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家庭抱錯孩子致雙胞胎姐妹分離35年 一人流落孤兒院(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據英國《每日郵報》10月11日報道,俄羅斯一對雙胞胎由於醫院的失誤,導致其中一個孩子被錯抱,親骨肉長期分離。35年後終於團聚,這給她們帶來了深深的傷害,但也終於苦盡甘來。

這對雙胞胎一個叫Uliyana,另一個叫Ksenia。



Uliyana由其親生父母撫養,在一個充滿愛的教師家庭中長大。

Ksenia卻被錯誤地抱給了另一個家庭,並且命運多舛。

由於養母Elena被剝奪了撫養權利。因此, Ksenia在4歲的時候,她就被送到了孤兒院。與此同時,這位養母Elena的親生女兒Yana被錯抱給了這個教師家庭。

也就是說, Yana和Uliyana這對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孩兒,被當成雙胞胎姐妹被Uliyana的父母養大。而Ksenia卻到了Yana的家裏。



這個駭人聽聞的錯誤被忽視了35年。偶然有一天,Uliyana的一位朋友Elena(並非前文中的養母Elena)看見她在燙發,其實她看到的這個人不是Uliyana,而是她的雙胞胎姐妹Ksenia。Elena向其打招呼,但是並沒有得到回應。

之後,Elena給Uliyana打電話,抱怨她當時為什麽不理睬。

Uliyana驚訝道:“我正在家看電視,那個人不可能是我。”

Elena驚訝地說道:“那我剛剛看見的那個女人是誰?她是你的克隆人!”

Elena急忙去找那個女人,並要求給她拍張照片,並把照片發給了Uliyana。Uliyana發現這個人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幾天後,Uliyana與Ksenia見麵了。



當她們見麵之後,立刻就知道她們一定是親生姐妹。



因為她們長得一模一樣,都是金發碧眼,高高的個子,笑容滿麵。

兩人的發型、手勢和笑聲都一樣。她們懷疑可能Ksenia和Yana被互換了。經過DNA測試,事實果真如此。



這一事件被俄羅斯一檔名為《DNA》的電視節目報道。對Yana來說,她的整個世界瞬間崩塌了,因為她和她的父母和姐妹變成了陌生人。



相反,Knesia找到了她渴望已久的家庭。



Uliyana已婚,有兩個女兒,她說:“Yana永遠都是我的妹妹。我們彼此很有感情,但我們從未真正親密過。因為我們非常不同,有截然不同的興趣和朋友。當我遇到Knesia時,我立刻感覺到和她之間有一種無形的聯係,她就是我的親姐妹。”



在1982年12月,這對雙胞胎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孩子的母親Galina說,我在婦產醫院隻見過Knesia兩次。由於流行性感冒,Knesia不得不被緊急送往兒童醫院治療。一個月後,這家人被告知他們可以把這個孩子帶回家了。

孩子的父親Vladimir Shilov說:“我去了醫院,孩子通過窗戶交給了我。她被裹在一條毯子裏。護士問過我這是否是我的孩子。我想把她抱給了我,那就意味著它是我的孩子。我沒有想到我抱了別人的孩子。當回到家給孩子換衣服時,發現她身上有淤青、尿布疹和褥瘡。我們感到很震驚,但是我們不能抱怨。因為別人會以為我們不想要孩子,所以我們再也沒有回到醫院。這對雙胞胎長得非常不一樣。Uliyana身材高大,金發碧眼。Yana看起來像一個吉普賽小女孩,有著又黑又可愛的大眼睛”。



Galina說:“她們的性格也完全不同。Uliyana是個安靜的居家女孩。她喜歡洋娃娃,還拉小提琴。Yana就像個小男孩,喜歡跑出去玩玩具汽車。”

他們說服自己,一個女孩看起來更像她的母親,另一個更像她的父親。



Galina表示: “說實話,我有時很擔心,但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我甚至不允許自己認為Yana可能是別人的女兒。”她承認這個事實對Yana來說是毀滅性的。

Yana的生母最近中風了,現在不能走路,也不能說話了。Galina支持Yana花時間陪她的生母。她還說:“Yana是我們的孩子,她將永遠是我們的女兒。”



Yana的生母Elena

Yana說:“我父母隱瞞了我一段時間。他們沒有勇氣向我透露,Uliyana的親生妹妹已經找到了。一方麵,我為她感到高興,但另一方麵,我感到很孤獨。我們現在都是朋友了,經常見麵交流,但我還是很難過。我隻有唯一一個母親——Galina。我去見了我的親生弟弟,但我們相處得並不好。”



據信Yana還沒有見過病入膏肓的親生母親。她說:“我現在還不能接受。”

事實證明,Yana由於出生後體重過輕而被送往醫院。她和Ksenia一起接受治療。因為流感,她們的親人沒有被允許去探望。

Ksenia講述了她悲慘的家庭生活。她說:“我和母親一起生活了四年。我還有一個哥哥。後來我們的母親被剝奪了撫養權利,我和哥哥被送進了孤兒院。我就是在那裏長大的。我們的媽媽來看了我們幾次,但她並不是真心喜歡我們。由於她過度飲酒,現在中風了,不能走路。由於醫生的疏忽,我在孤兒院長大。我沒有母親、父親和姐妹。我多次夢見一個幸福的家庭。然而,我不得不在孤兒院裏長大,這對我影響很大。”

而這些,這本該是屬於Yana的人生。



現在Ksenia是3個孩子的母親,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

Galina說:“我們很擔心Ksenia。她的童年被剝奪了。她沒有父母的愛、玩具和糖果。我們失去了照顧她、教育她的機會。誰是有罪的?我們要的是正義。”



本周Ksenia獲得13600英鎊的賠償。她們正在決定是否上訴。

這是蘇聯時代的一係列關於嬰兒的悲慘故事中最新的一起,這些故事直到數年後通過DNA檢測才被曝光。



與此同時,醫院的一名律師對法院要求的賠償數額進行了猛烈抨擊。他說:“通常,當一場悲劇發生時,當一名病人因為醫生的失誤而死亡或殘疾時,就會提起數百萬盧布的訴訟。在我看來,在這裏,我們看到了一件可笑的事。這麽多年過去了,她們終於找到了彼此。作為一名律師,我必須說我不接受這個訴訟。”

“該判決將責任歸咎於醫務人員,但是醫院應該對此事負責。這件事發生在35年前,因為醫療文件隻能保存25年,所以無法證明真相,現在一切都毀了。”


Gryffindor 發表評論於
律師真夠昩良心說話的,還稱為可笑的事情。這個事情要是發生在你身上,讓你在孤兒院長大,看你還能不能當律師,可不可笑。
January2016 發表評論於
充分說明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