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式調戲:"你們說的毒殺刺客我們找到了!" (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話說上周,俄羅斯雙麵間諜Skripal父女倆被毒殺一案再起波瀾,

英國皇家檢察署突然對外公布整個案件的“真相”,聲稱:

作案的嫌疑犯已經找到了!

就是這名叫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的兩名俄羅斯人!

左:Alexander Petrov        右:Ruslan Boshirov



隨後,警署放出了一係列監控係統的錄像,並根據錄像還原了整個案情經過…

英國警方表示,

正是這兩個化名為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的俄羅斯人於3月2日飛抵英國踩點,

在3月4日使用前蘇聯軍用毒劑Novichok,給Skripal父女下了毒之後當天飛回俄羅斯…





不久之後梅姨迅速表態,確認俄羅斯是此次中毒案的幕後黑手,並把案情細節通報給了美加德法等國領導人…

在梅姨表態後不久,美加德法領導人連同梅姨一起發出聯合聲明,支持梅姨的說法,讚同是俄羅斯是本案的幕後黑手,

並認為,毒殺事件基本可以確認是“經過了莫斯科高層許可的”….



俄羅斯方麵呢,在嫌犯剛出爐之時發布了一個不痛不癢的聲明:

“英國方麵公布的嫌犯名字照片,對我們毫無意義,

希望英方通過國際執法機構合作解決問題。”



之後便是雙方新聞媒體的互懟,口水仗又一次打得不亦樂乎…..

打來打去,大家都注意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俄羅斯總統普京,一直都沒有表態!

難不成在憋大招???

千呼萬喚,一個星期過去,普京終於發話了….

昨天,普京出席遠東經濟論壇時,被現場主持人問到了這個問題。。

對“間諜中毒案嫌犯”的事,普京開門見山說到:

“我們看了那些錄像畫麵,我們已經知道了那兩人是誰。

事實上,我們已經找到他們了,

但願他們能主動聯係一下媒體,接受接受采訪,給大家說說他們的故事,這對大家都有好處哦…





緊接著,他補充到: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

他倆真沒什麽特別的東西,你們很快就能知道了…”



現場主持人問到:

“那他們隻是普通的俄羅斯民眾咯?”



普京轉過頭,帶著微笑繼續補充到:

“是的,他們百分百就是普通的俄羅斯民眾….”



這一番話沒有給出足夠的解釋,卻也給出了提示,

盡管“沒什麽特別的犯罪劇情”,

普京主動希望兩名嫌疑犯本人出來現身說法接受媒體采訪,依然讓勾起了全球媒體極大的好奇心…..

那麽,這兩名俄羅斯人背後到底有什麽故事?

真的是普通的俄羅斯公民?

或者真的就是傳說中的“路人臉”間諜?

麵對全世界都知道的驚天指控,他們又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果然!!

終於今天倆人就站了出來....

《今日俄羅斯》見到了兩位傳說中的“下毒特工”,

兩位被全歐洲通緝的“嫌疑犯”是主動來找媒體的,

麵對鏡頭,他們對主持人講出了自己的故事….

不知道是因為第一次上電視還是演技驚人,

總之,鏡頭一開,兩位俄羅斯中年人就顯露出有些緊張的表情,

畫麵右邊的Petrov麵色凝重,脖子前傾,微微地轉動著轉椅上的身軀,

畫麵左邊的Boshirov則目不轉睛地盯著記者…..



《今日俄羅斯》記者率先發問,聽起來是一副誓要挖出真相的嚴厲語氣:

“你們打電話給我,說你們就是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

看起來你們的確跟英國報紙登的那兩個人很像,那麽你們究竟是誰?”

Petrov首先回答到:

“我們就是新聞上報道的那兩個人….Alexander Petrov”,

“Ruslan Boshirov”,

兩人分別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記者繼續用逼迫的語調發問:

“這是你們的真實姓名嗎?

現在,我們來討論事情的真相,可你倆似乎看起來很緊張….”

Boshirov往前傾了一下身子,合攏雙手放到桌上,

Petrov則是一副精疲力竭的表情,

“那你覺得呢?想象一下你的生活僅僅一天之內就瞬間被搞得天翻地覆…”



記者依然緊緊逼問:

“在英國的監控錄像裏,在Salisbury街道上兩個著名的穿著夾克和運動鞋的人,那是你倆嗎?”

“是的,是我倆...”

“你倆在那裏幹嘛?”

Petrov開口答到:

“我倆的朋友一直以來都建議我倆去那兒玩一下,說風景非常棒...”

答完之後,Petrov繼續重複之前的動作:用轉椅轉動著身子...



記者帶著驚訝的語氣問到:

“Salisbury?那裏有非常棒的風景?”

“是的…”

Boshirov接過話茬兒,把手在桌上輕輕地敲起來,然後侃侃而談:

“Salisbury有了非常有名的教堂教堂非常有名,不僅是歐洲,全世界都很出名”



“Salisbury的索爾茲伯裏大教堂是個123米高的尖塔鍾樓,上麵有一個非常古老的機械鍾,據說是世界上第一個鍾,它現在還在正常運作呢…”

索爾茲伯裏大教堂



主持人:所以你們來到索爾茲伯裏是為了來看看這個鍾?

Alexander Petrov(以下簡稱AP):不是,起初我們是打算到倫敦好好耍一圈的。這次畢竟不是公務出差,我們的計劃是先在倫敦耍一圈,然後去索爾茲伯裏轉一轉。

當然了,我們原本打算一天之內就逛完的,沒想到飛機落地的時候又出了點岔子。因為英國機場在3月2號3號的時遭遇大雪啊! 好多城市交通都癱瘓了,沒想到我們哪兒都去不了。

Ruslan Boshirov(以下簡稱RB):新聞一直在報道這事兒啊,3月2號和3號的時候,鐵路也停運了,高速路也封閉了,有警車和救護車堵著路,交通幾乎完全停擺——火車啊啥的什麽都沒有,為什麽大家都沒關注這點呢?

主持人:能勞駕給我一個時間線麽?最好精確到分鍾,小時也行,隻要你們還記得。如你們所言,你們到英國是為了觀光看教堂,看看索爾茲伯裏的那口鍾。那能不能具體談談你們到底都幹了些啥?畢竟你們在英國待了兩天呢,對吧?

AP:實際上是三天。

主持人:行吧,三天。那這三天你們都做了些什麽?

AP:我們3月2號抵達,然後就去了火車站看列車時刻表,想看看能去哪兒玩。

RB:一開始的計劃是去看一眼然後當天就返回。

AP:說的是去索爾茲伯裏,那地方玩一天足夠了,畢竟能玩的也不多。

RB:是啊,就是個普通小城市,普通的旅遊城市。

主持人:好,這個我懂了。但這是你們最初的計劃啊,那你們實際做了什麽呢?抵達後遭遇強降雪,火車也開不了,哪兒也不能去,所以你們幹嘛了?

AP:不是,我們3月3號還是去索爾茲伯裏了,本來想四處走走看看,結果到處都是雪,就隻在那兒待了半個小時,渾身都濕透了。

RB:居然沒人發那幾天的圖??媒體啊電視啊——都沒人提及那天的交通係統整個是癱瘓的,那雪大到哪兒都去不了啊,都濕到我倆膝蓋了。

主持人:好,所以你們在那裏走了半個小時,渾身濕透,然後呢?

AP:我們本想去看看巨石陣、古塞勒姆遺址、大教堂還有榮福童貞馬利亞。但都沒看成啊,雪實在太大了,到處都是滿城都是。我們都濕透了所以就想著回到火車站然後盡快搭最早的火車返回。返回前在火車站的一個咖啡廳待了大概40分鍾吧。

RB:嗯我們喝了點熱咖啡,畢竟快被凍死了。

AP:也有可能超過一小時了吧,因為在等車,可能是因為大雪所以車都晚了。然後我們就回到倫敦繼續我們的旅程了。

RB:就在倫敦隨便走了走……

主持人:所以這意思是,你們隻在索爾茲伯裏待了一個小時?

AP:3月3號那天麽?是的,因為哪兒都去不了啊。

主持人:那第二天呢?

AP:3月4號我們又去了一次,因為倫敦這邊雪也化了,還挺暖和的。

RB:天氣晴朗。

AP:因為我倆真的特別想看看古塞勒姆遺址和教堂啊,所以4號的時候決定再去試試。

主持人:再去試試什麽?

AP:去試試觀光啊。

RB:去試著看看那座著名的教堂,去試著參觀古塞勒姆。

主持人:所以最終看到了麽?

RB:當然看到了呀。

AP:3月4好的時候看到了,不過到了午飯前後,又開始下起了很大的雨夾雪。

RB:也不知道為啥沒人提起這個。

AP:於是我們就提前離開了。

主持人:景色好看麽?

RB:教堂實在是太美了,有很多遊客,包括很多俄羅斯遊客,我見到很多講著俄語的遊客。

AP:對了,他們應該也拍到不少教堂的照片吧。

主持人:你是指那些遊客有可能拍到你倆麽?

AP:他們應該把照片po出來的。

主持人:我猜你倆應該也在教堂拍了照吧?

RB:當然。

AP:肯定拍了。

RB:我們還去了一個公園,在一個咖啡店喝了咖啡,然後四處閑逛了一下,欣賞英國那些美麗的哥特式建築。

AP:也不知道為什麽他們沒提這茬,他們隻公布了我們去火車站的事情。

主持人:如果你們能夠提供你們拍的照片,我們也可以在這裏放出來啊。

你們在索爾茲伯裏的時候,有沒有去過Skripals(受害人)家的房子附近?

AP: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啊。

RB:那你去過麽?你知道他們家在哪兒麽?

主持人:我沒去過,你們去過麽?

RB:那我們也沒去過。

AP:倒是來個人告訴我他家到底在哪啊。

RB:可能有路過吧,也可能沒有,在這檔子糟心事兒發生之前,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麽一家人。我從不認識這個人,也不知道關於他們的任何事情。

主持人:你們在倫敦或者在索爾茲伯裏的時候,也就是你們在英國的整個旅途中,曾經持有過Novichok或者其他有毒危險物質麽?

RB:沒有。

AP:開什麽玩笑.... 怎麽可能

主持人:英方提出作為指控你倆的罪證的Nina Ricci香水瓶,你倆在英國的時候曾經持有過麽?



RB:你覺得兩個純直男拿著一小瓶給女人用的香水是要幹嘛?不覺得很蠢麽?你過海關的時候他們不是會檢查你的隨身物品麽?如果我們有任何可疑物件的話,他們肯定就查出來了呀。男人的行李箱裏放著女人的香水幹什麽?

AP:哪怕隨便一個路人也會有這樣的質疑吧。男人為什麽會需要女人用的香水?

主持人:路人哪裏能看到你們帶了個香水瓶?

RB:我的意思是,你過海關的時候啊…

主持人:長話短說,你們到底有沒有那個Nina Ricci的香水瓶?

RB:沒有。

AP:沒有,當然沒有。

主持人:說到直男,所有視頻錄像都顯示你倆待在一起。一起吃住一起度日,一起出去散步。你們有什麽特別的關係麽?要花這麽多時間在一起?

RB:那啥,不要侵犯個人隱私好嗎?我們來找你是尋求媒體保護的,怎麽忽然就變成審問我們了呢。我們已經扯太遠了。我們來找你尋求保護。不是讓你審我們。

主持人:我們是記者啊,我們不保護任何人。我們也不是律師。事實上,這也是我的下一個問題。你倆的照片和名字早先就已經被公布在各種媒體上了,你倆卻一直保持沉默。如今卻忽然決定打電話給我,主動要求接受訪談,為什麽?

RB:尋求媒體保護啊。

AP:你說我們一直保持沉默。但我倆的生活都已經一團糟了,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麽該去哪裏討說法了。警察?調查委員會?英國大使館?

RB:或者俄聯邦調查局?我們也不知道。

主持人:為啥你們要去英國大使館?

AP:我們真不知道該幹嘛該哪兒啊?有在聽麽?

RB:你知道,當你的生活被搞得天翻地覆,你真不知道該幹啥和該去哪兒。很多人都提議說,為啥不去英國大使館解釋清楚啊。

主持人:你們知道其他人怎麽議論你們的,對嗎?

AP:我們當然清楚。

RB:是的,當然。我們怕到都不敢上街了好麽,是真的怕。

主持人:你們怕什麽?

RB:怕出現生命危險啊。不光是我們的,還有我們的家人朋友的。

主持人:所以你們害怕英國秘密情報機構會殺了你們還是啥的?

RB:我們就是不知道啊。

AP:你看看那些媒體怎麽寫的就知道了啊,他們甚至還開了懸賞。

主持人:你什麽意思?還有懸賞你們人頭的花紅?

RB: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承諾任何能把我們抓到英國的人都能領錢。你覺得這樣沒錯麽?難道你覺得就這樣了我們還能假裝沒事發生過,微笑著四處走動跟人愉快地談笑風生??任何正常人都會害怕的吧....

好吧,采訪的最後,Petrov說:

“我們希望有一天,真正的凶犯能被抓到,給我們一個道歉!!”

Boshirov再次強調自己如今的日子非常慘:

“我們不敢外出,連加油站都不能去....”

.....

就這樣,

俄羅斯雙麵間諜案中毒案的嫌疑犯終於露臉講述了背後的案情,

隻不過,這是一個為期兩天的旅行故事,從3月2日飛抵倫敦,3月3號去了一趟,結果大雪很快就會來了。 3月4日白天又去了一趟,下午就回到倫敦晚上飛回莫斯科,隻為看一眼Salisbury的教堂...

對於這樣一個答案,英國媒體普遍是不滿意的,他們援引了梅姨的發言人昨天的發言,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觀點:

“那兩個俄羅斯人是俄國軍方的間諜,服務於俄羅斯聯邦軍隊總參謀部情報總局(GRU),他們在Salisbury使用的是具有毀滅性的化學武器!!”

或許真的是帶著前蘇聯化武的間諜?

也或許人家真的喜歡這座教堂?

誰知道呢....

普京式的微笑了解一下? 



tankbig 發表評論於
早就不相信西方說的話了!造假從來不打草稿!以美國洗衣粉化學武器開始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英國要把前一個謊圓了,就要撒更多的謊,看它怎麽表演吧,有時間不如查查白頭盔和美國白磷彈的事,那更有把握和證據。
八戒. 發表評論於
那就拿出兩個人在那裏撒毒藥的錄像好了,為什麽沒有呢?
xioduo 發表評論於
欲蓋彌彰,英國的攝像頭是全世界最多的。警方把這兩暗殺者的軌跡都追終清楚了,都有錄像和時間線,一點沒有遊客的可能。去看今天的報紙吧。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samo 發表評論於 2018-09-14 12:28:09 兩個人持的連號護照怎麽解釋?
@@@@@@@@@@@
兩個人一起去申請的護照。問問專業發護照的部門,護照號是依次來的。記得有個朋友來美國時帶著孩子,孩子護照跟她的是聯號,後來兩人拿綠卡,綠卡號也是聯號。
anchoret98 發表評論於
俺就是想不明白那個香水瓶。

據說在戶外放了三四個月,然後被人撿走用了,死了人。

這種瓶子在戶外放幾個月,肯定又臟又舊,完全就是垃圾,怎麼會有人去撿?

路邊撿到的東西就隨便用,也不怕髒?好像不太符合常識。
5AGDG 發表評論於
看完采訪我得出的結論是他們不是普通人。
samo 發表評論於
兩個人持的連號護照怎麽解釋?
歐洲之星 發表評論於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做到說走就走的旅程?大多數人都是提前訂票,提前訂房,不了解美國的係統,歐洲是提前一個月訂車票半價甚至三折,房間到沒有這麽大折扣,但是提前訂可以找到價錢合適並且心儀的房間。我去旅遊訂airbnb的房間都是一分鍾到海邊的套房,雪山車可以開到的最深處,等等吧,都是提前訂才能訂到的。所以,有人說什麽非要在大雪天去旅遊根本不成立,
我的看法就是敘利亞或者伊朗的問題把英國的一些人弄疼了,很疼,美國現在也有點退縮了,因為美國沒錢打了,英國在給大家找借口,找開戰的理由。還有一個更大的可能是脫歐,英國現在在歐洲很難受,要通過打仗拉法國和德國,爭取更多利益和放手。
如今11 發表評論於
他倆特意飛去看個景點居然連張照都不拍的!光這點很難令人相信他們是普通的觀光客!
qi91856 發表評論於
間諜能暴光嗎?暴光就是這兩人的經曆讓所有人知道,他們的同事,同學,街坊鄰居,親戚朋友等這麽多人,從小到大,要隱瞞間諜身分是不可能的。


swmpsp 發表評論於
讓記者去盤問專業間諜,嗬嗬
也許投毒,也許沒有,但這兩人絕對是間諜。大老遠跑到倫敦觀光三天,而且是在雨雪天,隻能佩服他們太有時間和錢了。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人家說了,當時因為風雪,第一天沒盡興就回倫敦了,第二天天氣好了又跑一趟。這不是很正常的麽?人家特意來看一個景點,但是因為天氣不得不去了兩次,這有什麽好奇怪的。這兩個人隻是出現在附近,英國警方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兩人就是殺手。如果英國警方要栽贓中國,100%能找到兩個中國遊客出現在附近的錄像,弄不好比這兩人更接近凶案現場。
俺不懷疑KGB幹這種事,居然沒殺死也太不可能了。連金三胖派的兩個女的都幹得漂亮利落,KGB還不如金三胖的人?人家金三胖也沒用什麽蘇聯俄羅斯專利毒藥,隻用最簡單常見的。能毒死人就行了,難道還非得買個名牌的罕見稀少的自己專利秘製的?結果還沒有毒死,那得多蠢的人才會這樣幹啊!
KTY 發表評論於
就算他們去過被害人家附近又怎樣呢?如果真有他們摸上人家門的證據,那才叫證據確鑿。門前路上走過都算不了什麽。
KTY 發表評論於
更準確點說,並非不是reasonable doubt. 而毒殺這類罪行,畢竟不是你拿出人家去過的證據就能定罪的。你得要prove beyond resonable doubt呀。
KTY 發表評論於
租車前往,路上我臨時起意轉了轉別的小地方結果到的時候晚了,天也黑,就開回倫敦了。結果第二天他覺得不甘心還是想再去。當然被我拖住了沒去。隻是說有些人可能想法跟我們不同,那兩個說的並非不可能是真的
KTY 發表評論於
說遊客不可能兩天造訪同一個地方的也有點太武斷。2016年我跟朋友去英法旅遊期間,倫敦呆了四天後朋友想去巨石陣,
1passby 發表評論於
梁朝偉飛去巴黎還就喂了一下鴿子,然後就回來了。

這些你們理解不了。
WWTP 發表評論於
這場大戲太有喜感了,普京太有趣了。
tesuji 發表評論於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2018-09-14 09:08:19
那到受害者家裏住的地方,往人家大門把柄上噴東西幹嗎? 

估計象北韓刺沙金正南一樣。全世界都知道是誰幹的。人家就不承認,說以為是拍電影。
===
為什麽不公布他們往人家大門把柄上噴東西的監控?那他們就無話好說或得好好解釋一下了吧?
londonmist 發表評論於
噴藥隻是英方的推理,目前沒有任何監視錄像或者目擊證人支持。英方找到了這兩個人的一些時間點的位置,隻是說理論上這兩人有條件實施下毒。
======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2018-09-14 09:08:19
那到受害者家裏住的地方,往人家大門把柄上噴東西幹嗎? 。。。
二老虎 發表評論於
索爾茲伯裏是巨石陣遺址所在地車站
Danning1 發表評論於
普京怎麽腫成這樣?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那到受害者家裏住的地方,往人家大門把柄上噴東西幹嗎? 

估計象北韓刺沙金正南一樣。全世界都知道是誰幹的。人家就不承認,說以為是拍電影。
jzhou2 發表評論於
在3天的行程中2次去一個有點距離的小鎮而且隻待了一小時不到,會是正常遊客嗎?正常的遊客會不關心當地的天氣情況?既然大雪交通不暢為什麽不在賓館附近轉轉而去同一個小鎮2次。俄羅斯人慌連篇。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普京好陰。而且還是戲精。
大眼咪咪 發表評論於
真是應了那句話,生活遠比小說更精彩。這天天看各國領導人互懟栽髒也好黔驢技窮也罷,好玩好玩。接著演接著編,當看大片。
過路雲 發表評論於
嗬嗬,先認定老毛子是主謀,然後拚湊證據。
歐洲之星 發表評論於
樂於繼續看英國人栽贓嫁禍,,,,,
zhshqg 發表評論於
任何神經正常的人都看得出英國給出的證據有理可靠.老毛子純粹是黔驢技窮的表演.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八戒你的智商隻配在底層。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樓下那些為俄羅斯辯解都蠢得一筆。普京為什麽要這樣搞。傻子都知道。第一,不指望西方世界會相信自己辯解。第二,死不承認是自己幹的。第三,告訴俄羅斯國內,叛徒的下場就是無論走到天涯海角,躲到什麽時候,俄羅斯特工都不會放過叛徒。第四,特工即使暴露了也由國家保護。
Bslrim 發表評論於
這個就是瞎扯了,遊客不可能三天之內兩次造訪同一個景點,但是普大大也盡力了,人家發了照片,總不能說俄羅斯找不到這倆人吧,隨便編個借口糊弄一下俄國百姓罷了。說實在的,這種事情沒什麽奇怪,英國如果有間諜叛逃俄羅斯,軍情六處一樣會想辦法就地正法。
duty 發表評論於
有沒有搞錯?查什麽職業簡曆?都敢大方露麵了,還怕什麽職業經曆,即使是他倆幹的,背景恐怕也是天衣無縫,無法查出來,所以床鋪對通俄門不露半點口風。
bmw123 發表評論於
“我倆的朋友一直以來都建議我倆去那兒玩一下,說風景非常棒...”,這朋友幹啥的?
duty 發表評論於
普京乃特工出身,對於這種小兒科的東東簡直就是耍猴,你看他深藏不露,不肯定也不否認,讓兩個活寶去露麵就真的露麵……。
Fish_Mark 發表評論於
這個“普京”,肯定是普京的人替身!神采還是差得多。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很簡單、查一下這兩人平時的職業就知道、如這兩人是老師、天天上課就不是特工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九牛二虎嫌犯出,
輕輕一閃責任無。
功力多深看普帝,
戲骨不在好萊塢。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尋求媒體保護?這也太幽默了。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俄國人有義務幫英國人破案子。這不是開玩笑的事。這兩人如果隻是普通遊客,通報一下就是了。幹嘛要嘲笑人家?
GuoLuke2 發表評論於
如果不是軍方的,至少公布一下履曆啥的吧?
somebody01 發表評論於
跑過去就為了看一下教堂沒什麽不妥。我大老遠跑去巴黎也就為了看一眼鐵塔,沒有一個小時就離開了。
iBear 發表評論於
英國說是俄羅斯人幹的,俄羅斯說沒有證據,
然後英國公布兩個俄羅斯人嫌疑,
然後俄羅斯是那兩人無罪。
等著下一步英國公布那兩人是幹什麽的吧。
騎兵旅 發表評論於
這明明是頭驢啊?你怎麽說它是馬呢?物質條件越來越好,為什麽我們離文明世界越來越遠?
iBear 發表評論於
這一點都沒有證明兩人不是特殊人物啊, 為作假太容易了啦。 哈哈。
八戒. 發表評論於
這種事情你沒有任何確鑿證據,僅僅根據監控錄像說明兩個俄國人曾經去過某地,能證明什麽呢?這就是按圖索驥的典型,認定是俄國人幹的,於是乎在周圍找到個俄國人,就是他。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