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治癌比中國先進嗎? 乳腺癌病人赴美治病自述(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季紅女士患三陰性乳癌後曾在中美間的數家醫院進行診治,她所患腫瘤惡性程度較高,但她在做診斷與治療時,每次都會根據自己的身體情況,進行自我調結,並成病友間成為傳奇人物。當然,她的自我停藥與診治都是個案,其他病友並沒有可模仿性,但她對於生活的樂觀,以及未來的期許,對於生命的思考,都值得癌症病人思考。

2011年1月3日我被診斷出乳腺癌。

1月6日手術,免疫組化結果出來我是三陰性乳癌,雖然是屬於乳癌二期初、而且沒有任何淋巴轉移,但惡性程度是三級(報告上有個羅馬數字)。

經過手術,6個療程的TC方案化療、25次放療和5次放療刀口部位的治療,三個月後還是發現雙肺上葉6個結節,當時懷疑是乳腺癌轉移,那一天是2011年9月12日中秋節。


當時是在北京307醫院,準備做第二次生物免疫療法前的例行CT檢查時發現的,我馬上轉診到宋三泰主任的乳腺科,宋主任是中國最權威的乳腺專家,他說轉移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無法治愈,隻能延緩生命。因為無法馬上定論,醫生讓我做了PET-CT,結果仍不能定性。

醫生讓我選擇:一是馬上化療;二是等待三個月,如果CT檢查肺結節長大了,就可以確定是乳癌轉移了。我選擇了後者。那時,家人決定讓我去美國治療,因為知道美國治療費用極其昂貴,所以我提出去上海腫瘤,因為那是美國安德森(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姊妹醫院。這家醫院據稱為美國癌症治療專科醫院排名第一。我的想法是讓美國醫生開出方案,我在上海腫瘤化療,後來知道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美國醫生不見病人是不能開出處方的。

2011年10月30日我再次到上海做CT檢查,肺結節沒有增長,上海華山醫院放射科耿主任再次否認了我是乳腺癌轉移,她說春節後再來檢查吧!

那段時間,我愛人天天陪伴我,不離左右,他領我登山、練郭林氣功,心情逐漸放鬆。到了2011年12月23日,我在沈陽醫大CT檢查:肺結節和淋巴均有增長,確診為乳腺癌轉移。

2012年1月1日晚我們一家三口抵達休斯頓,1月6日在安德森醫院PET-CT檢查,診斷雙肺上葉6處結節轉移,中隔淋巴2處、右鎖骨窩下1處淋巴轉移。從鎖骨窩下淋巴抽樣化驗確診,仍是三陰性乳癌。與中國醫生的斷定相同:隻能延緩生命,無法治愈。

三陰性乳腺癌是無法找到靶點的癌症,而且我的轉移點多,不適於放療,隻能化療。化療藥的品種是有限的,從最輕的開始,我後來懂得了醫生的想法。

第一次治療方案是口服化療藥希洛達,每個療程為21天。2012年3月19日,服藥三個療程後CT和X光檢查:肺結節沒有變化,但轉移的淋巴都長大了一倍,右鎖骨下窩的淋巴從1.9X1.4X1.4厘米變成3.7X2.6X1.9厘米,縱隔轉移的兩顆淋巴也都從1.7x1.8厘米、1.5x1.6厘米長到了3.0x3.1厘米、2.5x2.6厘米。經過斟酌老公為我選擇了專門針對三陰性乳腺癌轉移的二期臨床。


2012年4月4日我開始了轉移後的第一次靜脈化療,紫杉醇類藥PACLItaxel159毫克,,另一個化療藥是阿瓦斯汀640毫克,每個療程28天,第1和第15天化療雙藥,第8天隻化療taxel,第16天到28天休息。

兩個療程後CT檢查效果極佳,5毫米大的肺結節縮小到不足2毫米,小的不見了,右鎖骨窩下轉移的淋巴長度從3.7厘米縮小到2.6厘米,但是4個療程過後CT檢查肺結節和轉移的淋巴沒有改變。

因為在前2個療程化療時醫生給我使用了激素,醫生看我沒有什麽不良反應就把激素拿掉了,於是隨之而來的是全身皮疹,那時正值休斯頓的盛夏,真是極其的痛苦。化療使手指甲也開始逐漸變空了,因為指甲裏藏水異味難聞,我就一點點剪掉,最後隻剩下小半截手指甲了。

我提出恢複使用激素,醫生不同意,理由是擔心影響到我未來的血壓。

天那!我哪有未來呀?我無法理解醫生的想法,心想你還是讓我現在過得舒服一點吧!第六個療程後,醫生為我減掉了20%的紫杉醇藥物,皮疹消失了,指甲也逐漸正常了。但是從2013年初有兩顆肺結節逐漸開始增長,到了2013年12月8日CT檢查,其中一顆肺結節從年初的0.2厘米已經長到了1.2x1.3厘米,右鎖骨窩下的淋巴最小時是2013年7月份B超檢查的1.7厘米,可是到了11月中旬檢查又回到了1.9厘米,現在回想就是那短短相近的兩條豎(我在形容兩毫米的長度)就讓我絕望至極,我仿佛是跌落到了井底怎麽也爬不上來了,這麽個化療法何時是個頭啊?

盡管肺結節漸治漸長,可醫生還是堅持原來的化療方案不變。這時,我在教會認識了來安德森醫院學習的南京陸軍總院的博士生導師管醫生,他主攻乳腺癌,跟隨我的醫生Dr.Boors學習。他告訴我醫學上有效的概念不單包括縮小,還包括增長20%。可是我這哪隻是20%呀?是從0.2厘米長到1.3厘米了,醫生為什麽每次報告CT結果時總是笑吟吟地說好消息呢?

隨之而來的還有化驗中尿蛋白和潛血的出現,醫生說是化療的傷害,可能是一過性的,也可能是持續性的。如醫生所料,下一個療程檢查尿蛋白和潛血消失了,可是再下一個療程又出現了。

2013年12月9日是第22個療程的第1次化療,化療後的第3天我開始劇烈的反應,嘔吐、渾身難受,我決定停止化療休息一下,因為我已持續靜脈化療20個月,累計60多個單次,繼續化療身體是吃不消了,如果停止化療病情控製不住能否會惡化?我聯想到剛到美國口服希洛達失敗的經曆,連化療都長大,不化療會不會繼續轉移?身邊就有邊治療邊轉移的例證啊!太矛盾了,猶豫不決。

那段時間我常背誦馬太福音11章28〜30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我和老公每天向上帝虔誠禱告,求賜給我們勇氣和力量,擔當我們的重擔。這時老公去安德森找負責我化療的上海籍護士Dana,她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化療的第一天就是她在給我做化療,有時其她護士給我做化療時她幫助翻譯或過來問候。因為她了解我的全部情況,所以她支持我休息一下,她說"樹都倒了,殺蟲還有何意義?"。我們不再糾結和不安了,決定先休息一個療程讓身體緩和一下。

2013年11月27日晚我開始服用朋友介紹給我的中藥方,我倆都是61年生人。他是舌下癌轉移到肺結節,他服用此方三年,肺結節雖然沒有消除,但也沒有長大,他帶癌生存而且工作近兩年了。

2014年1月2日我見醫生,醫生詢問我休息了27天了,今天是否化療,我老公提出做B超來定,1月8日B超檢查右鎖骨窩下轉移的那顆淋巴,已經從2013年11月中旬的1.9x1.3x1.0厘米變成1.1x0.9x0.7厘米,太神奇了!我向醫生提出了再休息一個療程的請求,醫生批準了。

2014年2月初CT檢查肺結節從1.2x1.3厘米變成1.0x0.8厘米,太神奇了,我可以繼續休息啦!又過了兩個療程檢查右鎖骨下淋巴變成1.3x1.1x0.9厘米,醫生提出繼續治療,而我和老公都認為病情穩定,提出繼續休息的申請。

2014年4月1日我和老公決定回國探親。第一次回國是2013年7月12日,記得那次隻小住了20天,再次去美國前我清理了我的衣物,還拿了一張舊照想做為遺像備開追思會時用,現在對比一下相隔隻有7個多月的時間,卻是冰火兩重天啦!上帝真是恩典讓我有機會再一次回國,這次住了59天。

5月16日在國內B超檢查,右鎖骨下淋巴仍是1.3x1.1x0.9厘米,5月28日回美國,6月4日在安德森醫院的檢查是1.1x0.8x0.5厘米,又縮小了。

6月16日CT檢查肺結節穩定,縱隔轉移的兩個淋巴均小於0.9厘米。哈裏路亞!我決定第三次回國。與前兩次回國不同的是,這次我隻買了單程機票,雖然醫生叮囑四個月後回去檢查,我心裏卻暗想在國內體檢,父母今年90歲了,我想多陪他們。

因為長期不治療,心中也有忐忑, 2014年8月底我到北京做了B超、全身核磁、CT三項檢查,結果是全身無淋巴腫大,肺結節隻有兩個,而且大小沒有明顯的變化。

9月16日B超檢查右鎖骨下轉移的那顆淋巴:0.9x0.6厘米。9月23日我做了一次血液大生化化驗,38項檢查中隻有一項低密度蛋白膽略低,其餘37項合格。因為回國後停止了布緯食療,所以導致低密度蛋白膽略低,我決定恢複布緯食療來補充優質蛋白。

現在我每天的具體飲食是:早起,一杯溫水服用輔酶Q10、薑黃素、VE、VC各一粒,然後是喝濃濃的蔬果汁300毫升,相隔半小時左右我開始吃早飯:羊奶十麥片十各種堅果,堅果是杏仁、核桃仁、腰果和鬆仁,都是沒有加工過的,因為果仁偏大,我就放到機器裏攪碎成小顆粒,既好咀嚼又保持了口感。

一顆土雞蛋放到裏麵攪拌成大塊,各種海鹽拌的青菜。

午飯前喝掉500毫升蔬果汁。因為在國內我就吃新鮮的花生、紅薯、玉米、芋頭等,做為午餐,菜是各種菜混合的燉菜,還有新鮮蔬菜蘸醬吃。有時主食是糙米飯,饅頭或米飯。下午喝綠茶、吃各種水果,晚餐隨意,但不吃肉類,吃點海魚和多種蔬菜混合在一起的燉菜,總之,飲食多樣化,涉及品種多一些來增加營養。

我的總結是肉類要吃,補充蛋白質,但不可以大魚大肉的飽餐,我在化療其間主要是靠布緯食療來補充優質蛋白,事實證明非常好,因為我在緊密的化療中沒有紮一針升白針,完全靠食補來提升。

我是2013年1月27日服用布緯食療的,在這一年的化療中我多次出現:在化療一周後,第二周再去化療前的血檢指標比前一周化療前的指標還高,這可是化療一年多出現的狀況,讓醫生歎服!2013年8月醫生說我是化Taxel這個紫杉醇藥,在他行醫曆史上時間最長、藥量最大的病人。那一年他70歲!

運動方麵主要是遊泳,午飯前每天500米,現在增加到800米,然後泡熱溫泉。每周三次下午蒸桑拿30分鍾,我選擇的是67度高溫房,蒸20分鍾出來休息一下,讓自己大汗淋漓一把。然後做一次足底按摩。我總結我在服中藥的同時蒸桑拿,對淋巴縮小有作用。現在東北的天氣漸冷,我早起爬山,增加肺活量,每次10分鍾後就渾身開始發熱,我準備了一段10分鍾往返的山路,三次往返就是半個小時,然後回來喝蔬果汁,衝個澡,再吃早飯,這樣非常有食欲。

我服用的中藥藥方是:甲組:小白花蛇10條、珍珠粉50克、甲珠50克、鹿角50克、光慈菇50克。乙組:甲魚殼8個(約150克)、胎盤2個(約120克)、小蛤蚧2個。把甲乙兩組藥分別粉碎成末,灌成膠囊。每天早、晚各服用一次,即早和晚飯後半小時先服用甲組兩顆膠囊,再過半小時服用乙組的兩顆膠囊。我現在用4分之1ml的小勺量好藥量,直接倒在嘴裏用水衝服,沒有絲毫顧忌。這是我的治療經曆,僅供大家參考與借鑒。尤其是蒸桑拿,要視自己的身體和體能而定。

蔬果汁是西紅杮、胡蘿卜、甜菜根、紫甘蘭、西蘭花、蘆筍等,水果是藍莓、草莓、綠蘋果、獼猴桃、葡萄等,還要加一湯匙枸杞、4顆去核的幹紅棗。每次除前三種蔬菜外,其它品種不一定放齊,但蔬菜比例多些,其它水果其實也可以。不是很拘泥,有時連苦瓜我也放,有時還加入新鮮的蒲公英葉子。這樣毎天可以排便三次。另外,曬太陽,不要暴曬,可以是在上午10點或下午4點,每次15分鍾。

前幾天朋友見我遊泳後回家大口吃飯,她們都說,一看季紅心裏沒火,食欲太好了!我告訴她們:我向上帝交托了重擔,每天都喜樂平安。現在我的身體強壯,體重從有病前的62公斤增長到現在的70公斤。上個月我又開始學薩克斯和學唱歌,用氣息按摩五髒,增加肺活量。

以上是我的經曆匯報,我老公說,告訴大家心情是關鍵,如果心情不好,吃、喝、睡都談不上,所以大家都要向主交托重擔,這非常重要。我們的生命不單要有長度,還要有寬度。

我們的情緒不能陷入苦難而不能自拔,要用積極的心態來麵對疾病,有信心、有作為。生病是痛苦的,是折磨人的,但是我們麵對的態度可以決定每天我們活在地獄般的憎恨埋怨中,還是活在對空氣陽光雨水的感謝中,對身邊深愛我們不停幫助我們的親人的感恩中。

與大家共勉!有限的日子裏我們一起努力活得精彩!

泰涼 發表評論於
傳教貼?
somebody01 發表評論於
裏麵中藥的胎盤是真的人類胎盤?
somebody01 發表評論於
裏麵的胎盤是真的人類胎盤?
藍嘟嘟 發表評論於
@優閒麗人 說的好!
ZY99 發表評論於
阿萊路亞!Priase the Lord.
優閑麗人 發表評論於
每天就光買菜做菜,買藥熬藥,桑拿遊泳,忙得上竄下跳病就好了!
清純河邊草 發表評論於
三、四十歲生癌一般死亡率很高,因為那時人體的新陳代謝很旺盛,而且那個年齡段的一般發現時都是中晚期了。
聊聊看 發表評論於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together again.
PussyGato 發表評論於
本人在美國的朋友中,已有三人因乳腺癌去世。 都是三十歲左右。 其中兩人在MD Anderson治療過。 每次看病的病曆, 都要用小車推。 MD Anderson 也沒屁用。
rickwang08 發表評論於
廣告,鑒定完畢
風火輪 發表評論於
不是美國,也不是中國,是上帝創造了奇跡,治愈了她的病,Amen!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這是哪年的文章?
barryv 發表評論於
有錢人。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是否先進不知道,讓美國帥哥大夫摸摸乳房也舒服。
needtime 發表評論於
文章之後,又過了4年,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