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失聯的浙大畢業女生找到,已無生命體征(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原標題:心痛!失聯的杭州女生找到了,已無生命體征

昨日一早,不少浙大老師、學生紛紛轉發一條尋人啟事,走失的是一位2013級浙大本科畢業生,後在英國留學回來的女生譚餘敏。

錢報記者了解到,女生走失一事屬實。更有遊客撿到了女生丟失的手機。

最新消息!失聯多日的女生剛剛找到了,可惜人已經沒了。



警方通報



失聯的浙大女畢業生譚餘敏,牽動了不少人的心,大家都期盼譚餘敏能夠平安回來。錢江晚報也一直關注著事情的最新進展。



昨天下午4點30分,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警方已經聯係上了撿到手機的遊客,對方從江蘇趕來杭州。由於電話中很難描述清楚具體撿到手機的位置,等撿到手機的遊客到杭州後,民警會讓遊客帶著去現場指認撿到手機的位置。

晚上6點多,這位江蘇遊客趕到了派出所,並隨同民警上山,也指認了撿到手機的地方。

譚餘敏的父母也在派出所裏,他們神情凝重。譚媽媽吃不下東西,幾乎都站在室外,望眼欲穿地看著門口。譚爸爸則一根接著一根地抽煙,民警給他準備的麵條遲遲未動。

公羊隊20餘名隊員攜帶兩條搜救犬支援,由景區民警和公羊隊、消防等組成的搜救隊伍,連夜搜尋。



公羊隊隊員準備搜救前,領隊在部署工作



搜救犬

就在晚上11點左右,錢江晚報記者獲悉,失聯的譚餘敏已經被找到。

在錢江晚報官方微博下,網友@穎Inger:在23:06留言,說:“一刻鍾前,已經找到了。”但是,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錢報記者從留言的網友處了解到:“杭州警方和消防等救援力量,在靈隱派出所集結,依據線索製定計劃後,冒雨在靈隱寺山林地帶搜索,晚上十點半多,公羊會的何軍會長在微信上發了“找到了”的消息。目前我這邊收到的信息就是這些。”

錢江晚報記者隨後核實到,譚餘敏在晚上被發現,發現時人已經沒了。

晚上11點40分,錢報記者趕到了靈隱派出所大廳,大廳裏站滿了人,卻一片靜謐。有兩個人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一群人圍著,在低聲交談,記者也聽不清在說什麽,但是氣氛感覺有點壓抑。現場有位女士說了一句,“你們先回去吧,找個地方先休息。”

 


john_聖迭戈01 發表評論於
女人們,你們的處境太危險了。
最好不要獨居、獨行。
這事上壞男人太多了。
發表評論於
英國本科啥都學不到。回國沒人要。


------------

Oxbridge 還是可以的。
無聊冒個泡 發表評論於
這種地方,就算被人推下去的,都不容易找到證據。我覺得應該是謀殺(可能性大)或者意外(可能性小)。但不會是自殺。
瞎扯淡 發表評論於
你要想生活在那個時候,現在也有,北朝鮮,古巴都還在那個時候呐。去吧,不要回頭。
瞎扯淡 發表評論於
你要問什麽是票? 就是糧票,油票(炒菜油,不是開汽車油),布票,肉票,蛋票,奶票,煙票,...,用省略號了,舉不盛舉。
瞎扯淡 發表評論於
"什麽時候,不把留學機構整倒,什麽時候就會災難重重。什麽時候,不把文憑看歪,什麽時候,社會才能進步。什麽時候,樹立勞動光榮,讓體力勞動者和所謂的白領平起平坐,社會才有前景。否則,國家就會自帶災難。誰也別怨。", 那個時候早有過了,你沒生在那個時候? 告訴你吧,好到後來就變得沒飯吃了,老百姓窮的叮當響,靠票過日子
二老虎 發表評論於
語焉不詳
wbd001 發表評論於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
吃飽了沒事幹-- 發表評論於
見到手機啥的千萬別撿,免得引來麻煩。現在,我在路上見到錢都不撿,都是監控,錢拿不到,還引來麻煩。
錦西 發表評論於
中國,如今的大學,多如牛毛,教師早就成了不安分的領頭羊。文憑,其實與個人能力早已脫節。好逸惡勞,投機取巧,或仗勢欺人,是會給社會帶來大麻煩。
錦西 發表評論於
什麽時候,不把留學機構整倒,什麽時候就會災難重重。什麽時候,不把文憑看歪,什麽時候,社會才能進步。什麽時候,樹立勞動光榮,讓體力勞動者和所謂的白領平起平坐,社會才有前景。否則,國家就會自帶災難。誰也別怨。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留學人員偷技術都是被國內資本家逼得。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難怪想回國發展的人個個都想著弄得東西。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英國本科啥都學不到。回國沒人要。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這女孩子中間失約,為什麽不通知朋友,
白水咖啡 發表評論於
不會自殺。事發是因為她約好和朋友見麵卻爽約、手機不通,這個朋友打電話告訴她父母。然後報案後從錄像看到她進入靈隱寺。後來遺失手機被人撿到。應該是有人突然約她去了靈隱寺,應該查手機記錄。另外手機找到地點都是樹、為什麽被這人撿到還交了。是不是手機信息已被刪除。一個人約好和別人喝茶,忽然一個人上了山,肯定有隱情。
van1 發表評論於
自殺!

家裏出了大價錢留學,估計回來找不到工作。。。
helloworld1000 發表評論於
Really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why she was out by herself and went to such a pl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