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崔永元鬥法到秦嶺別墅 陝西被“示眾”有何深意(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凡是過去,皆為序章。

  ——莎士比亞《暴風雨》

  

(image)

  央視罕見地將原本用來播出電視劇的黃金檔騰挪出來,擠占這個時間段的,是《一抓到底正風紀》專題片,披露了圍繞秦嶺違建別墅的諸多細節。

  如此有意的時間安排,顯然是要向外界,尤其是陝西釋放信號,要將數年來圍繞秦嶺別墅展開的博弈放大,不僅僅局限於秦嶺別墅違建,而是要將其作為具有普遍意義的典型案例來展示。

  如果說此前官方的通報隻是停留在文件批評以及官場整飭層麵,此番用中央最重要的宣傳工具——中央電視台製作“專題片”,將官場秘而不宣的規則,掀開赤裸裸的亮在公眾麵前,就是有意為之。讓包括陝西省委常委等眾多高層在內的陝西官員,在紀錄片中“紅紅臉,出出汗”,告訴鏡頭外的民眾該事件為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

  對於平時身處在權力金字塔頂端的官員而言,這種批判,遠比內部的通報批評更為嚴厲。在一些網民的評論中,高層此舉,如同對陝西官場“遊街示眾”。

  直擊陝西官僚係統五大弊病

  從2018年7月中共中央派中紀委副書記坐鎮陝西拆除秦嶺別墅開始,到此次以專題片形式展開內幕,將細節托盤而出,就是為了直接揭露陝西官僚係統五方麵的問題。 

  首先,還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陰奉陽違、瞞上欺下”。習總書記自2014年始,對秦嶺違建別墅先後有過六次批示。2014年5月第一次批示,是通過中共中央辦公廳督查室轉來的,批示中特地要求陝西省委和政府主要負責人關注此事。按照片中當事人的描述,當時陝西省委既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文件在省政府領導手中進行圈閱了事。

  二是,“新官不理舊賬”。因秦嶺別墅事件而“被辭職”的原西安市長上官吉慶在紀錄片中現身,稱當時他覺得這些事情是其任職之前的事,“多少有一點新官怕理舊賬”。

  三是,地方一把手責任製不到位。秦嶺違建別墅遲遲拆不動,與陝西省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主要領導沒有擔負起地方一把手責任脫不開關係。

 
(image)

   位於西安市鄠邑區石井鎮蔡家坡村的陳路超大違建別墅,圖源網絡。

(image)

  | 2014年,號稱整治完畢的202棟違建別墅中,實際上隻進行了部分處置:號稱全部拆除的別墅中有17棟拆除不徹底;號稱沒收的47棟一直未履行任何實質性收歸國有手續,隻是在門上貼了封條。

  四是,官商勾結,官僚腐敗。片中披露,秦嶺違建別墅之所以遲遲拆不掉,地方官僚與別墅開發商勾結,進行權錢交易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五是,官僚政治觀扭曲,忽視生態文明。對於地方政府來說,房地產開發等是地方經濟快速發展的訣竅,既看得見摸得著,又能讓地方GDP數據快速攀升,何樂不為。為此,生態環境等都是可以被犧牲的。

  地處西北的陝西,近兩天處在全國輿論風暴眼中,人們今天看陝北、明天看秦嶺,一時忙不過來。

  陝西為何屢屢“逆襲”?

  此次秦嶺違建別墅事件中,西安市上報隻有200棟違建別墅,陝西省省委根本未加核實直接上報給中央,由此,“不作為”成為陝西官場的標簽。當習近平對這個事情進行了“六次批示”之後,陝西仍然未能徹底解決此事,這是一個無法被容忍的政治問題。

  問題是,幾乎所有的圍觀群眾都看這樣下去要出“大事”來了,陝西為何要“硬撐”到底?

  回顧2018年,這樣令人不解、不滿之處還很多:

  2018年5月份西安融創長安壹號“搖號門”事件中,最讓市民關注的“公職人員”(從副廳級到科處級)的處理結果:8人被免職,5人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8人受到記大過處分,14人受到記過處分,其中有6人同時被調整管理崗位。處罰因為沒有公開“公職人員”名單及處理明細,以至於有網友直言,這純粹讓企業成了背鍋俠。同時質疑:那其他搖號呢?

  

(image)

  |  網傳融創天朗南長安街壹號項目業主名單,圖源華商論壇。

  融創搖號門事件帶來的影響,遠非房地產市場本身。它所引發的關注,體現的是人們對政商關係的擔憂,對營商環境和公平原則的失望,對西安官場自我保護的不滿。

  涉及秦嶺別墅違建,陝西依然在遮遮掩掩擠牙膏,近半年來,對最核心的問題回避躲閃遮掩。

  除去專題紀錄片指出的問題外,我們還看到:

  2018年10月底,關於上官吉慶的通報就傳達到西安市委了,陝西省委的內部會議上,對上官吉慶的處理結果已進行了通報,11月末,社會上也開始傳言,但直到專題紀錄片播出,才正式證實上官吉慶受到留黨察看兩年處分,並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除去央視顯示的幾位涉案官員外,陝西自身至今沒有公布任何因秦嶺違建別墅責任而受處分的官員,反而出現了“陳路超大別墅疑案”、“四百套別墅無主”的鬧劇。

  外界看來,陝西自身在處理秦嶺別墅違建上幾近弱智,而將三秦政界精英定位弱智,顯然是不準確的,那麽,究竟是什麽原因,使陝西顯得如此被動?

  也許,我們可以從陝北千億礦案上找到答案。

  陝北是對決,秦嶺是抱團

  陝北千億礦權案,是一個研究陝西官場商場深度融合的一個很好的標本,由於趙發琦和劉娟這兩個先鋒間互相打起架來,誰也不讓誰,而且雙方還都動員和糾集了一大幫人一起來打群架,這就導致了此案仿佛是被冰凍了的凶殺案現場,可以讓我們大家都能清晰地看清楚那些平常見不得人的勾當是如何進行的。

  趙發琦一派:  

  趙發琦的身份標簽是農民和上訪戶,但他90年代就是千萬富翁,那時馬雲、馬化騰還沒有開始創業呢。如果想做個普通的煤老板,以他的本事,整個幾十億身家還是不那麽難的。但趙發琦盯上了波羅井田勘查區,要直奔中國首富、世界首富而去。

  劉娟一派:

  劉娟的標簽是打字員、官太太和港商。

  劉娟隻做了兩年的打字員就毅然下海了,於1992去了香港,然後在1994年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上演了一個14年內從零到百億的財富故事。

  在去香港前後,劉娟在西安開過遊戲廳(賭場)。她的遊戲廳位於雁塔區小寨商業大廈地下一層,做房地產開發的西安新時代廣場和西安益業國際廣場,也都在雁塔區,而她老公就是雁塔區的副區長。

  

(image)

  |  早在2013年,千億波羅煤礦案就被輿論點燃,財經、人民日報等諸多媒體關注劉娟的神秘身世,但沒有什麽實際下文。

  如果劉娟願意一直搞房地產,沒準也能混個陝西首富,可惜的是,習慣了賺快錢的劉娟跟趙發琦一樣有野心,也盯上了那個千億大礦,上演了一場龍爭虎鬥的鬧劇,這一爭就是十幾年。

  趙發琦說白了,就是陝北煤、油崛起時代“土豪”的代表,官商勾結,錢權交易,已成為一些地區、一些行業的明規則。西勘院願意跟他合作,並接受那麽苛刻的條件,上邊沒有人或者沒有金錢開路,大家相信嗎?

  劉娟的能量比趙發琦大得多,不但能依靠陝西省的關係,還能找來央企中化集團,成立合資項目公司。

  如果一方認輸退場,或者雙方勾兌合作,這起公案可能永遠不為人知。但是,利益實在太大,分賬的人實在太多,雙方綜合實力太過相近,趙發琦從省裏一直告到了中央,二審勝,二審敗,終審勝。一大幫“幕後英雄”也紛紛趕來助陣,國土局、地礦局、市政府、省政府、省高院、最高院、央視、大V……由遮遮掩掩到毫不避諱,居然上演了陝西省政府密函曝光、最高院案卷失竊、法官為自保錄製視頻的地步。

  

(image)

  

(image)

  昨日,崔永元在網絡上發貼“囑托”,曝光了王林清在失聯前寫給他的字條。

  感謝這兩派官商隊伍的鬥法,才使人們解開陝西秦嶺別墅違建的疑惑。如果說陝北千億礦案是大家分贓不均的鬧劇,秦嶺別墅事件就是大家團結一致的現行。

  因此,陝西才能發生在秦嶺別墅事件上,上上下下對中央的整體抗拒。

  整治秦嶺別墅,

  重塑政治規矩和政治紀律

  這部專題片當然不隻是說別墅,“一抓到底正風紀”,正什麽風?不光是廉潔之風,專題片中的話也許不能更加直白和直接了:“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主要領導應該親力親為,這是我們黨內的一條最基本的政治規矩。”從這個意義上說,專題片本意並不在說違建別墅,而是要用這個生動的例證,強調政治規矩和政治紀律。

  對於中國來說,官僚係統中的諸多弊病必須靠對中央權威的服從來解決,這就需要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然而,實際上,無論是官僚體係內部,還是外界群眾士,對於習總書記接連強調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已經聽慣,反而不以為意,將之作為政壇話術中的老生常談來看待,恰恰忽略了這兩個詞在重塑官僚體製中被賦予的角色。

  就秦嶺別墅治理方式、步驟、效果而言,半年以來,不光中央不滿意,群眾對治理的意見也非常大,陝西成為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典型,如果陝西不吸取教訓,來自中央的風暴將越來越大。

  這部專題片,沒有特定指向某一個人、某一個部門,而是對陝西做的一個整體梳理,不僅僅是單指秦嶺別墅違建,更是指向一種理政的思維。誰能說,陝西隻有一個“秦嶺違建”呢?誰能說,“秦嶺違建”已完全解決了呢?曾經佇立著的一座座有形的或無形的“秦嶺別墅”都是對中央權威的挑戰,對人民群眾利益的踐踏。

  對於這部專題片所釋放的信號,陝西真的聽懂了嗎?

 


anla 發表評論於
毛主席教導說:槍杆子裏麵出政權。
anla 發表評論於
毛主席教導說:槍杆子裏麵出政權。
BillyZ 發表評論於
陝西和東北發展緩慢的根源是相同的,官員是黑道,黑道是官員。
新石器 發表評論於
殺雞儆猴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有點好奇,小崔現在是反複代言人了?怎麽民間反腐做得如此轟轟烈烈?


ddti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陝西官場博弈都是利所在,無關任何道義民意或進步,勝負取決於力量。習近平需要動用央視來威脅下麵官場,維護老大地位,隻說明其一尊地位還隻停留在字麵上。
Kurve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傳說中的狗咬狗一嘴毛的故事麽?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王林清的錄像告訴我們,在最高法院這樣的機關,對於政務的流程和一個村委會也差不多,打招呼後,一個案子的命運也就決定了,不聽招呼的,穿個小鞋也是分分鍾。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黃山廬山建房的多著呢,西湖靈隱一帶軍隊將領圈地建房自49年起沒停過。都得到中央批準了?有誰拆了?問題不在這裏。
錦川 發表評論於
爛到家的政權。
DaShuai 發表評論於
可見地方長官都不拿包子當回事。
wlhelhe 發表評論於
誰信當時的陝西,西安政府難道怕當地的地方勢力甚於習近平的6次批示?
什麽時候中共的官員不怕上級而怕地方?尤其是中央首長?

他們當時就是想再拖4年,習近平的10年任期到期,這樣不了了之,就可以卷土複來,繼續搞特權,發國難財。。
老式甲殼蟲 發表評論於
城裏有人,還是病人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黨內鬥爭非常激烈
心囚 發表評論於
一個隻會欺壓百姓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