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圖通過小號方式“卷土重來”? 戀童癖大V再被封(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深陷“戀童癖”的醜聞後,曾經的網絡大V許豪傑一度在社交媒體上隱匿。近日,有網民指出,許豪傑疑似通過Bilibili(以下簡稱“B站”)複出,11日晚,其發布的最新內容稱,B站粉絲已超過1萬。目前,B站官方已將此賬號封禁。

(image)

近日,有網民注意到,許豪傑疑似借助@套路俠是誰的賬號在B站複出。(圖片來源:Bilibili)

許豪傑曾經的標簽是,“90後”作家、《超級演說家》全國季軍,因為拍攝“如何給老年人推銷保健品”等揭秘套路係列視頻走紅網絡,在微博擁有52萬粉絲。

然而,2017年7月,一篇名為“怎麽都沒想到,我喜歡的網紅大V段子手許豪傑竟然是個戀童癖”的帖子出現在豆瓣上,矛頭直指許豪傑,認為其開設色情網站,買賣兒童色情相關視頻,物品,並且認為許豪傑是戀童癖。

文章主要列舉了兩條關鍵性信息:

一、許豪傑的社交賬號上,關注的不少用戶,都發布過大量兒童色情照片,許豪傑本人也轉發過一些相關內容,語言曖昧。例如,許豪傑於2010年轉發一張兒童坐地鐵照,稱“看得怪叔叔有點熱”。

(image)

許豪傑於2010年轉發一張兒童坐地鐵照,稱“看得怪叔叔有點熱”。(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第二,疑似許豪傑所屬賬號曾經發布信息,征集未成年人交往。

網民還發現,許豪傑曾經在一個名為“正太天國”的兒童色情網站連續簽到600天;工信部ICP/IP域名信息備案管理係統顯示,這個“正太”網站的建立者和負責人就是許豪傑本人。目前,此網站已下線。

麵對網民們的指責,許豪傑的回複是這樣的:

對於個人社交媒體上關於孩子們的低俗內容,他稱自己是想要收集視頻素材,更多是一個“臥底”的身份。

對於戀童癖的說法,他先是承認賣原味(原味指人們穿過的衣服並沒有洗過的,殘留著人體的體味的。如原味襪子,原味內衣。有人認為收集原味的行為屬於異類。),又用“正太控”偷換了“戀童癖”的概念。

而網民鋪天蓋地的指責,在他看來似乎隻是一場有心人的惡意炒作,“如果當天豆瓣上爆出的標題是‘怎麽都沒想到,我喜歡的網紅大V段子手許豪傑竟然是個正太控’這根本就稱不上是一個新聞。”

他又拿出自己的銀行流水表示,2010年起舉報過10家兒童色情網站,並且在2011年獲得了中國公安部的舉報獎勵。

然而,如此說法網民們並不買賬,2017年8月初,許豪傑的微博賬號被封禁。

近日,有網民注意到,許豪傑疑似有在B站複出的跡象,賬號為@套路俠是誰 的用戶通過短視頻的形式向人們揭秘一些現實生活中的套路。有網民在微博正文中表示,“許豪傑,你休想卷土重來”。

(image)

有網民在微博上表示,“許豪傑,你休想卷土重來”。(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13日,通過查詢B站發現,該賬號已被封禁,B站此舉,已基本可以確認就是許豪傑本人。

事實上,早在許豪傑的賬號被封禁一個月(2017年9月)後,就有網友指出,網絡上新出現的“套路俠是誰”就是許豪傑。

視頻裏,主人公“套路俠”帶著頭盔給觀眾揭示一些網絡套路。雖然帶著頭盔,聲音也經過處理,但網友發現,“套路俠”和許豪傑曾經的風格非常相似,同樣的視頻主題、說話節奏、語言風格、肢體動作,還有人通過變身器軟件還原了博主的聲音,表示“沒有疑似,沒有反轉,對,就是他。”

(image)

(image)

(image)

許豪傑新舊視頻對比。(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此外,賬號“套路俠是誰”的基本信息也與許豪傑本人別無二致,如“90後”“上海人”。

而麵對網民對其真實身份的質疑,他從來不正麵回應,隻是堅稱自己是“套路俠”。

其社交媒體賬號也並未受到影響,從2017年9月至今一直在持續運營。

2018年,他還曾在B站大號上發布一條消息,稱即將回歸。不過,該帖很快就遭到大批民聲討,此賬號之後未發過任何內容。

(image)

2018年,許豪傑曾在B站大號上發布一條消息,稱即將回歸。(圖片來源:Bilibili)

在社交媒體上,大V們通過小號來發布信息的方式十分常見,內容如若積極,使用小號的行為往往無傷大雅。

然而,如若在突破了公眾所認知的底線後,妄圖通過小號的方式“卷土重來”,恐怕網友們是不會答應的。

《中國青年報》曾針對此事發表評論稱,無論這場風波最終以何種方式落幕,我們都希望這件事能夠成為一個教訓。對許豪傑這樣的公眾人物而言,這個教訓是“永遠不要觸碰社會文明的底線”——他們應該記住,違反這條鐵律將會付出怎樣的代價,更應該明白自己所承擔的社會責任。

而對更廣泛的社會大眾而言,這個教訓則是“永遠不要低估社會中的陰暗麵”——這件事讓我們知道,兒童色情並非隻在遙遠的國外,或是深不可測的“暗網”之中,在我們目光所及之處,可能就藏著許多“陽光下的罪惡”,隻有對此保持最高程度的警惕,才能最大程度上確保我們不受其侵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