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攜幼女遠嫁流產後被棄他鄉 9歲女兒獨自照顧她4年(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對於生活在福建省龍岩市武平縣的9歲女孩楊陽來講,4年前她就已經告別了童年。還沒開始領作業本的她,已經能拿著媽媽的病例本去辦理出院、住院的手續。

(image)
媽媽楊青娘家在湖北,第一次婚姻是家裏包辦的,家裏收了男方的錢,楊青隻好跟著大她7歲、隻見過一麵的“老男人”去了新疆。2011年,因為生活瑣事以及雙方性格問題,這段沒有感情的婚姻早早散場,楊青獨自撫養了還在繈褓中的楊陽。

(image)


健康時的楊青麵容姣好


2012年,楊青通過網絡認識了福建武平東留鄉的何先生,當時何先生千裏迢迢趕到楊青身邊,承諾會愛楊青一輩子,把楊陽當自己的親生女兒。楊青心動了,帶著女兒,離開家人,追隨這個答應要給她一輩子幸福的男人來到武平。

(image)


手機裏楊陽和繼父的照片,孩子很想他,在照片上寫了爸爸我想你


 
楊陽記憶中,媽媽再婚的頭兩年是幸福的。 “這是幸福的兩年,您愛媽媽,每個節日,您都會送上鮮花,經常帶媽媽去看電影,吃美食,遊景點;您疼我,經常給我買好吃的,好玩的,還經常抱我親我陪我嬉戲陪我玩鬧。那時候四五歲的我並不懂事,但我卻是最快樂、最幸福的女孩。”這是楊陽日記裏的一段話。

(image)
為了讓這個家更完整,2014年,楊青想為第二任丈夫生下骨血。但她被查出妊高症,孩子沒有保住,後又患上尿毒症,從此病魔纏身。2016年初,第二任丈夫甩下500元和一句“我要和你離婚”,消失在楊陽和媽媽的生活中,再沒有出現過。

(image)


楊陽在醫院照顧媽媽


“生病後一年多他對我還是挺好的。”楊青說,後來,丈夫開始不願意呆在家裏,也不肯讓楊青知道行蹤,慢慢不樂意給醫療費,甚至打楊青。楊青說她不怪這個男人,在她看來,或許是失去了自己的骨肉,讓這個男人深受打擊,也許是治病要花太多的錢,生活的壓力讓他感到疲憊。在異地他鄉武平,丈夫就是她和楊陽的天,天塌了,身邊隻剩下年幼的女兒楊陽。

(image)


楊陽的一天


楊陽的親生父親遭遇車禍癱瘓自理都成了問題,80多歲的外婆患心髒病,舅舅離異帶著兩個孩子。母女倆回不去老家,流落他鄉,照顧媽媽的重擔落在年幼的楊陽身上。其實從媽媽患病開始,楊陽就一直在獨自照顧媽媽,那時候繼父在外跑運輸,家裏隻有母女二人。

(image)


早晨5點,當同齡的孩子還在睡夢正酣時,楊陽已開始她忙碌的一天。


楊陽最喜歡夏天的早晨,因為冬天“黑不溜秋的看不到路。”

早上起床後,幫助媽媽刷牙、洗臉、擦汗、吸氧,準備煮早飯。等家裏的事情都安頓好了,才去上學。傍晚回家後,買菜、做飯,寫完作業,幫媽媽洗澡、擦藥、抓背。“我還會做菜,我做的麻婆豆腐媽媽最愛吃,說比餐館做得都好。”楊陽說。

(image)


這個女孩的頑強似乎從出生時就顯現出來了。


“剛出生時隻有4斤,像隻小老鼠,當時很多人都以為養不活的。”現在9歲的楊陽已經長得比同齡人壯實、高大。“還好她長得高、腿長,能騎車去買菜了。”楊青說。

在楊陽眼裏,似乎沒有事情能難倒她:半個小時學會了騎自行車;能拿著媽媽寫的紙條,把菜買回家;能自己想辦法找到工人維修電器。

(image)
9歲的楊陽已獨自照顧媽媽近4年,當被問到是否會累時,楊陽總是輕快地答道:“不會呀。”可當熱心人士想帶她去玩時,她又表示:“我不想去哪裏玩,我最想的就是好好睡一覺。”

(image)


義工救回了媽媽的命


2014年的最後一天,楊陽獨自過完了前半夜。那時候繼父在外跑運輸出了車禍躺在醫院裏,家裏隻有她和媽媽。

“我快不行了,快來救我……”淩晨,楊陽的媽媽吐血,臉色蒼白,向武平義工電話求救後,全身無法動彈的她被送到了醫院急救。等不回媽媽的楊陽非常擔心:“天很黑,我怕媽媽會出事。” 5歲的楊陽整晚沒睡覺,一個人躲在在被子哭了幾個小時:“我怕聲音太吵,吵到鄰居。”當時房子隔壁是武警大隊,早晨5點,楊陽在陽台上的聲響喚來了幾名武警來陪她。

(image)


媽媽在手術室,楊陽在外等候


義工的及時救助,幫助楊陽的媽媽撿回了性命。4年來,武平義工們已經記不清楚第幾次幫助楊青母女了:為她們做飯、送飯,接送楊陽上學,將家裏的自行車送給了楊陽;病床邊一撥又一撥的義工們輪流守護;義工們也通過義賣、網絡宣傳等方式,為她們籌款,並幫助解決了孩子的入學問題;四年多來,義工們已經“想盡”了辦法,最終決定微信群裏成員每人每個月出資2~5元,按照武平義工組織廖會長的話就是“先把今年過了。”

(image)


媽媽從手術室出來後,楊陽撫摸著她的額頭


屋漏偏逢連夜雨,由於病情加重,楊青不但要做透析,還要做血罐,透析卡裏的錢很快被用完了,左手血管堵塞,需要手術疏通……而這時,每個月108元的房租,楊陽母女都已交不起了。

(image)


楊青給女兒梳頭


媽媽在,家就在

一年365天,楊陽的媽媽近200天是在醫院接受治療。在醫院長大的楊陽,早就明白了“死”意味著什麽。對於楊陽來說,媽媽在,家就還在。

每次聽到護士、醫生說某個病人死了,楊陽總是忍不住大哭。除了這種情況,楊陽很少當著媽媽的麵哭鼻子,做錯事情被媽媽批評了,她會躲在門外,擦幹了眼淚才會進房間,堅決不承認哭過,往往是故作輕快的說沒事:“我怕媽媽以後什麽事都瞞著我。”

(image)


楊陽拿著誌願者送來的粉色兔子給媽媽看


母女相伴的時候,楊陽最喜歡聽媽媽給她講故事,或者是跟媽媽一起看電視,當她看到電視上有出現“公主”時,她就會把她最漂亮的裙子找出來穿上。在媽媽眼裏,楊陽是個“嘮叨鬼”,每天都要說很多上學的見聞、同學的遭遇。在楊陽的眼裏,媽媽則是“很厲害”的超人:包的餃子有花紋、會做各種好吃的、會編很漂亮的辮子、會講好多故事……

(image)

“她是上天賜給我最好的禮物,我不知道拿什麽來還她。”楊青覺得這輩子最愧對的就是女兒,因為生病,沒精力也沒有錢,有時候楊陽一個月也沒能吃上一頓肉。


tina0 發表評論於
令人感動,也唏噓不已。厲害國厲害在哪兒,連這對母女最基本的生存需要都滿足不了?
無名小小輩 發表評論於
那些在直播間裏大把刷錢給那些看不見素顏,摸不著的網紅們的有錢人,還不如捐一點錢給這樣的家庭哪。這才是基德。
蘭竹 發表評論於
堅強的小姑娘終將長大,祝福她!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仁說,誰讓你們北京上海沒房?
八說,美國無家可歸的多了,還有吸毒、槍殺
色說,還是社會主義好
frederickj 發表評論於
一個月吃不上一次肉,比解放前還不如。國家到處撒錢,底層需要幫助的人自生自滅。