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一語驚人:中國共產黨在鎮壓狗(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杭州發生了一起激起全國民憤的事情:一名狗主人因為遛狗不栓繩,結果他的狗嚇壞了一個路過的孩子,而孩子的母親為了保護孩子踢了狗一腳,卻被這個不文明養狗的狗主人打成了骨折。

之後,為了進一步消除“不文明養犬”的行為,杭州市城管委宣布了一係列嚴格的“整治措施”。但這些措施卻在網上引起了激烈的爭議,有人認為這些政策是“一刀切”,傷害了正常養狗人的權益,有“愛狗人士”更認為這是“侵犯狗權”,也有公眾支持杭州城管部門的“嚴打”行為。

這一爭議也很快引起了美國《紐約時報》的注意,然而這家西方媒體對此事的報道卻非常詭異……

(image)

怎麽詭異呢?按理說,一家媒體如果要報道目前杭州城管部門這個整治不文明養犬行為的行動所引發的爭議,應該是就事論事地報道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是什麽,以及為啥中國輿論對此事會有這麽強烈的分歧。

可《紐約時報》卻在他們的報道中塞入了很多“上綱上線”地妖魔化中國社會乃至中國共產黨的內容……

比如,該報的記者在其報道的一開頭就宣稱中國的一個大城市在“鎮壓”狗。

(image)

當然,這種報道套路在耿直哥看來早已見怪不管了。可以說咱們上到政府下到民間協會,隻要出台什麽禁止性的政策,西方媒體都往往會用“鎮壓”這個極度負麵的詞語來描述我們。

不過,更離奇的還不是“鎮壓狗”,而是“中共鎮壓狗”。



是的,《紐約時報》在其報道中還拋出了一個非常荒誕的說法,稱中國共產黨一直都很“反狗”,早在上世紀40年代就因為狗會在夜間給“日本殖民者”暴露共產黨員的行蹤,而將狗視作“政敵”……

(image)

(image)

說實話,當時耿直哥讀到這部分內容,真的是被“雷”到了,以至於我不得不懷疑這位《紐約時報》的記者是不是搞混了我們中國人用來形容“漢奸”和“叛徒”時所使用的“走狗”一詞?——還是說在這位記者看來,用“走狗”去形容叛徒本身就是對狗的“不友善”……?

不僅如此,《紐約時報》還宣稱:過去數十年裏,中共還一直認為養狗體現的是奢侈之風、是浪費糧食,而在這樣的宣傳環境下,狗也就常常在街頭被人隨意打死——即便後來中國改革開放了,一些官員也仍然對狗“充滿敵意”。

(image)

Emmmmm….看來寧可讓人餓死也要讓狗吃飽,在《紐約時報》的大記者看來才不是“仇狗”或“反狗”的行為吧……?

(image)

而有了這些極為白癡和上綱上線的描述做鋪墊,《紐約時報》對於這次杭州事件的報道也就毫不意外地出現了極為明顯的偏差。

比如,該報就認為所謂的“不文明養犬”行為雖然存在,這也僅僅是“可能進一步激化”了中國人對狗本就“根深蒂固”的恐懼情緒。這裏的措辭大家可以再仔細感受下……

(image)

又比如該報還引用所謂的“動物保護人士”的說法,稱“中國社會對狗的恐懼反映出整個社會都缺乏安全感”以及“對狗缺乏同情反映出中國社會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

(image)

另外,該報也搞錯了杭州城管部門此次的整治工作的一個細節,把杭州早在2007年時就已經出台的禁止在市區飼養的34種大型烈性犬,錯誤地說成了是今年才剛出的新政策。

(image)

(image)

總之,這篇《紐約時報》報道給人帶來的直觀感覺是,似乎中國共產黨才是狗在中國會遭到如此對待、以及杭州會出台這種政策的根本原因,而“不文明養犬”隻是一個催化劑。

可我們的社會對於對狗的抵觸和排斥,到底是因為我們的執政黨在煽動我們“仇狗”,還是因為不負責任的狗主人和他們的不文明養犬行為呢?——耿直哥認為,隻要不是智商有問題或是故意裝傻,答案應該很明顯吧。

(image)

最後,再回到杭州的事情上,耿直哥也希望借此事呼籲各方都“就事論事”,別上綱上線也別造謠傳謠。這本質上是一個城市發展和經濟發展後必然會出現的問題,實事求是地解決就好。


nikecap53 發表評論於
從來不看環球屎報的文章
才知道什麽是對 發表評論於
紐約時報假新聞,這種質量報道代表真實水平
Radianz 發表評論於
發表此文作者英文不到位。 翻譯後的中文完全走樣。

問題是作者對"crackdown"的解釋。 其實"crackdown"是中性詞但更加接近褒意。 可翻譯成"治理","整治(非法)", ”取締“ 等等,而翻譯成"鎮壓"反而稍微偏離了。 經常看英文報紙或電視的人應知道,該詞大多用於取締的意思。也是原文的意識。

由於對"crackdown"的理解偏差使這篇文章成個大笑話,完全曲解原文。 比如網上有“police crackdown on drivers with poor vision" 難道翻譯成警察鎮壓視力不好的駕駛人不成?
wbzd100 發表評論於
蔡英文覺得很難受
cutebean 發表評論於
頭疼死了,就知道在這裏用中文嘰歪別人的文章怎麽著你了,有本事直接emai紐約時報的作者好麽,就知道用中文在中文論壇裏罵,一點用都沒有。
黑手高懸 發表評論於
這麽“有名”的環屎都不懂美國人的幽默,難怪這麽多的誤判國家大事
XianDe 發表評論於
英文不夠好的話,還是省省看中文版紐時比較靠譜。
tatama 發表評論於
@隻看不回貼1208

文明對待動物,中國做的當然差,從那些不文明養動物的人開始算起。人還搞不清楚,勉強養什麽寵物呢?!

但是美國人對待動物真"文明"嗎?如果你搞不清楚那就問問自己,作為一個動物,你願意在大自然中為食物和性奮鬥呢,還是願意被摘掉器官,食色無知而搖尾賣萌呢? 當然這個問題沒有固定答案,我尊重你的任何選擇。

至於文不對題,take a look at yourself and smile.
都市紅塵 發表評論於
紐約時報不這麽說,就不配做西方媒體的代表
隻看不回貼1208 發表評論於
@tatama,你說得文不對題。文明對待動物是文明的標誌。中國這方麵太差。
tatama 發表評論於
我尊重那些夾著尾巴養寵物的人 - 必經人還不是完美的,就像一定要吃動物屍體一樣。但是偏有些“愛狗”人士,自以為聖男聖女一枚,定期跳出來指責別人不文明,不拿狗當人。那我問你們這些自稱把狗當朋友,當家人的文明人:

1)你會在家人還小的時候活摘他/她的那個器官使得他/她更乖,cute和離不開你嗎?
2)你會在家人老病,變得麻煩的時候把他們送去弄死, 還美其名曰:不忍心看著他們受苦嗎?

裝什麽猻子啊?!“恨狗”?沒人恨狗!可笑的是那些自私,變態,偽善,拎不清自己斤兩的人。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不具平仄” = “不拘平仄”
zxhe 發表評論於
NY Times的報道,基本上符合事實,這個沒有必要爭論。至於讀者得出的結論,與自身經曆有關。

寵物狗,20年前,中國極為少見。在毛澤東統治的時代,基本沒有。養寵物狗的人,大多都被描述成資產階級太太。

另外,狗咬人的事件不少;所以中國過去有過多次打狗運動。

到了今日,中國喜歡狗的人雖然不少,不喜歡的人,其實也不少。至於寵物狗擾民的事件,確實也有不少。中國需要立法,規定寵物狗必須打狂犬疫苗等。上街必須栓繩子,不然需要重罰。杭州對狗的限製,可以理解。以後喜歡狗的人多了,養狗的人素質提高了,這些限製也會變鬆的。

zxhe 發表評論於
"Crack Down"的意思是:“to take strong action to stop something”

與中文的“鎮壓”,不是一個意思。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首先是人權,動物永遠隻能是第二位的。如果誰把動物置於人權之上,那這個人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gp7 發表評論於
現在紐約時報有一堆64學運的在裏麵,寫這種純粹為反中而反的文章一點不出奇。不過紐約時報一些文章還挺有意思的,好幾次把怎麽在中國院校做的間諜活動當做調查事例來寫。居然沒被人順藤摸瓜,隻能說明紐時這些反中文影響力實在有限,轉載這麽勤快的也隻有文學城了。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環環看來和川普達成了共識:紐約時報是FAKE NEWS! 但是他一個手指指著紐約時報的時候,四個手指對著自己。
warshipfreedom 發表評論於
中共就是犬科的,所以。。。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下平五歌。

魯舵主懺悔書,自稱“我感到了痛,深及肺腑;我充滿了愧,無地自容;我無限地悔,肝腸寸斷。”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環環配上耿直哥,
套套擼擼作天和。
紐時文章驚瘋犬,
錫進妄語鼓破鑼。
強詞奪理邏輯少,
指鹿為馬廢話多。
莫忘中宣前舵主,
“肝腸寸斷”奈他何?
cityex 發表評論於
混飯吃,那麽較真兒幹嘛
ZoyaWashington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下輩子如果投胎還是中國人,就做陳勝吳廣。
ak3 發表評論於
原來牛屎左棍,還是共產黨靠譜些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作者比較笨。明明是自己英語理解力的問題,還偏把原文登出來。原文寫得不錯,前因後果都交代的清楚。對中國文化中狗多做負麵形象的解釋也挺到位的。crackdown有點用詞過分(顯然也帶傾向性),但跟“鎮壓”不是一回事兒。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上綱上線是中共的專利,別人不得擅用!欽此!
凍爺 發表評論於
致評論員:1,你年輕不是英語不好和漢語表達能力差的借口。crackdown 字典上第一解釋是:“采取嚴厲嚴防措施”,第二解釋才是“鎮壓”。2,你年輕也不是不了解曆史的借口。幾十年前中國的城市是嚴格禁止養狗的。在開禁之後,也是反複了幾次,很多城市寵物犬被強行殺死。最大規模是十幾年前四川。因為一支狗在重慶釣魚城驚嚇了某領導,全省殺狗。當時四川百姓被迫殺自己的狗時,很多流淚說這句話:“你娃兒如果運氣好,下輩子投胎做熊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