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了兩晚色情短信 美最有權勢律師職業生涯完蛋(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前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董事長威廉∙沃格。圖片來源:RYAN DORG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遭公開聲討兩天以來,威廉∙沃格(William Voge)輾轉難眠。這位61歲的律師常年奔波於全球各地。

沃格的家人、同事和競爭對手,似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去年給一位素未謀麵、且至今仍未見過的女子發送露骨短信的事。其後續事件讓整個法律界蒙羞,後來也讓沃格丟掉了自己在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Latham & Watkins LLP)的工作。瑞生國際是全球最負盛名的律所之一,而沃格曾在此擔任董事長。

今年3月的一個晚上,沃格默默走出自己位於美國加州索拉納海灘價值500萬美元的別墅。來到附近的一間酒吧,他瀏覽著手機上的數百條消息——有的表達了同情,有的則是奚落。就在幾小時前,他的妻子和已成年的女兒曾問他,這場噩夢何時才能終結。

去年11月一次出差在外的兩個晚上,沃格和一名已婚女子互發色情短信,對方是三個孩子的媽媽。在該女子將此事告知他人,包括律界人士後,惱羞成怒的沃格一度威脅將采取法律行動。但事實證明,這隻不過給他製造了更大的麻煩。

“當時我失去理性,我真是蠢,太過魯莽了,”沃格在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追悔莫及。

那天晚上,沃格靜靜地坐在酒吧,喝著印度淡啤,整件事情的始末一一在他腦海中浮現,思緒也逐漸變得陰鬱。沃格說,他此前從來不能理解自殺行為,直到自己親身體會到這種刻骨銘心的羞辱。

沃格和那位住在芝加哥地區的瓦塞爾女士(Andrea Vassell)從未發生過任何肉體關係。但是二人之間的瓜葛帶來了沉重代價。

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服務的客戶包括花旗銀行、美國航空等大型企業,合夥人的平均年收入超過300萬美元。沃格的收入水平曾是上述數額的兩倍。但在今年3月,他突然離開了自己在35年職業生涯中一直服務的公司。

而43歲的瓦塞爾女士正接受來自伊利諾伊州內珀維爾警方的調查,所受指控是通過電子手段實施騷擾,屬於情節輕微的犯罪指控。她否認自己存在任何不當行為,並在一次采訪中稱,她將自己和沃格之間發生的事告訴他人並非犯罪。她還指出,沃格曾試圖通過恐嚇讓她保持沉默,不過對此沃格矢口否認。

沃格稱,他曾聯係過警方,因為瓦塞爾無休止地向自己及他人發送關於二人私情的騷擾郵件,並且部分內容並不屬實。

這位成長於愛荷華州一個農場的大律師和來自美國郊區的母親身後留下的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電子關係”記錄——根據《華爾街日報》瀏覽過的溝通信息,二人數月之內連續不斷地發送電子郵件和短信,記錄了二人猶如過山車般的關係發展之路:從寒暄到親昵再到滿腔憤懣。

沃格先生和瓦塞爾女士都說覺得對方背叛了自己。他們繼續對已發生的事情糾纏不放,如今麵對的是瀕臨觸礁的婚姻和無盡的羞辱。他們指責對方說謊。兩個人都表示,當完整的信息記錄由警方或法院公布時,自己將重獲清白。

沃格說,自己最近一直在思索治療師給出的如下理論,即當他離開妻子前往芝加哥時,大腦中“野蠻的、帶有性傾向的”化學物質控製了自己更為理性的一麵。“我認為如果你做了一件罪惡的事情,”他說,“否認罪惡是你最不應該做的。”

至於瓦塞爾,她表示自己很容易在衝動之下給人發郵件。她說,“你們不覺得我們兩人都有錯嗎?”

偶然的相識

沃格此前通過一個全國性的基督教商人團體——新迦南協會(New Canaan Society, 簡稱NCS)結識了瓦塞爾。“男人麵臨著巨大的壓力和重重的誘惑,”該團體在其網站上稱,“NCS給人們提供了一個建立深厚友誼的場所。”

瓦塞爾約一年前開始與該團體聯係。她向其董事會成員,包括機構高管、投資經理和福音領袖發去郵件。她在郵件中寫道,NCS創始人萊恩(James Lane)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曾經付費在芝加哥和她發生關係。當時萊恩剛開始組建該機構。

瓦塞爾寫道,自己曾是性販賣交易的受害者,而比自己年長20多歲的萊恩先生就是她被送去服務的第一個客人。他們的關係在1995年至1997年之間持續,她稱。萊恩此前已經承認了與瓦塞爾的關係。他通過律師表示拒絕就本文置評。

在郵件中,瓦塞爾希望萊恩承認他是導致她人生墜入低穀的因素。瓦塞爾不斷地發送郵件,要求NSC將萊恩的信息從網站上移除,並要求該組織解散。

瓦塞爾再次聯係萊恩純屬偶然。她回憶說,一位牧師向自己推薦了一本德國神學家和反納粹人士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自傳。萊恩為這本書寫了推薦語,並且提到了NCS。曾經的回憶一股腦兒湧上心頭,刺激她采取了行動。

(image)

一次偶然的機會,NSC創始人萊恩寫下的一段推薦語吸引了瓦塞爾的注意,並引發蝴蝶效應,最終導致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前董事長瓦格翻船。圖片來源: SARA RANDAZZO/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收到瓦塞爾的郵件後,萊恩向老友沃格求助。二人上世紀90年代在倫敦工作時相識——當時沃格在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工作,萊恩則效力於高盛。他們一起到聖米迦勒切斯特廣場教堂做禮拜,沃格、他的妻子以及萊恩的妻子都在主日學校講課。後來沃格加入了NCS董事會。

去年9月,沃格成為NCS對瓦塞爾女士的聯絡人。他鼓勵瓦塞爾和萊恩參加基督教調解會,以解決二人的爭端。“如果二人走出來時麵帶微笑,表示已原諒彼此,這件事就算是圓滿解決了,”沃格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稱。

在早期的郵件中,沃格向瓦塞爾表達了同情之心,聲稱自己曾與抗擊性販賣的組織共事。“我對您的遭遇深表遺憾。我也能理解當舊傷口再次被揭開時,這種痛苦會更刻骨銘心,”他在2017年9月4日的郵件中寫道。

沃格在另一封郵件中稱,“要發火,都衝吉姆(萊恩)去吧——他傷害了你,”但他強調萊恩的家人是無辜的。

瓦塞爾說,自己從23歲開始信奉基督教。她說自己學習了計算機科學和神學,後來在1999年嫁給了IT從業者理查德∙瓦塞爾(Richard Vassell)。夫妻二人住在伊利諾伊州內珀維爾一座約280平米的磚瓦房,房子位於一個獨頭巷道上,道路兩邊整整齊齊地種著幾排樹。

瓦塞爾稱,和萊恩以及NCS的溝通引發了她的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她向理療師和牧師尋求幫助,也將沃格視作另一位同情她的傾聽者。

沃格最終勸服瓦塞爾與萊恩達成和解。

(image)

威廉∙沃格坐在其位於俄懷明州傑克遜的度假屋中。圖片來源:RYAN DORG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他的律界生涯中,沃格依靠自己在壓力麵前控製情緒、保持鎮定的能力,一步一步攀向事業巔峰。

在愛荷華州鄉下讀完高中之後,年輕的沃格應征入伍,被派駐德國,學習監聽俄羅斯情報。之後他通過美國軍人安置法案(GI Bill)在加州州立大學弗雷斯諾分校獲得會計學學位。接著他又開始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法學院就讀,隨後轉至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在那裏獲得了法學學位,而且還獲得了MBA學位。當時,沃格的妻子還隻是他在伯克利的同學。他說,是她幫助自己重塑了基督教信仰。

1983年,沃格入職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聖地亞哥辦事處,當時這家公司主要在西海岸開展業務。沃格稱,剛進公司那幾年,和其他如魚得水的同事相比,他感覺並不自在,但沒選擇辭職。

之後,沃格主動協助公司紐約和倫敦辦事處進行業務拓展。他逐漸發展了一項專長:就國際油氣基建項目為貸款人和借款人提供谘詢。他為各項目奔走於世界各地,包括巴基斯坦、俄羅斯、委內瑞拉和卡塔爾,加入了美國航空公司的800萬英裏俱樂部。

2015年1月,沃格成為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的董事長,當時公司已是擁有2,600名律師的大律所。在他之前擔任這一職位的是羅伯特∙戴爾(Robert Dell),其在20年間帶領公司從洛杉磯一路拓展,發展為全球知名律所。

沃格稱,自己在任期內曾助推少數族裔和女性員工晉升。

愈演愈烈

去年11月,沃格飛往芝加哥參加公司會議。據他回憶,那個周日晚上,他正著手準備撰寫給公司700名合夥人的年度財務狀況報告。

在準備演示稿時,他和瓦塞爾就其與萊恩的持續爭執通了郵件。隨後他們開始用短信溝通——沃格住在朗廷酒店,瓦塞爾則在40英裏以外的家中。

一開始,二人的短信內容比較單純,主要聊了沃格當周在芝加哥的日程。但慢慢地,談話內容變得挑逗,然後轉為色情。

兩個人就這樣來來回回聊了一個多小時。沃格還記得,晚上11點左右自己上床睡覺時還在想,“我剛剛都做了些什麽?”但是沒過多久,他又不禁與瓦塞爾再進行了一次這樣的互動。他們還有郵件往來,甚至有簡短的電話交流。兩個人有討論過見麵的問題,但卻從未付諸行動。

不久後,沃格結束了會議,搭飛機前往他位於墨西哥普爾莫角國家公園外的度假屋和家人共度感恩節。就在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坐在頭等艙內的沃格開始懊悔。

他不知該如何向妻子解釋自己的行為。沃格的妻子曾經也是一名律師,目前和他們的女兒一起經營一家冰淇淋店。

“我知道自己犯錯了,”沃格說。

就這樣,沃格夫婦、他們五個已成年的子女以及子女的三個配偶齊聚墨西哥,一起過感恩節。一家人在院子裏烤全豬。

接下來的那個周一,瓦塞爾將她與沃格的通信內容副本白紙黑色地發給了萊恩和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的高管。

(image)

威廉∙沃格和妻子傑米∙沃格(Jami Voge)在2015年於紐約市舉辦的一個活動上。圖片來源:MARK VON HOLDEN/INVISION/ASSOCIATED PRESS

這件事發生後,沃格向NCS董事會發去了辭職郵件。“我本想解決問題,但結果反而給大家添堵了,”他寫道,“讓情況越來越糟不是我的初衷。”

接著,沃格向妻子坦白。他說自己原本打算在瓦塞爾發郵件前告訴她。沃格一家就這樣提前結束了假期,回到位於索拉納海灘的家中。

沃格在和律所管理層的一次電話會議中提出,自己決定辭任董事長一職。但管理層當時未接受他的這一請求。

就在那一周,沃格致電瓦塞爾,並發了致歉短信。他稱自己希望彼此不再聯絡。瓦塞爾回應道,自己不會接受道歉,也不會保持沉默。

“你不會傻到認為我會就這樣罷休吧,”她寫道。“男人們欺侮並利用女性,然後由男性長者主導的教會出麵讓女人們選擇原諒。這種愚蠢的做法在我這裏行不通!”

隨後在11月30日,沃格的律師塔裏∙艾克(Terry Ekl)通過信使給瓦塞爾家送去了一封信,並在信中威脅道,如果她不停止聯係沃格先生、其所在律所或任何相關人士,他們將采取法律行動。信中稱沃格將“尋求所有刑事和民事解決方案……包括將這一犯罪行為上報給執法機關。”

瓦塞爾說,收到信的時候,“我快要氣瘋了。”

瓦塞爾通過郵件將信件的副本發給了瑞生國際的兩位合夥人,並寫道,“我感到非常害怕。”第二天,她又發郵件給瑞生國際的首席法律顧問埃弗裏特∙約翰遜(Everett Johnson),寫道,“我一開始就說得很清楚,從我的角度來看,我並非控訴比爾∙沃格存在任何不正當性行為。我們都是成年人,雙方自願。”

也就是在11月,好萊塢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及騷擾女演員遭控訴事件引發熱議,一時間,許多其他男性也成為了類似報道的矛頭所向。隨著越來越多的受害女性挺身而出,美國企業開始忙於應對關於掌權男性不當行為的各項指控。

瓦塞爾女士繼續向NCS成員、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及其競爭對手公司負責人發送關於沃格的郵件,還聯係了幾家媒體。她也把郵件發到了沃格的妻子傑米∙沃格(Jami Voge)那裏。

去年12月至今年4月期間,瓦塞爾一共向沃格發送了90多封郵件。在部分郵件中,她稱沃格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她因自己不能和沃格在一起而沮喪。但在另一些郵件中,她又對沃格進行猛烈抨擊。許多郵件包含性幻想內容。在一封郵件中,她稱自己曾在1998年對性騷擾指控認罪。

“我就是忍不住想發郵件,”瓦塞爾說,“我無法入睡,內心焦灼。”

最後一擊

今年1月27日,瓦塞爾女士向50多位NCS分會領袖發送了一封長郵件,聲稱自己“對比爾∙沃格惱怒萬分”,要求他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沃格在位於懷俄明州傑克遜(Jackson)的另一所度假屋裏讀了這封郵件。他表示,這封郵件“讓我墮入深淵”。

第二天,沃格收到了來自瓦塞爾的丈夫理查德∙瓦塞爾(Richard Vassell)的一條短信。月初二人曾進行了友善的溝通,但是這一次,沃格稱,瓦塞爾女士的行為屬於犯罪,若不懸崖勒馬將麵臨牢獄之災。

“理查德,我不是拿坐牢來威脅誰。她一定會坐牢的!!!”沃格寫道。

沃格還在另一條短信中稱,“她已經犯了多項重罪,證據確鑿。”

就在那個周末,沃格的律師塔裏∙艾克向瓦塞爾女士發送了一封郵件,要求她馬上停止將自己與沃格的互動內容告訴他人,否則將采取法律行動。瓦塞爾問,自己是否可以和牧師或理療師談論這些問題。艾克回答說,可以,但是必須提前知會自己。

在此之後,瓦塞爾發郵件的頻次有所降低。她稱,她慢慢相信自己不得不聽從艾克的要求。“我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就像被操控了一樣,”她說,“壓力真的好大。”

3月初,沃格和妻子前往南美度假。有一天,一位名叫邁克爾∙契勞尼斯(Michael Cheronis)的律師致電沃格的律師,稱自己代表瓦塞爾女士。他說瓦塞爾女士正和來自法律貿易媒體Law360的一名記者討論自己和沃格的事情。當時沃格身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這名律師稱,如果能收到“至少六位數”的資金,瓦塞爾將停止與該媒體的合作。

瓦塞爾表示,自己從未想過從任何相關人員那裏索要金錢,也從未向這位律師發出此類許可。就在雇傭契勞尼斯後不久,瓦塞爾終止了和他的合作。契勞尼斯說,不經瓦塞爾女士同意,他不便置評。

沃格稱,他拒絕支付任何款項。他和妻子再次提前結束了假期,放棄了在巴塔哥尼亞遠足的計劃。

就在沃格前往南美度假當天,瓦塞爾女士將沃格與其丈夫間言辭激烈的短信內容副本發送給了瑞生國際的首席顧問。等沃格夫婦度假回來,律所的行政委員會已經看到了信息,正重新考慮是否批準他的辭呈。

3月中旬,瑞生國際管理層齊聚弗吉尼亞,致電了身在加州的沃格。他們稱公司已經決定接受他的辭呈,並請他立即退休。

公司3月20日發了一份聲明,稱沃格“個人判斷能力的喪失令其無法繼續勝任董事長一職”,同時,這一行為雖然與公司無關,但對於瑞生的一名管理人員而言是不恰當的。就在當天,Law360就沃格先生與瓦塞爾女士及其丈夫之間的短信溝通進行了報道。

在丟掉工作10天之後,沃格向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們發送了如下郵件:“我想對你們之中所有有勇氣向我表達失望之情的人說,你們對我的失望永不及我對自己的失望之深。”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要是能用華為手機,雙卡雙待,紅旗彩旗分開,就不會有問題了。都是蘋果惹得禍。
ERGO111 發表評論於
感覺這女人是個瘋子
paladindancer 發表評論於
律師是最聰明 最偷奸耍滑的人 但是這個律師是個男人 看到美女 智商就變成負數了 這種就算不爆出來 勒索你一筆也吃不消吧
1passby 發表評論於
最近幾個有名的男人都毀在色上。
zhuniang 發表評論於
這個老男當然是比較渣,但那女的更是屬於瘋狂型,感覺是釣大魚,不願意放手,看見大魚要溜,惱羞成怒瘋狂報複。

找窮白女/黑女/黃女一定要小心,窮男也一樣,反正窮人的便宜不是好占滴。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換個手機玩就沒事了。
令胡衝 發表評論於


在美國生活,沒有grab pussy,也沒發過色情短信,那能算成功人士嗎?有錢圖啥?等於白活。很正常。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這個律師蠻冤的,不過可能會因禍得福,錢早就賺夠了,退休頤養天年、幹點慈善。
CastlePines 發表評論於
經不起evil 的誘惑,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Andrea Vassell在黑人裏算比較好看的。
漂亮姑娘 發表評論於
兩個男女都不是好東西
安倍退四 發表評論於
基督教現在基本等同於色情團體了
Morphin 發表評論於
所謂 fake news 隻適用於川普。
沒有神功護體,不是人人都可以用的。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發表個聲明,說色情短信是 fake news, 就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