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每到過年就淚流滿麵 結婚10年不敢和老婆同床(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18年9月14日傍晚,廣西省北海市某小區內,41歲的蒙榮廣在家和妻兒吃晚飯,一陣敲門聲響起。

蒙榮廣從貓眼往外瞧,是小區物業的人,閃身剛打開門,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人拉到了門外。

“我們是從寧波來的。”

聽到有人用餘姚口音說出這句話,蒙榮廣未多言語,對身邊這幾個穿著便服的男人輕聲說了句,“小孩在,有事我跟著你們下樓去說。”

半個月後,在餘姚市看守所裏,蒙榮廣,不對,我們應該叫他陳茂輝(化名),隔著鐵窗告訴錢江晚報記者,很難形容當時的心情,隻知道,這一天,在時隔了十五年、曆經了無數個夢魘後,終於來了……

15年前的那個淩晨,陳茂輝殺了人。

(image)

1

賓館血案

受害人躺在床上胸部插著一把匕首


時間回到2003年7月30日的那個淩晨,在當時的華園賓館511房間裏,陳茂輝和乾啟龍(化名)已經坐了一個多小時了。

陳茂輝因為打麻將欠了乾啟龍七千來塊錢,當晚乾啟龍把陳茂輝叫過來,算是下了最後通牒,必須把錢還了。

到了淩晨2點半,陳茂輝意識到,今天晚上是沒辦法糊弄過去了。終於,矛盾爆發了。

當時,乾啟龍的女友陳靜(化名)正在房間裏看電視,據其事後向警方描述,陳茂輝突然衝到乾啟龍躺著的床上,開始廝打,陳靜跑到大廳向保安求助,等再上樓時,發現乾啟龍已倒在血泊中。

接到陳靜的報警後,時任餘姚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技術中隊副中隊長的陳光初,和同事一起趕到現場。

“房間是個標間,死者仰麵躺在靠近房門的床上,胸部插著一把匕首,刀傷一共有13處,床單已經被血染紅,走廊上有帶血的毛巾。”15年後,已是餘姚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的陳光初,對於當年這起案件的細節,依然記憶猶新。

事發後的房間裏,隻剩下渾身是血的乾啟龍,已不見陳茂輝的蹤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

人去樓空

女友說“他渾身是血,拿了錢就走了”


案發地華園賓館並不算高檔賓館,15年前這家賓館及周邊並未安裝監控。

根據賓館當晚值班保安和大廳服務人員回憶,一名1米75左右、中等身材的短發男子,在511房間門口拿白毛巾擦拭身上血跡後,衝向樓道逃離賓館。

再結合陳靜提供的線索,警方有了初步的排查方向:男性,20至30歲之間,身高1米75左右,寸頭,中等身材,與死者有債務關係。

受害人乾啟龍,餘姚本地人,無正當職業,以擺麻將場子抽頭放貸為生,社會關係極為複雜。

民警從麻將場子入手,摸排常來搓麻將並向乾啟龍借過錢的人員,並逐一實地走訪調查。

有了線索。

等民警趕到餘姚市丈亭鎮陳茂輝的家中時,陳茂輝早已沒了蹤影。

2003年8月6日,民警輾轉找到了陳茂輝的女友汪娟(化名)。汪娟承認,事發當天淩晨2點多,陳茂輝給她打了電話,“讓我趕緊回出租房,看到他的時候,渾身是血,說和人打架出了事情,換了衣服我又給了他錢之後,他就走了,也沒聯係過我。”

民警加大排查力度,走訪了陳茂輝的親屬、朋友,在杭州找到陳茂輝的高中同學,了解到陳茂輝從同學處借了一千塊錢,同學在當年8月中旬接到過陳茂輝的電話,稱其已在西安找到一份刻模具的工作,可民警奔赴西安找尋一個多月,仍然無果。

3

逃亡廣東

什麽辛苦活都幹過,遇到事情都選擇隱忍


陳茂輝事發後到底去了哪裏?

15年後的今天被警察抓到,陳茂輝逃亡的軌跡也逐漸清晰。

“先到了河南,呆了一個月,連200塊錢都沒有賺到,之後又到了江西、湖南,在工地上聽人說廣東那邊賺錢機會多一些,就在當年下半年到了廣東。”陳茂輝說,每到一個地方,都隻敢去找不需要身份證登記的黑工,餐廳、酒吧、建築工地,“各種辛苦活我都幹遍了。”

因為害怕身份暴露,打工時遇到客人鬧事、老板克扣工資,陳茂輝都選擇了隱忍。

“到了廣東的工地幹苦力,說是包住宿,其實隻有一張木板,我連被子都買不起,一套衣服過了一個冬天,晚上凍得睡不著,就起來活動活動。”

在廣東打工期間,陳茂輝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羅婷(化名)。2006年,倆人回到羅婷老家廣西,第二年陳茂輝用假身份蒙榮廣與羅婷登記結婚,並在當年有了第一個孩子。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4

如履薄冰

結婚10多年不敢和老婆同床,怕說夢話泄露秘密


結婚後,陳茂輝並沒有錢,靠著丈母娘家給的一小筆資金,加上自己繼續在廣西打零工攢的錢,慢慢開始做起了工地上的小工程,也買了房買了車,直到被民警抓獲前,陳茂輝還有一個剛接的工程剛要啟動。

妻兒雙全,事業上升,陳茂輝的生活看似美滿。

“我常常做噩夢,夢裏總是兩個場景,一個是我被乾啟龍的人追殺,另一個就是被民警抓住。”四十出頭的陳茂輝,頭發已經禿了,“壓力太大,記性也越來越差,大部分時候我和老婆是分床睡的。”

分床睡,是因為陳茂輝擔心自己晚上說夢話,會把當年的事情不慎說出來。

同樣,陳茂輝也不願意回丈母娘家,因為身份是假的,他擔心被羅婷家裏人發現破綻。

每到吃年夜飯的時候,陳茂輝常常會走神,回過神來已淚流滿麵。

“孩子問我,爸爸,你怎麽哭了,我嘴上說沒事沒事,其實心裏一直在糾結。”說這話時,陳茂輝情緒有些不穩定,“這麽多年都沒見過爸媽,好幾次想偷偷跑回餘姚看看爸媽,但是又怕被抓住了,我的孩子怎麽辦,人家過年是一家人最開心的時候,對我來說那是種煎熬。”

5

靴子落地

錯不了,嫌疑人脖子上有顆痣


在陳茂輝逃亡的15年裏,餘姚警方一直沒有忘記過這個案子。

“每年我們都會去嫌疑人家裏、朋友處了解情況,但嫌疑人這15年間,從來沒有和家裏聯係過,家人都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著,對於我們民警來說,命案隻要沒有偵破,就像欠著一筆債,心裏老不踏實。”陳光初說。

隨著高科技偵破手段的推廣應用,餘姚警方通過多方聯係尋找,終於找到可供使用的樣本檔案,並與寧波市局刑偵支隊一道對該樣本檔案進行分析,成功發現廣西都安籍人員蒙榮廣有重大嫌疑。

抓捕開始!

今年9月5日,餘姚刑偵大隊重案中隊中隊長吳學慧帶領抓捕小組,來到陳茂輝的居住地廣西北海,前後方建了一個微信群,實時保持聯係。

“嫌疑人脖子上有顆痣,抓捕時確認一下。”陳光初發了一條消息。

9月14日傍晚,抓捕時機成熟,於是便有了開頭這一幕。

“你叫什麽名字?”

麵對民警的詢問,陳茂輝在時隔整整十五年後,終於再次說出了自己的真名。

“都是假的,我擁有的那一切都是假的,我的孩子連他爸爸叫什麽名字都不知道。”鐵窗那頭,陳茂輝痛哭流涕……

靴子終於落了地。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現在流行給殺人犯訴苦,他殺了人,還能結婚生子,人家被殺的呢?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樓下HK 的法律很健全、但這些事多得很
大山裏的人 發表評論於
都是政府不作為造成的。賭博、裸貸、p2p等各種形式的非法金融活動害死了多少人?政府不知道嗎?既然賭博和裸貸都是非法的,這些活動引起的債務關係是合法的嗎?欠款人應該償還嗎?這些非法活動在國內很盛行,政府為啥多年來視而不見?為啥不以法律的形式規定這類欠債不需要償還?如果法律健全,這些不法行為就不存在了,也就不會引起死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