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部舉報局長後涉敲詐被抓 曾收20萬"升官保證金"(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3月3日,四川南充市信訪局辦公室代理副主任王榮華終於“自由了”——這天他收到了南充市公安局的解除取保候審通知書,擺脫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從2018年9月3日開始,畢業於四川大學的法學碩士王榮華因涉嫌敲詐勒索成為犯罪嫌疑人,被南充警方采取了取保候審的強製措施。王榮華被控敲詐勒索的對象,正是時任他的時任上司——南充市信訪局局長的王林。

  3月初,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自己和信訪局同事彭亞(化名)向南充市紀委、中紀委等部門舉報王林,主要是因為“這種和群眾沒有感情的人不配當黨的幹部”,同時還有“確切的證據證明王林違反了財務紀律”。王林知道王榮華的舉報人身份之後,多次以處理保證書、20萬元的“升官保證金”等條件進行談判,南充當地警方也以此為由對王榮華進行了刑事立案調查。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得知,王林通過中間人李雪峰和微信兩種渠道,經王榮華向另一舉報人彭亞轉了20萬元的“升官保證金”,即彭亞沒有在指定日期前升任南充市信訪局辦公室主任,王林的20萬元歸彭亞所有。

  對於這匪夷所思的20萬元“升官保證金”以及王榮華被控敲詐勒索,目前已經調任南充市某市級機關的王林則拒絕回應此事。另一舉報人彭亞則多次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他目前不方便談論此事,但之前所有的舉報都是真實的,20萬元也是王林主動提出的。

  3月21日,南充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表示,對於王榮華和彭亞舉報王林一事,紀委監委正在調查中。

  (image)

  王榮華。攝影/上遊新聞記者胡磊

  懷疑虛假報賬“深喉”赴京舉報上司

  3月,上遊新聞記者在南充市委附近見到了舉報人王榮華,一見麵,他主動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證和南充市信訪局的工作證,“我現在也不怕沒有工作了,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舉報王林沒有其他目的,就是想讓這種打擊報複的人下台。”

  王榮華本科畢業於四川師範大學,2015年獲得了四川大學民商法方向的碩士學位,之後到了南充市信訪局(南充市委群眾工作局)工作。作為一名法學專業的碩士畢業生,王榮華在南充市信訪局的工作中感覺到了“領導幹部亂履職”的情況,“對待信訪的問題,欺騙不解決問題,拖過就算了。”

  據了解,王榮華在南充市信訪局工作期間,曾經參與了一起公交司機因交通事故肇事而上訪案件的處理。王榮華認為,公交司機的上訪於法有據,於是他聯係了南充交警的相關部門進行溝通,要求當地警方更正相關做法。

  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記者稱,南充市信訪局時任局長王林隨後卻主動介入其中,“讓我不要管了”,同時通過種種方式,試圖壓製公交司機上訪,導致問題至今沒有解決,“王林主導下的信訪局,沒有起到信訪局真正的設立目的,積壓矛盾,不解決群眾真正的問題”。

  除了認為王林在處理信訪群眾的問題時不負責任,王林在南充市信訪局處理的一些經濟問題也被認為存在問題。

  王榮華向上遊新聞記者出示的兩份《南充市群眾工作局財務經費開支報銷封麵》顯示,2017年12月4日該局職工王某等兩人報銷了兩筆費用,分別是在北京的租車費17780元;由18000元的會議室租用費和9774元生活費構成的會務費27774元,兩張單據上均有王林的審批意見和簽字。

  王榮華指控稱,這兩筆共計45554元的報銷費用全部為虛假報賬,“信訪局的人都知道,他們根本沒有去北京,根本就沒有租車和租會議室”。

  王榮華的舉報信息來源於他的同事、南充市信訪局出納彭亞,彭亞在工作中得到這些違法違紀線索後找到王榮華商量,兩人“出於正義和法律人的良知”,決定向南充市紀委監委反映王林違規選人用人、財務缺乏監督等涉嫌違紀違法的線索。

  據王榮華提供的對話截圖顯示,被舉報人王某曾在一個內部QQ群中表示,“哪些人分了錢的自己清楚,我也很清楚,要告大家都告”。

  2018年3月底,王榮華、彭亞向南充市紀委監委寄出了舉報材料。

  4月17日,南充北湖賓館,南充市紀委案件五室的工作人員找到了王榮華和彭亞,針對他們舉報的南充市信訪局財務違紀、虛假報賬等情況進行了詢問。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當時他們做完了筆錄之後,認為自己的反映的情況終於受到了上級部門的重視,心裏十分高興,但到了第二天晚上,王榮華發現了異常。

  4月18日晚間,王榮華和彭亞在南充市信訪局發現,該局時任副局長董忠、蘇先超以及信訪局辦公室主任兼會計楊斌正在對他們向南充市紀委監委反映的涉案票據進行“修補”,“在楊斌的辦公桌上麵有一張準備清單”,在將這一情況向南充市紀委案件五室的羅姓工作人員反映後,王榮華、彭亞和信訪局其他工作人員發生了輕微的肢體衝突,王榮華和彭亞認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於是連夜經由重慶,乘坐CZ3260航班前往北京反映情況。

  (image)

  王林和王榮華、彭亞達成的和解協議。攝影/上遊新聞記者胡磊

  匪夷所思的調查涉嫌違紀結論“和解協議”

  上遊新聞記者獲得了一份用南充市西充縣太平鎮楠木廟村信箋所寫的“協議”,這份協議具體約定了對於王榮華、彭亞舉報的後續處理方式。

  這份據稱是由王榮華手寫的協議約定,“鑒於王某、張某二同誌涉嫌嚴重的貪汙犯罪,但目前尚無紀委的結論,待紀委結論後,再作處理。對二同誌的處理,按以下方法辦理,王林局長負責執行到位。第一,免去王某的副科長,擔任科員職務;第二,將張某調離局辦公室,免去張某的總支委員支部書記職務,由科員降為辦事員。以上事務,將在6月1日之前出文解決”。

  在這份和解協議的最後,除了記錄人王榮華和協議人彭亞的署名外,王林除了簽名還額外聲明,“委托王榮華和XX(字跡不清)明日前往北京調查,若屬於貪汙則按以上意見辦理”。

  王榮華向上遊新聞證實了這份“協議”的真實性,他表示這份協議是在2018年5月23日在彭亞作為第一書記駐點的西充縣太平鎮楠木廟村村委會所寫的,時任南充市信訪局局長的王林專程從南充順慶區前往西充縣,經過長時間商談後達成的。

  這份和解協議簽署前的一個月,王林一直在試圖同王榮華、彭亞二人和解。

  2018年4月25日,王榮華、彭亞從北京向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後回到了南充,此時的王林似乎已經知道了王榮華二人的行蹤,多次找到了王榮華試圖平息事態。王榮華說,王林先後四次在西充縣太平鎮楠木廟村村委會、西華師範大學附近華美醫院大廳、蓬安縣信訪局附近的嘉陵江邊、達州市鳳凰大酒店等地與他進行討論,“談判內容就是要求不告他,其他什麽條件都可以接受”,其中就包括了他們三人在楠木廟村村委會達成的這份“和解協議”。

  (image)

  王林通過中間人李雪峰、微信等渠道,共轉賬20萬給王榮華。圖片/當事人提供

  22萬借款換取“見好就收”

  王榮華和王林的短信記錄顯示,王林表示王榮華、彭亞二人對他的舉報是“汙蔑和恐嚇”。為解決問題,王林提出了以職務調動、金錢幫助等方式,換取王榮華的“見好就收”。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王榮華、彭亞在赴北京向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後,南充市委群眾工作局調整了兩人的職務,一份編號為南委群紀要(2018)1號的文件顯示,彭亞以南充市委群眾工作局局辦公室副主任的職務主持局辦公室全麵工作,王榮華則代理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王榮華、彭亞兩人舉報的信訪局幹部王某則在內部QQ群中直指,“彭亞等人告而優則仕”。

  王榮華、彭亞在前往了北京反映問題後,兩人除了事實上升職以外,南充市信訪局、南充市順慶區民政局等單位賬戶向王榮華的私人賬戶進行了多筆轉賬,其中包括2018年5月30日戶名為“南充市委員會群眾工作局”轉來的“支王榮華差旅費補差”3萬元、6月4日南充市順慶區民政局轉來的“醫療救助款”2萬元、6月14日“群眾工作局”賬戶打來的“預支補發王榮華差旅費”5萬元、7月11日“群眾工作局”賬戶打來的“支王榮華借支費用”2萬元、8月9日“群眾工作局”賬戶打來的“支王林局長簽字同意借款”20萬元和8月22日“群眾工作局”賬戶打來的“支職工生病慰問金”0.9萬元,共計32.9萬元。

  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解釋,這32.9萬元中除了南充市信訪局從2015年以來長期拖欠自己的差旅費8萬元以外,還有2.9萬是王林通過民政係統等給予其的困難補助,而剩下的22萬元是他向南充市信訪局寫了借條的借款。

  王榮華的女兒患有嚴重的疾病,曾前往美國治療,經濟壓力較大,所以一直有向單位借款的情況存在,“都是寫了借條的,但都是王林主動提出來的,我因為需要治病,想到寫了借條也有法可循,就同意了接受這些款項,目前已經歸還了近5萬元”。

  上遊新聞記者獲得蓋有“南充市委群眾工作局”公章的“關於王榮華問題的專此報告”顯示,2018年5月7日,時任局長王林主持會議,研究了王榮華相關問題,證實了南充市信訪局拖欠了王榮華赴成都的差旅費六個月以及應向王榮華支付7個月工資的傷殘待遇以及後續治療費用,王榮華認為這份報告也說明了自己接受信訪局補助的正當性。

  對於工作上的“不降反升”、信訪局大量的借款等,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這些都是王林試圖“收買”自己不進行舉報的實證,他雖然接受了王林的這些“照顧”,但還是沒有放棄舉報王林的違規違紀行為。

  (image)

  王林和王榮華關於20萬升官保證金的說明短信。攝影/上遊新聞記者胡磊

  20萬元“升官保證金”

  王榮華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王林曾許諾以南充市信訪局辦公室主任一職,換取另一舉報人彭亞的停止舉報,但王林多次聯係彭亞未果。王榮華提供的和王林的對話記錄顯示,王榮華提出以“擔保模式”來換取彭亞的信任,即通過中間人王榮華來擔保,“實現彭亞的停止舉報和升官”。

  王榮華提供的他與王林的短信截屏顯示,8月18日12時9分,王林發來一條短信稱“經彭亞同意,由王榮華代收王林交來保證金轉帳20萬。若9月5日前彭亞當選為辦公室主任,則退款,否則此款由王榮華交彭亞所有。”,王榮華則回信息表示,“我隻是替王林局長保管此款”。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8月18日,王林向王榮華的微信賬戶先後分五次轉賬五萬元,賬戶尾號為7788的“李雪峰”賬戶向王榮華建行賬戶轉賬15萬,王榮華稱這兩筆共20萬元都來自於王林,自己隨後也將這20萬轉給了彭亞。

  在王榮華看來,20萬元的“升官保證金”自己隻是概念性的提出,具體的金額、操作方式等都是王林主動提出的,這並不能說明任何問題。8月21日,王榮華通過手機銀行將20萬元轉到彭亞的賬戶,南充警方也隨即介入了此案,王榮華表示“警方認為王林的這20萬元保證金是我們敲詐勒索來的。”

  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區分局於9月2日作出的南順公(刑)傳喚字〔2018〕050號傳喚證顯示,涉嫌敲詐勒索罪的犯罪嫌疑人王榮華應於9月3日10時到該局接受訊問。9月4日,王榮華被南充警方取保候審,順慶公安分局作出的南順公(刑)取保字〔2018〕123號取保候審決定書顯示,該局正在偵查“王林被敲詐勒索案”,因案件需要繼續偵查,決定對犯罪嫌疑人王榮華取保候審,取保候審期間王榮華接受南充市信訪局副局長董忠的監督。

  王榮華稱,9月3日當天,順慶警方到南充市信訪局將其帶走時,彭亞目睹了這一過程,隨後彭亞便將20萬元轉賬還給了王林,次日彭亞也被警方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傳喚調查並取保候審。

  王榮華向上遊新聞記者指控,南充當地有關部門在收到了他和彭亞關於對王林的舉報後,將自己舉報人的身份泄露給了南充市信訪局時任局長王林,不僅讓王林有機會篡改相關票據,還對自己的人身安全產生了威脅,他和彭亞才不得不赴京反映情況。

  對於王林20萬元的“升官保證金”和南充順慶警方以“敲詐勒索”為名對王榮華、彭亞兩人進行刑事立案調查,王榮華表示,“這根本是王林和警方串通好的釣魚執法,目的就是對我們進行打擊報複”。

  彭亞對上遊新聞記者表示,2018年3月開始,自己和王榮華一起對王林的舉報都是真實存在的。

  彭亞3月15日通過電話表示, 20萬元“升官保證金”是王林主動提出的,並不是自己收下的。對於自己工作調動是否和舉報王林有關等其他問題,彭亞表示不方便作出回應。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彭亞目前也已經被南充警方解除了取保候審。

  (image)

  2019年3月3日,王榮華被南充警方解除了取保候審。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胡磊

  3月21日,上遊新聞記者聯係了當事人王林,就20萬“升官保證金”一事是否屬實進行了求證。王林對相關問題沒有做出否認,僅以自己正在開會,有事情當麵談為由進行了回複。王林同時再三強調,“以紀委、公安的調查結論為準”。

  熟悉刑事司法實踐的律師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南充警方因取保候審期限到期而解除王榮華、彭亞兩人的取保候審,從理論上來說警方仍在對案件進行調查,王榮華、彭亞兩人仍然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但在司法實踐中,到期解除取保候審而沒有采取其他的強製措施,一般意味著警方調查的中止。

  多個消息源向上遊新聞記者證實,南充順慶警方曾在2018年10月向南充市順慶區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王榮華,但2018年10月16日南充市順慶區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作出了不予批捕王榮華的決定。今年2月27日,上遊新聞記者從南充檢方了解到,警方尚未將“王林被敲詐勒索案”移交給檢方。

  南充警方負責調查王榮華敲詐勒索係列案件的鄭姓警官在接受電話采訪時則表示,對於具體的案情不方便接受采訪。

  目前已經轉任南充市某市級部門局長的王林3月21日則在電話中告訴上遊新聞記者,自己已調離了南充信訪局,警方對於相關的情況正在調查,“我沒有管這個事情,這個是公安依法調查依法偵查,以公安調查為準。”

  王林在電話中表示,自己因此事已經承擔了一定的責任,希望媒體能夠如實報道相關的情況。

  南充市紀委監委負責王榮華舉報案件調查的雍榮強回應上遊新聞記者稱,對於王榮華和彭亞舉報王林一事,南充紀委監委“該怎麽查該怎麽反饋的,會按程序來”。

  自2018年4月17日至今,南充市紀委監委已介入該案近一年,尚未有結論。

  王榮華在被警方取保候審之後,多次因為心理疾病前往成都華西醫院住院治療,上遊新聞記者在和他的接觸中,也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中年男人的焦慮與緊張。王榮華掛在嘴邊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自己公務員身份無所謂了,隻是希望王林能夠受到應有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