特質外,最大的依仗就是中國這個超級市場,中國大企業多,小微企業更多,馬雲成功的關鍵,是找到了一個為這些草根企業服務的手段——互聯網。通過互聯網,馬雲基本上一夜之間就把成千上萬的個體戶全部整合在了一起,有了這個強大的支撐,馬雲攻城拔寨、一統中國市場、走向世界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最近我出國比較多,明顯地感覺到支付寶在全世界攻城拔寨,在日本,支付寶已經遍地開花,到歐洲去也是這樣,這可和我們當年“MADE IN CHINA”的小商品走出國門不同,這次走出去的是金融服務,是支付手段。

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中國的超級市場。

2、超級城市

如果說超級市場是抽象概念,那麽超級城市就是市場的具象化。30 年來,智綱智庫參與了中國的高速城市化過程,中國城市化分成三個階段,第一是發展中心城市,第二是爭奪世界級城市,到現在爭奪世界級城市群。

今天中國的城市化到了3.0階段,形成了三個世界級城市群,一個是粵港澳大灣區,一個是長三角城市群,一個是領導人親自抓的,以雄安為抓手的整個環渤海城市群,再加一個的話,就是成渝城市群。在這個過程中最令人興奮的、最充滿激情、最有前景的就是粵港澳大灣區,所以我們的企業家一定要高度關注粵港澳大灣區。

在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GDP 合計高達7.5萬億美元,占全國經濟總量的8%,目前總人口有6800萬人,預計到2050年,可能總人口會達到1.5億。今天的粵港澳大灣區內,世界500強企業就17家,美國的灣區,紐約有60多家,舊金山有30多家,東京灣有50多家,我估計憑借中國的增長速度,用不了多少年,粵港澳大灣區就能夠和美日灣區並駕齊驅。

超級城市的崛起,也是支撐整個中國民營企業大發展的一個重要基礎條件。

3、超級企業

構成超級城市四梁八柱的就是超級企業。以深圳為例,從一個小漁村,到今天生產總值突破2.4萬億元,經濟總量居亞洲城市前五,2018年度財政收入突破9100億元,甚至力壓上海一頭,不過區區四十年。年輕的深圳最初就是為企業家而生,它的騰飛也彰顯著超級企業的力量。

不光是深圳,中國的鄉村也逐漸呈現出了企業家的力量。近日我重返順德北滘——這個珠三角的普通農村小鎮,因為一個三千億規模的美的電器,成了一個力壓幾乎所有歐美小鎮的現代小鎮。何享健和楊國強,兩個人都是穿草鞋出身的大佬。楊國強是18歲以前沒穿過鞋,何享健之前也隻是一個小手工業者,最後經過三四十年的發展,一個成了宇宙第一房企,一個成了全球最大的家電企業。

美的、碧桂園兩家世界五百強企業,直接反映了企業家對國家尤其對故土改天換地的偉大作用。這兩個企業支撐起了不僅是北滘,而且支撐起了順德,甚至支撐起了佛山巨大的產業鏈、產業集群,在北滘鎮,幾千萬的企業有幾百家,上億的企業有幾十家,幾十億的企業有七八家,企業和城市水乳相融,從產業化到城市化,再到鄉村現代化,中國下一步的城鎮化發展,企業將會起到不可思議的作用。

談完了客觀,我們再談談主觀因素,林林總總接觸了上千企業家之後,我總結了人性的三大特點:貪婪、僥幸和虛榮。這是所有人的共性,但又有積極和消極的兩麵。

有些人把企業的規模當作了唯一的目標,半夜驚醒,想的都是如何超過別人,錢越來越多,卻沒了生活情趣,過得單調乏味。到頭來風向一變,資金一斷,幾十年爬上的神壇,跌落隻需要一瞬間。

大時代中,很多人總認為自己是風起雲湧的主角,但實則隻是風流雲散的代價。而一個人如果能夠控製人性的貪婪,把野心變成雄心,看清事物的本質,把僥幸變成膽魄,超越人性的弱點,把虛榮變成名節,這個人就能把壞事變成好事。無法駕馭貪婪、僥幸、虛榮,死亡隻是早晚的問題。

這一點也是很多企業家朋友要時刻自我提醒的。

(image)

今天的中國民營經濟,可以用“五六七八九”來概括,即貢獻了50% 以上的稅收,60% 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 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 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 以上的企業數量,說是半壁江山毫不為過。

但回顧四十年來的民營企業發展史,有一個問題一直含糊其辭,那就是民營企業的合法性與其地位。尤其是去年極左思潮再度出現,民營企業離場論、公私合營改造論等頻頻出現,好像容忍民企是無奈的選擇,消滅民企是偉大的理想。歪風邪氣之盛,導致領導人都不得不出來召開座談會,給民營企業打氣。

但仔細想想,民營企業真的需要誰來加持、點頭、定調、默認嗎?

天下沒有神仙和救世主,隻有人類發展的普遍真理,那就是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存在決定意識。生產關係相對於生產力的超前或滯後,上層建築對於經濟基礎的促進或遏製,意識對存在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都會深刻的改變世界,民企的未來究竟在何方?無非是事在人為罷了。

今年的兩會,我最關注的成果就是審議通過的《外商投資法》3.0版本,40年來,我國出台了幾次外商投資法,我認為這次外商投資法是最有價值的,它至少講三個平等——權利平等、規則平等、身份平等,連外商都能夠做到這一點,作為民企,跟外商一視同仁,難道做不到這一點嗎?所以伴隨特朗普的發難,整個倒逼機製的運轉,對於中國來說,可能真的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了。

關於企業家改天換地的偉力,中興和華為的例子可供大家思考,同樣是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在與美國的貿易糾紛中結局大相徑庭。

本應是兵多將廣、資源富集的中興,表現的不堪一擊,毫無戰鬥力,美國罰了幾十億美金還不夠,最後派出龐大的隊伍對它監察,就相當於監外執行。前不久,美國已經正式任命進駐中興的特別合規員,任期十年,在任期內監視中興的一切經營活動,工作期間不受中興的製約,可以隨意調閱任何文件。這個所謂“合規員”的概念開創了曆史的先河,自1949年以來,中國本土的中國企業,要被來自外國的檢察人員時刻監控,僅中興一家!

打擊完中興後,特朗普似乎錯誤判斷了中國企業的實力,也以這種方式開始收拾華為。華為從一開始的隱忍,到現在開始展現實力,任正非說了一句話,“非常感謝特朗普總統,幫我們這個小企業做了一個大廣告,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華為。

不僅如此,這場5G之戰可以說幫助中國做了免費的宣傳。雖然現在不能說美國狙殺華為的行動已經失敗,但至少目前來看肯定無法成功,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特別是信息技術領域的統治地位受到嚴重的挑戰。

如果沒有特朗普的打壓,外界似乎還不會認真思考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力和貢獻究竟有多大,不僅是歐洲諸國,甚至包括“五眼聯盟”裏的一些國家,都開始重新思考並調整對華戰略。因此,華為之戰的意義不僅在當下,更在未來,其重要性怎麽評估都不為過。

誰能想到一家民營企業能夠以一己之力在世界舞台上競爭角逐攤牌,能夠抵抗來自國家力量的絞殺;民營企業為何會擁有如此改天換地的力量?

華為與中興,同一片土地、同一個行業,甚至連名字都類似,“中國興盛”和“華夏有為”,一個備受“八國聯軍”之辱,一個大展“抗美援朝”之威,個中道理,值得深思。

(image)

講了這麽多以後,其實我們自然而然地得出一個結論:民營經濟不僅是必要的力量,更是一種必然的力量

當草根企業家的崛起、超級企業的成建製出現不再是個別現象,而成為一種機製的力量,這時候民營經濟根本不需要誰來給他說法了。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民營經濟已經不是早期的野草,而成為了參天大樹,從上層建築而言,民營經濟已經不再是權宜之計、順水推舟的含混過關。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興。清醒、理智的領導人一定意識到,在任何一個社會,企業家都是國家經濟的主體,沒有企業家群體的崛起就不可能有國家的崛起。

對遭遇苦難、不公和挫折,感到無望而抱怨時代的朋友們,我想送給你一句話:世界上永遠不可能有“終點”的公平,但是鄧公給了我們以“起點”上的公平,讓我們去闖蕩大江大海。

隻要你不放棄,不埋怨、不頹喪,無論將來成敗幾何,老去的時候,你總歸可以對自己說一句:

無愧平生,無愧時代。

(本文根據王誌綱先生3月16日在2019草根大會上的演講《大江大海四十年》整理而成,演講近3萬字,本文為精縮版,未經作者審閱。本次活動由智綱智庫主辦,正和島作為戰略合作夥伴支持參與。

 


Quarx 發表評論於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2019-04-15 21:11:52
目前,中國正麵臨螺旋上升似的轉型期,新的大變革已經到來,這個周期同樣將為智慧的人們提供無數的機遇和機會。。! +1000
Quarx 發表評論於
補充一句,華為可不是民企。老共像過去的皇帝,中國其實是皇帝2.0版領導下。北京城的各位國家級部長總理們是王爺,紅二代是皇家子女,公子格格。北京城裏科級幹部的像過去皇家仆人領班而已。外地百姓更是仆人。任先生當年有背景,路子廣,才開得起那個公司,一般的北京老百姓誰會做那麽大的事?! 哎。
fkkn 發表評論於
低級紅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應該說不是站在一個起跑線上的!
國企應該比民企更艱難,因為包袱重,而且不太敢亂來,比較遵守規則!
而民企輕裝上陣,當時的情況反而是民企更吃香,但貪婪不擇手段甚至違法亂紀毀了他們自己!
所以,政府最終還是選擇了國企,民眾也是如此!
wwzgp99 發表評論於
是都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嗎?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總體來說不錯,但有幾個問題沒說清楚,而且是此文的關鍵點。
1。民企為何在中國名聲不好,因為誠信差!銀行不願貸款給他們,老百姓也願意相信國企而不是民企,蓋因誠信問題。這個問題現在應該已經開始解決,就是信用製度的建立,以信為本以誠為易,華為給中國民企立了個好頭。
2。中興已經不是國企,民企如果像中興一般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就會受製於人。
所以,民企如何做大做強,中興華為給了最好的例證!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2019-04-15 21:37:58

別問我,用你的眼睛看看中國普通老百姓!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KINGTIE 發表評論於 2019-04-15 11:59:56
嗬嗬,美國士兵是自願為華爾街賣命麽?

=============================================
美國士兵是為自己賣命,衝著沒仗打一年五萬多,有仗打再翻倍的薪水。也可以說是自願為華爾街賣命,因為打仗的錢都是來自華爾街。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移民出來早的確實錯過了發財的良機。世界之央你錯過了嗎?
近十年出國的很多如文中所描述的,發財了心中卻懷著恐懼,財產來路有問題。還有的是生意做不下去了,發財已經不容易了。經濟下滑,中小企業活不下去,世界之央還會回國去抓下一次機遇嗎?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評論負麵的占多數。
腐敗說得很清楚,反腐的成果說得很膚淺。製度腐敗堵住了嗎?當官的都富了,反腐要把當官的都打倒了,中國人民就會可憐得沒有領導了。所以腐敗的官員不能全打倒。被國外媒體報道的最高領導層裏財產超級的都活得好好的。反腐隻能轉向中低檔次,像土根富豪,像演藝圈,像村官,最近都報道得沸沸揚揚。演員的假學曆很快消停了,因為大官有不少在學位熱門時都撈了個學位。反腐反不下去,一是對立麵很強大,一是搞反腐的自己不幹淨。的確有宣告勝利的必要。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目前,中國正麵臨螺旋上升似的轉型期,新的大變革已經到來,這個周期同樣將為智慧的人們提供無數的機遇和機會。。。看你如何把握了。。。毫無疑問,那些對中國一無所知的空心兒華二代又將是無法得到這個機遇的悲慘一代!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移民加拿大要好一點兒,因為加拿大同中國一樣,沒有受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房價直線漲了十幾年,直到2016年4月結束。2008年,40萬加元,可以買個不錯的獨立屋,到2016年4月以前可以賣到120萬。多倫多老的富人區Leslie & Yorkmill地區,一個75以上Lot的獨立屋,2008年也就69萬到70萬加元,現在,沒有250萬到300萬買不下來。。。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所以,單從這一個側麵,大家可以想象,近20年,中國發生了什麽。更不用說千千萬萬的大項目和自主創業的機會。。。如果你在近20年內錯過了這些,而卻在刷盤子、刷碗,那你就錯過了一生中千載難逢的機會。。。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2008年(實際上以前就開始了),南京市秦淮區雙橋門,還算城邊兒,隻有46路一路車,新房隻有3400元一平米。到了2017年,已經漲到37800元一平米,劃入夫子廟、中華門風景圈、建了夫子廟地鐵。。。

2008年,上海徐匯區宛平南路與斜土路交界地區,很破、很破的小區隻有不到6000一平米。到了2017年,同樣是很破、很破的小區,髒兮兮的街道,已經漲到了65000元一平米。今天,一個這樣破爛的一室一廳,月租金是16000元。政府之所以還沒拆遷,是因為房價太高了,補貼不起。沒辦法,地段太好了,市中心,4號地鐵線,上海著名醫院都可以走路去。。。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此文講的很好,將中國改開40年來的變化以及中國的道路精煉的展現出來。。。句句屬實、十分貼切!

記得本人讀大學本科時,學生出去賺錢轟轟烈烈。本人從大三開始幹了一個臨時工,用AutoCAD給人畫圖紙,不是畫機械圖,而是畫大樓的玻璃幕牆。在一個破破的篷子裏,髒兮兮的桌子,各種人出出進進。別看環境不起眼,真賺錢呀,生意好得不得了。這份工作一直做到2008年大四畢業,讓本人有機會關注了房地產行業。。。後來據說,玻璃幕牆被限製了,因為可能造成光汙染。
johniewalker 發表評論於
“自己給自己動“外科手術”,在人類曆史上真是前所未有” ----- 是啊,明知是根本不靠鋪的事情,偏偏“要做成它”、偏偏要做皇帝的新衣! 騙誰呢???
Mbtech 發表評論於
這人應該到下麵問問鄧矮子,死了後為什麽要挫骨揚灰呢?壞事幹絕了怕人挖墳呀?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還有一件大事沒有說到,那就是在“未來5-10年”,中國將收複台灣。
北美JS 發表評論於
雖然編者所說的都沒錯。但是在當前我國的政治環境看來其編者又是一個典型的低級紅高級黑的代表。
玉貔貅 發表評論於
yddjh0033 發表評論於 2019-04-15 14:24:00
鄧公,你爺爺?太惡心了!

--------------

鄧公隻是尊稱而已,還好了。比起習大大來,已經含蓄了很多。
Lion's 發表評論於
不分姓資姓社,少數人富起來,摸石頭過河。
yddjh0033 發表評論於
鄧公,你爺爺?太惡心了!
傻大目 發表評論於
又開始大忽悠
dq51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房地產商根本不是作者所說的“民企”,他們是白手套。作者難道不看國內的電視劇嗎?
weewee32 發表評論於
大外宣
Twinlight 發表評論於
不止5-10年吧?二次文革一開始,哪裏是5年能收得住腳的?
好奇心想象力 發表評論於
經濟周期早就到了,但中國政府哪管什麽周期,政府隻知道人定勝天,哪考慮以後啊。
KINGTIE 發表評論於
嗬嗬,美國士兵是自願為華爾街賣命麽?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經濟周期到了,加上人口結構問題、政治結構問題,不止5-10年吧
jiang1962 發表評論於
一個有錢人越是有錢越是害怕窮人越是奮鬥卻也越是看不到希望的時代, 真是不知道下一場世界大戰這個國家有誰願意挺身來保衛? 窮人想我他媽的沒有財富我為了誰, 富人心裏想我那麽多財富要是死了豈不是虧死了? 所以說, 馬雲的孩子不當兵打仗馬化滕的孩子不上前線, 你就不要期望窮人家的孩子替你賣命。
車輪滾滾踏遍美國 發表評論於
鄧公偉大的功績數不勝數。“貓論”是其中之一,他們就家出了不少百萬富翁千萬富翁,還有“指揮了淮海戰役”。當然還有64反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