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中式英文的翻譯笑到肚子疼(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官宣,這不是假的——中式英語add oil被加入牛津詞典,成為一個名正言順的“單詞”。吃瓜不嫌事大的外媒於是找了八個中式英語來考歪果仁,結果,大家普遍得分隻有1/10。

老藝術家今天也想考考你,知道我的英文名是什麽嗎?

我先簡單地自報一下家門,海外粉絲們都親密地稱呼我為OA(說得好像有歪果fans似的)。也許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Old Artist,不好意思,小老弟,你可能還是不夠懂我。

“老”這一個字包含的意思可不僅指年齡而已,見多識廣、經驗老道、觀點辛辣,都是我賦予“老”的含義。

正如老幹媽的譯名不是the Old mother, 而是the Godmother一樣,中式英文的翻譯,才沒那麽簡單。



說得有文化點,我的英文名前綴“O”,代表的是omniscient(無所不知的)。

當然,我也不介意你用通俗的說法,以及極為賞歎的語氣,稱呼我為“Oh myartist”,這是“O”的另一種解讀,形態千變萬化、情緒千絲萬縷,就是中式英語的妙處所在。



為了讓大家真真切切地摸到中式英語的精髓,以身作例後,老藝術家決定通過幾個不同的場景,來和大家share一些中式英文翻譯(Chinese English Translation,簡稱CET)的小tips.

Well,現在就請打開你的brain hole,和我一起enjoy語言的樂趣吧。

CET一級:逐字強譯

首先,老藝術家建議你跟著視頻中這位叫做保羅的英國小哥,練一練中式英文的簡單測試題,如果在10道題目中,你能答對8道以上,那麽,接下來的初級翻譯,對你來說應該不算困難。

CET-1逐字強譯法是中式英語的入門級別,此類詞匯簡單不粗暴,適用於日常生活的各個場合。

造詞現場尤其集中在海外的中餐廳。

身在國外,饑腸轆轆之際,你捂著幹癟的中國胃衝進一家中國餐館,拿起菜單,看著上麵的中文菜名,自然能輕車熟路地開始下單。

但對於不懂英文的老外來說,這可犯了難。



外國朋友:oh my god,你腫麽了??

看不懂方方正正的中文字,這是其中一難;反複讀了好幾遍下方的英文,更覺此菜撲朔迷離,而且一道比一道更殘忍至極,是為最難。

比如,一隻鴨子到了國外中餐館的廚房,可能會迎來鴨生最大酷刑。f***(嗶——) the duck until exploded,一道爆炒少湯汁的鴨肉,按照外國人的理解,就變成了“把鴨子**(嗶嗶嗶——)直到爆炸”?



外國鴨看到這個場景,估計都會開始羨慕起南京鴨——寧願優雅地死去,也不要被翻滾著羞辱。

中國人取菜名,或講究意蘊,或講究形象生動。諸如紅燒獅子頭,燒的是豬肉;炒貓耳朵,炒的是捏得像貓耳朵的麵塊;夫妻肺片裏的夫妻,是一對恩愛的豬伉儷……

以上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菜品,一般人並不會覺得這些菜名有什麽不妥。



若是將其硬掰成英文,逐字對應著來翻譯,Red burned lion head、Sauce on my grandma、Beef Cat’s Ear或是Couples lung……

放在英文語境裏,這妥妥是一個磨刀霍霍大舉滅親、株連九族連帶著虐殺動物的血腥現場。

估計某位環保主義的老外一邊在佯裝著點菜,另一邊已經悄咪咪地打電話報警,舉報餐館老板的罪行了。



夫妻肺片的日譯版更絕了,夫婦の肺の寫真,是要給客人上一張B超?

外國人追尋中華美食的腳步,第一步可能不是阻滯在我們吃的各種心肝脾肺腎的“下水”之中,而是完全被菜名嚇住了。

CET二級 花式造句

當鳳毛麟角的外國友人克服了美食恐懼,鬥膽踏進神州大地時,TA的冒險征程,才剛剛開始。

中式英文從詞匯變成了導航辦事必備的詞組句子,理解難度開始攀升。

第一道關卡,是認路。

還沒出機場,外國朋友的腦袋上可能就開始掛問號了。偌大一個機場,周圍全是人,為什麽排隊要排在“米線”之外?環顧四周,這附近並沒有什麽米線餐館,那就跟著前麵的人操作吧。



好不容易走到大街上,眼花繚亂的路牌又讓人失去了方向。想去一個叫做後街的地方,問了好幾個人,總是找不到目的地,真是讓人沮喪。

尋路太疲憊,經過一處公園,喜歡躺草坪的外國人在一處標識上停頓良久。

“Cao Er”是誰,為什麽大家都喜歡可愛的她,難道這是一塊墓誌銘?我到底躺還是不躺呢……



曾經,有一塊矗立在貴陽火車站的標牌,“貴陽乘警支隊”的英文被翻譯成了Expensive(貴) sun(陽) multiples(乘)by duty a police(警) to pay(支) abridge(橋?)。 費了半天的勁兒,老藝術家還是翻譯不出其真諦:

昂貴的太陽,乘以一位警察,就能支付一座大橋?那一個剩下的duty,真不知道在詞組裏是什麽意思。

好在後來這塊牌子被撤下了,不然……其實下麵一行的中式英語更有神韻。

找不出對應的英文,那就幹脆用拚音嘛。這樣好歹歪果仁還能勉強念出個中文地名,方便向當地人問路。整這麽複雜,What are you 弄啥嘞?

第二關,辦事。

到異國旅遊,必須要備足鈔票才放心。初到中國遊玩的英國Mary小姐走進一家銀行,卻在業務窗口前皺起了眉頭。



“在中國的銀行辦理業務,竟然還要分男女性別。”環顧四周,她也沒能找到“ToFemale Business”,於是疑惑地離開了。

外國朋友在如廁完畢,看到牆上的標語時,可能會大吃一驚:中國人真是好學博識,連上廁所也要兼顧著悟一悟“易得者亦易失”的哲學道理,佩服,佩服。



如若需要打印些文件材料,就得找一家打印店。在好心人的幫助下,一位歪果仁被帶到了一家打印店門前。

望著店名,這位外國朋友一邊對指路人感謝,一邊心裏泛起了嘀咕:“謝謝您的好意,可是,您怎麽把我引到印度中心來了?”



破解中式英語花樣造句的要點,就在於用宏觀的視角,去分析詞組或句子裏中文拚音和英文單詞的糅合用法,千萬不要深陷在某一單字中。

CET-神仙級:靈魂意譯

CET-神仙級的靈魂意譯法,可以說是中式英語裏最難摸透套路的一種語言藝術。

它往往不是約定俗成的,它通常出現在國內大學生英語四六級考試中,是同學們急中生智、靈光一閃時迸發出來的一類經典翻譯。因為經典,故能在互聯網江湖中廣泛地流傳至今。



想要掌握這一翻譯法,你必須先具備以下幾種能力:

第一,懂得舉一反三。

近些年,由於養生成了年輕人中的熱門話題,與養生相關的詞匯,例如枸杞,也出現在了英文翻譯的考卷上。

這時候,麵對這一專業的小眾的詞匯,你可以試著逆向思考:養生的反義詞,不用懷疑,自然是狗帶(go die),這是一種消極的、向下的(down)狀態。與之相反的枸杞,便自然而然就是dog up了。這一翻譯,既實現了我們前麵所說的逐字強譯法也呈現出了一種積極向上、欣欣向榮的畫麵,妙。

其次,見微知著。

當你遇到了實在不會翻譯的大詞,即非具體,又屬於大範圍的詞語,不妨試用一下這種方法。

比如,企業家不會寫?你可以翻譯成Someone like Mayun;“朝拜”太生澀?照樣可以轉換成Go to see Guanyin。

以小見大、精準關聯,便能讓你的翻譯水平更上一步台階。

最後,善用諧音、發揮想象力。

讓你翻譯“我是一條龍”,如何把它翻得既詩情又畫意?

如果你的答案是“I am a dragon”,那你可能走錯了課堂,今兒我們講的是中式英語,不能丟掉了中式的韻味。



更好的答案,是“I am alone”。龍,作為東亞地區古代神話中的靈異動物,是高貴的,更是孤獨的。一個“alone”,不僅與“龍”的中文發音巧妙貼合,更道出了龍的那股孤寂、卻又倔強的情懷。這才是中式英語的絕美之處。

同類字句的翻譯,有gulugulu water(噴泉。想象一下勃勃生機的泉水,gulugulu是不是很靈動?);make my heart peng pengpeng(怦然心動,也譯為“糟了,是心動的感覺。”把小鹿亂撞的狀態刻畫得淋漓盡致);Mountain Taiis wa oh(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一個wa oh,就把你帶到了壯闊的泰山之頂) 等。而廣東人更是翻譯界的大師,不信你看這一句:My head fug fug sounds.



不過,老藝術家覺得,中式英文最精彩的解讀,還是文章開頭視頻中最後一對情侶解釋的那樣:

“因為不做壞事就不會死,一直做好事就會長生不老,但是我們不可能一直做好事,所以我們都會死。”

——此般領悟,是為“No zuo no die”的最佳注腳。

好了,老藝術家的中式英語講解到這裏,想必大家對這種語言藝術已經有了足夠的認知。在此,我附上一道精選的練習題,歡迎大家發揮想象作答,看你能答對幾個?

習題



答案




發表評論於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土豆發芽 發表評論於
喜歡躺草坪的外國人?怎麽我幾乎沒見過?
FotoCellar 發表評論於
I am going to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