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謊言? 對準大法官的“酒醉指控”漏洞百出(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原文鏈接>>


第二名指控者拉米瑞茲承認自己當時醉酒,但堅持沒有認錯人。(取財自臉書)


爆料第二名指控者的“紐約客”記者法羅,堅稱自己報導真實。

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性騷擾案再掀波濤,繼加州女教授克莉絲汀‧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指控他在高中派對上強暴她未遂後,53歲的黛博拉‧拉米瑞茲(Deborah Ramirez)爆料稱卡瓦諾在耶魯大學宿舍派對上對她暴露性器;不過,拉米瑞茲坦言自己醉酒且記憶模糊,甚至問同學是否確定為卡瓦諾;批評者批稱拉米瑞茲的指控漏洞百出,但撰寫拉米瑞茲的“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記者堅稱報導內容屬實。

•紐時稱得到相同訊息但難求證

紐約時報24日則指出,該報也得到相同訊息,但過去一周記者察訪數十人,但無法取得任何證人的第一手資料,無法證實拉米瑞茲的說法。紐時也報導,拉米瑞茲自己問了多位當年的同學,問他們記不記得此事,同時,米拉瑞茲說她自己不能確定是否就是卡瓦諾本人。

對此,撰稿記者之一的法羅(Ronan Farrow)反駁稱:“我想說的是,當年認識卡瓦諾的人不認同拉米瑞茲的說辭,這麽說是不精確的。我們訪問了卡瓦諾的室友,指他當年的確經常買醉且參加派對,不意外會有這番指控,並認為拉米瑞茲的說辭可信。若非我們找到當年聽說此事且認為她的說法可信的人,我們不會推出這篇報導。”

法羅曾報導好萊塢製片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醜聞,他與資深記者邁爾(Jane Mayer)撰文稱,拉米瑞茲指控與卡瓦諾還是耶魯大學學生時,他在派對上以生殖器官磨蹭她的臉。

•有人說“聽別人提及此事”

法羅詢問多名兩人當年的同學,有人說不記得此事,有人說“聽別人提及此事”,僅一位男性匿名者100%確定卡瓦諾是自曝下體者;另有拉米瑞茲聲稱在場的女同學,否認出席派對。

卡瓦諾23日晚就立即否認所有指控,稱這些說辭為“中傷、愚蠢的事”。

法羅重申若無高度可靠的證據,不會刊出報導。

法羅訪問了卡瓦諾當年室友羅氏(James Roche),羅氏說卡瓦諾當年常喝得爛醉和參加派對,對於他被控性舉止不當“並不意外,且認為拉米瑞茲的說法可信”。

羅氏形容拉米瑞茲“非常誠實且文靜”,難以相信她會編造故事,並“相信”(believe)卡瓦諾肯定卷入醜聞。

被問到拉米瑞茲為何現在公開往事,法羅稱被害人“需要時間決定,與相關人士溝通,自我探索並堅定她們的說辭”;但法羅坦言,拉米雷茲承認自己喝醉且記憶模糊,讓她陷入困境,但她的故事值得被大眾聽見。

拉米瑞茲自稱當年事發後與母親和姊妹提及此事,但因為太丟臉而未詳述細節;她曾致電同學以厘清對她暴露下體者是否為卡瓦諾。


秋風秋雨88 發表評論於
xianbuzhao我們需要的是維護現有法律的法官,不是道德模範。--------------一個沒有基本道德的法官可能是個眼裏尊重法律的好法官嗎?他連自己的不道德行為都不能控製,當然這就是床鋪和川糞要的呀,98年,這個大法官支持彈劾老克,現在轉口風了,總統不可以。。。。所以床鋪把他提上來了,本來他連前5個候選人都輪不上,嗬嗬,原來法律天天在變啊,在fox 的訪談裏,他頻繁撒謊,已經被幾個同學出來指證他讀書年代經常喝酒,對女人行為不軌,今天第三個女人誓言下證詞也已經傳到國會了。
當事人和證人不願出庭作證是別人的權利。憑什麽你指控人,別人就非得搭上時間精力陪你?要是有人問你家的私事,你非得回答嗎?不回答就是心裏有鬼嗎?--------------川糞一開口無知笑掉牙,你家鄰居問你私事,你可以不回答,fbi,國會問你,你能不回答嗎,subpoena,這個單詞認識嗎?國會要查出真相,subpoena在場第三者是必須的,不然他說她講,法官又不肯測謊,真假...  查看完整評論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史上最強打臉:卡瓦諾法官在電視上說凡是在耶魯認識他的女人和男人都不會相信他會做出性侵這種事,然後就有2200名耶魯女校友、670名耶魯男校友分別聯署公開信支持指控他性侵的耶魯女校友。他的耶魯室友(現在是一家軟件公司CEO)發表聲明說,相信他會做出性侵這種事。這樣還有臉當最高法院大法官?
Bslrim 發表評論於
還是那句話,歐美學生十有八九都在party上喝多過,有過幾次一夜情不稀奇,按照這個標準人人都是強奸犯
南嶺老三 發表評論於
共和黨雖然定了周五投票,我覺得很可能投不了。訂個日期可能隻是逼民主黨把還沒使的招使出來。估計還要花幾天應付一下才能投票。
Mililani 發表評論於
現在好像信口說說就能給人定性侵罪,這些人可能忘了還有誹謗罪一說。
cui2b8 發表評論於
居然有左孽說:任命保守派大法官,強奸立即合法!很好!卡瓦諾必然成功成為大法官,左孽可以滿大街去強奸了。但願他們敢去試試。美國沒有無產階級的鐵拳,但警察的槍等著你。
cui2b8 發表評論於
指控卡瓦諾的兩個女人,一個記不起來時間、地點、找的證人每個都否認有此事。另一個直接聲明是在律師提示了一個星期後才想起來是被性侵,恨死川普的紐約時報采訪了幾十個人沒有一個知道此事。這種指控是民主黨狗急跳牆下的精心設計,隻是必然失敗。索羅斯付錢、自由派媒體挖地三尺、動員幾個大媽指控30-40年前的性侵,拿到爆料壓著不說,投票前一刻爆出...地地道道的政治陰謀:中斷保守派大法官任命。可惜索羅斯損失幾百萬+兩個大媽,結果不會改變。
wxc169a 發表評論於
本人本是民主黨人士。2005-2016所有選票全部是民主黨。2016開始,看到民主黨的種種惡行,左棍打壓保守派言論自由的劣跡,以及一些令人不恥的騷擾行為,包括不讓別人好好用餐,在別人公寓外騷擾等等。短時間內絕無投票民主黨的可能。
July_river 發表評論於
目前美國式的性侵,仍要靠謊言和權力來遮蓋。隻要這個提名大法官,背負性醜聞仍獲得參院的通過 -- 那今後的美國,性侵就不算罪行,強奸已成合法。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第二個指控者:卡瓦諾法官在耶魯的同學指控他有一次聚會喝醉後性侵她,另一個同學說他在學校時就聽說過這件事,算是有證人了。一般來說性侵者都是慣犯。等著第三個指控者出來。當然指控者再多也不會讓共和黨支持者改變看法。指控川普性侵的有十幾個人呢。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卡瓦諾法官高中年書裏自稱“Renate校友”,而且年書中有十幾個人也都自稱Renate校友、Renate俱樂部主席,現在媒體查出Renate是當時附近女校一名女生,這麽寫的人表示已“征服她”。這個人原來簽名支持卡瓦諾,現在覺得很受傷。卡瓦諾年書中還有多處性行為和吸毒暗示,需要精通當時的俚語才看得懂。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全世界笑柄】今年輪到美國當安理會主席,川普今天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又跟在國內演講一樣吹噓自己的政績比曆屆美國總統都大,引起哄堂大笑。2014年的時候他曾經發推特說“我們需要一個不是全世界笑柄的總統”,他說的“不是”意思是“是”。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英雄”最怕老同學】卡瓦諾法官在耶魯時期的室友實名支持對其性侵指控,說卡瓦諾當時經常酗酒,酒後變得有攻擊性和好鬥,完全做得出那種事,而指控他的那個女生為人極其誠實可信。卡瓦諾為撇清說自己高中畢業很多年後還是個處男,他另一名同班同學說,你剛到耶魯的時候可不是那麽跟我說的。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大律師要不就是最出色的心理醫生,要不就是簡單粗暴的對這個女人說,胡亂指控不用擔心法律後果,民主黨擔保她不會有法律責任。
Parsons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實在太low 群眾的眼睛雪亮,用選票說話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就在六天前這個女人還說時間太久遠自己當時又喝醉了,不能肯定當時對她非理的人是大法官候選人,後來谘詢了民主黨律師,律師不知用了什麽奇妙的方法終於讓她徹底恢複了記憶,認定當時確實是大法官候選人。估計現在十幾個不承認有這事的證人都有必要見一見這個神奇的民主黨律師,恢複一下記憶。
每天都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看看留言就知道ID的智商
和立場無關
看邏輯和對法製的理解
看看大海 發表評論於
guessnomore :

你這傻川糞,我用2個id 自有我的道理,你繼續做你的川糞,等下丟人的就是你了!
--------------
我什麽時候叫喊了,就是來打你這種川糞的臉的,美國投票權,誰稀罕啊,祝你天天出門躲過不長眼睛的子彈哦!
傻的要死,叫喊的明明是你,連打個教授醫生必定出席聽證會的賭都不敢的人,原來是太監公公啊,這就慫了?早知現在慫了,剛才噴什麽糞啊:“咱們就看福特有沒有膽子來吧。諸位看過聽證會嗎?以議員們的能說會道,反複grill你,每個破綻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而且丟死人了,你算看過聽證會了?連共和黨議員都不敢在周四質詢都不知道,還跑來這裏裝?滾吧
mary_leeleo 發表評論於
大學時的年少輕狂,也拿來說事。哪個大學生沒喝醉過?哪個男生沒開過黃色玩笑?
國色 發表評論於
這個大法官比劉強東幸運,同樣的案子,確不同的結局。。。美國法律就是個笑話。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卡瓦納畢業yearbook在一周以前被他同期畢業的同學送到了律師手上,今天也上了頭版。
裏麵有他自己寫的對學校的感受等詞句,其中與現在的事情有關的是他非常enjoy dirty triangle這事情,當然是吹噓的意思。
這是兩男一女3P的代詞,那個學校的人都懂。
至於川普堅持要選擇卡瓦納是因為兩件事,都是同一個目的。
一件事是卡瓦納寫過一篇文章,強調總統不能被起訴。另一件事是在川普提名前卡瓦納主動造訪了川普的律師事務所,而且與其律師談論了穆勒的調查。這是在聽證會期間提到的,卡瓦納明顯試圖撒謊,但被提問參議員警告後采取了模糊記不清的回避做法。但從參議員警告他使用的詞句來看,顯然是掌握證據的。
他是DC法官,有可能知道穆勒調查的內幕,因此這是投名狀的性質,之後很快獲得提名。
那麽川普提名他就是要保證自己不會被起訴。
其他兩個人選盡管都是保守派,但並沒有在這件事上有表現,川普大概覺得...  查看完整評論
guessnomore 發表評論於
幾個重量級共和黨議員幾個小時前說了,福特的聽證會是under oath。一般under oath如果被證實撒謊會被判五年。

咱們就看福特有沒有膽子來吧。

諸位看過聽證會嗎?以議員們的能說會道,反複grill你,每個破綻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八戒. 發表評論於
很奇怪,美國難道沒有一個幹淨的法官嗎?幹什麽非要提拔一個爛人當大法官呢?美國夠資格的人有的是啊。
GeorgeInCA 發表評論於
Damn shit.. The white-left is going crazy.. let it be.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他不敢測謊。如果敢測謊,那信任他的中間選民就立場堅定了。可他不敢。
深海水手 發表評論於
那幾個說fbi已經完成調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所以沒有理由重開調查的人,俺就問題一個問題:fbi寫那個你們理論中存在的報告的時候,知道福特教授麽,問詢過福特教授麽?
秋風秋雨88 發表評論於
教授醫生指名道姓說的很清楚,當時有一個叫Mark Judge的人在場,是他把法官從被害人身上推下,中斷了法官的罪行。教授醫生要求fbi 對mark judge 調查,要求mark judge 一同出席聽證會,現在是共和黨人和judge mark 不敢出席!!!!因為mark judge 知道對fbi 和聽證會上撒謊是重罪!!!
mark judge 連在聽證會上說,我不記得,或者用沉默權替代回答都不敢!!!!共和黨議員如果尋求真相,可以教授醫生指名道姓說的很清楚,當時有一個叫Mark Judge的人在場,是他把法官從被害人身上推下,中斷了法官的罪行。教授醫生要求fbi 對mark judge 調查,要求mark judge 一同出席聽證會,現在是共和黨人和judge mark 不敢出席!!!!因為mark judge 知道對fbi 和聽證會上撒謊是重罪!!!這個mark judge 在自己的自傳裏,提到過,當時年少,幾乎天天喝醉,有一個跟法官一樣姓的人更是醉得天天跟他在一起,。。。。現在他們高中的紀念冊都被撤下了,因為那上麵有...  查看完整評論
秋風秋雨88 發表評論於
這幫川糞天天在城裏造謠,也不怕祖墳冒青煙嗎!
1.教授醫生從來沒有說過這個party是在哪一天哪裏發生的,這些證人包括法官怎麽知道他們自己沒參加?
2.教授醫生已經通過測謊,法官心裏沒鬼為什麽不同樣測謊
3.為了避免,他說他的版本,她說她的故事,參議員又不是偵探何來辨別真假,教授醫生提出fbi 全麵調查,對fbi 撒謊是重罪,教授敢做敢當,法官為何不接受此建議來給自己一個徹底的清白,共和黨領導的參議員為何不采納?害怕真相嗎?共和黨讓奧巴時期大法官一個名額空缺了1年多,現在心急火燎不願意慎重考察一個終身職位的候選人,於情於理哪裏說得過去@!
4 教授醫生要求當時在場的第三人一起參加聽證會,宣誓作證,共和黨人為什麽不同意這個第三者作證?為什麽教授醫生要求更多證人,包括2012年的心裏谘詢師,測謊專家等,都被共和黨拒絕?這是要弄清還是掩蓋真相!!!!!!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搞阿桑奇也這麽個搞法
kdgirl 發表評論於
這也太不好記了,為什麽不找一下3年前的性侵實例,這就好查多了?
維真 發表評論於
美國當今五大害:基督教會,保守派,種族主義右瘋,NRA,川營。

做NRA分子,喪失良知。

做反智保守派,喪失理智。

做種族主義右瘋,喪失道德。

做基督徒,喪失人格。

做川粉,喪失靈魂。
hotpinklady 發表評論於
編,你繼續編。
zing20 發表評論於
黃皮川粉說說看,你們為何對流氓情有獨鍾?前有川普pussy grabber,中有戀童癖Moore,現在又出個性侵大法官。
吾思故吾在 發表評論於
維真這貨又跳出來胡說八道了。憑你一張碧咀毫無證據的胡噴一通,別人就要自證清白,接受測謊?你他女馬的是算哪根蔥?測謊儀誤差極大,從來不能當作定罪證據。胡噴的人當然無所謂,如果一個清白的人被誣陷,在巨大壓力環境下測謊,難保不會由於生理上的或精神緊張原因而導致機器誤報。如果維真說城裏的男人們都又鳥間了他,難道這城裏的男人都要去測謊嗎?
維真 發表評論於
剛剛因被人檢舉數十年前犯性侵被判刑的的“天才老爹”克斯比太君子了,應該學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諾,打死不認任何性侵,拒絕測謊,然後反咬民主黨一口。

卡瓦諾加入川普幫就如同加入了黑社會有保護。
維真 發表評論於
川普幫本身就是一個流氓犯罪集團。我們不要一個如同入了黑社會的流氓做大法官,前麵已經有另外一個流氓Thomas Clarence被保守派力保為大法官了,再讓共和黨胡作非為下去,難道美國的最高法院要變成流氓開的流氓法庭?
ak3 發表評論於
樓下左騾英文可能不好,卡瓦諾職業中經過6此FBI全麵的審查才能走到今天,注意FBI不是川普的人,是獨立的審查。 就在提名前一個月,三個人跑出來說他大庭廣眾之下強奸輪奸,如果這是真的,FBI真是吃幹飯的。 左媒對這種事情當然是能不提就不提
吾思故吾在 發表評論於
佐羅

FRI調查需要證據支持,不能隻憑你一張嘴就要調查。如果這種無證據指控都要調查,那這個社會無法運轉了
wallssd 發表評論於
星期四這個dr. Ford恐怕不見得會出席參議院的聽證會的,畢竟在參議院宣誓作偽證是要進監獄的。民主黨隻是想拖延參議院的大法官投票表決,如果真有什麽確鑿證據,早就曝光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summer* 發表評論於
米國人天天浪費時間浪費精力浪費資源在這些無聊的事情上
佐羅 發表評論於
看來這裏的川粉都是一根筋,不加選擇地站在大法官一方。沒錯,整件事都可能是虛構的。但大法官一方是不讓FBI調查的一方,另一方是要求也即經得住FBI調查的一方。理解這些基本事實很難麽?
zing20 發表評論於
哈哈,果不其然,一堆川粉在這裏給流氓洗地,對受害者惡言相向。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涉嫌政變的羅森斯坦不是要辭職了嗎?

還有“聽說過”卡瓦諾拿那玩意蹭人臉的,是不是得出來說清楚是啥時候在什麽場合從誰那聽說來的,對吧?這麽順藤摸瓜查下去,自然就會水落石出。人品再好的人一輩子也會得罪不少小人。

有問題不是不能查;但是查的背後動機是什麽,用的手段是什麽選民心裏都明白。所以民主黨要查可以,查不出來或者查出來根本不是那麽回事,那麽是要付出大量選票為代價的。

美國政治是選舉政治,贏得選戰最重要。民主黨這些所作所為不能給自己中期選舉加分。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毒蘑菇還是很值得推崇,

嗬嗬嗬!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即使有三十億人說沒親眼看到,但有一醉女說看到了,
另一匿名男也確認自己看到了 。。。

強東要不要過來與大法官交流一下?
王豬豬 發表評論於
30年來真的無懈可擊嗎?怎麽隻能翻30年前的破事?看來這候選人真是個無縫的雞蛋,大法官適當的人選。
19428182 發表評論於
I believe the final result will be exactly as my prediction.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總有人到現在也分不清法治和法製。唉。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把大量的精力都放在這類捕風捉影的事情上,一個接一個。自己輸了大選,非要說是俄羅斯幹預選舉,卻拿不出任何證據。對川普的批評,如果你不同意他的政策,可以提出理由,指出問題所在,拿出自己的建議方案供選民參考,這才是負責任的做法和態度。現在的民主黨和媒體,整天熱衷於對川普和他提名的人進行人身攻擊,卻拿不出有力的證據,非常不負責任。
gameon 發表評論於
左棍們知道,這種誣陷成本最低,殺傷力卻巨大。

可惜找的倆大媽,早年私生活太亂,導致老年癡呆提前發作。說話顛三倒四,沒人聽得懂,更沒人相信。
哈喜子 發表評論於
你們還記得2006年,杜克大學曲棍球隊被一名黑女控告強奸案那事情嗎?當時,幾乎所有的新聞報道都說杜克大學的白人學生有罪,教練被撤職了。但是,後來幸運的是被指控的學生在一家銀行ATM錄像中證明他們不在所謂的強奸現場,才洗清罪名。那黑女後來也承認是誣陷。但那女的沒坐牢。
dc928 發表評論於
不必那麽認真,所有這些都是政治,美國人就幾個不明白這些呢。說好周四,沒準兒又變卦,但兩人對質是的確非常好玩兒的,還記得克林頓總統那個時候嗎?hilarious!
文取心 發表評論於
我們在美國最大的安心是受法製保護,如今這些毫無可信度的指控一大弊病是侵蝕講證據的法製。支持者將來難保自己不受這種惡法的危害。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下三濫的人渣一。連牛屎都懶得報
sabrina123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真沒伎倆可使了,拿30年前說事!
一隻熊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這樣無底線的撒潑,搞不好會影響中選。
執政黨更換之後的中選,通常在野黨會多拿一些席位,這是人心和政治平衡。所以這次中選應該是民主黨相對表現好些。如果不是,那就說明他們這些年的政策實在不得人心。
字母有大小寫之分 發表評論於
三十年的事,已經都記不清還這樣搞,我真要投共和黨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針對30年前一個說不清時間地點人物的指控,而且隻是試圖脫衣服,無任何證據,左碧們能再low一點嗎
eejyu 發表評論於
@cowboy62 "卡瓦諾年書中還有多處性行為和吸毒暗示,需要精通當時的俚語才看得懂。" 這麽確定,你看過?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第二個指控者:卡瓦諾法官在耶魯的同學指控他有一次聚會喝醉後性侵她,另一個同學說他在學校時就聽說過這件事,算是有證人了。一般來說性侵者都是慣犯。等著第三個指控者出來。當然指控者再多也不會讓共和黨支持者改變看法。指控川普性侵的有十幾個人呢。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卡瓦諾法官高中年書裏自稱“Renate校友”,而且年書中有十幾個人也都自稱Renate校友、Renate俱樂部主席,現在媒體查出Renate是當時附近女校一名女生,這麽寫的人表示已“征服她”。這個人原來簽名支持卡瓦諾,現在覺得很受傷。卡瓦諾年書中還有多處性行為和吸毒暗示,需要精通當時的俚語才看得懂。
dc928 發表評論於
@laocaige 不對,drama 嘛,太幹淨就不好玩兒了。
一條小路 發表評論於
當天可能我也參加了具體的我忘了,胡説八道。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站在男性的立場,不能縱容某些極左女性誣陷男人。
dc928 發表評論於
看看笑話也是很好玩的,估計周四之前還會有幾個教授、博士出來指控 :)
aquestion 發表評論於
這也要國會調查的話,幹脆啥也別幹了。。。
gasbag 發表評論於
金針蘑還是猴頭蘑?
深海水手 發表評論於
法羅詢問多名兩人當年的同學,有人說不記得此事,有人說“聽別人提及此事”,僅一位男性匿名者100%確定卡瓦諾是自曝下體者;另有拉米瑞茲聲稱在場的女同學,否認出席派對。
========

這個證據從記者角度算是充分了。如果根本沒有過這回事,怎麽會有人“聽別人提及”?剩下的應該國會來調查清楚。如果證明沒這回事,也可以還VARA先生一個清白。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還是北朝鮮西朝鮮好,金大大習大大提名的人,誰敢指控性侵?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本人本是中間派人士。2016開始,看到民主黨的種種惡行,左棍打壓保守派言論自由的劣跡,以及一些令人不恥的騷擾行為,包括不讓別人好好用餐,在別人公寓外騷擾等等。短時間內絕無投票民主黨的可能。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當事人自己都記不得了還去指控。
很明顯是想找碴。
楚悠悠 發表評論於
這種連自己都不記得的說辭,也能提出指控?這就是“莫須有”的罪名呀。


“拉米瑞茲自己問了多位當年的同學,問他們記不記得此事,同時,米拉瑞茲說她自己不能確定是否就是卡瓦諾本人。”
慢慢溜達 發表評論於
拿下體磨蹭她的臉,這女的要多矮,還是自己趴在上麵?
股隆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的做法完全是沒有頭腦,對於這些無理由的指控,難道讓選民投票給這些指鹿為馬的人嗎?
wx3000 發表評論於
美帝在世界上常露下體。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看看馬克吐溫的競選州長就知道了。卡瓦納一定會挺住。
5AGDG 發表評論於
左棍沒有底線的行動,最後隻能把一個也許是中立的大法官永久性地推到另一邊。法官也是人,有了這個經曆對以後的行為會沒有影響?真的強奸過也就算了,如果是被人誣陷的,以後會反彈的。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的確是非常之愚蠢。本來民主黨在中期選舉有很多機會的,這麽搞把人品敗光了。
worley 發表評論於
左棍真是沒有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