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叫蘇大強的男人決定作死》 他強在哪(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都挺好》通過懦弱的父親、媽寶男、愚孝男等反麵男性角色傳達了一個中心思想——這屆男人真的不行。

劇中最惹觀眾恨的男人當屬懦弱自私又作天作地的父親蘇大強。被壓製了一輩子的蘇大強,在妻子去世後,終於看到重新掌握自己人生的希望。開始變本加厲的折騰兒女,動輒“要喝手磨咖啡”。豆瓣網友戲稱,《都挺好》應當改名叫《一個叫蘇大強的男人決定作死》。

這部劇昨天正好播出了名場麵。父親蘇大強被大兒子一家逼迫才去看望自己被二兒子打進醫院的女兒。他美其名曰要為女兒做主,其實隻想盡快息事寧人。明玉憤怒地控訴他太不像個男人,是個窩囊廢。

而被激怒的蘇大強最後訕笑著說明玉太像她母親。

(image)

《都挺好》裏可恨又可憐的蘇大強

扮演蘇大強的倪大紅隻用幾個表情就把這個可憐又可恨的男性刻畫出來。對於這種刻意疊加矛盾的劇來說,反派角色很容易演得流於表麵,但倪大紅讓人相信“他就是蘇大強”。甚至有觀眾真情實感地懷疑,倪大紅是不是缺錢,否則為什麽要演這樣招人恨的小角色。

盡管倪大紅一直在演小角色,近幾年更是成了父親專業戶。但其實他的起點並不低。1984年,還在中戲讀書的時候,他就被導演謝晉看中,出演了《高山下的花環》。

倪大紅從16歲到21歲,都是在東北的勞改農場度過的。他要跟著師傅種菜、割草,冬天常常要趕著馬車去挖石油,經常一宿一宿不能睡覺。《都挺好》裏的蘇大強不講衛生,不愛洗澡。可那個時候的倪大紅確實是連個熱水澡都沒法洗。

枯燥的農場生活裏,倪大紅唯一的樂趣就是八個樣板戲。他的演員夢想就是在那個時候萌發的。

盡管父母都是哈爾濱話劇團的演員,但他們並不讚同倪大紅進入這行。想讓他學個手藝,幹個木工、電工,穩妥地過一生。何況那個年代流行濃眉大眼、高眉深目的小生,倪大紅這種“著急”的長相,考學之路也不會順利。

果然,倪大紅1978年投考中戲第一輪就被刷下來;1979年考解放軍藝術學院沒有進入複試;1980年報考上戲仍然一輪遊。直到1982年,這是他最後一次實現夢想的機會。如果這次倪大紅沒能考上,他就要接受父母安排,回到東北去電線廠當個工人。所幸,倪大紅成功考取了中戲,這也改變了他的命運。

在中戲讀書的時候,他就因為長相被同學叫作“大爺”,還被自己的同班同學當成燒鍋爐的。也因此,他始終與主角無緣。

畢業後的幾年,倪大紅一直都在各種跑龍套,最被人熟知的角色是在1993年第一部情景喜劇《我愛我家》裏客串一個弱智胡阿大。

第二年,在張藝謀導演的《活著》裏飾演龍二。隨後又和張藝謀合作了《滿城盡帶黃金甲》裏的蔣太醫,《三槍拍案驚奇》裏的王五麻子。都是小角色,可張藝謀說他——再小的角色也能琢磨出味道來。

確實,倪大紅對人物的把握和對細節設計能力非常出色。

2003年,倪大紅第一次以男主演的身份出演了《泥鰍也是魚》。倪大紅本來穿43碼的鞋,但在片中一直穿41碼。

倪大紅說:

一個從底層拚上來的人,他的奮鬥曆程就是很不舒服的,這種身體上的不舒服潛移默化的轉移到心理層麵,感覺就到位了。

2007年,倪大紅和張黎合作的《大明王朝1566:嘉靖與海瑞》,扮演內閣首輔嚴嵩。這個角色奠定了他作為演員的地位。

在拍攝嚴嵩期間,除了每天要化三個小時的妝,倪大紅更給自己設計了一整套動作。以至於他在結束拍攝後都遲遲走不出狀態。

“每天拍完了之後,我的動作都很慢。如果有幾天沒我的戲,我可以去休息的話,跟朋友一起吃飯時,他們都會覺得怎麽我最近好像變傻了。”他說。

張黎評價:有他在,我放心。

47歲的倪大紅扮演超過80歲的嚴嵩

(image)

此後,他在《新三國》裏出演了心機深沉的司馬懿;在《北平無戰事》裏,他是隱忍的父親,又是沉穩的特工謝培東;他是《情滿四合院》裏倔老頭,也是《羅曼蒂克消亡史》裏叱吒上海灘的王老板。同樣是懼內,《正陽門下小女人》裏情話技能滿點的蔡全無和窩囊的蘇大強,倪大紅硬是都演得分毫不差。

(image)

《正陽門下小女人》劇照

當然,也有人質疑他是被高估的演員,管他演戲的方式叫“麵癱式”表演,可他知道這種沉穩來自於紮實的功底。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他回應:滿天飛的皮子活兒一樣的表演就好嗎?我信心滿滿,所以不動行不行?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